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蓬莱寻仙 > 江湖
第八十三章:一刹杀机起,万般魔障生。
作者:酒不离食  |  字数:3161  |  更新时间:2020-02-18 13:07:11 全文阅读

佛是什么?

达摩祖师曾言:前佛后佛只言其心。心即是佛,佛即是心。心外无佛,佛外无心。

但心外有佛,佛又在何处?若心外无佛,何处得见佛?无嗔大师修的是禅,而修禅在心。一切佛,一切大自在,皆归于心。

正如此时此刻,叶希鹏沉沦于空空寂灭之中,无声无色,万法皆静。若心中有佛,则如燃灯,点亮寂灭,照亮彼岸。但叶希鹏就如那北冥之鱼,誓要化鹏而去,负青天,决云气,怎么可能收敛翼,甘心做那一条北冥之鱼?

他的心中从来没有放下二字。

但叶希鹏此时越挣扎,则如那抟摇直上九霄之外的鲲鹏,飞得越高,背负的青天越重。

无嗔大师看着他那一双仿佛羽翅的长眉渐渐纠结在一起,不禁心中长叹。早在见到叶希鹏时,他就看到了叶希鹏无尽的野心,此人必会在江湖上掀起一场腥风血雨。

所以他才想着以剑中寂灭佛法感化此人,但明显叶希鹏之执念难断。

若是那双手沾满鲜血的白衣人,无嗔不会为之悲悯。《涅槃经》有言:“善恶之报,如影随形;三世因果,循环不失。”白衣人自己造下的杀孽,自然也得以鲜血来偿还。

可叶希鹏不同,无嗔大师并没有听过叶希鹏在江湖上犯下什么杀孽。

“阿弥陀佛!”

一声佛号如警钟长鸣,叶希鹏从寂灭中悠悠醒来。

“我佛慈悲,叶施主,你输了!”

无嗔大师的声音很平和,他低眉垂目,脸上尽显慈悲。而他确实也是一位慈悲之人,不然姚明月等人来索要褚永坤二人时,也不会因为自觉理亏,仅仅见识了姚明月的剑后,就让释厄法师将那二人放了。只因为心怀慈悲,才不想大动干戈。

此时明明知道叶希鹏日后有可能会祸乱江湖,却还是放过了叶希鹏。

算下来,从出世到现在他活了八十多年,九岁就上了少林,至今七十余载都在修禅。对于武功一道,他学来也不过是为强身健体。只是少林武学与禅道相通,他佛法禅学越明了,武学修为越高深。

在无空担任少林方丈后,他便与其他师兄弟枯坐面壁,已有近十余年,诸多师兄弟中他佛法修为第一。

这一次若不是琴心事关重大,他不愿误了众师兄弟修行,便请愿从山中出来。又赶上白衣人四处行杀孽,他才会暂住灵隐寺。

叶希鹏看着无嗔大师缓缓转身的身影,心中蓦然生出一丝恐惧。

在他想来,这天下纵然有人修为能胜过他一筹半筹,但也不可能能留下他性命。所以无论是面对魔门第一白骨夫人,还是名传四海的紫衣龙王,叶希鹏都丝毫不惧,都单刀赴约。

而这次上灵隐寺,亦然。

但显然他远远低估了无嗔大师这位常年在山中修禅的老和尚,此人真气比不上他体内的三才之气,此人身法比不上他的纵地金光,但此人剑法之诡异,剑意之高深,都让他甘拜下风。

甚至,此人要杀他都不需见血!

叶希鹏原本以为天下间已经没有再让他恐惧的东西,但事实却让他深受打击。心中不禁生出一丝魔障,必须杀了此人。

不然,这天下有此人在,莫说计划会不会因此人而改变,怕是他日性命都难以保全。

毕竟,此时他在江湖上并没有过多杀戮,甚至声名不显,但日后却是未必,那时无嗔大师是否会手下留情却是未必!

魔障一起,叶希鹏杀机顿生,但却没有显露出任何杀气。

下一刻,他腰间那把漆黑的刀身蓦然插入了无嗔大师的体内。刀身上一道道血线如同人体血管一般,狰狞恐怖。

这一刀快到了极致,也悄无声息,只有在刀身进入无嗔大师体内的刹那,无嗔大师才隐隐觉察到一丝杀机,如那刀身一般冰冷。

但显然,已经迟了!

无嗔大师并不是没有想过叶希鹏会不会在输了的情况下对他出手,但他还是安心地转身回头,将背后空门留给了叶希鹏。只因为他坚守本心,心有慈悲。正如仁者见仁,有慈悲心者见他人多会认为他人心中亦有慈悲!

哪怕他明知道叶希鹏野心勃勃,是朝廷鹰犬,一名拥有莫大权势的锦衣卫千户。

只是,他终究是小觑了人心。若是无嗔大师只是胜过了叶希鹏,却无法威胁到叶希鹏的生命,叶希鹏会显得很大度。就如对他出手的赵师全和圆醒和尚,他都只是小小惩戒一番,并没有伤其二人性命。

但无嗔大师已经能威胁到他的性命时,叶希鹏就毫不犹疑起了杀机。

哪怕这一刻杀不了无嗔大师,后面他也会想尽办法,除掉无嗔大师。所以这一刀,他的精气神都蕴含在其中,就如当初陆炳一刀砍断了素霓生手中的青莲剑,而他这一刀也无声无息插入了无嗔大师的体内。

鲜血顺着刀尖缓缓染红了无嗔大师的僧衣,无嗔大师缓缓转头,他的神色无悲无喜。只是昏黄的眼珠看着叶希鹏满是悲悯,他喃喃张口道:“苦海无边,回头是岸。”

叶希鹏看着他的双眼,不知为何心中突然感觉到一丝痛楚,不禁别过脸去。

“大师……”

他本想说一声对不起,却迟迟开不了口。握着刀柄的手也不由松开,往后退了一步。

“阿弥陀佛!”无嗔脸色惨白,他反手抓着刀身将它缓缓抽出,鲜血洒了一地。抽出的长刀通体漆黑,竟然没有沾惹一丁点血迹,只是上面一道道如同血管的红线越发鲜艳。

叶希鹏面露谨慎之神色,却见无嗔朝着他缓缓盘膝坐下,双手捧刀,放在双腿上,喃喃道:“叶施主,放下此刀,立地成佛!”

说完,垂眉闭目。

叶希鹏怔怔地看着无嗔大师,心道:“他死了……他死了……”

他本该上前去拿走长刀,赶紧离去,但他却迟疑了。也不知过了多久,远处隐隐传来一丝丝轻微的动静,显然是释厄法师跟上来了。叶希鹏轻叹一口气,上前捡起装有琴心的琴匣,正准备离去,可走了两步又折身回来。

“大师,待我功成之日,我必放下此刀!”

他将长刀回鞘,悄然没入幽深昏暗的山林之中,身影逐渐模糊。

……

柳鸣生从西湖中离去,不知道是追刀飞还是只想脱离众人视线。

白玉京只好与坂上樱子告别,坂上樱子想了想,终究还是没有将姚明月与柳鸣生那一战告知白玉京。

张翠屏原本还想问问红衣女子和坂上樱子的事,但见白玉京负了伤,也就没有多说。回到住处,白玉京将先前和柳无涯联手与柳鸣生一战详细地说给了张松溪听。

张松溪听完,不由感慨道:“此子果真是天赋异禀,他的剑法比我预料中成长的更快,如今已经能将心中剑意收放自如,分化万千。”

“剑意也有收放自如之说?”白玉京奇道。

“那是自然,人体三宝精气神又不是无尽无穷,就如我们真气亦有衰竭之时,剑意亦然。所谓剑意,即是神意,常人如休息时间少,或者痴迷酒色,往往会无精打采,这就是损伤了精神。而若休息得好,又坚持强身健体,则神采奕奕。每一次施展剑意,都会消损精神,当初柳鸣生一剑将你制服,显然是无法做到收放自如,剑意煌煌,虽然更能震慑人心,但至少也损伤大半精神,无力持久。”

“这等煌煌剑意他肯定是使不出几剑,而今你与他对敌,虽然也能感觉到其剑如火山迸发,但明显较之先前那一剑要逊色不少,不然你等早就败了。足见柳鸣生已经能做到剑意收放自如,分化万千。而这个阶段在古书上也有记载,前人称之为分神。”

神意分化即为分神。

“原本我以为他至少也要一两年琢磨才能悟出这等道理,不想这短短几日他就明了此理,不得不令人惊叹!”

张松溪说到这,缓缓道:“玉京,你的天赋不会比他差,只是你生性淡薄,未曾经历过生死磨难,难以激发心中之神意。我本以为你与柳鸣生对敌,柳鸣生的剑能助你突破,但听你说来,这柳鸣生两次与你都似乎手下留情,这是何故?”

白玉京听张松溪这么说,也觉得奇怪。想起来还真是这么一回事,按柳鸣生的剑法,无论是前一次,还是这一次,柳鸣生都有致他于死地的能力,但似乎都手下留情,放过了他。

若柳鸣生是个慈悲为怀的人还说的过去,但几乎与他动手的鲜有不亡于其剑下。

突然,他想到坂上樱子,想到已经伤势好转的宫行,那宫行的伤怕是柳鸣生治愈的。如此,他们应该见过面,莫不是柳鸣生看在他们的份上才手下留情的。

白玉京猜测的虽然不完全对,但也差不多。第一次见面,柳鸣生是因为姚明月放过了他,所以柳鸣生看在白玉京是姚明月朋友份上饶了他一次。而这一次正是看在坂上樱子的份上。毕竟,白玉京是和坂上樱子一起来的,他又听坂上樱子提起过一位年轻道人帮了她。所以,柳鸣生才会手下留情。

白玉京不由将坂上樱子的事说了,张松溪也觉得应该是这么一回事,不禁叹道:“那柳鸣生对你手下留情,你再去寻他也难成剑意。不过,正魔大战将起,或许这就是你的机缘所在。”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