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市井之徒 > 正文
第0001章 尚扬
作者:对井当歌  |  字数:5181  |  更新时间:2019-02-20 17:54:09 全文阅读

晚上八点,惠东市临水县。

沿河路两旁的商铺大多都关着门,牌匾上挂着厚厚的一层灰,似是关张许久了。

岔路口的烧烤摊的食客兴致缺缺,连劝酒的声音都听不到,隔壁保健品店的神药广告闪着跑马灯,路两旁的路灯年久失修,灯泡不停的闪,河边柳树的枝叶随风荡着,路两边没什么行人,显得格外寂寥。

马路上一个小姑娘步履匆匆的,年岁看起来不大,但个子却是不低,约莫得有一米七上下,她梳着乌黑的马尾辫,洗到发白的背带裤内搭朴素的白T恤,脚踩一双白色贝壳鞋,她的右手拎着的网兜里搁着两个饭盒,她前面的路路灯坏了,一片漆黑,这让她提心吊胆,越看越害怕,步伐也越来越快。

“美女,是给人送饭去啊,等等我,哥哥有车,哈雷知道不,大摩托!”

说话的是一个满脸横肉的短裤男子,他剃着平头,上身光着膀子,下身穿着牛仔裤,裸露的皮肤纹满了刺青,龙盘虎踞的甚是热闹。

他们一行三人,相互勾肩搭背,脸蛋红扑扑的,看上去是喝了不少酒,尾随女孩的步伐也是歪歪斜斜的。

“怎么还越说走的越快呢?等等哥哥,要不然哥哥以后可不疼你了…”

“如果你现在停下,哥哥会爱死你的…”

他们越说越轻佻,越来越肆无忌惮,还不时发出淫/荡笑声,在林荫大道上响起阵阵回音。

刚从岔路口小餐馆吃完饭出来的三人一出门就同一时间被门口路过的女孩吸引住,女孩化妆已经成为人之常情、浓妆艳抹更不在少数,反倒是让素颜朝天变得难能可贵,他们又同时想到一个词:初恋!

是的,这女孩给人就是初恋的感觉。

光滑的脸上不施粉黛,肤如凝脂,哪怕是在昏黄的路灯下也如让人觉得弹指可破,双眼皮杏核眼,眉目间写满了少女特有的娇羞,仿佛被人多看一眼都会脸红,粉嫩的嘴唇让人一看,就有一种想要亲吻的冲动。

尤其是走起路来,马尾辫一甩一甩,让人不禁觉得——

大概这就是心中的那个“她”

他们同时被迷住,同时决定追上来。

女孩被他们说的很紧张,微微低着头,眼圈泛红,看起来随时都能掉下眼泪来。

女孩的胆子很小,有些惧怕喝了酒的人,毕竟自从记得事情开始,酗酒的父亲隔三差五的打骂自己那位任劳任怨逆来顺受的母亲,这让她从那往后的人生观对这一类人极为厌恶和仇恨。

她听着背后时而急促、时而放慢的步伐,唯一的办法只是把自己的步伐加快,想着赶紧走过这条街,到达人多的地方,那样他们就不敢肆意妄为。

“妹妹…哎,跟你说话呢,哥哥嘴唇都快磨破皮了,你倒是给个回应啊,到底要去哪,哥哥送你,一个女孩子走在路上太危险”

“尤其是像你这么漂亮小妹妹,更需要人保护了,快到哥哥怀里来”

“小七,你这话就不中听了,到谁怀里也轮不到你,应该是到我温暖的怀里!”

女孩感觉他们与自己的距离好像越来越近,她紧咬着嘴唇,高挺俊俏的鼻尖上沁出了细密的汗珠,原本拎着饭盒的网兜也被她放到了身前,慢慢地从快步行走变成了小跑。

后面的三人见状,也跟着快步追。

她行进速度的已经运转到最快,而主干道的光亮就在前方,还有几十米,她紧紧咬着嘴唇,开始昂着头跑了起来。

终于,跑到主干道上。

马路变宽,灯光变亮、树木变得高大,行人虽然不多,但大都有说有笑的,看着还算是热闹。

她终于得到些许心里安慰,把要流出的眼泪继续保持在眼眶。

跟在后面的三名光着上身男性并没收敛,反倒是借着酒劲要与女孩表示自己在这座城市的地位。

“妹妹,你慢点…哥哥喝了酒头重脚轻,跟你不上你的脚步”

中间的男性有对路旁的人吼道“都他妈看什么看,没见过老子追女孩?再敢看把眼睛抠出来,都给我找个地缝乖乖眯着!”

“腿长是不一样,妹妹,你先停下,哥哥没别的意思,就是想跟你比比谁的腿长!”

女孩没有放慢脚步,终于敢把头抬起来一些,因为再有五十米远的前方,主干道与另一条街道的十字路口处,有一个水果摊,不大,室内面积不超过五平方米…其实就是一楼的雨搭按了个卷帘门,收摊的时候把水果都放在卷帘门里,出摊的时候把堆放满满的水果再给有层次的摆上。

那是她的目的地。

水果摊外的老板椅上坐着一位男青年,今年二十二。

大花裤衩配着跨栏背心,蹬着一双价值十七块钱的军版鞋,一手拿着蒲扇老神在在的扇着风。

他叫尚扬,水果摊老板。

临水县有很多像他这样营业面积不足十平房米,只是租用楼拐角的固定水果摊,但要说生意好,他这个水果摊名列前茅,已经堪比超市里的水果档口,但其实并不是他多么会做生意、也不是他卖的比别人家更新鲜。

原因奇葩到让人想笑:长相比较帅气。

大妈们说他是德华,即使不买水果,平时也愿意坐这跟他聊聊。

腐女们说他是彦祖,每次借着买水果的由头,不怀好意的多看两眼。

至于小女孩,说他长得比明星还小鲜肉,就差要签名了。

关于这点,险些把气起到吐血,长相是爹妈给的没办法更改,事实上,假如他有自己选择的权利,宁愿丑一点,这样卖水果时就不会引起家庭矛盾了…

而此时。

他敏锐的察觉到侧面有一道黑影袭来,反应极其迅速的站起来,可还是棋差一招,被这到黑影全方位击中,巨大的力道让他险些站立不稳,他看了看怀里,怀里的女孩比他矮了半个脑袋,正牢牢的搂住,已经哭泣到身体颤抖。

“雨童?”

尚扬一愣。

牢牢抱住他的女孩,正是刚才拎着饭盒的女孩,全名叫陈雨童,与尚扬家都在化工厂家属楼,陈雨童家住一楼,开着小卖店,尚扬家住二楼,也就是正上方,两人差了三岁,也算是从小一起玩到大,过家家的时候,一人扮演媳妇,一人扮演丈夫。

陈雨童悬着的心终于放下,把脑袋埋在尚扬怀里,哭的像个孩子。

“别哭别哭,谁欺负…”

尚扬连忙拍着她后背安慰,他从小就护着陈雨童,或许是心虚,因为和善的王姨、也就是陈雨童的母亲,对他这位“坏分子”总是表现出奇的大度,他敢毫不夸张的说,这么多年来吃雪糕从来没给过钱,趁着王姨转身的时间,就能拿出一支放到嘴里,拔腿就跑。

王姨也从来笑看着他的背影,并不追究。

他话还没等说完,就看到刚才尾随陈雨童而至,刚刚刹车,还没等转身逃跑的三位。

顿时恍然大悟。

抬手道“来来来,别走,把问题交代清楚再走,快点,非得等我动手?”

就看刚才还耀武扬威的三人,顿时变成苦瓜脸,刚才仗着酒精不可一世的样子,也消散如烟了,亦步亦趋的挪蹭过来。

站在中间的一人道“尚哥…我们不知道这是嫂子,真不知道,如果知道别说是跟着,就是多看一眼就不敢,我们还想着好好活下去,哪能自己找死…”

另一人身上纹着披肩龙,脸上哭笑不得附和道“对对,都是误会,误会,嘿嘿”

“别放屁,站一排!”

尚扬烦躁的吼道。

这三人面色更为难看,还是规规矩矩的站成一排,唯唯诺诺的看着。

临水县不大,常住人口也就三十万而已,人到了一定年纪都有一颗向往“江湖”的心,就临水县而言,除了那些大流氓不能惹之外,还有一个极为特殊的群体,就是化工厂子弟,父辈都在一起工作了多少年,铁打的关系,晚辈出奇的团结,惹到一个人,就看人群如过年赶集似的顺着大院门口往出涌,谁看到都头皮发麻。

本县著名的大哥疤瘌脸还说过:离这帮牲口远点。

而在这些子弟中,最不能惹的就是公认的“坏分子”尚扬,从十三岁开始,别人打架是摔跤,他就敢拿砖头往脑袋上砸,突出一个狠字。

尤其是三年前,在高中即将毕业的时候,更是莫名其妙的一个人一把刀,去了县里最大的娱乐场所也就是疤瘌脸的利豪酒吧,把场子给砸掉,据说走出来的时候,里面的保安都没敢拦着,闹得轰轰烈烈,传得神乎其神。

这几年没听过他做什么恶事,应该是金盆洗手。

但很多临水县人都知道,在中央路的一个水果摊,那个看起来很帅的摊主,正是砸了疤瘌脸酒吧还能太平的尚扬。

陈雨童听到尚扬发火,缓缓松开他,抬起左手的无名指,勾到尚扬的右裤兜上,与他一同看向这三人,长长的睫毛被眼泪浸湿成一团,不过眼里已经恢复惊吓过后的清澈,她从小就这样,用左手的无名指勾住尚扬的右裤兜,这样有安全感。

后来两人上学,走在路上也是这幅姿势。

为此老师不止找过一次家长说:学校不允许早恋,即使有娃娃亲也得注意影响。

每次王姨都是苦口婆心的解释:两个孩子没早恋,也没有娃娃亲?一个上小学一年级、一个上四年级,怎么可能是早恋?我家雨童命苦,从小就看到不好的场面,被吓得胆小,我跟她父亲吵架的时候,她就去楼上找小扬,习惯了,你还得理解啊…

确实,这么多年已经养成习惯。

尚扬对他们的解释并不在意,向侧面走了两步,拿起放在摊子上用来切西瓜的西瓜刀,握在手中,缓缓向三人走去。

他们三人见状吓得小腿直打颤,脸色比丧考妣还难受。

“尚哥,尚哥,真的没敢怎么样,你别动手,有话好好说,我错了,真错了”

说完,抬手紧忙在自己脸上开始啪啪的扇起嘴巴来了。

旁边一人也学着他的样子,左右开弓,嘴里还不忘求饶道“嫂子,你快说说啊,我们真没敢怎么样,要是尚哥真给我们砍了…多、多憋屈”

“尚哥,我们总从你水果摊路过,咱们也是老邻居,你还不知道我们什么人?也就是嘴上说说,动真格的我们不敢…”

陈雨童看到三人的样子,勾着尚扬裤兜的手指用力勾了勾,娇弱道“要不然就算了吧,他们没把我怎么样,事情闹大了不好…”

这三人还是第一次听到陈雨童的声音,心脏同一时间停止。

不是御姐、不是萝莉、不是百灵鸟般清脆、不是撒娇女人般甜腻。

但就是很好听,仿佛把女性之美都融入到声音之中。

“算了?”

尚扬缓缓抬起西瓜刀,在中间这人惊恐的目光下,在他脸上拍了拍,其实这几个人确实都认识,别看穿衣打扮像社会“有为”青年,其实都没多大能耐,经常在这条街上路过,有一次也尾随个女孩,那女孩不像陈雨童这般胆子小,站在马路上破口大骂,硬生生把他们三人骂的转头就跑。

要说他们敢对陈雨童下手,那就奇了怪了。

左边的人又求饶道“尚哥…你看小七鼻子都扇出血了,就放了我们,没有下一次,绝对没有下一次,假如以后在街上再遇到嫂子,绝对躲得远远的…你把这东西拿下去呗,看着怪吓人的…”

尚扬瞥了眼右边那人,确实很实惠,鼻子被自己扇出血了。

中间这人也被吓得快尿裤子。

收回西瓜刀,随口道“行,既然雨童为你们求情,也不是不能放你们一马,兜里有多少钱,拿出来…”

就看这三人顿时开始在裤子兜里翻找,三个人,掏出两张粉红色的票子,还有几张散钱。

“看你们这流氓当的…”

尚扬无语的摇摇头,还以为这些家伙纹的起几千块的纹身,兜里至少也得有四位数字,伸手把这钱全都给抓过来“二百七十七块,我是生意人,不能干抢劫的事,都是公平买卖,西瓜一块八一斤,你们能买一百五十四斤,我这里西瓜每个二十五斤左右,每人拿两个,再抓一把瓜子,大家谁也不吃亏,谁也不占便宜…”

“啊?”

三人呆若木鸡。

“啊个屁,拿着…”

尚扬已经捧起西瓜递过来。

每个人两个,都抱在身前,脸比西瓜还长。

“滚吧…”

尚扬摆摆手,三人转过身,彼此对视一眼,还没走,胳膊已经酸了。

陈雨童看他们走路滑稽的样子,很快忘记刚才的恐惧,又捂嘴笑出来。

尚扬见状微微的摇头,小时候她父母经常吵架,喊声大的整个家属楼都能听见,经常在一起玩,小丫头就粘身上了,没有反感,心里一直当成妹妹看待,只是大院里都说两人一对儿,久而久之也就懒得解释。

陈雨童胆子小,很小,见到一只老鼠能吓得晚上做噩梦。

尚扬胆子大,自打懂事开始就是孩子王,上了学之后更没把心思用在学习上,走到哪都是叱咤风云的主,要不是三年前一时冲动去了酒吧,或许还在大学没毕业。

不过这样也好,至少有他在,没人敢骚扰邻家有女初长成的陈雨童。

重新坐回椅子上,问道“今天去学校报考,报哪了?”

“省师范”

陈雨童简洁回道,同时开始整理饭盒,要把饭拿出来“赵姨单位加班,晚上没来得及做饭,我妈就让我给你送来…”

卖水果不是体力活,来回搬就是体力活,吃得太早晚上饿。

十一点钟收摊回家再吃,睡觉不健康。

每天大约都是八点钟左右送到。

尚扬的关注重点显然不在这上面,夸张开口道“你是傻子?考了六百多分,省师范虽然是重点,可毕竟在省内,你得去省外,去京城!”

他毕竟是拿到高中毕业证的人,还是了解一些,本省内师范招生,五百六七就可以进去,她足足高出六十分,去师范太可惜。

小丫头只是笑,不说话。

她经常是这个样子,遇到不愿意回答的问题就保持沉默,别人都说好看、漂亮、美,可尚扬觉得跟傻子一样。

尚扬无语道“这丫头真是没救了”

“饭收起来吧,给我妈发信息了,今晚早点回去,正好人少,拿着回家再吃…”

他说完,站起来开始收拾,只需要把摆在外面的东西都放进去,把卷帘门锁上就可以。

做完这一切,两人踏上回家的路,还是刚刚陈雨童来的路。

本想着再聊聊报考的事,她就是不回应,尚扬也懒得说。

两个人影的小路不再如来时那么萧瑟、冷清。

有满天繁星、有月光、有路灯、有垂柳,倒是诗情画意。

尚扬走在前。

陈雨童跟在旁边,嘟着嘴,两手交叉在身前生闷气,就在刚刚尚扬把她的手指从裤兜里强行拿出来。

“无论你怎么样,从今以后不可以再用手勾我裤兜,小丫头,你已经成年了,要跟你哥之间注意尺度,还有,上了大学,哪怕就在一个省里,我也没办法管你,在县里还行,在省里谁知道我尚扬是谁?你得自己坚强,不过嘛,实在解决不了了…那就挺着!”

陈雨童不满的看了看,她对什么事胆子都小,唯独从上小学开始,任谁教育都没办法改变的一件事是,对身边的男孩,从来只直呼大名。

现在嘴里又倔强的嘀咕“尚扬”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