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蓬莱寻仙 > 江湖
第一百二十五章:死因未能解,生者何节哀。
作者:酒不离食  |  字数:3105  |  更新时间:2020-02-18 13:36:25 全文阅读

洞可藏洞,亦可藏人,而藏在洞中的三人当中其中一位不正是坂上英日思夜想数年不归的坂上樱子。

只是,她就那样静静地躺在地上,尽管神色安详,甚至还睁着双眼,但目光黯淡无华,身上并无一点气息,显然早已经神消魂灭。再看她周身凝结的薄薄冰霜,怕在此已经有好些时日。

白玉京看到坂上樱子的第一眼,就已经绝了在此找到蓬莱仙岛海图的心思。再看到坂上英那震惊而又心痛的神色,也瞬间明白坂上英确实不知道坂上樱子回来的信息。

在坂上樱子身后,还有两具尸体,赫然是锦衣卫十三太保中的朱天王和曹小金。

这三人都睁着双眼,似乎看见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又刹那间倒毙当场。但令人惊讶的是三人衣着整洁,没有任何破损之处,白玉京也仔细打量了三人尸身,也未发现有什么异常显目的伤口。

白玉京蹲下身子,伸手探开朱天王的眼皮,耳朵,竟然都与常人无异,没有任何溢血情况。因为若是中了那些狮子吼之类的音杀之术,或者日本这边阴阳师的幻术,血气上涌,五窍必然溢血。

那只有一个推断了,莫不是中毒了。

“坂上神官,贵神社可有擅长验尸之人?”

三人俱死,蓬莱仙岛海图定然是被那凶手夺走。

坂上英还沉浸在坂上樱子已死的悲伤之中,白玉京的话他仿佛没有听见一般,一言不发。白玉京不得不轻轻摇头,在那待他回过神来。世间之悲痛莫过于分别,而对于生死之别的二人来说更是如天上参商二星,从此永无再见之日。

他不禁想到姚明月,太玄经之弊端已显,他真能阻止此生死之别吗?

“我们神社没有,但是大宫城富士家的富士奉阳医术高明,无论是诊断活人还是死人都精通三分。”良久,坂上英抱起了坂上樱子。“这人现在就在城南花木斋中,我现在就可以带你过去。”

“好!”

时间不待人,白玉京一手提着朱天王一手提着曹小金,和坂上英出了飞龙洞就直奔大宫城。

大宫城城南,坂上英说的花木斋其实也就是一间不大的院子。富士家原本是大宫城之主,但近两年武田信玄发兵抢占骏河国,今川家一路溃败分崩离析,富士家也随之没落。若不是富士奉阳声名远播,怕这间花木斋都保留不住,只能和其他富士主家的人一样死的死,或迁移他处。

等白玉京和坂上英上门的时候,富士奉阳正在和一名浪人饮酒。

那浪人见了白玉京也是一愣,笑道:“富士殿,这位就是我刚才和你说起的天朝剑圣。”正是九野泉。“道长,你们这是?”

白玉京不得不感叹,九野泉不愧是鹿岛剑圣弟子,交友广阔。他还没开口,坂上英就连忙道:“富士殿,这次你一定要帮帮我,我想知道到底是谁杀了我的女儿!”

富士奉阳和九野泉看着双目有些泛红的坂上英,一时寒暄的话都噎回口中。

“坂上神官,你放心。”还是富士奉阳先开口了,他让坂上英将人放下,正准备瞧上一瞧的时候,白玉京说道:“不如先看看这二人,三人身上均无伤口,你且看看凶手是用的什么手段。”

富士奉阳点了点头。

他仔细打量了朱天王一番,又摸了摸其全身上下,顿时目露异色,说道:“我得看看他肚腹五脏。”说完,他径直抬起了朱天王,说道:“你们暂且喝酒,我去去就回。”

说完,就朝内院走去。

白玉京虽然有心去一观,但人家未有邀请他也不便,只好和九野泉一起坐下,唯有坂上英还看着坂上樱子渐渐失神。

“道长,你昨日说的柳家遗物可曾找着?”九野泉随口问道。

白玉京昨日去浅间神社擒下坂上英后,向坂上英透露此行目的时倒是没有避着九野泉和北原千秋。毕竟此二人大明官话娴熟,当时他还以为坂上英不会大明官话呢。

听九野泉问起,白玉京不由轻轻摇头:“怕是被这凶手寻了去。”

他这话一出,九野泉心中蓦然一动。

这些日子,随着距离鹿岛神宫的越来越近,他对师妹的思念也就越来越深。但是鹿岛神宫他如何还敢回去,他那位师父当日虽然饶他一命,但终究是将他逐出神宫去。

近来他一直在想这个问题,如何返回鹿岛神宫。

但想来想去都没想出个办法,因为只要有他那位师父在,他就没有可能再大步踏入鹿岛神宫,除非他不想活了。偶尔某个夜晚,他都会冒出个念头,师父若突然故去,他是不是可以重返神宫,甚至成为神宫之主?

当然,这个念头往往一闪而逝,没有人比他更了解他那位师父。虽然年过八十,但修炼有成,精气神圆满,周身不漏,纵然再活个二十年也不是什么难事。

怎么可能会突然寿终正寝?

九野泉心思紊乱之时,那富士奉阳突然从内院走了出来,浑身略显狼狈,宽大的衣袖上还沾着点点血迹。

“可是那不死原七郎下的手?”坂上英突然说道。

不死原七郎?白玉京看了看坂上英,又看向九野泉。还未等九野泉和白玉京说一说这不死原七郎,就听富士奉阳说道:“虽然不死原七郎的鬼母销魂散能令人在无声无息中死亡,但我刚才看了那人的五脏六腑都无异样,应该不是死于剧毒。”

“那可曾发现什么伤口?”白玉京问道,居然不是中毒而死的,那只有可能是外力所致。

富士奉阳摇了摇头,说道:“奇怪的也就在此处,这人浑身上下一个超过针孔般大小的伤口都无,甚至骨骼完好,经脉正常,既不是死于中毒,也无外力侵害。”

“据我所知,纵然是饥寒而死也不是这般情形……”

“会不会是那些阴阳师下的手段?”白玉京虽然明白阴阳师只会以幻术逆乱气血令人猝死,但保不齐这日本的阴阳师还有其他诡异手段。

富士奉阳听他这么一问,不禁要大笑一声,又看到失神的坂上英,连忙说道:“阴阳师的手段坂上神官比我清楚,若真是阴阳师下的手他肯定知道是谁。”

坂上英这才回过神来点了点头。

“会不会是一些特殊的武功?”突然,九野泉开口说道。

“特殊的武功……你这么一说我想起来了。”富士奉阳一拍大腿:“甲贺忍者五十三家中神保氏有一门上古法门号称死神之瞳,如死神所视,见者则亡。据说这门瞳术能勾走人的三魂七魄,中了死神之瞳的人身上都无一丁点伤口,却往往瞬间毙命。”

“不过,几百年来都未听说过神保氏有谁练就了死神之瞳,甚至一直被人当成无稽之谈。更不要说,七年前六角氏之乱,神保氏也随之分崩离析,族人几乎不存。”富士奉阳说到这长叹一口气:“但除了这门死神之瞳,我倒是没听说世上有何等稀奇功法能令人如此死亡。”

“九野殿,你久随剑圣殿下,世上功法定然比我了解更甚。”富士奉阳看着似乎有些欲言又止的九野泉说道。

九野泉迟疑了一下,缓缓道:“神保氏家的死神之瞳我也曾听家师提起过,确实有此功法,据说百年前的神保氏家就出现过修炼这门死神之瞳的高手。只是好像功法出了什么意外,修炼成功后短短三月即亡。如今的神保氏家还有没有人修炼这门武功那真是无人知晓,不过近年来也未听闻神保氏有何等厉害人物。”

说到这儿他停顿了下,神色略有犹豫。

这时候在场的人都看出来他似乎有什么话不好讲,坂上英不由道:“九野殿,你是不是知道谁杀了我女儿?”

九野泉顿时摆手道:“坂上神官何出此言?只是这世上除了神保氏家的死神之瞳能做到不伤人肉身的情况下杀死人,还有一门武功也能做到这一点。”

“什么武功?”另外三人无不惊奇,白玉京原本听闻死神之瞳就颇有些兴趣,现在听九野泉说世上还有一门这般神奇的武功,不由开口问道。

九野泉没有立即回答,反而突然朝东边跪倒在地,又行了五体投拜大礼。坂上英和富士奉阳见此,若有所思,这往东五百里不正是鹿岛神宫所在。

他行了大礼之后才起身道:“本该为长者隐,只是坂上神官痛失爱女,我也不得不说,以免日后引起什么误会。家师创有一门绝学号称‘秘剑’,能斩人魂魄,诛人精气神。十年前木兽谷的万岁老人曾上门挑战家师,家师一记秘剑就令其当场死亡,后发告说其寿终正寝。”

“当然,家师不可能是凶手,他久不出神宫,更何况此三人也无须他以‘秘剑’制敌。”

他的话说完,坂上英和富士奉阳一阵沉默。

九野泉的师父冢原卜传在日本谁人不知谁人不晓,鹿岛神宫之主,几百年来第一位公认的剑圣。甚至六年前被幕府将军足利义辉授予“天下第一剑圣”称号的上泉信纲也曾跟随他修行一段时日,深受指点。

这等人物怎么可能偷偷摸摸来到富士山做出如此事来?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