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蓬莱寻仙 > 江湖
第一百零五章:似负青天去,如衔赤日来。
作者:酒不离食  |  字数:3258  |  更新时间:2020-02-18 13:24:04 全文阅读

刀,可以算得上是最早出现的兵器。

人们甚至在野人时代,就知道将石头打磨锋利,制作成石刀,披荆斩棘。后来学会青铜铸造后,铸造最多的也是刀。高贵如大夏龙雀,粗鄙如兵卒佩刀。

几千年来,凡有战争就从来少不了刀。而用刀的人,更是数不尽数,如河中沙石。

因为刀比剑容易上手,剑开双锋,用不好还会伤到自身。而刀就没有这种顾虑,刀很简单,只要刀锋向前,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狭路相逢勇者胜!

可惜越容易上手的东西越难以有巨大成就,所以历来绝顶刀客都不多。而叶希鹏和臧无锋二人无疑都是世间最顶级的刀客,他们两的刀法也没有任何花俏。仿佛一切返璞归真,一齐拔刀,一齐斩向对方。

只是因为信念不同,成长经历不同,导致二人的刀也不同。

臧无锋出身草莽,他的刀乃是快意恩仇的刀,怒见不平时拔刀而起,血溅三尺。他自明悟心中的刀道后,便很少踏入江湖。在遇见陆炳后,更是常年隐居山中,只为磨出心中那一把刀。无论是什么皇权贵族,王侯将相,只要挡在他面前,都一刀劈开!

而叶希鹏出身锦衣卫世家,他的刀本就是代表着皇权。若陆炳未有身死,叶希鹏或许也仅止于此。面对臧无锋纯粹到极致的刀,他定然身首异处。但陆炳死后,锦衣卫这个重担就完全压在了叶希鹏身上,他的人生一下子完全变了样。

正如不经一番寒彻骨,哪有梅香扑鼻来!

此时的叶希鹏正如那背负青天的鲲鹏,他誓要挣脱一切束缚,带领锦衣卫重新恢复昔日荣光。所以他的刀隐藏在鞘中足足五年之久,任东厂欺压,也一直如履薄冰,不敢绽放一丝锋芒。

昔年的皇权霸道变得隐忍坚毅,这一刻拔刀而起更如鲲鹏之羽翼,伸展开来足有九万里,绝云气,破九霄。一瞬间,他的刀就超脱了人间,仿佛于世俗中极尽升华。

似负青天去,如衔赤日来。

一刀起时如生千百云翼,如负苍天。一刀落下,顿起亿万光豪,似衔烈日。

臧无锋看着叶希鹏的这一刀,他那如江河深处礁石一般万古不变的脸上,莫名地出现一道笑容。

朝闻道,夕死而已!

臧无锋一直认为他的刀法已经走到了世俗的尽头,前面已经无路可走。如今看着叶希鹏的这一刀,他才彻底明白。为什么古人常言:小隐隐野,大隐隐朝。

隐居山中虽然让他的刀变得纯粹,但也如那麻雀焉知鸿鹄之志。可惜知道得太晚了,臧无锋闭上了眼睛。

“当——”

两把刀交错在一起,臧无锋的刀刹那间化成数道碎片。叶希鹏的长刀余力不减,落到臧无锋身前。

刀没有落下,人已经倒下!

如鲲鹏展翅而起,席卷长空般澎湃的刀意已经深入臧无锋的心底。刹那间,臧无锋的意识就如残烛一般,狂风扫过,只剩缕缕青烟。

臧无锋直挺挺地倒下,叶希鹏也闷哼一声,七窍溢出丝丝血迹。

世上怎么会有如此纯粹的刀意,叶希鹏不禁惊叹!刚才两人同时挥刀,叶希鹏的意识中只见一片白光,那是刀刃显露的锋芒。

臧无锋磨了数十年的锋芒,纯粹无一丝杂质。

若不是叶希鹏的意识在这五年间变得异常坚韧,纵然有着三才无量身护体,不惧世俗刀剑。单凭这纯粹如一的刀意足以斩灭他的意识,让他道死神消。

叶希鹏深吸一口气,看着臧无锋的尸身久久伫立。

良久,他才朝摩云岭看去,暗道:“朱天王他们怎么还没有行动?”

他不知道的是,朱天王四人联手都被白玉京一一击伤,此时更是被制住了穴道,动弹不得。朱天王心中正期待着叶希鹏来救他们,为此,他不得不拖延时间,告诉了白玉京一个消息。

“你说魔门四大宫主联合阴阳二叟在几里外的过山坳埋伏了正道六大高手?”

朱天王四人被白玉京制住了穴道,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只听他说道:“现在怕是已经打起来了,魔门四大宫主以自身为诱饵,让阴阳二叟埋伏在一旁,只等那六大高手过来再设法偷袭。”

白玉京眉头微蹙:“你们锦衣卫怎么知道这个消息的?”

朱天王脸上流露出一丝迟疑,见白玉京似乎不相信,才缓缓道:“阴阳二叟本来是严家的客卿,后来严家倒台后,是我们锦衣卫收买了他们。”

白玉京听他这么一说,才相信了朱天王的话,心中不由感觉有些棘手。阴阳二叟可不是什么庸手,五年前白玉京见过他们出手。虽说而今白玉京武功突飞猛进,但也不敢说能敌得过这二人联手。

他想了想,决定还是先过去瞧瞧。面对魔门四大宫主这等高手,纵然是去摩云岭山顶邀请其他人过来也怕是无济于事。便问清楚了过山坳的位置,将朱天王四人搬到村社一角,又点了他们哑穴,才施展轻功赶往过山坳。

等白玉京走后,朱天王四人彼此对视一眼,都全力运功冲击穴道。必须得赶在白玉京回来之前逃出去,不然就误了大事。

过山坳,白玉京赶到的时候,只见树木摧折不少,仿佛有一只只巨大猛兽一路横冲直撞。再仔细看时,才发现多是刀剑铁棒留下的痕迹。

他不由顺着痕迹追寻过去,突然一道人影出现在他眼帘。

“死了?”

这是一名上了年纪的老僧,白玉京探了探其心脉,确实已经圆寂。想到朱天王说的正道六大高手,这老僧的僧袍不似少林僧袍,应该是九华山的三舍大师。

“福生无量天尊。”

白玉京念了一句道号,顾不上掩埋三舍大师,朝着打斗的痕迹加快了步伐而去。

六大高手已经死了一位,显然已经处于下风。

没多久,白玉京就听到一阵打斗声。远远看去,数人正在打斗。其中最让人瞩目的是两名黄袍老僧,手持铁棒大开大合。铁棒扫过之处,树摧枝折,一片狼藉。

不过围攻他们的两男一女也都不是等闲之辈,其中那个黑瘦的老僧手持一把戒刀,刀光舞动如飞盘一般,三番五次都侵入到两名老僧身旁。若不是那两名老僧配合娴熟,早就身受重创。

再看那女子使得是一杆长枪,长枪舞动间虽然不似沙场大将那般声势骇人。但其精巧之处不知胜过多少,漫天遍地都是枪影,每次都能寻到两名老僧铁棒的空隙之处,刺入其中。

至于那个脸色阴沉的中年男子相比这二人似乎要逊色一筹,但剑法也异常霸道。白玉京见了隐隐有些熟悉的感觉,似乎和柳无涯当日在莲园中施展的一套剑法有些相似。

侵略如火,一发不可收拾。

另一边,阴阳二叟正与两名老道打得火热。四人都弥漫在一道道剑光中,那剑光仿佛一道圆圈套着一道圆圈,无数道圆圈交织在一起,短时间竟然谁也奈何不了谁。

最为激烈的反而是距离白玉京最远的那二人,他只看了一眼,就知那二人都已经负伤,气息有些紊乱。

白玉京的到来,自然也惊动了在场的所有人。毕竟,这些人都是江湖上超一流的高手。

“小道士,赶紧走,去摩云岭告诉武当赵师全,让他带人来相助。”李全龟叫道,白玉京一身道袍,看起来也颇有出尘的气息,显然不是魔门中人。

他这话一出,萧万羽看了一眼萧焱。萧焱连忙脱身而出,煌煌一剑刺向白玉京。

一剑袭来,白玉京只觉热浪滚滚,似乎有一道火龙朝着他咆哮而来。

萧焱心急少林寺两个和尚还没有拿下,不由一出手就使出了全力。他们这些都是老江湖了,不可能因为白玉京是个年轻道人就大意留手。

但出乎他意料的是,尽管他已经使出了全力,这蕴含神意的一剑竟然被挡住了。下一刻,他就觉遍体一寒,不由连忙急退。这一退,萧焱就发现对方的剑法之快,简直闻所未闻。

只能一边抵挡,一边急退,一连退了三四丈,几乎退到了和少林寺两个和尚交手的地方。

“哪里来的年轻高手?”萧焱心中满是诧异。在他看来,这道人剑法快还不要紧。但每一剑相互碰撞时,就觉火山迸发一般,无数重劲道透过长剑传递到手上,直震得他虎口生疼,几乎握不住剑柄,这就让他异常难受。

而这一幕落在李全龟等人眼中,也都诧异万分。

这年轻的道人什么来头,几个呼吸间竟然逼得南方玄赤宫宫主落入下风,太不可思议了。

“莫非是太白剑客?”

不过,这道人的剑法也不似太白剑客的路子。尽管疑惑,但无论是李全龟二人,还是不用不得两位大师都心神大振。他们不求白玉京能击败萧焱,只要能缠住萧焱即可。

远处的公孙不智也看见了这一幕,心中不禁一急。他与玉剑子二人都使出了全力,也各自负伤不少。本来以他的实力对付玉剑子虽不说手到擒来,但也不至于搞得旗鼓相当,久持不下。

只是五年前被南山第二道臧无锋斩了一刀,那纯粹的刀意让他旧疾一直未能痊愈。一身实力只能发挥出七成,这才被玉剑子死死缠住。

眼下心中焦虑一起,胸口那道刀伤不禁有些生疼。公孙不智一个疏忽,左臂就又中了玉剑子一剑。

忽然,萧焱一声惊呼传来。

公孙不智不禁大怒,又无可奈何。想了想今日至少已经杀了三舍大师,也算是小有成就。再则白骨夫人那边应该已经得手,武当派怕是覆灭了,连忙高声道:“撤……”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