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大明夜客 > 第一卷 骑马倚斜桥,满楼红袖招
第十九章 大鱼
作者:狂歌笑  |  字数:3003  |  更新时间:2019-03-11 12:02:24 全文阅读

司马峨认真看了宁独一眼,没有再追问原因,转而说道:“虽然我讲课时候很繁琐,也总说一些没有用的废话,但我还是希望你多来听听我的课。”

  宁独恭敬地回道:“我一定不会落下。”

  庞旧山松了一口气,跟上了司马峨的脚步,三人一块站到了格物亭旁的那片竹林前。

  司马峨看着眼前的竹子,说道:“我资质愚钝,参竹用了三年;商师兄,也就是你们的总教习,只用了三个时辰,陈难萍也只用了三个时辰。参竹这事,因人而异,强求不得。”

  “可我已经用了三天。”宁独很诚恳地说道。

  司马峨定神看了宁独一眼,笑道:“用的时间久,未必就不如他人。有时候太快了,反而没有好处。”

  宁独却摇了摇头,说道:“是我出了问题。”

  “伸出手来。”

  自己的身体有秘密,这件事情宁独很清楚,两个老贼折腾了自己十年,不可能只是为了寻开心。然而至于这秘密到底是什么,又有多大,宁独不清楚。这就好比一座山有宝藏,却不知这宝藏到底是什么价值几何。这个时候,独自探索最好。一旦被别人知道,必定会产生无尽的麻烦甚至于杀身之祸。

  宁独却没有犹豫,伸出了手。

  司马峨像是大夫把脉那般,将手指搭在了宁独的手腕上,闭上了眼睛。

  风吹动竹叶,发出沙沙的声音。庞旧山屏住了呼吸,开始了漫长的等待。

  大半个时辰,司马峨才睁开了眼睛,他看着宁独,眼神复杂。

  “司马教习,怎么了?”庞旧山迫不及待地问道。

  司马峨沉默了许久,才说道:“若是将人比作一个容器,将元气比作水,那么这个容器的开口多少与大小,就决定了灌满水的快慢。这些看不见的开口,我们将其称之为‘窍’。一个人身上共有一百零八窍,其中开的数目便决定着最初修行时的天赋。普通人只会开四五窍,能开十二窍就可修行,三十六窍就为中等之姿,七十二窍则为上等,百窍以上则为绝世天资。”

  “那么,我宁哥开了多少窍?”

  司马峨伸出了一根手指。

  “一百窍?!或者……才一窍?”庞旧山迫不及待地问道。

  “一窍不通。”

  庞旧山顿时一愣,瞪大了眼睛看着司马峨,希望自己听错了。

  宁独恍然道:“这样一来,里面的杂气出不去,外面的元气也进不来,我就不可能变成一棵竹子。原来问题出在这里。”

  司马峨弯腰捡起了一片竹叶,递给了宁独,说道:“变不成竹子,你还可以变成其他的东西。参草,参树,参人,甚至参茅厕都可以。”

  宁独接过了这片竹叶,想起胡然只一闭眼就说她的竹叶落了,他轻呼了一口气,抬头看向了天空,说道:“或许要下雨了。”

  司马峨笑了笑,径直走了,却又想起了一件事,回头道:“庞旧山,撒谎不是好同学。”

  庞旧山却无心笑,只是点了点头。

  宁独松开了手,任由竹叶掉落。修行就该自然些,就像天气一样,强求不来,司马峨的意思宁独领悟的很快。

  庞旧山拍了拍宁独的肩膀,说道:“宁哥,我去帮你打听打听,有什么法子开窍。大山都能凿个窟窿,我就不信不能在人身上凿开几个窍。”

  宁独忽然抬头向前望去,看到了陈难萍。庞旧山也看到了,便笑着叫道:“陈难萍同学,你好啊!”

  陈难萍没有说话,径直走了过来,没有理会庞旧山,只是看着宁独。宁独也看着陈难萍,眉宇间并没有敌意。

  “三天,你还没参竹。”这是陈难萍第一次在青藤园开口说话,声音很冷很硬,好似寒潭里的铁剑。

  宁独笑道:“你参你的竹,我参我的。”

  “好。”陈难萍说完这个字,再也不废话,径直离开了。

  庞旧山长呼了一口气,小心翼翼地说道:“宁哥,这个女人不好惹。像是一阵春寒,走了,还留了一地的冷意。”

  “你需要尽快了。”

  “我晓得。就连陈难萍都能看出我是假的你是真的,那么司马教习肯定也早看出来了,估摸着整个青藤园都快知道了。我确实得抓紧时间退学了。”

  下午司马峨又是没有课的,庞旧山也不打算在青藤园转悠了,便跟着宁独一同回了家。

  宁独跟庞旧山刚进门,胡然就长喊:“少爷,你怎么才回来,我都等了好久,我都快要饿死了。我好饿,就先吃了一个鸡翅,我就吃了一个而已,还留着一整只烧鸡,少爷,你不会怪我吧!”

  宁独说道:“不怪你。”

  庞旧山推开了门,将怀中的饭菜放下,说道:“胡然啊胡然,让你停下嘴,那可比让太阳不转了都难。”

  “胖子,你要是没事就回吧。”

  “宁哥,我没事,闲的很。”

  “我知道,你很忙。我自己的事,我能解决。”

  庞旧山想了想,说道:“宁哥,我能感觉出来,你非常想修行,就像酒鬼想喝酒、赌徒想赌钱那样想。可是这个世上有些事情真的勉强不来,我们这条路走不通可以换条路。宁哥,你可是考了青藤园榜首的人!”他确实有些不放心宁独,毕竟陈难萍三个时辰参竹,而宁独却毫无进展,所以他才跟宁独回家,希望能多些帮助。

  宁独忽然一笑,说道:“我很清楚,我比任何人都强。”

  “我信你,宁哥。”庞旧山说完,便毫不犹豫地走了,只是顺手撕下了一条鸡腿,让胡然有了小小的不乐意。

   吃饱后,胡然才问道:“少爷啊,你在想什么呢?”

  “我在想,我能变成什么呢?”

  “哈!少爷,我觉得你可以变成一条大鱼!”

  “大鱼?”

  “对啊!就是那种特别大特别大的鱼,我听人说过。那种大鱼,切下一片肉来,就算整个天都的锅加起来都炖不下,得铺三千里炭火才能烤了它!”

  宁独一口气从鼻孔笑出。

  “少爷,你又不信我!”

  “我信我信。”

  “大鱼是我听过最大的东西了,我想不出什么还比它更大,少爷你要是知道什么比它还大,你就变什么好了。反正少爷在我眼里,比任何人都要大。”

  宁独很认真地想了想,笑道:“我要变成最大的那一个!”

  ——

  潘云起衣衫不整地从自家后院中走出,低头避过了每个下人,明明在自己家,却像是一只老鼠一样。

  在后门整理好衣衫,潘云起抬头望了望天空,眼眶内的泪水憋了回去,转而变成了愤恨。

  自从庞旧山考中青藤园,并且还是以榜首的身份考中后,煊赫门的生意就迅速的扩张,几乎将朝明坊所有的生意都包揽了过去,这让原本就举步维艰的溢彩堂更加难以支撑。用不了多久,原本跟煊赫门齐头并进的溢彩堂就会轰然倒塌了,到时候潘家人恐怕连回老家做个乡绅都不可能,只得流落街头了。

  恨恨地握了握拳头,潘云起推开门,迅速地消失在了纵横交错的小巷中。

  朝明坊北部有一条长街,名为鱼龙街,是天都地下四大势力之一,只要出得起价钱,就能够满足任何的消息要求,甚至是皇帝今晚在哪个寝宫都能打听得到。

  溢彩堂到了这个地步,想要起死回生就只有一条路,那就是彻底扳倒煊赫门,继而迅速将其吞并。潘云起将自己能够动用地所有财产都砸进了这条路上,自然能够得到他想要的消息。

  “庞旧山之所以是榜首,是因为他最后一课极得商冲古的赏识,商冲古力压众意,强行将庞旧山改成了榜首。在四大学府考试前,庞家曾经有一笔巨大的开支,具体数目不详,用途也不详。庞旧山这些日子多次出入一个叫瓜柳胡同的地方,而他找的那个人,目前正在青藤园里当杂务。”

  “这个人,什么来历?”

  “查不到。”

  “查不到?”

  “只知道这个人前两天刚来天都,给他介绍瓜柳胡同落脚的那个掮客已经被杀了,被歹人抢劫所杀,而那歹人已经入狱,只是舌头被割,半死不活,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也就说这个人前些日子刚来天都,然后给他介绍住处的人就不明不白的死了,再之后他就入了青藤园当杂务。”

  “确实如此。”

  “这个人要是没有问题,那就奇了怪了!”现在潘云起十分确信,庞旧山就是通过作弊进入的青藤园,而那个住在瓜柳胡同的人一定是个关键人物。一个圈套立刻在脑海中成型,潘云起心中已经有了七八成的把握。

  如果能将庞旧山作弊的事情揪出来,那么靠着这个名声聚财无数的煊赫门就会了立刻垮塌,做好一切准备的溢彩堂也能够迅速地将其吞并,潘云起一家才能继续存活下去,并且更加壮大。在天都里,不将对手骨头都不剩地吞了,已经难以再生存下去。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