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游戏 > 数据废土 > 第一卷 无尽荒野
第一节 重生
作者:辉煌战狼  |  字数:5913  |  更新时间:2019-02-27 20:13:09 全文阅读

天空灰蒙蒙的,阳光无法穿透下来,仿佛遮着一层黑纱,让人感到压抑无比。

地面上乱石嶙峋,冰冷漆黑。

一座光秃秃的石头山附近,枪炮轰鸣,流火飞窜。

黑曜石的山体如同刀削斧刻般挺拔险峻,棱角分明。镜子般的石面上不断闪过耀眼的火光,却又转瞬即逝,消融于黑暗之中。

抬眼望去,一只庞大无比的人型生物正攀爬在山壁上。它有数十米高,长着一对巨大的反曲角,羊头人身,四肢粗壮有力,身后卷着一条如同蜥蜴般的尾巴。

浑身的皮肤粗糙厚实,呈现出血痂的暗红色,上面爬满了凸起的血管,狰狞可怖。皮层下仿佛流淌着岩浆和烈火,伴随着胸膛的起伏一收一缩,忽明忽暗。

它的鼻孔里不断喷出炽热的蒸汽,仿佛全身都包裹在火焰之中。

“啾……”

炮弹的尖啸声由远至近,在它的脸侧轰然炸开。霎时间,碎石烟尘冲天而起,彷如喷泉。

转头看去,一架肩抗火炮的机甲正从山体后方拐出来。

“吼!”深渊恶魔发出巨大的咆哮,抓起身边的大石块,抡圆手臂猛砸过去。

驾驶舱中的机甲师已经将摇杆推到了极限,仿佛要将它压断。可依然没有躲开被砸中的命运,只听见一声闷响,机甲向后倒飞,零件四处飞散,喷出数道黑色的燃油,撞在山体上轰然爆炸。

橙红的火光在棱角遍布的石面上跳动着,仿佛万千星火。

“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

差不多同一时间里,两架形似鸵鸟、有着两条修长机械腿的翼形机甲,在犬牙交错的乱石中左突右闪,急速奔来。

从正面看去,那蛋形的驾驶舱前、墨绿色挡风玻璃的下方,漆涂着三个白色的大字——雷光团。

铁翼之下,四挺滚筒式火神炮正高速转动着,接连不断地喷吐着火舌,射出一串串密如珠帘的子弹。

大恶魔身上爆发出星星点点的火光,攀爬之处碎石分崩,沙土飞扬,尘埃漫天。

“好样的!”“弄死他!”“杀啊!”漫山遍野的石头掩体后,爆发出一阵激动的叫喊。

一个个身着灰白色防水布军服的士兵探出了头,端着突击步枪,朝上方的大恶魔疯狂射击。

可高昂的士气,只维持了三秒不到,就被撕得支离破碎。只见那大恶魔向前一扑,落地的瞬间扭转身体,一尾巴横扫了过去。顷刻间,尘土翻涌,仿佛巨蟒甩尾,钢鞭抽打,快如闪电。

两台翼形机甲躲避不及,当场被抽得四分五裂。驾驶员撞碎了挡风玻璃,半截身体挂在外面,血肉模糊,凄惨到了极点。

密集的枪声戛然而止。

士兵们口瞪目呆,似乎被那残酷的景象吓傻了。呆愣了一会儿,纷纷躲回石块的后方。

“老大,怎么办?”

大恶魔身后的不远处,一块开裂的黑曜石后面,一名又高又胖的士兵,正抱着近两米长的火箭筒,朝另一名肩章上有颗银星、队长模样的男人问道。

“等命令。”那男人从石头缝里探出头,看着长满骨刺的巨大背影,艰难地吞咽了一下,回答道。然后颤抖着手,取出铝制的军用水壶,扭开,灌了一口。

“雷光团,全体冲锋!”

忽然之间,对讲机里就传出一个沙哑的叫喊声。男人一哆嗦,水壶落了在地上。

两人面面相觑,都有些愕然。

“老大,怎么办?”胖士兵有些心虚地问道,眼中意味难明。

朝这东西冲锋,不是找死吗?

“还能怎么样……”队长苦笑了一下,“难道要做逃兵?”

“唉……”胖士兵握着拳头,用力地捶了下大腿。

“杀啊!”“哒哒哒!”“汹汹汹!”“轰轰轰!”

下一刻,喊杀声、枪声、火箭弹的喷发声、爆炸声,响彻了石头山。

“走!”队长一咬牙,端起突击步枪,一马当先地冲了出去。胖士兵扛起火箭筒,紧随其后。

前方的身影,仿佛一座高楼大厦,遮天盖地。那流淌着熔岩的眼睛,仿佛一轮旭日。沉闷的咆哮声,更是震耳欲聋,仿佛天地都在颤动。

冰冷漆黑的地面上,乱石之间,数以千计的士兵,如同蚁群一般,前赴后继地冲了过去……

直到最后,所有的一切都归于了黑暗。

轰隆的炮火逐渐远去,化作了一片静谧虚无。

时间静静地流淌着,悄然无声。

不知过了多久,或许是几个小时,又或许是几个月,亦或许是几年。

在一个破旧的掩体中,一名二十出头的年轻人醒了过来。

“我……我这是在哪?”

他脸上带着茫然,一边打量着半是铁皮半是砖石的房屋,一边自言自语地说着。

他叫陈兴,是一名来自地球的穿越者。穿越到这个近未来的平行世界,已经有十五年了。

他记得上一刻,还在和深渊恶魔作战。而最后的一幕,是他仰着头,眼睁睁地看着巨大的手掌从上方拍下来。他只感到天空一暗,就失去了知觉。正常情况下,他应该已经变成了一滩肉酱。死得不能再死了。

他下意识地抬起手,看向了手腕上的电子表。这是一块通体乌黑,两侧布满按键,看起来十分结实的多功能手表。两指宽的条形屏幕上,显示着莹绿色的字符。

[Dr2612-5-16,am 9:30]

[生命状态:亚健康]

[精神力水平:-10]

[防护等级:0(普通衣物)]

[提示:不在卫星信号覆盖范围内]

看到时间,陈兴先是楞了一下,但很快就明白过来,他再次重生了。第一次重生,是从地球上穿越过来,而这第二次,是他从十五年后归来。

“不知道再死一次,还会不会重生?”

他不由得想到。第一世是地球人,第二世是佣兵队长,现在是第三世了。虽然心里这么想着,但他不会傻到真的去印证。

好吧,既然上天再给他一次机会,那就活得更好一些。当然,什么走上人生巅峰,将全世界踩在脚下,他是没想过的。在这个残酷的世界里,能活下来就已经不错了,并非重活一次就能有什么通天手段,充其量就是在面临选择的时候会更明确一些。

弄清楚情况后,他开始检视随身物品。

在房间里翻箱倒柜了一番,他的全副身家就是几件衣服,一个小钱袋,里面有三个金币、五个银币和七铜币,再就是手腕上的电子表。

这块表是西非斯公司生产的,全称为“多功能数据化信息处理子端”,集通讯、社交、扫描、实物数据化、银行业务、交易等众多功能于一体,简称“身份表”,或是“赛博表”、“黑表”。

陈兴的原身是社会底层,穿越过来以后还是社会底层,于是他和大多数底层人民一样,喜欢用“黑表”这个简单粗暴的名词。

黑表是“大灾变”以后,“人类生存管理委员”所开发的“身份识别系统客户端”。所谓的大灾变,就是几个世纪前,异界生物大规模入侵,人类无法抵御,只好放核弹,大家一起玩完。

每个公民满十周岁以后,就可以到附近的城镇大厅录入DNA的片段,获得一个防水防震防摩花,太阳能、机械能双驱动的电子表。

没有黑表的人等于被排除出了人类社会,被称之为“流民”。当然,黑表遗失或损坏,都可以缴纳少量费用重新换一个。

只不过,DNA的片段是唯一的、记录着当事人信息的凭证。当“社会信用”降至冰点,或是犯下严重罪行,将会被剥夺黑表的使用权。

在公民的眼中,流民是如同野生动物般的存在。虽然不会刻意杀害,但也不会和他们往来,或是交易,因为根本没有保障。

没有黑表,不仅无法进行“数据化扫描”,也无法正常交易,或是参与各类社会活动,比如交友、结婚,又比如就近镇大厅发布的任务,或是个人悬赏任务,又或是接洽生意等等。

黑表拥有实时全息影像自动上传功能,记录着使用者身边发生的一切。若是参与违法事件,并遭到起诉,很容易就会被证实。不过,那是处于卫星信号覆盖范围内。一旦离开,黑表就无法上传影像到卫星,也就很难界定犯罪事实。

没有卫星信号的地方,通常都被称之为“边缘地带”,或是“危险区”、“零区”。身处这样的区域,社会信用值会缓慢下降,并随着失联时间的延长而增加递减的速度。

一般来说,信号失联的持续时间超过三年,社会信用值就会降至冰点,成为流民。

陈兴现在就处于一个边缘地带的小镇,处于失联状态,但只要在三个月内,到附近的正规城镇接入一次网络,信用值就不会下降。

他按了位于手表下方,最大的那个长条形的菜单按钮,调出了目前的身体数据。

[姓名:陈兴]

[身份编号:HumMr2005814977369]

[社会信用度:良好-]

[生命状态:亚健康(活尸毒素3%)]

[力量:11]

[敏捷:15]

[体质:9]

[灵力:未启蒙][未知缺陷:灵能感知迟钝(-10)]

[天赋能力:无]

[已注册技能(龙石山城镇大厅):精准射击(中级)、野外求生(初级)、双轮机车驾驶(大师)、法律知识(初级)]

[已注册法术:无]

[已注册职业(龙石山城镇大厅):佣兵(初级),快递员(资深)]

[未注册(仅系统评估)技能:烹饪(看起来还行)清洁卫生(看起来不错)外科医疗(似乎会包扎)计算能力(会普通复合运算)口才(能和小女孩讨价还价)……]

[未注册(仅系统评估)法术:无]

[所持金:3金5银7铜(现金),5金2银3铜6厘(银行)]

身份编号中,Hum代表着“完全人类”的意思。大灾变中,不少女性受到了异位面生物的侵害,从而诞生了各种拥有特殊血脉的“半人类”。Mr代表男性,Ms代表女性。后面的十三位号码,则是DNA的片段的档案编号。

他的社会信用是“良好-”,上面还有优秀、完美无暇和圣者三个级别,下面则是中等、低下、负值、冰点四个等级。但凡社会信用“中等”以下的人,基本是不会有什么人愿意交易的了。

力量泛指肌肉强度,敏捷泛指神经反应速度,体质泛指细胞活性,也就是抗打击能力、抗毒抗病能力、恢复能力。灵力较为特殊,在大灾变后,部分人类能感知和吸收空气中的灵能,并加以利用。

所谓的法术,就是按照特定的方式,释放灵能以产生作用力。大概只有四个种类,分别是防护类、快速医疗类、能量冲击类和武器增幅类。

可能是因为穿越者的缘故,地球的空气中没有蕴含灵气,所以陈兴的灵力不仅处于未启蒙的状态,还属于灵能感知低下的范畴,要注射十支“灵力强化剂”,才有启蒙的机会。也就是说,要比别人多十支灵力强化剂的消耗。

上一世直到死,他都没启蒙过灵力,十足的苦逼。这一世,说什么也要把灵力给启蒙了,不然和异位面生物作战,实在太被动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黑表的数据,永远只能用于参考,和真实情况还是有些差别的。哪怕西非斯公司声称准确率达到百分之九十七点九三,但实际上,出错率还是普遍存在的。

简单来说,在全息扫描下,一把枪的射击,子弹的出膛速度是多少,在一定距离内造成的冲击力是多大,都是可以测试到。但是,情况瞬息万变,包括黑表本身也有微量误差,数据不可能百分之一百的精准。

一个显示为“健康”的人,突然猝死,也是有可能的。同理,他这个灵能感知低下的状态,未必要注射十支强化剂才能觉醒,或许是几支,又或许是几十支……

他记得上次穿越后,两眼一抹黑,混混沌沌地过了好多天,直到快没钱吃饭了,才硬着头皮,开始想办法赚钱。这次可不能这样,要趁着年轻力强,争取爬上更高的高度,过上美好的生活。

于是,他开始计划接下来的工作。

首要任务,当然是赚钱。这个世界上,赚钱的方式有两种,要么去较大的城镇找份稳定的工作,像他这种社会信用值良好的,以之前的工作经历,做个快递员还是可以的。但那仅仅是够糊口,买不起强化药剂,一辈子也就是那样了。另一种,就是他现在这样了,战斗类的职业。

佣兵是个很随性的职业,就是到处跑,猎杀荒野上的变异生物换钱,或是保护商队等等。

他的原身之所以跑到这里来,就是为了猎杀小镇周边的食尸犬和活死人的。结果出师未捷身先死,刚出门就遇到了一只绿色的活死人,被打得丢盔弃甲,落荒而逃。虽然最终逃回了小镇,却还是毒发身亡,死在了家里,所以就让他穿越过来了。

由于小镇里有镇长,也就是“荒野守护者”的存在,尸群不敢轻易靠近。只要能逃回镇里,基本就算安全了。当然,如果引来比镇长还强大的,整个地方都会毁于一旦。

他现在所处的边缘小镇,镇长是个“男爵级”的荒野守护者,只要不碰上金色活死人带领的尸群,或是中体型以上的深渊恶魔,还是能挡一挡的。

由于原身的装备全丢了,所以他现在如果不想回去做快递员的话,就要想办法弄些装备,然后出去猎杀尸犬,再用尸犬的尸体换取钱财,逐步发展。

变异生物的尸体是提炼强化药剂的主要材料。说白了,各地领主赚的就是“变异尸体”提炼“强化药剂”的加工费。只是这加工费,实在不菲。

不过话又说回来,哪怕他现在想回龙石镇,老老实实地做个快递员,在没有装备的情况下,也只会死于各种各样的状况,比如被流浪的尸犬围攻,或是遭遇流民的袭击。

总资产:8金8银6厘。

好吧,那个六厘可以忽略不计。那么,这点钱可以干什么?

陈兴仔细回忆了一下,应该还是够买一把二手的手枪,还有三匣子弹的。至于防护服什么的,可以暂时不要。以他十五年的阅历和经验来说,这里不过是新手村而已。

于是,他换了身防水布做的佣兵军服,就直接出了门。

离开破破烂烂的掩体,走过一片窝棚区,绕开数个围着燃烧的废油桶取暖的拾荒者群体,他来到了小镇的大街上。

这个小镇有和很好听的名字,叫作“兰花镇”。但这里和美丽高洁的兰花没有一个铜板的关系,到处充斥着肮脏与混乱,酒精、毒品、流莺、暴徒、犯罪者、拾荒者,无处不在。起这个名字,估计只是镇长大人的趣味罢了。每个人类聚集地,都可以视为当地守护者的领土,他们可以任意命名,比如什么“美人镇”、“烤鸭镇”,比比皆是。

大街上,商铺半开半闭,零零落落,一派清冷的景象。这是个边缘地带的小镇,公民不多,流民倒是不少。

不一会儿,陈兴拐入一间招牌上画着两把枪的店子。

“嗨,小帅哥,我们又见面了。这次想要点儿什么呢?”一名十七八岁、身材高挑、相貌甜美的少女款步走来,摇晃着白生生的手臂,向他打招呼。

虽然少女的年纪不大,可眉眼间却透着成熟的妩媚。清纯与妖娆,在她身上得到了完美的体现。那声音,如出谷黄莺,听得人浑身舒坦,而那一抹白如初雪的惊鸿,更是勾魂夺魄,引人犯罪。

至少,有36D吧……

不过,陈兴却目不斜视,不为美色所动。因为他后来才知道,这个貌似清纯可人的少女,是如何的危险,有着怎样一颗疯狂而嗜血的心脏。并且,在他走出这小镇,逛过其它武器店后,才知道他的原身被坑得如何的凄惨。

五个铜板的手枪弹,被她卖到了一点五个银币,号称全新的手枪,却在第一次射击哑火。扔出去的手雷,隔了几分钟才爆炸,简直就是没法定时的定时/炸弹。可以说原身的死亡,很大一部分都应该归咎于这位蛇蝎少女。

并且很多年后,他才得知这位名为“阿丽雅”的少女,拥有着半恶魔的血统,并且是最为强大的“炎魔血统”,后期的实力更是达到了国王级,是整个兰花镇,乃至整个“龙涎河”流域最强大的存在。

简单来说,就是个伪装成新手的boss,跑到新手村来混吃混喝,以诈骗新人为乐。

不过现在的她,应该还没那么强大,顶多是个准男爵级。

按理说,他不该来这里买东西,应该去后面的小巷子里找摊贩买。那里虽然黑,却远没有这里黑。如果说那边是“黑店”,这边就可以用“黑洞”来形容。

但问题是,他的钱不太够。必须从这只人形暴龙的牙缝里,抠出点肉丝来。

上一世,在最初的时候,他并不知道前身被坑了。他是在窝棚里熬到了快没钱吃饭,才等到了一个稍微靠谱的商队,然后跟着他们前往龙石镇,重操旧业,做了两年的快递员,积攒了一点儿小钱,这才重新起航。

这一世,再怎么样,也应该讨回点儿公道,为了自己,也为了前身。

这样想着,他不动声色地,用手表扫了下少女……

辉煌战狼
作者的话

千言万语不知从何说起,总之回来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