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大明夜客 > 第一卷 骑马倚斜桥,满楼红袖招
第八章 我劝天公重抖擞(上)
作者:狂歌笑  |  字数:2995  |  更新时间:2019-03-04 16:51:40 全文阅读

自父亲的书房出来后,庞旧山就开始安排明天的事宜,直到凌晨才稍微休憩了一会,还未睡多久便醒来去瓜柳胡同叫了宁独跟胡然。

原本庞旧山只是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态度参加青藤园的考试,可后来碰到了宁独,匆忙之间,他也是直到今天凌晨才安排好一切,所以就只能在早晨说了。

庞旧山带着宁独与胡然穿街走巷,边走边说他的计划。

  “宁哥,去年青藤园只考了半天,前年考了两天,今年不晓得考多久。宁哥你不要多想,只按照规矩考就是。”

  “宁哥,这是你的竹鉴。上面的信息是跟我同一考场的考生,跟你外貌体态差不多。你先拿这个人的竹鉴,等进入考场后,我们再对换过来。万一有什么事,都往我身上推。”

  只用了两天的时间,庞旧山就在不耽误煊赫门日常事务中安排好了这一切,其心思缜密程度与统筹兼顾能力可见一斑。

宁独看了一眼手中的竹鉴,问道:“看来每年作弊的人不在少数。”

“只要是有利益的事情,就有人去做。不过替考这种事情,还是难上加难。能考过者自然不会去替考,考入四大学府的好处可是比任何东西都管用;那些已考过者,也都是小有名气的了,进了考场就会被认出来。也唯独上天眷顾我,让我碰到你。”庞旧山笑着说道。

“哇,好多人啊!”看着远方的胡然不由发出了惊叹。

  贯穿整个朝明坊的是不求街,去往四大学府的大部分道路都需要从这里经过。天刚刚明,这条街就已经挤满了人,形形色色人挤成一块年糕,其中也犹有书生在捧着一本书用最后的时间抱抱佛脚。

  铁羽军早就进行了维护,凛凛甲胄,瑟瑟杀气,仍压不住鼎沸人声。

  三十万人的浩荡声势,足够让任何军队失去颜色。

  连续一个月来上涨的物价,在今日又飙升到了一个崭新的高度。就算是街道口的大茶铺,一碗粗叶茶也卖到了三贯钱,最不起眼的小商贩也能日进斗金。

  宁独瞧了一眼这样的声势,才真正明白什么叫四大学府。好在庞旧山早就将这一系列的事情都办妥,要不然他今天都未必能够挤出一条街去。

  在沸沸扬扬中,宁独他们三人挤到了门口。宁独回身说道:“胡然,回去吧,附近的酒楼茶馆都太贵了。”

  胡然想了一下,问道:“少爷,你回来想吃什么?”

  “喝白粥吧。”

  宁独只回了一句,便被人群挤开。胡然只一眨眼就瞧不见自家少爷,又垫脚望许久,还是寻不见对方的身影,只得失望地转身回去了。

  咚!咚!咚!

  三声巨大的铜锣声将人声压了下去,青藤园那扇小门缓缓打开,从里面走出了几人。青藤园共有十二扇门,不是在窄胡同里,就是藏在青藤里,没事先了解过,还真不知道从哪里进。

  “考生排队,其余人退出去。”俊朗的白冠青年高声说着,一排铁羽军就不知从何处突然冒了出来,拉起一条横线,将人群推了出去,也将考生捋成了一条线。

  在充斥着人声的大半个时辰中,宁独跟庞旧山终于进入了考场。又通过了两道检查后,他们俩才进入了考场,两人趁着交错的空隙,换了手中的竹鉴,算是换了身份。

  铜钟响起。

  窗外的杂音都被扫了个干净,考场内的人也都正襟危坐起来。

  总共有万人报考青藤园,百个考场,里面皆是三十岁以下的。不知为何,四大学府默认性地形成了一个规矩,三十岁以上的一律不会录取。如此年轻的一批人,都是层层选拔出来的翘楚。如今这些人端坐,颇有些大明王朝将来朝堂的味道。

  一位面白俊郎的青年与六位青黑装的老书童走到了台前,扫了一眼百人,说道:“青藤园最不能容忍的事情便是作弊,凡是有作弊嫌疑的,一律取消资格,并且十年内不可再考。注意,只要我认定你有作弊嫌疑,不管你有没有作弊,都是如此。青藤园,不接受任何异议。”

其实这句话还是颇耐人寻味的,假定说“他没有认定你作弊”,那么就算你作弊了也会被认为没有作弊,所以最主要的问题不是你有没有作弊,而是他认不认为你作弊了,恐怕庞旧山在此人身上也做了些功夫。

  来不及去细究这里的每件事情,人们只能当个没有思想的顺从者。不管是风尘仆仆刚赶到的穷书生,还是平日里飞扬跋扈的公子爷,此时都鸦雀无声。

  准备三年甚至是十年的考试,开始的过程快的像是走马灯,没有允许人们进入从容不迫的状态,便正式开始。

  钟鸣三声。

  “发卷!”

  百套试题立刻由四位监考官分发到了每个考生的手中,然而这份考卷上一字未写,只是一张白纸。

  青年监考官看着茫然的众人,说道:“本园第一题——琴。稍后你们将听到一段琴声,你们要做的便是写下琴声。”

  铮!

  没有缓冲的时间,监考官的话音刚落,远处的小楼就传来了琴声。虽相隔甚远,但每个人都身临其境。

  初时铮铮如风吹桐叶,继而窸窸过巷,百转千回,流转于天都,终在北城的等雪湖一散。声忽歇,渐有雨落,叩瓦、拥叶、吻花,渐盛,渐盛,渐盛,忽急,敲瓦、砸叶、葬花,若万军奔腾杀敌酋,天沉雨漫,卷残血,声愈高,密如风,骤断!渐渐又如明月西落,高楼望城。

  琴声不长,只一刻的时间。刚停下,便立刻有人动笔开写。

  宁独想了想,也动了笔。

  半个时辰过去了,仍有人在写,已经洋洋洒洒千字还不住笔。

  青年监考官却突然说道:“收卷。”

  “等等,考官,我还没有写完。”立刻有人哀求道。

  “你写不写完,关我何事?”

  没有任何人敢再争执,只得交上了第一张考卷。

  庞旧山不时瞥一眼宁独,心中略有惴惴,毕竟今年的题目太过诡谲了些,让人根本摸不着头脑。

  只小半刻的时间,卷子便收齐,统一送到了青藤园的忘归阁,等在那里的阅卷人员刚接到就开始审批。

  青年监考官看了众人一眼,说道:“接下来,考第二场。”

  “什么?半天就要考两场?连个休息的时间都没有吗?”

  “你有意见?”

  “我……”

  青年监考官冷哼了一声,说道:“再有擅自出言者,本次考试作废。”

  再次鸦雀无声。

  试题立刻被发了下来,仍是一张白纸,不过却附了一张画着棋盘的纸。

  “第二场——棋。自己打谱,红笔为白子,黑笔为黑子,在试卷上写下你每一步的意图。第二场考试,开始。”

  宁独瞧了瞧试卷,举起了手。庞旧山心中微紧,看向了宁独。

  青年监考官看了宁独一眼,说道:“何事?”

  “这棋……怎么下?”

  听到这话的众考生先是一愣,继而噗嗤笑出声。天下学子,竟然还有不知围棋如何下的?就算不精,也应该略知才对。

  青年监考官再次看了宁独一眼,确认对方并没有戏耍的意思,便说道:“很简单,线路为气,气被堵,棋子则死。每一交点为一地,占地多者胜。”

  宁独恍然大悟般地点了点头,提起了笔。

  庞旧山有些懵,瞧了瞧宁独,心中还怀着些希望。

  时间在飞速流逝,考生各个脑门上都渗出了细密的汗。

  一盘棋少说也要半个时辰,想要展现出自己所有的才能,步步都需要绞尽脑汁,然而却不知何时就会收卷,只能快赶再快赶。就算是国手,此时都显得有些慌乱。

  半个时辰后,众人纷纷停笔,擦着额头上的汗,喘着粗气。听到周围人都已经停笔,剩下的人则更急,几乎皆匆匆收官,再回头望时,却又大呼糟糕,恨自己未看到一步好棋或是走错一步。

  青年监考官看了一眼众人,说道:“既然都写完了,那便交卷。”等候着其他六位监考官立刻开始收卷。

  “考官,本场没有时间限制吗?”

  “没有。”

  “那你为什么不早说?!”立刻有人愤而说道。

  “你的考试资格作废。”

  “凭什么?”

  “凭这里是青藤园。”

  那人顿时没了脾气,瘫软在桌子前,开始认识到这竟然是事实,双目中的神采逐渐涣散,最后抱头痛哭了起来,立刻有人将其架了出去,没有丝毫的拖沓。

  青年监考官看了众人一眼,说道:“稍后青藤园将会给各位提供午饭,若是有人愿意出去吃也可以,只是再进来仍需要接受检查,并且第三场考试将在吃完饭之后。”

  光是检查就至少要半个时辰,可没人再愿意出去折返了。

  青年监考官说完这些,便走出了考场,剩下一考场的人,却没有任何的窃窃私语声产生,有的只是小声的咒骂与叹气。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