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大明夜客 > 第一卷 骑马倚斜桥,满楼红袖招
第二十章 少年不能忍,少年能忍
作者:狂歌笑  |  字数:3065  |  更新时间:2019-03-12 12:04:41 全文阅读

“这世上啊,总有些人名不副实。可悲的是世人只会看头衔,这就便宜了某些人,顶着个高帽,到处招摇撞骗。不过啊,老鼠终归是老鼠,披张虎皮也是老鼠。嘿,你瞧,咱青藤园也有只老鼠,还是这么大个。”冰鉴扬声说着,跟周围人笑成一片。

  一字不落地听到了冰鉴的嘲笑,庞旧山仍面不改色地走进了教室,找到自己的位置坐下。

  冰鉴瞥了庞旧山一眼,不屑地笑了一声,大声说道:“咱青梅园有三天连参竹窍门都没领悟到的吗?”

  “嘿,冰鉴师兄你还别说,真没有!”

  “那可真是丢我们青梅园的脸!”

  “我们青梅园有这样的人吗?有吗?哪有?哈哈哈哈哈……”

  除了犹如寒潭的陈难萍,屋子里的所有人都微微侧头看向庞旧山,一边尽力遮掩着自己的嘲笑一边期望着他能有所回应。庞旧山却充耳不闻,面带微笑,安静地坐着。

  司马峨此时走进了教室,习惯性地将他那一摞书放在桌子上,说道:“我刚才听到有人问青梅园有三天都没摸索到参竹窍门的吗?”

  课堂上的同学顿时坐直,没了声音,齐齐看着司马峨。

  “现在我告诉你们,青梅园有这样的人,那就是我,我三年参竹。”

  课堂顿时更静,风声都止住。

  “我资质愚钝,在修行上从来不得要领,只知闷头苦练,我现在也不过是三境。修行确实是这世上最看重天赋的事情,我这一生也达不到商师兄的高度,甚至破四境都难。可是怕什么修行无穷?进一寸就有一寸的乐趣。修行,自始至终都是在修自己,关他人何事?”

  冰鉴脸上无羞愧的神色,庞旧山脸上也没有得意的神色,其余同学面色也只是稍稍变得肃然。

  司马峨继续说道:“诸位同学,我还是希望你们多把心思用在修行上。做一事,终一事。其他都是无关紧要的。好了,今天继续参竹,诸位同学开始吧。”

  杨可卿举起了手,得到司马峨的眼神同意后说道:“教习,我好像已经可以参竹了……”

  “司马教习,我好像也可以了。”

  “司马教习,我只是在最后一点上有些疑问,想跟您请教一下……”

  五位新生,陈难萍自是不必说,杨可卿等人也都参竹了,唯有庞旧山一人毫无进展。虽说是宁独代替庞旧山考进来的,但庞旧山不是没试过修行这件事,事情上他确实不行,无论怎么努力都不行。有些事情,不行就是不行。

  “很好,继续努力。”司马峨从来不会对自己的学生偏心,一视同仁地解答各种问题。

  庞旧山闭着眼睛,平心静气地度过了一上午。宁独也在窗外,拄着扫帚,看了一上午的白云。

  “诸位同学,修行一途,永无止境,不在快慢,在恒心。进步快的,不要傲慢,因为你总有一天会碰到比你更强的人;进步慢的,不要气馁,正因为自己慢才要比别人更努力。”

  司马峨抱起了他的书,离开了。

  陈难萍也顾自离开,不去看任何人,庞旧山也是如此。两人都引来了不少人的目光,只是目光的含义不同。不论陈难萍如何怪异,别人看她的目光都会有敬意;不论庞旧山如何,别人看他的目光也都会有嘲意。

谁都知道庞旧山的榜首是被改来的,然而这个榜首却没有丝毫的真才实学,青藤园的哪个学子肯服?外界非议青藤园收受贿赂都铺天盖地了,学子带着嘲意都已经是微不足道事情了。

  冰鉴冷眼看着庞旧山,嘲道:“虎皮硕鼠,食黍无术。吱声一露,坑道逃处。”

  无数嘲笑声。

  庞旧山面不改色地看了一眼宁独,两人一同向园外走去。平日里话痨一样的庞旧山,一路沉默着,许久后他才说道:“宁哥,你知道吗,我心里有一口气。”

  “有就不要吐出来。”

  “好!我憋这一口气!”

  听到如此嘲笑,哪个少年心中没有一口气?可是哪个少年又能够憋住呢?面对嘲笑无非就是默默忍受与愤然回击,有几个能刻在自己的骨子里,慢慢咀嚼回味,时刻提醒自己?少年不能忍,少年能忍。

  庞旧山很快便笑了,说道:“宁哥啊,我也非常生气。”

  “生什么气?”

  “我气现在的人,我气这个时代!这个时代天天宣传着某某某天才创造什么奇迹,谁谁谁一步登天。捷径成风,天才成风,还有几个脚踏实地的?我是真的佩服司马峨教习!想必他比我还气,班里除了陈难萍,全部都在课下拉帮结派,攀比成风,又有哪一个是真的来做学问真修行的?”

  “你自己气,我先走了,胡然还在家等我吃饭。”宁独轻描淡写地说道。

  庞旧山来不及多说,宁独就已经走了,他看着宁独的背影,高喊道:“宁哥,我信你!”宁独举起手摆了摆,没有回头。

  冰鉴说的话,课堂里的嘲笑声,就在窗外站着的宁独怎么可能听不见?庞旧山了解宁独,那应该是他见过最高傲的人,这个人是绝对不可能低头。庞旧山心里憋了一口气,宁独又何尝不是呢?可宁独仍能平和,仍能笑出来。

  独自走在街巷中,宁独思考着“参竹”。修行的第一步是“参竹”,无非就是将自己体内的杂气排空。宁独一窍不通,自然没了可能,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不能修行,要是他体内蕴含的元气本身就足够多呢?

倘若自身的元气本就足够多,那么他参的是什么就决定他未来的顶峰在哪!胡然说了一条大鱼,宁独却觉得还不够大,可他暂时又想不出更大的。

  天地这种东西,本就没有界限,也就是没有具体的形态,又怎么可能想象出来?这自然就不在宁独的考虑之中。到底有什么比三千里碳火才能烤一片的大鱼更大呢?

  宁独转进了陈糖记,照例给胡然买了一包零嘴,又去五香斋买了午饭,顺道在一个老婆婆那里买了三斤头茬黄瓜跟两头蒜。

  在街巷里七拐八拐后,宁独在一条偏僻胡同口碰到了一个穷酸书生模样的人跟一个精瘦的老头。

  “你确定这就是青藤园榜首庞旧山最后一题的答卷?”穷酸书生忽然发现了走过来的宁独,立刻闭嘴,慌张地一缩手,却恰好将那张考卷给抖露了出来。

  宁独瞧了一眼,看到了那张画了一团墨的考卷,随口说道:“庞旧山的考卷画了两团墨,不是一团。”

  穷酸书生“啊”了一声,惊掉了手中的考卷,紧接着便大骂道:“假试卷!这样的东西你竟敢跟我要三两银子!”

  精瘦老人顿时怒了,横跨一步,就想要抓住宁独,骂道:“臭小子,你竟敢坏我好事!”穷酸书生却抓住老人,怒骂着要钱。

  宁独又瞧了一眼,便走开了。

  ——

  青藤园前三门的考试试题,早已经被人讨论烂了,各种解析也层出不穷,不过大意还是无法脱离出陈难萍的试卷,那几近于最完美的解释,只是因为青藤园教习每个人口味过于刁钻,才没有给出甲甲的成绩。

  商冲古强行改了榜首,并且蛮横阻挡其他教习,却至今没有给出一个确切的理由。

  今天,庞旧山的画科试卷第二次摆在了青藤园园长古道之的桌前,第一次看试卷让这位沉稳的园长赞同了商冲古的做法。

  古道之看了许久,抬头看向了商冲古,问道:“你有什么看法?”

  “神瞳,或者道体。”

  “不见得。”

  商冲古肯定道:“我查过了,都不是。”

  “那么该如何解释?一个未修行过的人,能够完美感知并且复制出的元气流转,又能够在此基础上改造,让一个简单的‘水藏纹’变成了洪水猛兽。前者三境或许可以做到的,后者却是五境都难做到的。”

  商冲古沉默片刻,说道:“天纵奇才。”

  古道之笑道:“你都这样评价了,看来让他得榜首也屈才了。不过,这件事情,怕不是那么简单吧。”

  “师弟说他三天还未参竹,修行天赋并不高。”

  “你想让他修你的‘飞冲剑’。”

  “我的剑,让他起步,最好。至于顶点,是他自己的本事了。”

  “你想让我强行帮他开窍。”

  “只需要十二窍!我保证,这孩子将会是我们青藤园有史以来最强的人!”

  古道之笑了笑,想了片刻,说道:“你太急了。”

  商冲古沉默了片刻,说道:“我知道上次我让您用‘易天功’强行改了那孩子的命运是我的错,这不仅耗费了您十年功力,还让他走上了歧途。可这次,我不会错了!”

  “你为什么这么急呢?”

  “因为我在恐惧。”

  古道之审视了一下商冲古的眼睛,沉默了,他明白商冲古在恐惧什么,因为那同样是他在恐惧的。

  “你可以再等等。”古道之在沉默了许久后说道。

  “好!不过我只能等到明天,明天他还不能参竹,就按照我说的来!”

  古道之看了看窗外,平和地说道:“这个孩子,或许跟上一个不一样。”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