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蓬莱寻仙 > 江湖
第一百三十一章:鲶江城已至,幕后者何人。
作者:酒不离食  |  字数:3214  |  更新时间:2020-02-18 13:37:24 全文阅读

“刚才我也给你施展了一遍龟蛇剑法,其本质上阐述的就是阴阳之道。”

“所谓阴阳之道,笼统的说就是万物相成相对,譬如天地,日月,寒暑,昼夜,乃至男女,雌雄,这些都分属阴阳。而放到剑法之上,招数之中必有上下,左右,曲直,开合,动静,攻守,这正是阴阳之道的体现。不似贵国剑法多以劈斩刺削为主,直来横去而无刚柔之变……”

“龟蛇相交即水火相融,古人言:沉浮水火似无路,变化龟蛇如有门。你哪天能明白此道理,这门剑法也就明悟了。”

夜来风清,白玉京正教导北原千秋龟蛇剑法。回想起来,这也是他学会的第一门剑法。虽然一开始是当做拳法来学的,但那晚张松溪也给他演绎了什么拳即是剑。

拳法与剑法本就相通,剑乃是人的手臂之延伸。

此刻再教北原千秋,那些熟悉的招数更是信手捏来,无不标准恰当。再看北原千秋,已经熟记剑法招数,手中青萍剑也是舞得有板有眼,只是动作生涩未能熟练罢了。

白玉京看了一遍之后便让她自己练,回到房间,九鬼犬夜叉已经奉上清茶。

“你明明知道她欺瞒了你,你为什么还要教她剑法?”

“她欺瞒我也罢,但教她剑法是我先前答应给她的奖励,两者并不能混为一谈。就如你为了换取自由帮我去甲贺打探情况,可实际上我本来就给了你自由,你明明可以独自离去,又何必来回奔波。”

“这正是每个人心中有一杆秤。”白玉京淡淡说道,“而且我也愿意相信北原千秋。”

九鬼犬夜叉笑了。

“道长,这一次你怕是看走眼了,我在甲贺都打听清楚了,六角氏义贤义治两父子逃到甲贺后虽然不得不借助甲贺忍者的势力,但其权势不减分毫。”

“目前整个甲贺势力最大的还是六角家,再就是甲贺众多忍者世家。比如大河原氏就联合了黒川氏,頓宮氏,大野氏,岩室氏,芥川氏,隠岐氏,佐治氏,神保氏组成了北山九家联盟。”

“山中氏又联合美濃部氏和伴氏组成柏木三家,还有和田氏组成的南山六家,服部氏组成的荘内三家。当然这两个联盟据说因为甲贺战乱已经逃去了伊贺,服部氏更是去了三和国。”

“八田氏虽然在众多忍者世家中实力不弱,但也只是甲贺众多忍者世家当中的一员。所以若北原千秋是六角氏中人,不可能被八田氏追杀。”

白玉京听她这般说也不置可否。

九鬼犬夜叉见他不说话,摇了摇头,身子一闪,就隐没在黑暗之中。

大概过了半个时辰,白玉京准备入睡之际,北原千秋敲响了房门。“道长?”

“什么事?”白玉京回了一句。

门外瞬间安静下来,但白玉京能感觉到北原千秋并没有离去。只是不知为何又不开口说话了,过了足足几分钟才听到北原千秋说道:“道长,我是来告罪的。”

这话一出,白玉京不禁微微惊讶,他本来觉得北原千秋刚开始对他有些欺瞒那也是很正常的。毕竟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女在受到人追杀后,甚至重伤垂死,这般情况下有所保留也实数正常。

所以他也没指望北原千秋会将真相透露出来,但眼下看来北原千秋分明是要告知他一切了。

“你进来吧。”

门被推开了,北原千秋双手抱剑走了进来,淡淡月光也随着她照进了屋中。北原千秋看着神色淡然地白玉京,张了张嘴,想说又说不出口,只好跪倒在地:“我想请道长救救我父亲。”

“救你父亲?”白玉京连忙扶起了北原千秋,“你父亲在哪?”

“道长,你还记得明姬最初遇见道长时曾说明姬家父乃是六角家中人,但本姓北原名千秋。其实我生父是六角氏,但生父死后我被母亲带到了北原家。后来织田信长攻入甲贺,我家除了我和父亲被人所救,其他人都死了。”

“那人教我忍术,又强逼我嫁给八田家,我不愿意就逃了出来,后来就遇见了道长你……”北原千秋说到这儿停顿了下,“本来若是我逃出了日本,按老夫子的意思去了大明也就没有其他事情了,我父亲也不会被那人抓了起来。”

“道长你可知道为什么我们出了安芸国后八田氏的忍者就不见了吗?因为那个救我的人出现了,也就是我的师父,他赶走了那些八田氏的忍者。”

白玉京微微一怔:“我怎么不知道。”北原千秋和他几乎都在一起,若有人接触北原千秋,他不可能不清楚。

“是暗号,我们忍者之间独特的暗号。他以我父亲的生命威胁我,让我跟在你身边,等待他的命令。”

“跟在我身边?这什么意思,你师父是?”白玉京有些纳闷,貌似整个日本应该没有人认识他。

“我也不知道他让我跟在你身边做什么,到现在也没有收到他的命令。至于他是谁,我也不清楚,他常年戴一顶黑色的斗笠,只露出两只眼睛。唯一能肯定的是,他在甲贺忍者中威望很高,无论是八田氏还是北山九家,柏木三家都不敢轻易违背他的命令。”

“不过,等两天我们就到甲贺了,他肯定能发现我们。或许,他会再次给我下命令。”北原千秋说到这儿看向白玉京,双眸中泪光盈盈,“只是我父亲在他手上……”

“放心好了,你不说出来我还拿他没办法,若他真出现了你尽管告知我,他定然逃不出去。”白玉京安慰道:“到时候擒住了那人,你父亲不就安全了。”

北原千秋点了点头,那人再厉害也不可能有鹿岛剑圣厉害。若不是白玉京击败了鹿岛剑圣,她也不会全部透露出来。当然,也因为九鬼犬夜叉的突然出现让她感觉到不妙。

“你先下去吧。”

“嗯……”

白玉金等北原千秋走后看着窗外的明月微微露出一丝笑容,北原千秋肯定还有所隐瞒,但好歹也透露了一些事情。比如那个她口中的师父,这个人虽然隐藏在暗中,但似乎对他有所了解。

不然何以让北原千秋跟在他身边?莫非是哪一位故人?

若不是故人,那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杀了坂上樱子三人的凶手。

因为日本没有人认识白玉京,但坂上樱子三人却都认识白玉京。

而且他问过富士奉阳,坂上樱子等人死亡时间不会超过一个月。那说明什么,说明坂上樱子等人这三年来可能一直都被人囚禁,直到一个月前才被人带到富士山,找到飞龙洞抢走了蓬莱仙岛海图。

只是,这人是先知道蓬莱仙岛海图的消息,还是先囚禁了坂上樱子三人才知道蓬莱仙岛海图。

白玉京想不明白也就没再多想,还是接着以青木之气孕养心脏之火。自当初借着巨神人之躯看明白了清浊升降之理后,他便开始孕养五脏之气。因为青木之气的存在让他五脏五行之气不调,无法理清清浊,操控升降,必须五脏五气圆满如一才行。

五行相生,以青木之气为引,自然能孕养其他金水火土,只是稍微费些功夫,甚至中间会引起其他五脏六腑的不适应,得徐徐图之。

翌日,三人重返伊势湾,又经两日过了羽津城一路向西穿过铃鹿山终于抵达鲶江城。因为连年战乱,鲶江城守备森严,白玉京三人只是在城外逛了一圈并未直接入城,而是占据了城外铃鹿山中一座废弃的寺庙借宿。

“神保氏在城东有一座院子,还有十几位族人在此居住。”九鬼犬夜叉看了看天色,“我们现在就过去,刚好能赶在他们睡觉的时候。”

白玉京没有说话而是看了看北原千秋。

北原千秋摇了摇头:“那人还没有出现。”她看着白玉京和九鬼犬夜叉似乎就要走,不由道:“能不能带上我,鲶江城我熟悉。”

白玉京还没有说话,九鬼犬夜叉先开口道:“鲶江城把守森严,还是比较危险的。”北原千秋看向白玉京,白玉京摇了摇头。北原千秋只好低着头,任他二人离去。

白玉京和九鬼犬夜叉下了铃鹿山,走了才两里路,白玉京突然说道:“你先去鲶江城,我晚点过去。我没到之前,你不可动手。”说完又原路返回。

九鬼犬夜叉不禁一怔,看着白玉京返回的身影,想了想还是朝鲶江城而去。

破庙中的北原千秋借着淡淡月色看着庙外森冷的山林,心中莫名地不安。也不知过了多久,突然她发现面前多了一道长长的影子。刹那,她几乎要惊呼出声。

又连忙朝后跪倒在地:“明姬拜见师父!”

“你还记得我是你师父?”一道冰冷的声音仿佛撕破了北原千秋浑身厚厚的衣装,令她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颤!

“明姬怎么会忘了师父您……”

“那我让你给白玉京下的牵牛断肠散为何一直没有使用?”

北原千秋连忙重重磕头道:“师父您误会明姬了,明姬一直尝试着给他下毒。只是他每日防范得紧,明姬也找不到任何机会呀。”说到这,她鼓起勇气抬头看向那人。

黑衣长衫,唯见一双阴冷的眼睛。

“而且他已经开始怀疑明姬了……”

“什么?怀疑你……怎么会……”那人似乎也没有料到,“不好,我上当了!”双目中闪过一丝怨毒的神色,“明姬你敢背叛我!”

于此同时,在他身后也露出一道长长的影子,月色下一人抱剑独立。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