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蓬莱寻仙 > 江湖
第一百一十八章:寺中无大佛,人世有真仙。
作者:酒不离食  |  字数:3085  |  更新时间:2020-02-18 13:34:41 全文阅读

又是一场雷雨,乌云笼罩整片天空。一道道闪电在云层中张牙舞爪,豆大的雨点落在屋瓦上噼里啪啦作响。八田真看着满身泥污很是狼狈的几名手下,心中如屋外的雨一般,乱如麻。

白石五兵卫死了!

他这群手下中最厉害的一名忍者,曾经为了刺杀伊贺的一名武士埋伏在地下三天三夜,不吃不喝不眠不睡。

“那明国的年轻人真的如此厉害?”

“大人,柴崎庙泾带着三百僧兵都被他一人击溃……”这名忍者的话还没有说完,八田真就打断了他的话:“好了,我知道了。”他先前也亲眼见到了那些溃逃的僧兵。

明姬公主有那明国的年轻人保护,凭他们几位忍者怕是没办法刺杀。

不过,他想到柴崎庙泾为了那虚无缥缈的五峰宝藏,竟然亲率三百僧兵下山。心中一阵冷笑,明国有句老话:三人言虎。或许,还能借此再去寻些帮手!

……

安艺国佐伯郡郊外。

“这是第几波了?”

白玉京看着前方尘土飞扬,数匹棕色的高头大马飞驰而来。

“算上那群僧兵,已经是第四波了。”

若是以前,北原千秋见到这些纵马奔腾的武士,多会寻个地方躲一躲。但自从那日亲眼所见,白玉京一人大破上百僧兵,就再也无所畏惧。

而这几日路上遇见的那些拦路之人,甚至都不用白玉京动手,九野泉就已经送他们上路。

“可是疾风剑豪殿下!”

一行三名武士带着数十名兵卒将白玉京三人团团围住,烈马长嘶,喷吐着热气。那为首之人身高虽不过四五尺,看起来似个稚童,但一开口声音极其苍老。

九野泉微微抬头,看着那人哈哈笑道:“我道是谁,原来是大和国的七匹狼。佐佐一助,听说你们被柳生殿赶出了大和,没想到竟然躲到安芸国来了。”

这几人正是昔年闻名大和国的浪人武士,号称大和七郎君。曾经风光一时,最有名的战绩就是曾联手击败了长风剑豪百里长风。可惜十五年前,遇上了柳生家的剑道天才柳生宗严。柳生宗严当时也不过二十七岁,却单人独剑将这七人打得抱头鼠窜。

自此,大和七郎君远走他国,再无一点消息。现在想来是投靠了毛利家,不然也不会在此拦住白玉京三人。

被柳生宗严一人击败的事情可谓是佐佐一助心中最羞愧的事情,要不然他也不会隐姓埋名在这安芸国当了武士。想他们七兄弟当年是何等的逍遥快意,却被那乳臭未干的柳生宗严杀的大败,七人死了五人,只有他和老幺逃了出来。

此时九野泉旧事重提,他那一双细小的双眼中不禁闪过一丝凶光。佐佐一助还能忍耐不发作,但他身旁的老幺酒井秀却是不能忍,大吼一声,腰间太刀拔出,从马上一跃而起,朝着九野泉当头砍下!

“小心!”

佐佐一助的声音才脱口而出,酒井秀只觉九野泉身影一晃,竟然消失在他眼帘之中。紧接着就觉得持刀的右手腕一疼,再也持拿不住太刀,“当”得一声落到地上。

九野泉的速度太快了。

佐佐一助和另外一名骑在马背上的武士同是大喝一声,两道绚丽的刀光倏忽而起。一左一右,分别攻向九野泉上三路和下三路。

此时,九野泉若要杀了酒井秀,怕也难逃这两人的杀招。

白玉京只是看了一眼,就知这三人不是九野泉的对手。这几日来寻衅的人多认为他们拥有五峰船主的藏宝图,他不仅不反驳,还一口承认。本就是希望能遇到一些日本的绝世高手,好通过与他们的交手从中受益。

但显然,他高估了日本武林。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些为了藏宝图而来的人却连九野泉那一关都过不了,他哪有什么兴趣出手。

“这附近有没有神社或者寺庙?”

九野泉与佐佐一助等人的打斗白玉京也没有多看,朝北原千秋问道。

北原千秋只知道这儿属于安艺国,哪里知道什么神社和寺庙,只好摇了摇头。心中倒是生出一丝好奇,不知道白玉京为何要寻神社和寺庙。

“道长打听神社和寺庙莫非是想去拜访一二。”这时,佐佐一助等人已经被九野泉杀的溃败。“以前安艺国的严岛神社倒是挺出名,道长若有意可以去走一走。”

白玉京一听,顿时来了兴趣:“那里可有你师父那般的高人?”

这几日,白玉京也听九野泉几次提起他师父剑圣冢原卜传。拿九野泉的话来说,整个日本,也就他的师父冢原卜传最厉害。白玉京被他几次三番说得也颇为心动,心道等去富士山时可以顺道拜访冢原卜传,见一见这位日本第一剑圣!

“原来道长是想看一看人,而不是景。”九野泉心中一动,听白玉京提起他师父,不由笑道:“放眼整个日本也无人能与我师父媲美,更别说严岛神社,已沉沦近百年,也就是毛利家十多年来的经营才使其恢复了一些昔年气象。只是得让道长失望,严岛神社的人莫说比不上我师父,就算刚才佐佐一助那般的人物都没几个。”

“这样呀?”白玉京微微失望。

“不过,据我所知,安艺国还真有那么一位高人。”九野泉眼中流露出一丝回忆的神色:“我记得我师父说过,他曾在佛通寺遇见过一位绝顶剑客。当时他们二人共交手了一百八十三招,我师父总算技高一筹,一剑削去了那人的左眉。”

说到这,九野泉又加了一句:“我师父那时已经剑道大成,等闲剑豪都在他手上过不了三招。这人能与他势均力敌,过招上百,足见是世外高人。”

第二天的黄昏,白玉京三人见到了九野泉所说的高人。

这是个上了年纪的老僧人,身形枯瘦如柴,穿着宽大的衣袍。看起来其貌不扬,甚至有些怪异,因为他脸上只有一条眉毛。

此时,除了白玉京三人外,还有数名身穿胴丸的武士随从正护卫着一名梳着月代头身穿肩衣和袴的武家殿下走来。那武家殿下看起来十分年轻,应该也就十七八岁左右,面红齿白,长相俊秀。

那些武士随从将白玉京三人驱赶到一旁,正准备进入寺庙时,老僧突然迎了上来。

“你们是来礼佛的?”

那武家殿下停住脚步,正要作答,那老僧突然破口大骂:“滚滚滚……都快滚……真要礼佛,来寺庙作甚。天大地大佛最大,这寺庙哪里能容下……都是泥土捏成,涂了一层金粉……”

顿时,一旁跟随那武家殿下的护卫个个怒眉横眼。

不远处年纪尚轻,皮肤黝黑的知客僧见了一阵头大,连忙叫道:“一眉和尚又犯疯了,快叫师叔来。”又朝那位年轻殿下说道:“这位殿下里面请!这一眉和尚老毛病了,殿下不用搭理他。”

“谁疯了?你们这群凡夫俗子。佛在人间看不见,偏偏尊崇一堆烂木头。”老僧怒道。

那年轻殿下见此似乎来了兴趣,笑道:“你说佛在人间,又在哪儿?”

老僧一副不屑地看了那年轻殿下一眼,摇摇头说道:“你注定看不见。”又看向白玉京三人,目光从九野泉身上转向白玉京时眼神一亮:“你看见佛了吗?”

白玉京转头看向北原千秋,北原千秋连忙将老僧的话翻译成大明官话说给白玉京听。白玉京听了,顿时朝老僧一笑,施礼道:“大师即是人间的佛,贫道白玉京见过大师。”

此时此刻,在白玉京眼中,这位老僧倒是有几分似曾相识的感觉,他记得第一次见到少林方丈时也是这般模样。

身如木石,虽枯朽却不动不摇;衣似虚空,任宽大自不塞不碍。

这不是人间的佛,又有何人敢称佛?

“你是大明人?果然是生有慧眼,不如入我佛门。”老僧听了,唯一的一条右眉微微颤动,这人竟然也通晓大明官话。不得不说,这年代大明国享誉四周,无论是日本朝鲜等国都奉大明为宗主上国,不敢轻慢。

而愿意学习大明官话的他国之人更是数不胜数。

就如那位年轻殿下从小也有人教导其大明官话,学习大明文章,听了老僧和白玉京的对话不禁来了兴趣,静静地在一旁看着,也不插话。

“大师欲度我入佛门?”白玉京哈哈大笑,他也不恼不怒,大然道:“昔年太上西出化胡为佛,若贫道今日弃道从佛岂不为后人所笑。不过,虽然佛道不同流,但日渐趋于一家。大师若有意,贫道也不是不能弃道从佛,不如赌上一局?”

他一边说着,身上的气息也在悄然变幻。旁人多没有觉察到白玉京有什么变化,但老僧的神色却是微微一变。

因为在老僧看来,白玉京的气息突然变得杳杳冥冥,周身隐隐升腾起八道奇景。苍茫如天,广袤如地,迅疾如风,奔腾如雷,婉约如水,暴烈如火,巍峨如山,浩渺如泽。

天地风雷,水火山泽。

八种决然不同的气息交织在一起,彷如一片全新的世界。

若说老僧是人间的佛,那白玉京无疑是陆地真仙!

酒不离食
作者的话

荒废月余,没落得什么存稿,反而越颓废。看来还是一步一步走,一天一天写为妙。人呀,终究得学学葵花,哪管人间风雨甚,扭头含笑向阳开。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