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蓬莱寻仙 > 江湖
第一百一十五章:剑豪名九野,公主唤千秋。
作者:酒不离食  |  字数:3192  |  更新时间:2020-02-18 13:33:47 全文阅读

“看清楚了?”岩井细柳低声道。

“大人,那头戴市女笠的肯定是明姬公主,只是……”亚久津春山迟疑了下,不知该讲不该讲。

岩井细柳瞪了他一眼:“只是什么,八田大人的话你们都没有听见吗?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如果我们带不回明姬公主,回去就是和吉田一样的下场。”

众忍者一阵心悸,想着吉田头上钉着的十字钉,都纷纷点头称是。

亚久津春山连忙躬身道:“大人,明姬公主身边有一人似乎是疾风剑豪九野泉。”

“什么?”

岩井细柳惊呼一声:“你确定你没有看错?真是疾风剑豪?”其他三名忍者也都齐齐望向亚久津春山,神色既惊讶又惊惧。

“大人,我这双眼睛你还信不过吗?当初在京都,疾风剑豪九野泉与狂浪剑豪幸村加三一战,我刚好在旁边围观。幸村加三才接了九野泉三剑,就被其一剑斩断了右手,不愧是剑圣冢原卜传的大弟子。刚才那人虽然看起来有些落魄,但肯定是疾风剑豪九野泉……”

亚久津春山说到在这儿,看向岩井细柳,缓缓道:“大人,我们这几个人根本不是疾风剑豪九野泉的对手,柳田君他们三人怕就是死在疾风剑豪九野泉剑下。”

岩井细柳深深吸了一口气,看着面面相觑的众人,摇了摇头说道:“疾风剑豪九野泉已经被剑圣冢原卜传逐出了神社,他再厉害他也只有一人,我身上还带有两支蛰龙香。田中茨你去远远跟着他们,看他们晚上在哪儿歇脚。”

一名身材瘦小的忍者身影一闪,没入路边大树的阴影中消失不见。

等田中茨走后,岩井细柳想了想,看向亚久津春山,说道:“你去禀告八田大人,明姬公主有疾风剑豪九野泉守护。若明日清晨我还没有回来的话,请他告知我的父亲,岩井细柳作为他的儿子没有贪生怕死。”

亚久津春山微微一怔,看着岩井细柳,不禁悲从心起:“大人……”

“去吧!”岩井细柳一挥手,亚久津春山这才别过身去。岩井细柳看着他离去,喃喃道:“一切都是为了八田家。”他又转过头看向剩下的那两名忍者,说道:“赤坂,岸谷,今天晚上就是我们为八田家奉献一切的时候。”

……

“两年前,尾张国大名(国王)织田信长扶持足利义昭为幕府将军。谁也想不到的是,他半月个就成功上洛。而我们六角家也被迫从离开了近江国,逃到了甲贺一带。甲贺五十三家中的八田家欲要以下克上,他们杀死了六角家的少主,又强逼我嫁给八田金谷。幸好老夫子提前通风报信,我们在义兄松山武的帮助下逃出了甲贺……”

“可惜八田家还是不愿意放过我们,在逃亡路上老夫子为了救我而死。所以明姬答应老夫子,将他的遗物带回大明。义兄便护送我一路逃到了此处,本想一起逃到大明。但是,义兄他还是死了,我也身受重伤。若不是遇见道长和九野君,明姬怕已经是一具尸体,被人抬回八田家……”

白玉京对于北原千秋这些说辞是真是假也不在意,他只需要有人带他去富士山就好。

九野泉倒是有些感慨:“说起织田信长,我二十年多前和师父游历时经过尾张国还听说过他的名头,人人都说他是尾张国的大傻子。不想昔日的大傻子已经占据了京都,上挟天皇幕府将军,下制诸国大名,天下布武,真乃大英雄也!”

白玉京听他这么说,突然就想到了三国的曹操,挟天子以令诸侯,不禁笑道:“看来这位织田信长算是贵国最厉害的大名了。”

九野泉淡笑一声:“那倒是未必,甲斐国的武田信玄,越后国的上衫谦信,甚至此地的毛利家都势力庞大,织田信长目前只是占据大义而已。不过,若说有谁能一统日本,我认为织田信长是最有可能的那位大名。”

“九野君,大义已不在织田信长。上月幕府将军足利义昭就联合越前的朝仓家、北近江浅井家等联合进攻织田信长。”北原千秋突然开口说道。

九野泉哈哈一笑:“也是,公家难作为,武家主天下。父子成仇,仆从作乱,如今世上哪有什么大义不大义。哎,只盼有人能结束这等乱世。”

白玉京本来就不喜朝政,又不是日本人,不了解日本现状,所以对于九野泉和明姬说的这些都不是很关心。他看了看天色,已经日落西山,笑道:“今夜又得在外面留宿。”

日本给白玉京的第一感觉就是这地方山特别多,到处都是大大小小的山,农耕之地极其稀少。三人出了肥前国,走了大半天本想着去城里歇息,竟然赶上了大友家与龙造寺家交战,不得不继续往前走。

可谓是山一程水一程,此时天一黑,好歹也让三人找到了一间破寺庙可以容身。

寺庙早就破败的不成样,四面漏风,听九野泉说庙中僧人不是被抓去当了兵卒,就是投奔其他国的一向宗了。目前整个日本,一向宗势力极其庞大,不亚于任何一国,拥有上万武僧。

而白玉京听九野泉说起一向宗的僧人荤素不戒,甚至还可以娶妻生子,只要口颂“南无阿弥陀佛”即可消减罪孽,立地成佛。不由为之惊骇不已,若大明和尚皆如此,哪有出家人愿意当道士。

怪不得道门无法在日本立足,白玉京心中暗道。

是夜,月色皎洁。值四更天,人最困乏之时,庙外来了几位不速之客。

白玉京第一时间就感觉到了外面的异样,而在他不远处的九野泉也瞬间睁开了双眼。只有北原千秋似乎还在沉睡,半弓着身子,月色下神色一片安详。

她确实有好久没有睡过这等安稳的觉了。

九野泉没有立即站起身来,而是偷看了白玉京一眼。看着白玉京盘膝而坐,脸上神色不悲不喜。不知为何,九野泉突然想到了他那位年迈的师父。师父近些年也不喜欢躺着睡觉,反而喜欢像白玉京这般坐着,说是养神。

忽然,一阵白烟被清风吹了进来。在皎洁的月色下,如雾如尘。

九野泉顿知不妙,连忙屏住呼吸,一个鲤鱼打滚就滚到了破庙的一角。又见他鱼跃龙门般,通过破败的门窗飞了出去。

庙外,岩井细柳才吩咐赤坂延秀和岸谷四郎点燃了蛰龙香,心中猛然悸动。只见一道人影突然从庙中窜了出来,顿时惊呼:“不好!”双手一张一伸,飞出数只十字钉。

“嗖嗖……”

如天女散花一般笼罩那道人影。

九野泉似乎早就料到庙外有埋伏,腰间太刀“当”得一声出鞘。他是鹿岛神宫剑圣冢原卜传的大弟子,人称疾风剑豪。其刀法就如疾风一般,又得到冢原卜传的真传,与人对敌,讲究一招毙命。

是以,刀法之快足以令江湖群雄侧目。

而正如人所言: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这一句话用来形容日本剑客最恰当不过,他们的剑术从来没有什么过多的花招。只讲究快准狠,甚至放弃防守,以攻对攻。昔日柳鸣生的剑法亦是如此,每一剑都直来直去,任它空门大露。但往往你还未抓住他的空门,他的剑已经到了你的身前。

九野泉出手虽然比不上柳鸣生,但也非同小可,不比大明江湖一流高手差。甚至,江湖一流高手若稍微不注意,怕就得命陨九野泉刀下!

因为他拔刀出刀的速度确实太快了!

就如此时,七八点十字钉才出现在九野泉眼帘,九野泉的刀就一连划出数道弧线。刀光顿如月光,洒得漫天遍地都亮晶晶一片。

而岩井细柳也只出了这一招,他袖中的短匕都还没来得及拿出来,就见一道亮白的刀光。下一刻眼前一黑,什么都不知道了。赤坂延秀和岸谷四郎见此都大喝一声,手中各持一把短刃朝九野泉冲去。

在他们身后的田中茨,身影一闪,也消失在阴影之中。

赤坂延秀冲在前面,他准备冲到九野泉面前时突然看了岸谷四郎一眼。岸谷四郎顿时明白了他的意思,眼中闪过一丝伤感。

“哗——”

九野泉的刀再次挥出,赤坂延秀就如飞蛾扑火一般不惧生死扑上了刀光。

而岸谷四郎却是朝地上一蹲,竟然消失在九野泉的视线当中。就在九野泉一刀斩杀赤坂延秀时,岸谷四郎突然出现在他身后。

“土遁术?”

九野泉身子往前一扑,手中太刀却折了回来,如旋转的月牙。

而先前消失在阴影中的田中茨却是突然出现在破庙中,猛地手持短刃扑向了沉睡中的北原千秋。看他那神情,显然只想要北原千秋的命,哪里像是北原千秋所说的八田家逼迫她嫁给八田金谷。

只是那把短刃并没有刺中明姬,田中茨只觉手腕一紧,再接着整个人都轻飘飘的,如履云端。

耳畔风声呼啸,等回过神来时才发现竟然又回到了庙外。

而岸谷四郎此时已经身首异处,九野泉那双冰冷的眸子正盯着他,田中茨顿觉如坠冰窟。

“不……”

田中茨惊呼一声,又朝阴影之处闪去。他的速度虽快,却快不过九野泉的刀。

御笠郡,八田真听完亚久津春山的汇报,双眉都纠结在一起,久久没有说话。

“若那人真是疾风剑豪,岩井是回不来了。”他看了看天色:“我们连夜就走,去长门国。”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