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蓬莱寻仙 > 江湖
第八十九章:何故磨刀去,为寻同道来。
作者:酒不离食  |  字数:2514  |  更新时间:2020-02-18 13:21:41 全文阅读

白玉京怎么也没有想到会在这儿遇见此人,还记得当初此人说要去观看素霓生和陆炳的决战,但在白云观中白玉京并没有见到此人。

此时已是过去了五年之久,虽只有一面之缘,但那一刀的风情白玉京还铭记于心。

那磨刀之人看了一眼白玉京,目光又落到宋初华身上。

宋初华神色微微一凛,他作为锦衣卫十三太保中的老二。以前虽然不怎么关注江湖上的事情,但自从出了京城,出入江湖,江湖上绝顶的高手他几乎都有所了解。就如眼前这位,他也认识。

尽管从未曾照过面。

近百年来,最富有声名,最厉害的刀客莫过于前任锦衣卫指挥使陆炳。但陆炳毕竟是朝廷中人,而江湖上也不乏刀客,最厉害的自然是久居庐山的臧无锋。

只因曾败在陆炳刀下,所以自称第二刀,江湖人称南山第二刀。

若换了其他人,宋初华还不会担忧。但臧无锋这位曾经敢向陆指挥使拔刀的人,显然是不会顾忌他锦衣卫的身份。

而此时他和白玉京两人这一稍作停留,齐未寒,卫刑等人也都赶了上来。

“二哥。”

卫刑一挥手,在他身后十多个锦衣卫就要占据有利位置,将白玉京团团包围。宋初华连忙摆了摆手,那些锦衣卫见此都不由停住了脚步。

“二哥,你这是干嘛?”卫刑不解。

齐未寒却是看了臧无锋一眼,他也是认出了此人,神色一片凝重。那年轻道人已经够棘手,不想在这夜深,还能遇见此人。刹那,他又想到一个情况,这臧无锋不会是特意在此等他们吧。

只是他怎么会知道他们晚上会经过此处?难道这道人早就与臧无锋约好了?

想到这里,他不禁心中升起一丝寒意,看来今晚难以善了。齐未寒不知道的是,这根本就是个巧合。他看了看宋初华,暗道二哥刚才不让他们动手,显然也是有这方面考虑。

突然,臧无锋不再磨刀,站了起来。

“锦衣卫?叶希鹏在哪?”

他这话一出,无论是白玉京还是宋初华等人都露出疑惑的神色。

“不知阁下找我们公子所为何事?”宋初华说道。

“江湖恩怨。”

臧无锋的话简洁明了,他话才说完,齐未寒便开口道:“阁下是否搞错了,据我所知,我们公子与你无怨无仇。”

“是的,我们无怨无仇。”

卫刑见此不由囔囔道:“二哥,五哥,搭理此人作甚,看他满嘴胡话,不如一起拿下。”

宋初华却是叱喝道:“休得胡言。”又朝臧无锋说道:“阁下,既然无冤无仇,为何欲寻我们公子?”

“五年前,我与公孙不智一战,引发旧疾,幸得少林僧人相助,又蒙无嗔,无戒几位大师耗费元气舍命搭救,才捡回一条命……”

白玉京听他说五年前与公孙不智一战,才恍然明白,为什么当初在白云观没有见到此人。而卫刑听到公孙不智的名字也是微微一惊,他虽然不认识此人,但公孙不智他却是知道。

那可是一位魔门巨擘。

魔门虽然没落,但历来不乏高手。如今名头最响的莫过于魔门第一高手白骨夫人。在白骨夫人下面就是五方宫主,而公孙不智正是北方玄冥宫宫主,虽然很少在江湖上露面,但一身武功深不可测,足以媲美正道九大门派掌门。

此人竟然能与公孙不智一战?卫刑顿时明白二哥和五哥为何如此谨慎。

而宋初华和齐未寒却是听臧无锋提起无嗔大师,都心中暗道不妙。

果真,又听臧无锋继续说道:“自陆大人死后,我一直深感天下再无刀客,便重新隐居庐山。前些日才听闻,无嗔大师死于灵隐寺,而且伤在一人刀下,既悲又喜。”

无嗔大师的死白玉京也早就知道,据说少林寺还派了罗汉堂堂主下山,只是臧无锋为何听了这消息既悲又喜?他稍微一想,又瞬间明白了臧无锋的心情。

无嗔大师对他有救命之恩,突然圆寂岂能不悲。但所喜者,怕还是因为有人能以刀杀了无嗔大师这么一位绝顶高手。就如他所言,自陆炳死后,深感天下再无刀客,而这位杀了无嗔大师的人显然也是一位刀客。

白玉京想到这儿时,突然心中一愣,难道叶希鹏杀了无嗔大师。

这念头一起,白玉京的心久久不能平静。无嗔大师很少下山,常年在山中清修,显然是一位佛法高深的大德。叶希鹏何故要杀此人?他不禁想到当初将抄录的易筋经交给叶希鹏的时候,他相信叶希鹏虽然是一位锦衣卫,但也不会为非作歹才将易筋经传他,以治疗其顽疾。

但时过境迁,显然人都在变,他正思绪万千时,又听臧无锋说道:“无嗔大师之恩不可不报,更何况我手上这把刀已经尘封许久。”他看了看手中的刀,已经磨的发亮,映照着月色如有一泓清泉在刀锋上流动。

“公子没在此地。”宋初华缓缓道。

“是吗?”臧无锋的声音不冷不淡。

宋初华皱了皱眉。

“臧前辈,叶希鹏确实不在此地,这点贫道可以证明。”白玉京开口说道。他这一说话,宋初华几人都略微疑惑地看了看他,似乎有些不明白白玉京为何要帮他们。

又听白玉京说道:“其实贫道也好奇,叶兄现在人去哪儿了?不知道宋大人方不方便讲一讲。”

白玉京说话的时候,臧无锋往前走了几步,刚好来到白玉京身边。

宋初华见此,眉头皱得更深。就他们三人加上这些锦衣卫,臧无锋一人就难以抵挡。再加上白玉京,根本无一点胜算,心中暗暗叹了一口气,说道:“公子去了四川。”

他其实并不担心臧无锋去寻公子麻烦,因为他知道,臧无锋肯定不是公子对手。只是身为锦衣卫,被人胁迫说出公子下落,这一点让他心里很不舒服。

“四川?”白玉京一惊,突然又想到姚明月当初不是说她娘在眉山,姚明月会不会回四川?

臧无锋却是眉头一挑,似乎想到什么,一阵沉思。双方一阵寂静无声,只有晚风徐徐掠过月湖湖面。

“你们怎么还不走?”臧无锋突然开口道。

宋初华朝他一抱拳,带着满脸不甘心的卫刑和齐未寒等人缓缓离去。

这些人走后,白玉京才朝臧无锋施了一礼:“贫道在此谢过臧前辈。”

臧无锋摆了摆手,将刀收起,缓缓道:“纵然臧某不出手,这些人也奈何不了你,何必言谢。”说完,就转身离去。

白玉京看着他离去的身影,迟疑一会,却是出口喊道:“臧前辈,你可是要入川?”

臧无锋“嗯”了一声,头也未回。

“可否等上一日,我随你一齐入川,路上也好有个照应。”白玉京说道。

臧无锋听了,停下脚步,转过头来看着白玉京。

“你也要去?”

“嗯。”

“好!”

臧无锋没有问白玉京为什么要入川,只是说了声好。

“到时候我去哪儿找你?”白玉京见他答应,连忙问道。

“明日此时此地!”臧无锋的话遥遥传来。

翌日,张松溪夫妇赶到了宁波府,白玉京便向张松溪请辞。张翠屏听白玉京说要去四川,也求着张松溪放她一起去。张松溪自无不可,白玉京虽然略有些不愿意,但也不好推脱,只好答应了张翠屏。

其实他这次去四川除了想见一见叶希鹏,更主要的是他入川刚好可以去眉山瞧瞧。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