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游戏 > 迈向光明 > 第五集 变革
第二百四十四章 背叛与反叛(完)
作者:终极智能  |  字数:5346  |  更新时间:2019-07-02 20:00:01 全文阅读

ps:新人不容易,我知道能看到结尾的人很少,但还是在此结束。

我现实中工作是软件工程师,也就是大家口中的码工,而立之年,工作很忙,项目很急,每天加班到晚上九点多,就是网上流传的996工作模式,好在工资够养家糊口了,在这个城市属于中层工资水平。

写小说是我从小到大一直有的梦想,这部小说是我每天晚上加班回去后花费一个小时,总用时两年断断续续(从16年底到18年底)全部写完后更新的,后面还有约两百章左右的存稿,但无奈小说成绩实在太差,就此打住不打算更新了。

而我也通过这部小说知道了自己并没有写小说的天赋,以后就放弃写网文,安心工作了,多谢为数不多的几个读者收藏。

破晓时分,积雪初溶,冷风如刀。

旭日尚未升起,东方刚刚有了一点像死鱼翻身时鱼肚上的那种灰白色。

闻人无敌的前线指挥部设在这颗靠近中央星域的矿业行星北半球上,透过他的旗舰窗户可以看到大片黑黝黝的黑金矿山及一块块还没来得及融化的积雪。

他是今天凌晨三点接到苏暮战死消息的,当时他根本就不相信联邦新闻中播出的这条信息,以为是敌人用于打击他们军心的卑劣计谋,苏暮怎么可能死在战场上?就凭联邦舰队这些废物怎么可能杀死他?

但后续传来的情报,南域方面的报道,东都发来的实时战报最终确认了他心中一直回避的事实,苏暮的的确确战死了!

“我不信苏司令已牺牲,我要回东都!”

凌晨五点,闻人无敌下达回城的紧急命令,留下大部舰队镇守前线,他率领一百艘亲卫战舰启程。

早晨七点,距离东都还有六个小时的航程时,侦察舰捕获到闯进航线的一艘受创严重的飞船。

“我是易水寒司令麾下伍上校,请求见闻人司令,有紧急事情禀报!”飞船内一个全身血迹,几乎就要死去的青年急急大呼。

五分钟后,伤痕累累的青年被押到旗舰指挥室,见到了站在舷窗前的高大英武的年轻司令。

听完青年带着悲愤语气的汇报,闻人无敌握紧了拳头,道:“你说的整个事件,我需要确认下。”

中午十二点,等候在东都星系外良久,前来迎接闻人无敌舰队的新上任东都防御区司令连战发现雷达上一直检测不到本该出现的舰队,他紧急将这一异常情况向正在东都市政府办公的皇甫君汇报。

“闻人无敌出身南域西点军校,是南域军部自己培养的优秀将军,也是穆里尼奥元帅的学弟,只要我们将情况说明,他会理解元帅的。”皇甫福笑道,他起身拍了拍侄子的肩膀,接着道:“你是我们皇甫家族这一代成就最大的,我退位后下一代皇甫家的族长就是你,希望你到时能够照顾我这一支的后代们。”

“叔叔客气了,您还这么年轻,皇甫家在您的手上会更加发扬光大的。”皇甫君扶了扶金丝眼镜道。

“好说,好说!”皇甫福矮胖的身子慢慢挪向门外,他没有看到背后皇甫君镜片上闪过一丝意义未名的光芒。

“长官!”首席秘书进来报告。

“什么事?”皇甫君头也没抬道。

“刚刚接到的消息,司徒小姐带着易水寒司令的尸体消失了,需要情报部门调查她的去向吗?”

“哦?”皇甫君停下签字的笔,似乎陷入沉思中,良久才摆了摆手道:“就放她去吧!”

“是!”秘书退出房间。

“嘀”的一声,皇甫君点开刚到达的邮箱界面里南域军部发来的关于苏暮战死的详细战报,食指勾起敲了敲战报上的虚拟照片,叹息一声,道:“别怪我。”

他随手将战报删除,点开下一份邮件,黑体大字写着的邮件标题:“关于任命皇甫君中将为南域第三舰队司令兼任东域总督的决定。”

直到晚上十点,工作了一天的皇甫君才离开办公室,在亲卫兵的护卫下返回自己在东都的临时住所,东都大酒店总统套房。

皇甫君从轿车上下来,步入酒店前抬头望了望夜空中那轮满月,感叹道:“今晚的月亮真圆啊,正适合赏月。”他心中产生立刻回到房间,打开一瓶一百年份的上好红酒对月品酒的想法。

于是一回到最高层的总统套房,还没来得及开灯他就迫不及待前往酒窖中取出一瓶珍藏已久的红酒。

回到客厅中他突然发现哪里有些不对劲,明明是初春,他却感觉丝丝的冷气袭来,那不是冷气,而是杀气,一股逼人的杀气直透他的眉睫之中,冰冷而刺骨。

“皇甫司令好闲情逸致啊!”冷冷的声音从客厅中传来,奇异而遥远,仿佛来自远山,又仿佛来自地狱。

夜,很静,静的可怕。

皇甫君这才发现客厅中央的沙发上坐着一个高大的黑影,黑暗中两道慑人的目光蕴含着杀气、怒意及看待死人的无情光芒。

“闻人无敌?”皇甫君不确定道。

沙发上的青年起身,他一挥手,从门外冲进来两个全副武装的高大士兵,一左一右抓住皇甫君的肩膀。

“该死的,放手!我是你们的长官。”皇甫君挣扎着大声呵斥。

“不错的武士刀,很锋利,正适合杀人。”闻人无敌取过摆在客厅中央供着的一把武士刀,然后骤然转身,挥刀,一道月光般的刀光照亮了黑暗的房间,眩晕了皇甫君的眼睛。

冲天的血水喷出,染红了白色的墙面,一颗头颅从天而降,金丝眼镜“啪”的一声摔落在地。

闻人无敌手一伸,抓住这颗圆睁着双眼的头颅,一脚踩碎地上的金丝眼镜。

这时,阳台上有冷风吹来,吹散了房间内的血腥气,天地间仿佛充满了剪不断的哀愁。

闻人无敌转过身面对着阳台,面对着夜空,发出一声长啸。

在寂静的月光下,那声音响彻整座东都市,这声长啸混合着远古人类揭竿而起的呐喊,混合着军部学生毕业时的高呼,混合着空手道的喝叫,混合着纯然的轻蔑和凄凉的悲愤。

随着这声长啸,一道道身影集结在酒店下方,闻人无敌接过亲卫兵递来的黑色大衣,提着滴血的头颅,冷冷道:“今晚是杀戮之夜,将皇甫家连根拔起,将背叛我们的人全部斩首!”

“是!”一千人一万人的喝应声同时响起。

有风吹过,送来一阵悲凉的歌声:

“流不尽的英雄血,

杀不尽的仇人头,

头可断,血可流,

仇恨难罢休……”

歌声在这阴冷刺骨的寒夜中听来,显得更苍凉,更悲壮。

是夜,南域第三舰队闻人无敌率领麾下士兵叛出南域,制造长刀血夜惨案,事后统计那一夜有五千人死于屠杀中,其中包括东域最大的世家皇甫家一千多人。

东方已依稀现出了曙色,黑暗终将要过去,光明还没到来。

西域西川行星,南域第二舰队正驻扎在这里。

舰队司令风筝正在旗舰内办公,处理这颗农业星的战后安抚事项。

“司令,司令!”悲伤的声音传来,慌张的脚步声响起,办公室的门“哗”的一声被推开,目中珠泪盈盈的少女悲泣道:“苏司令,苏暮,哥哥他……”

“我知道。”风筝缓缓地抬起头,一双布满血丝的眼睛里,带着三分忧郁,七分悲痛。

“哥哥不可能死的,哥哥怎么会死?”苏可可浑身颤抖着,双眼无神,似已失去了灵魂。

风筝站起身,走到少女面前,缓缓抱住她,拍着她的肩膀道:“是的,我绝不相信他就这样离开我们的!”

“南域第三舰队毁灭了,苏司令战死,是南域有人与联邦密谋造成的结果!”一道冷厉的声音从门外传来,全身黑色套装的崔玉走进来,将手中的一页视频界面递给风筝。

“崔局长?”风筝瞧了一眼高挑女子,点开视频界面,脸色渐渐凝重。

看完不长的明显像是偷拍的视频,“啪”的一声,风筝的手狠狠拍在办公桌上,一字一句道:“穆里尼奥,我定与你势不两立!”

三月十五,春分,晴。

经过半个多月的审判,无罪释放的唐尼从军部看守所大门走出,他抬头望了望刺眼的太阳,眯起了眼,深深呼出一口气,似乎想把这半个月的苦难呼出体外。

“哥!”门口响起熟悉的呼喊声,唐尼循声望去,看到比他小三岁的弟弟靠在脏乱不堪的大卡车门边对着他笑。

“哥,回家吧!爸爸做好饭在家里等你呢。”唐峰上前接过哥哥没有多少行李的军用背包。

唐尼没有说话,沉默上了卡车副驾驶座,目光瞥到驾驶台上有一张一家三口的照片,长相普通的女人,有着一双大眼睛的五六岁小男孩,及瘦削高大的青年。

“这是我儿子。”唐峰察觉到唐尼的目光,笑道:“哥,你有两年春节没回家了,你侄子都不认识你了。”

“家?回家吗?”唐尼喃喃道。

家,这个字听在唐尼的耳里,竟是那么遥远,那么陌生。自从大学毕业后他始终是一个人,工作后他住的地方并不能叫做家,那只是睡觉的地方,因为有亲人的房子才能叫做家吧。参军后他才感觉不到孤独,与战友们一起生活战斗的日子是那么充实,那么快乐。

他的思绪不禁又回到了战火纷飞的星舰,回到了浩瀚无尽的宇宙星空。

这时,唐峰按下车内的收音机,无形的电波带着女主播悠扬的声音充斥在卡车内。

“刚刚上任的南渊共和国总统穆里尼奥提议将牺牲的南域第三舰队司令苏暮上将提拔为大元帅,颁发给他钻石十字勋章,表彰他为南域做出的巨大贡献……”

唐尼默默听着收音机里的内容,面无表情,就像一个不关心国家大事的普通上班族。

“哥,我记得你参军的舰队就是南域第三舰队,有没有见过苏暮司令啊?”

“没……没有。”唐尼的声音沙哑低沉,忽然一笑,道:“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小兵,苏司令那样的大人物我怎么会见到。”

“这样啊,我还以为你能见到苏司令呢,我们车队很多人都崇拜苏司令的,是他带领舰队打出了南域的军威。”唐峰叹息一声。

这时收音机里再次传来声音:“南域第二舰队司令风筝将军拒绝南渊国防部长一职,发表声明不承认穆里尼奥总统的合法性。穆里尼奥总统呼吁风筝将军以大局为重,尽快回到南洲市,展开和平对话……”

“现在插播一条快讯,原南域第三舰队第一分舰队司令,制造东都流血夜的刽子手,被称为‘闻人屠夫’的闻人无敌消失半个月后首次露面,宣称已加入加勒比星际海盗组织,并狂妄叫嚣欢迎南域军队前来讨伐他。

我们采访了闻人无敌大学的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教授,教授称自己对闻人无敌的所作所为很痛心,很失望,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导致他变成了如今这个样子,并呼吁军部及教育部加强对军校学生的思想道德教育。”

“可恶的闻人屠夫,真是该死!杀了那么多平民,南域第三舰队的名声都毁在他手里了,听说他是苏暮司令提拔的,苏司令真是看错他了!”正在开车的唐峰愤慨道。

唐尼并没有回话,双手却紧紧握成了拳头。

“哥,既然从军队里出来,就安心工作吧!我们毕竟是普通人,就该做普通人的事,这些大人物离我们的世界很遥远的。”唐峰递来一根烟,感叹一声。

“对了,姑姑给你介绍一个对象,这是她的手机号码,你有空联系联系吧!你也老大不小了,就不要挑了,该成家了!”唐峰再次道,递给唐尼一张写着号码的纸条。

唐尼看了一眼纸条,似乎看到了未来自己的样子,那是日复一日单调的上班生活,没有激情,没有目标,整日奔波于勾心斗角中,为残酷的升职竞争提心吊胆,为几百元的加薪忐忑不安,回家后又要面对一个没有爱情只是条件合适的老婆摆着的臭脸及无穷的唠叨,回过头来发现年少时的梦想早已不复存在了。

“停车!”唐尼忽道。

“什么?”

“我说停车!”唐尼的声音抬高,面目狰狞,几乎吼了出来。

“咔嚓!”一声,唐峰下意识踩下刹车,疑惑看向旁边的唐尼。

“我对不起爸爸,好在有你,好好照顾他!”唐尼提起军用背包,打开车门,回头说了这一句,然后跳下卡车,越过马路栏杆,向荒野跑去。

迎面的暖风吹过他的脸颊,吹进了他的心间,唐尼只觉得心中无比惬意,身轻如燕,似乎能飞向天空。

“司令,我要为你报仇!”他从心底吼出这句话,泪水迷住了他的双眼,眼前一片模糊,但他仍在奔跑,只要还有腿,他就永远不会停下来。

“兄弟们,我唐尼马上就来了,你们在天上还好吗?”唐尼隐约看到曾经一起并肩战斗过的战友微笑着向他招手,他想到了第一天来到舰队,来到侦察营,师父拍着他的脑袋,调笑着说:“瓜娃子,男人就该参军,就该战斗,来到战场才不枉到世上走一遭!”

“哥,你去哪?”唐峰实在没想到刚出监狱的唐尼会在半途中做出如此奇怪的举动,他望着渐渐消失的背影,以为哥哥疯了。

“当海盗咯!”隐约间他听到唐尼遥遥的声音传来,一瞬间怀疑自己是否听错了。

一周后,一身褴褛长途跋涉跨过一千光年的唐尼见到了加勒比海盗团的团长闻人无敌。

青年身材修长,剑眉星目,一举一动都充满着无穷的魅力,他的笑容中充满了自信,决心和勇气,一种不惜牺牲一切的笑。

“唐尼,加勒比海盗团欢迎你!”青年笑道,“从今以后你就做我的副官吧,我们一起为苏司令报仇!”

“是,司令!”唐尼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热泪盈眶。

闻人无敌走到高台上,站在话筒前,面对着一起跟随他的士兵,大声道:“大家听着,半个月前苏司令和易水寒司令死在联邦和穆里尼奥联手的无耻阴谋下,你们得知道,在你们为了南域拼命战斗时,高层根本就不在乎你们!现在我只想说,我要断绝对南域的忠诚关系,从此刻开始,我将叛出南域!我要问你们,是支持南域,还是跟随我?”

“愿追随司令!”士兵们齐声高呼。

一艘巨大的飞船行驶在宇宙虚空中,飞船外形竟是一条巨型鲸鱼形状,每次摆尾飞船便像一道闪电穿梭,它在星空中飞行就像一条真正的鱼游荡在大海中。

良久飞船在一片满是战舰残骸的虚空中停下,飞船舰桥上一个身穿白色衣裙,头戴皇冠的少女望着面前的战场,脸上无声落下两行清泪。

“哥哥,小屠来看你了!”少女向虚空中抛出一束白色的海桑花,喃喃道:“哥哥,我早告诉你外面的人很坏的,你总是不听,我们一起在蓝海星上生活多好啊,你非得要出去。你还说带我环游世界的,你说话不算数,你这个骗子,大骗子……”

“海神大人,海神大人!”一个精灵般的少女奔跑过来,高兴大叫:“祖巫们通过祭祀推演得出先知大人并没有死。”

“什么?!”苏浮屠闪电般冲到少女的面前,紧紧抓住她的肩膀,摇晃道:“蓝溪儿,你说真的吗?哥哥真的没有死?”

“是的,先知大人还活着呢!”蓝溪儿开心拍着手笑道。

“那他在哪呢?”苏浮屠急道。

“这个……这个祖巫们还没有推演出来!”

“那我们立刻返回蓝海星,借助我的海神之力找到哥哥的下落!”苏浮屠一扫刚刚的悲伤表情,脸上重又展现激动开心的笑容。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