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蓬莱寻仙 > 江湖
第一百一十四章:双瞳思旧客,九野醉新丰。
作者:酒不离食  |  字数:2897  |  更新时间:2020-02-18 13:33:35 全文阅读

昔人画龙不点睛,恐其飞走。

而眼前这位少女闭眼时,看起来不过几分清秀。但始一睁眼,就如画中龙得以点睛一般,整个人变得灵动起来。原先算不上特别精致的五官都恰到好处,怎么看都与心中所思所想的人有几分相似。

九野泉看到的是小师妹,而白玉京看到的是姚明月。

小师妹的眼睛如秋水剪瞳,纯净无暇。而姚明月的眼睛,仿佛天生含笑,皎皎如明月。两人明明看见的是同一个人,同一双眼睛,但感觉上却决然不同,心中又都有那么一丝欣喜。

“你们救了我?”

少女说的是日本话,不过白玉京还是听懂了。这三月来,他虽然还不会说,但一些简单的日本话他还是能听懂。

只听九野泉叽里呱啦说了一堆,那少女突然朝白玉京拜谢道:“明姬谢过道长。”

这少女竟然也会说大明官话,少女似乎看出了白玉京眼中疑惑,连忙道:“昔日明姬家中有位家老本是大明举人,所以明姬从小就会大明官话。”

白玉京点了点头,九野泉倒是多看了少女一眼。举人在大明也是有功名在身的,这等人物基本不可能流落他乡异国,在日本相当少见。一般也多被日本公家的人收留,这少女显然有些来头。

少女见九野泉看向她,朝他笑了笑,道:“九野君,明姬本姓北原,名千秋,家父曾是六角家中人。”

九野泉“哦”了一声,六角家前年好像被织田信长赶到了甲贺。这北原千秋若真是六角家的人,怎么会被甲贺忍者追杀?九野泉心中虽然有着疑虑,却没有说出口。

“这兔子都烤熟了,先吃些东西吧。”白玉京笑道,撕了一块烤熟的兔肉递给北原千秋。北原千秋连忙躬身谢过,一双眸子暗暗打量着白玉京。

她从小就学各种忍术,原本以为这下死定了,没想到竟然被人短时间内救好了。心中之惊讶较之九野泉更甚几分,只是从小学会隐忍,有百般心思也不轻易表露。

在她看来,白玉京似乎很年轻,这样年轻的人竟然有起死回生的本事?不禁想到老夫子曾经当故事说起过大明的山中仙人,修炼长生不老之术,能返老还童。

这位道长莫非是一位老仙人?

九野泉心中却是五味杂陈,北原千秋让他想到鹿岛神社中的小师妹。只是,一切都回不去了,他若是敢再回到鹿岛神社,就算师父不杀他,那些师兄弟们也会杀他。

正感伤时,一阵酒香传来。

白玉京拧开了酒葫芦嘴,刚喝了一口,就见九野泉望着他手中的酒葫芦,不由笑了:“九野君也好酒?”

“以前在神社的时候会喝些清酒。”九野泉苦笑一声。

“九野君是神社中人?不知侍奉的是哪位天神?”一旁北原千秋听九野泉说起神社,似乎来了兴趣。

白玉京将酒葫芦抛给九野泉,笑道:“尝尝贫道从大明带来的新丰酒。”

“我以前是在神社,不过现在只是一名浪人了。”九野泉说完,猛地灌了一大口酒。那酒水入嘴时清凉可口,但入肚后顿觉从胸口到喉咙都升腾起一道烈焰般,滚烫滚烫的。又值暑气未消,瞬间满头都是热汗。

他连忙将酒葫芦还给白玉京,张了张嘴,吐出一口浓浓酒气:“好烈的酒。”原本黝黑的脸庞也生起一团红晕。

“是贫道疏忽了,此酒极烈,忘了提醒下九野君。”白玉京微微有些歉意。

“道长客气了,我……我……只是……”九野君话说得结结巴巴,从未喝过如此烈酒的他尽管武功高强,也耐不住酒意上头。话好没有说完,就迷迷糊糊醉倒在地。

这让北原千秋一阵惊愕,她吃惊地看着白玉京。

白玉京感觉到北原千秋神色有异,不由笑道:“这酒中没毒,九野君只是喝多了。”

果然,一阵雷鸣般的呼噜声响起,北原千秋脸色不由一红,施礼道:“是明姬多想了。”

白玉京摆了摆手,自顾自地喝酒吃肉。北原千秋看起来长得娇小,但饭量并不小,或许是真的饿极,一只两三斤的兔子她足足吃了一半。不过,白玉京还是看出来她似乎有意控制用食,还没吃饱就停下了。

“道长怎么会来日本?”北原千秋略有些小心翼翼地问了一句。她还记的,老夫子是被一群浪人从大明掠夺到日本的,看白玉京这情形肯定不可能是被人虏来的。

“曾听一友人告知贵国圣岳富士山有奇景,所以特来一游。”白玉京将酒葫芦收好,笑道:“明姬可去过富士山?”

北原千秋摇了摇头,说道:“听说在东海道那边,一直未曾去过。”说到这,突然朝白玉京跪拜道:“道长,老夫子临死前曾嘱托明姬将他的遗物带回大明。你什么时候回大明,可否带上明姬?”

白玉京连忙将她扶起,说道:“贫道短时间内怕是回不了大明。”

北原千秋眼中闪过一丝黯然。

又想到什么,朝白玉京说道:“道长,此去富士山得经过数国,不如让明姬跟着道长,为道长引路。”

白玉京微微皱眉,他本想着让九野泉帮忙带路。毕竟,九野泉武功还算不错,一路上纵然遇上什么麻烦事也都能解决。眼前这位少女虽然看起来娇弱,人畜无害,但先前被人追杀,显然已经是有大麻烦缠身。若带上她,此行怕是有诸多不便,岂不是自寻烦恼?

北原千秋见白玉京犹豫,连忙再次跪拜在地,痛哭道:“道长,明姬受甲贺忍者追杀,若独自离去,定然到不了大明就遭人杀害。道长已经救了明姬一命,明姬心想道长肯定不愿意明姬再死于他人之手。不如让明姬跟随道长,愿为道长做牛做马。富士山明姬虽然未曾去过,但明姬知道在何处。”

北原千秋的脸色就如方才那天气一般说变就变,她声音哽咽,泪如雨下。寻常人见了怕也会为之肝肠寸断,怜惜不已。

白玉京虽然心知她这番表情怕是有一大半是佯装出来的,但想了想,这北原千秋纵然牵扯上一些麻烦事,他又有什么可担忧的。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早就听全清子师父说过日本浪人中有些忍者会一些异术,正好可瞧上一瞧。

若能从中取长补短,或许能找出其他解决太玄经弊端的办法。

想到这,他看着北原千秋那双仿佛明月般的双眸,心中猛地惊醒:“这不会是一种魅术吧?”魔门就有许多魅惑之法,这北原千秋的眼睛怕也是修行了某种功法。

日本虽小,但奇门异术或许真得不少。他不动声色,缓缓道:“好吧,明姬你先起来。”

“谢谢道长!”

又过了半个时辰,九野泉才醒来。听白玉京说要去富士山,他竟然鬼使神差地说要一起去。为此,他不由多看了北原千秋一眼。若不是北原千秋让他想到了小师妹,纵有百般理由他也不愿意去富士山。

那里距离鹿岛神社可没有多远了。

天色还早,白玉京决定立即出发,赶在天黑前进入筑前国。等九野泉发现北原千秋也跟着一起走的时候,才微微有些惊讶,但没有多说什么。

……

筑前国御笠郡。

因占领筑前国的大友家与中州的毛利家、肥前的龙造寺家连年征战,城中酒楼早已经关门,街上也一片荒凉,鲜有人走动。城西一间院子中,数名身穿茶色紧身衣的忍者正站成两排,朝一名灰衣老者行礼。

那灰衣老者身高不过五尺,身材纤细如猕猴,却有着一对招风耳,正是甲贺五十三家中的八田氏中忍八田真。

“柳田次郎,渡边三井,古沢沐沐三人都没有回来?”

八田真一开口,站着的两排忍者没一人回答。突然,一名忍者急匆匆从门外走来,朝八田真行礼道:“八田大人,他们已经死了。”

“死了?”

八田真看着那名忍者,脸有愠色:“明姬呢?”

那忍者偷偷看了八田真一眼,犹豫道:“明姬,明姬她不见了……”

“哼,明姬不见了,你还回来做甚。”说到这,八田真朝一名忍者说道:“岩井细柳!”

只见一名忍者站了出来,手中突然多了一枚十字钉。“咻”得一声,那刚回来的忍者闷哼一声,倒在地上。再看那枚十字钉刚好正中其脑门,使其当场毙命。

“你带几人去将明姬找出来!”八田真看都没看那死者一眼,朝岩井细柳说道:“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岩井细柳点头称是,随手点了几人,朝院外而去。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