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蓬莱寻仙 > 江湖
第一百三十二章:双目幽冥起,千秋白发生。
作者:酒不离食  |  字数:3233  |  更新时间:2020-02-18 13:37:35 全文阅读

“白玉京。”

那人除了刚开始有些惊慌,一下子就平复了心情。他似乎也明白,当白玉京这等绝顶剑客站在他身后不远处时,他的生死已经不在自己掌握之中。所以头也没回,而是很干脆地叫出了白玉京的名字。

“你认识我?”按理说白玉京应该立即出手,但不得不说白玉京对这个人还是很好奇的。听这人的口音,虽然大明官话说的很好,但似乎并不是大明江湖中人。

“我当然认识你,我不仅认识你,我还知道你师父叫陈遇仙,华山五指山太虚观的住持。”那人侃侃而谈,似乎并不担心白玉京会突然痛下杀手。

而显然他的这一句话也让白玉京打消了立即出手的念头。

“你是谁?”

白玉京原本以为这人可能只是从坂上樱子三人当中获得他的消息,但这人竟然还知道他的师父,这分明是早就知道他的存在。

“我是谁,说起来我和你,和柳鸣生都颇有渊源。当初休丰法师带着柳鸣生返回日本都是我一手安排的船只,甚至你被陈遇仙带去华山也是我亲眼所见。”

“当初若不是休丰法师一意阻拦,定要收下柳鸣生为徒,我何苦等到今日?”那人一边说着一边哈哈大笑:“可笑休丰法师他自己也没有料到十八年后会死在当日他一心维护的弟子手中吧!”

白玉京微微皱眉,问道:“那坂上樱子三人是你所杀了。”

“没错。”

这人肯定的回答让白玉京微微一喜:“蓬莱仙岛海图也在你手上?”

那人忽然长叹一口气:“若我说不在我身上你肯定也不会相信,只是说起来我和蓬莱仙岛海图确实没有缘分。”

“当年我试图从柳鸣生手上抢夺海图却被休丰大师打成重伤,苦修多年后还是不是休丰大师对手,偶然得到消息说招提寺的三光显灵珠在大明秦王府中,便扬帆出海去了大明想借此宝增加功力。”

白玉京听到这儿不由微微一惊,这人竟然还去过西安府?

“然而来到大明西安府后我又听闻太白剑客素霓生代师赴约与你师父论剑,本想着坐收渔翁之利获取蓬莱仙岛海图,不料恰逢地震我也被困山中多日,这仙岛海图自然与我无缘。后来去了秦王府好不容易杀了看守三光显灵珠的人却不仅没有得到宝物还偏偏遇见了太白剑客素霓生,被他一剑重创侥幸逃回日本。”

“这些事让我心灰意冷,我是个信佛之人,觉得缘分未到,也就绝了寻找蓬莱仙岛海图的念头。谁知道柳鸣生竟然杀了休丰法师只身去了大明,这又让我认为机缘已至,所以也跟着偷偷去了大明。”说到这,他停顿了下,缓缓道:“坂上樱子三人刚出海我就截住了他们,你说柳鸣生那一份仙岛海图是不是该当我获得?”

“我耗费半生光阴,就是为了这一份海图!”

“但老天爷偏偏和我开了个玩笑,这三人一个比一个顽固,竟然都不告诉我海图所在。若不是白玉京你渡海而来,我也不得不出此险招,将他们三人放走了。”

“他们三人果然直奔富士山,却不知道我紧随其后。但我也万万没有料到,坂上樱子在找到蓬莱仙岛海图时竟然直接烧毁了它……”

白玉京听他说到仙岛海图被烧毁时,神色一怔。

“她竟然把它烧毁了……”那人的话就像一把无比锋利的刀子直刺白玉京心窝。尽管白玉京不敢相信,但这话也让他一阵失神。

他万里迢迢渡海来此日本,又来回奔波不就是为了这一份蓬莱仙岛海图。若它被毁了,他所作的一切也就全功尽弃。

而在他失神的刹那,那人双目中突然闪烁着丝丝幽光,北原千秋看着那一双幽幽的瞳眸,瞬间觉得整个人就被吞噬进去。说时迟那时快,北原千秋突然站起身来朝着白玉京高呼道:“道长!”

白玉京下意识地看向北原千秋。

只见北原千秋的双眸之中似乎升腾起一团幽幽烈火,那团火焰看时还小,却瞬间充斥白玉京所有视野之中。

整个天地只剩下这一团幽幽烈焰,但白玉京感觉不到一丝炙热,反而觉得无比寒冷,如深陷九幽地狱一般,浑身气血都冰冻凝固。就连紫府天庭,也凝结出无尽冰霜,欲要封住一切,让他的心神意识陷入沉眠之中。

白玉京已经无法感知身外一切,甚至不知道过去了多久。若不是他的心神强大,紫府天庭稳固,怕是瞬间被凝固意识,那就算不死也距离死亡不远。

而就在他寻思如何破开这一切时,那幽幽烈焰瞬间湮灭。

只听得扑通一声,北原千秋倒在地上,那人不知何时已经逃离到三丈开外。不过那人似乎早就料到北原千秋只能坚持刹那,所以根本不敢停留,而是直接逃走。

“可怜明姬一个小姑娘怕就是要惨死当场了。”那人突然莫名其妙地发出一声感叹,手中抛出两颗霹雳火雷,在一阵烟火中消失不见。

白玉京原本还想去追他一追,但想着那人刚才的话,看了看倒在地上的北原千秋,不由先将北原千秋扶起。只见北原千秋脸色惨白,双目溢血,紧接着她满头青丝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出一丝丝白发。

“这是?”

白玉京不禁想到太白剑客素霓生那满头苍苍白发,他暗渡真气进入北原千秋体内,顿觉北原千秋体内气血流失大半。只是气血流失过多也不至于这般模样?

他不由暗施心真经,这才发现北原千秋的地户大开,生气流溢远超乎常人,死气紊乱,窜入周身各处。眼看着这样下去,怕是要不了半刻光阴,北原千秋就会生气灭绝而亡。

白玉京轻叹一口气,顾不得多想,先以青木之气治疗其双目,再引导其体内错乱流失的生死之气。

大约过了一刻时辰,北原千秋才悠悠醒来。

“这是阴间了吗?”又看到白玉京,不禁哭道:“道长,是我害了你,我中了师父的移魂之术,他假我之躯施展了死神之瞳。”

“这就是死神之瞳吗,那人是神保氏中人?”白玉京想到北原千秋刚才体内的状况,看着她满头斑驳的长发,不由想到了太白剑客的白首太玄经,两者之间似乎有异曲同工之妙。

这死神之瞳看起来似乎是聚集周身生气化作死亡之焰,白首太玄经功盖天下莫非也是以自身生气为代价而操纵死亡之力?

不过,他已经没时间想这么多,那人会神保氏的死亡之瞳,不是神保氏之人也与神保氏有着莫大联系。那现在夜探神保氏的九鬼犬夜叉怕是有些危险,当然,那人也不一定敢回神保氏。

只是蓬莱仙岛海图真被烧毁了?

“千秋,我去趟鲶江城接回犬夜叉,那人应该不会再来了。”

北原千秋这才惊醒过来,自己还没有死呀。

等白玉京赶到鲶江城神保氏院落后,才发现九鬼犬夜叉已经在暗中制服了所有人。九鬼犬夜叉听白玉京说了刚才的事情,疑惑道:“我刚才问过了所有神保氏的人,他们族人都在此处,不可能有错。”

说完,突然一脚踹在一名肥胖老者身上:“神保内加入,你们神保氏还有其他人吗?”

那肥胖老者正是神保氏的家主,先前也早就吃尽了九鬼犬夜叉的苦头,被她一怒吼,连忙道:“真的没有了,我甲贺神保氏一脉大大小小二十三口都在此处。”

“哼——”九鬼犬夜叉冷哼一声,正欲再出手时,旁边一个中年男子突然开口道:“父亲大人,三叔祖是不是还活着……”

“什么?”九鬼犬夜叉双手插着腰冷眼看向那中年男子,又看看神保内加入,俏脸上一片煞气。神保内加入连忙求饶道:“那人早就被逐出家门,我也不知道是死是活呀。”

九鬼犬夜叉和白玉京对视一眼,看来那人很有可能就是这个人。

“他叫什么名字。”

“神保藤三,他早年就喜欢奔波,甚至出海当海盗,又误杀了柳生家的武士,我们只好将他逐出家门,谎报他死在了外面。但这都是二十多年前的事情了,他现在是死是活也不关我们神保氏的事情呀……”神保内加入一边痛哭一边说道:“还请二位高抬贵手,饶了我们全家。”

“听闻你家有一门死神之瞳。”

白玉京的话让神保内加入微微一怔:“你们不是为了神保藤三来的,是为了死神之瞳?”

“这门瞳术七十多年前就失传了,文龟元年我神保氏在永正之乱中几近灭族,忍术典籍一焚而空。其他国的神保氏我不清楚,但我甲贺神保氏中根本没有这门死神之瞳。”

他的话似乎不像是作伪,白玉京轻叹一声,看来还得去寻那神保藤二三,朝九鬼犬夜叉说道:“我们走吧。”

翌日清晨,白玉京被北原千秋的惊呼声惊醒,却是北原千秋发现头上青丝多变成了白发。对此,白玉京也无能为力,在他看来,此刻的北原千秋就如同修行了白首太玄经的太白剑客,莫说白发复原,就是寿命也已经大减,怕是活不过三十余岁。

只是神保藤三就一人,在此甲贺国寻找此人无疑如大海捞针。

九鬼犬夜叉建议去寻织田信长,整个日本唯此大名有望收服全日本,平息战乱,或许可以借助他的力量去找到神保藤三。

白玉京在甲贺折腾了半月,期间还去八田家救出了北原千秋的父亲,只是神保藤三一直没找到,最后才和北原千秋九鬼犬夜叉去了尾张国。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