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蓬莱寻仙 > 江湖
第一百二十四章:富士山中客,飞龙洞里藏。
作者:酒不离食  |  字数:3095  |  更新时间:2020-02-18 13:36:16 全文阅读

甲斐国。

位于富士山西北的下山城治所中,一排手持铁炮的卫兵正面对着一名头戴筋兜的武士发起了进攻。在一侧,不到三十岁的穴山信君和几位家臣正举目观望。

只听得“啪啪”数十声铁炮的声音,青烟袅袅中,也不知那名武士有没有被铁炮打中。

穴山信君等人没看清楚,但那些手持铁炮的卫兵都纷纷跪倒在地。他们都清楚地看见,那武士在千钧一发之际,袖中突然迸发出一道亮目的白光。那白光倏忽间如孔雀开屏一般,瞬间将所有铁炮发出的铅弹都一一打落,无一例外。

“好!不愧是‘天下第一’剑圣的弟子。互友,你这一手快剑神乎其技呀!”

穴山信君看着眼前这一幕大声称赞,那武士正准备谦虚两句,就见门外匆匆跑进来一位卫兵,恭声道:“殿下,浅间神社的坂上神官来了。”

“这个时候他来做什么?”穴山信君正疑惑时,就见一名穿着宽大衣袍的年轻男子走了进来,方进来就朝穴山信君施了一礼,恭声道:“还请殿下救救我父亲。”

“你父亲怎么了?”穴山信君更疑惑了。

“我父亲他被一群人带走了,如今也只有殿下您能帮上忙了!”

穴山信君听了,眼神不禁一眯。主公虽然抢占了骏河国,但形势并不安稳,毕竟今川家在此深耕数百年。浅间神社在骏河国的名声还是很响亮的,若能收为己用,说不定可以借其安定人心。

正准备开口答应,就听那施展快剑打落铁炮枪子的武士开口道:“坂上神官,你说有一群人带走了你父亲,莫不是最近从伊势湾渡海而来的天朝剑圣?”

那年轻神官神色微微一变,迎着那武士如火如炬般的目光显得有些不太自然。只好缓缓说道:“原来龙宫君已经知道了,正是那位天朝剑圣。”

“天朝剑圣?”穴山信君看向那武士:“互友,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龙宫互友连忙说道:“殿下,这位天朝剑圣可不简单,搭救坂上神官之事还得从长计议!”

说完朝那年轻神官看了一眼,穴山信君顿时意会,说道:“神官远道而来,定然十分劳累,不如先行下去休息。”

年轻神官听他这么一说不由急了:“殿下,只要您愿意帮忙救回家父,神社定然感激不尽!”

“坂上神官,你放心,如今骏河国皆是我主公领地,我不会放任不管的。”穴山信君说完,就吩咐一名仆从将年轻神官带了下去。这才朝龙宫互友说道:“那天朝剑圣是何人?”

“这天朝剑圣乃是一名绝顶的剑客,他自明朝渡海而来,一路挫败无数剑豪,无一败绩。甚至三好家的三好上音曾组织千百兵众都未能胜过此人反而被其取走项上首级。殿下,你可千万不要为了那坂上英而恶了此人,这等剑客怕是非人能敌。”龙宫互友说道。

穴山信君不禁深皱眉头,他原本想着借此收服浅间神社,但若真如龙宫互友所说,那天朝剑圣似乎并不好惹。

龙宫互友看着一脸纠结的穴山信君,心中想着一定要让殿下放弃帮助浅间神社的心思。毕竟,其他人不清楚一位剑圣的实力,他还能不清楚。就以他的身手而言,如果真豁出去都有一定把握能刺杀一位大名。

但他在师父上泉信纲面前,怕是想要逃命都很难。在剑圣这等高手面前千百兵众只若等闲,殿下纵然有他们保护,也怕无法安然周全。

“互友,如你所说,这位剑圣确实不好招惹。”穴山信君叹了口气,“不过,坂上英还是需要搭救的。”

“殿下……”龙宫互友还欲劝说,但见穴山信君这般神情,也只好道:“若能请出我师父,那天朝剑圣也不是不能应对。”穴山信君反而摇了摇头,笑道:“互友,救肯定是要救的,但并不是说我们一定要恶了那位天朝剑圣。想那位天朝剑圣远道而来,不可能只是为了擒拿坂上英,他们之间又有什么恩怨?”

说到这,穴山信君看向龙宫互友:“所以,这就需要你去打听打听。不如你和坂上神官一起回神社,这样也能给那位神官一个交代。到时候,如何搭救坂上英你尽可自行决断,或许不仅不会恶了那位剑圣,还能交好那位剑圣。”

龙宫互友听到这儿眼神不由一亮,若能为殿下结交这么一位剑圣,那就是化不幸为大幸了!不由恭声道:“互友定不负殿下所托,我这就去找坂上神官。”

正准备出去时,穴山信君突然唤住了他:“等等,互友,你师父上泉殿他现在可是在京都?我待会手书一封,你托人给他送去。凡事还是得做两手准备……”

……

富士山,远远望去就像一把倒悬的玉扇,山顶一片洁白,被皑皑冰雪覆盖。而山下却是郁郁葱葱,纵然已经入秋,依然翠色连绵,古木挺拔。白玉京和坂上英二人一前一后,朝富士山而去。

坂上英年约五十,看起来精神不是很好。但是一身宽大的雪白长袍整理得很是干净,袖口几朵樱花刺绣异常醒目。他所侍奉的尊神正是樱花之神木花开耶姬。

说起来,被白玉京从神社中擒下,他并不慌张。毕竟,生死有命,他好歹已经活了五十多个年头。神社也早就交予亲子打理,他还有什么放不下的。而今死亡对于他不过是一种归宿,能更好的亲近他侍奉的尊神。

只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白玉京竟然带来了他女儿坂上樱子的消息。

“樱子她三年前就回了日本,这……这怎么可能?她,她怎么不回来看看……”坂上英百思不得其解。这段时间,白玉京把柳鸣生和坂上樱子在大明的事情都一一说了。只是将蓬莱仙岛海图说成了柳家的一件遗物,他正是为此遗物而来。

“我早就劝过樱子,那柳生一鸣是个祸事!”坂上英心中暗恨,早知道休丰法师死于他手时,他就不该放纵樱子去寻他。为此他考虑到外面战乱,还特意让神社中武功最好的宫行陪同她一起。

原本以为柳生一鸣只会躲在哪个国中,哪里会想到柳生一鸣竟然去了大明,更没有料到樱子竟然不管不顾也跟去了大明!

怪不得一去多年都杳无音信!

只是看这大明道人神色似乎没有骗他的道理,樱子若是三年前就已经回国,怎么会不来见他。

白玉京倒是没有想这么多,大明到日本旅途本就艰难,或许坂上樱子等人都葬身大海也有可能。毕竟,若坂上樱子得了蓬莱仙岛海图早该返回大明去搭救金银儿,怎么会三年没有一点音信。

所以在来的路上他就想到这个情况,坂上樱子等人或许根本未能抵达日本,那柳鸣生遗留的蓬莱仙岛海图定然还在富士山中。

“坂上神官,你这一路前行似乎不像是上山,莫非那飞龙洞不在山上而在山麓不成。”白玉京问道,所幸此人也会大明官话,不然还得将北原千秋唤来,徒增麻烦。

这次寻找蓬莱仙岛海图事关重大,白玉京便将九野泉等人留在了距此不远的大宫城。而飞龙洞正是金银儿告知柳鸣生藏匿蓬莱仙岛海图的地方。

“阁下有所不知,富士山山麓多有奇洞,千姿百态,有的内孕火浆,有的凝结冰箱。而飞龙洞就在南山山麓,其中异常冰寒,冰柱高悬如飞龙而得名,此去大约还有二十余里。”坂上英看了看天色,正日上三竿:“午时应该能到。”

白玉京点了点头,便不再开口,二人各有所思,一路沉默,很快就来到一座山洞前。山洞清幽,丝丝寒意四泄。

“这便是那飞龙洞了!”坂上英说完便领着白玉京走了进去,才入洞中,寒意更盛。洞中道路窄小,又多有悬冰垂挂,兼则光线不好,若不是白玉京和坂上英都是修炼有成的江湖中人,等闲人踏入其中怕是无法行走。

只见洞中悬冰如那钟石乳一般,皆奇形怪状。山洞曲折,忽上忽下,大约走了百余丈远,突然豁然宽敞起来。那洞顶高悬的冰柱蜿蜒如飞龙盘旋,气象惊人,令人惊叹。

“这已经是到最深处了。”坂上英说道。

白玉京目光熠熠,四处打量。这儿一片空荡,唯有几处硕大磐石,但都遭冰霜冻住,光秃秃地根本不足以藏物。坂上英也看了看四周,说道:“此洞甚少有人来往,那柳鸣一生若真有藏物怕只在……”

话说到此处,他俨然看向上方。

话还没有说完,只见白玉京一跃而起,已直上三丈之高,稳稳落到那高悬的冰柱之上。坂上英见此,也不由施展轻功,紧随其后。

二人一到冰柱之上,整个洞中尽收眼底。蓦然,二人目光都注目在西南上方。

“这儿竟然还有一洞!”坂上英惊讶道。

但白玉京却是瞬间看出来了,这洞根本是人力掘出,脚尖一点,便稳稳落入那洞中。入得此洞,白玉京才浑身一颤。坂上英见白玉京进得洞口,愕然不动不由也跃了上来。

这才进洞,张目望去,一时老泪纵横!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