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蓬莱寻仙 > 江湖
第八十一章:千手如来印,三才无量身。
作者:酒不离食  |  字数:2965  |  更新时间:2020-02-18 13:06:50 全文阅读

“明……公子。”清泠大家看着姚明月一人走回来,差点将明月二字喊出口,想到姚明月如今是男儿身打扮,连忙改称公子。“那叶千户走了?”

叶希鹏虽然在江湖上声名不显,但清泠大家常年混迹秦淮河畔,认识的人有在朝也有在野,叶希鹏作为昔年朝廷第一高手锦衣卫指挥使陆炳的弟子,她不仅早就听过此人大名,还见过此人画像。

尤其是那对狭长的眉毛让她印象至深。

姚明月似乎没有听到清泠大家问的话,此时她脑海中满是叶希鹏的话。

“蓬莱仙岛的海图在白玉京手中。”

若是以前,什么蓬莱仙岛,她都不会在意。但是,若真的能寻到蓬莱仙岛,或许就能白发转黑,乃至解决白首太玄经的弊端。

若是其他人说这话,姚明月还不会相信。但叶希鹏不同,他出身锦衣卫,在陆炳死后,锦衣卫中其权势可谓一人独大。凭借着锦衣卫密布天下的暗子,江湖上很多秘密对于锦衣卫来说根本不存在。

而叶希鹏的说法也让姚明月不得不相信。

昔年东海一战,柳家家破人亡,逃亡了柳鸣生和他那刚出生的弟弟,而另外一家沈家也留下了一名男孩。那时,抢夺这名男孩的正是太白剑客楚江开和一名无名老道。

根据锦衣卫线报,那无名老道正是白玉京的师父,五指山无名道观的观主陈遇仙。

如此不难推断,那沈家遗留的男孩正是白玉京。

太白剑客楚江开和陈遇仙二人大战,为的就是那沈家男孩,足见沈家是有保留蓬莱仙岛海图的。毕竟,东海一战中,这二人可以算得上当时最厉害的人物。两人争斗,若不是为了蓬莱仙岛海图,那又是为何?

陈遇仙已死,蓬莱仙岛海图定然物归原主,落到了白玉京手上。

“他去灵隐寺了。”

“他去灵隐寺干嘛?”清泠大家微微一惊,褚永坤不由道:“他不会是想去抢夺琴心吧?”

灵隐寺除了琴心外,怕没有值得叶希鹏动手的地方。

姚明月也不明白,她既不明白叶希鹏为什么要去灵隐寺,更不明白叶希鹏为什么要把蓬莱仙岛海图在白玉京手上的消息告诉她。

看着敬亭和昭亭还跪在地上,姚明月缓缓道:“你们先起来吧,敬亭这名字也算与我太白剑宗有缘,你暂且随我身边,做一位剑侍。”

……

灵隐寺。

琴心到手,无嗔大师和赵师全都是松了一口气。

“大师,这琴心该由你保管。”赵师全朝无嗔大师说道。

释厄法师也高颂佛号:“理当如此,这琴心事关重大,当由师兄处置。”

琴心是一具断了弦的古琴,安静地放在琴匣中。无嗔大师也没有客气,一边仔细打量着琴心,一边说道:“所幸太白剑客亦是明理之人,不然怕难免大动干戈。”

几人想到姚明月那一剑,不由一阵心悸。

这根本不是凡间的剑法,太白剑客不愧是太白剑客。八百年来,太白剑客之威名不坠。不像其他门派多今不如昔,太白剑客似乎一代犹胜一代,真如有天眷也。

天色还早,几人在殿中说着最近江湖上的事,最后不得不提到名声最响的白衣人。无嗔大师想着那白衣人狠辣迅疾到极致的剑法,也不由暗暗感叹,长江后浪推前浪。

这时,殿外知客僧跑了进来:“住持,有人要见你,说要找你讨要一件物事。”

释厄微微一怔,疑道:“讨要一件物事,他人在哪儿?”

“白衣人?”赵师全惊道,不过看知客僧那模样,显然不是此人,不然也就不是这等表情。

无嗔大师突然道:“人来了。”

而他说话的同时,一双耳朵微微颤动。他听到一种声音,那是风的声音。赵师全,释厄法师和圆醒大和尚都变了脸色,他们也听到了风声。

刚才明明没有起风。

殿外一人缓缓走来,人来了,风也就来了。

那知客僧还不觉的什么,而无嗔大师等人却是感觉一片狂风随着此人到来拥挤进整个大殿。

“阁下是谁?”释厄法师还没有开口,赵师全却是先忍不住问道。

“我是来拿琴心的。”

这人正是叶希鹏,他不仅光明正大的进入灵隐寺,更大胆地是直接向无嗔大师等人讨要琴心。

“你是魔门的人?”赵师全心中一惊,又叱喝道:“原来是魔门贼子,你好大的胆子。”说完,不管不顾拔剑而起。

剑始出鞘,寒光遍地。

九宫连环夺命剑一使出,环环相扣,已经刺向叶希鹏胸膛俞府,膻中,水分,天枢等穴位。

无嗔大师等人都几乎没有反应过来,赵师全话一说完,就出手了,而出手也仅仅一眨眼的功夫,剑已经到了叶希鹏身前。

但让无嗔大师等人惊骇的是,赵师全攻得快,败得也快。剑明明刺在了叶希鹏周身大穴上,但莫名其妙地是,叶希鹏都没有动手,赵师全手中长剑已经断裂成三四截,人也倒飞出去,重重地砸在一旁墙壁上。

“哐当”一声巨响,整个人吐出一口鲜血,俨然气如游丝,受了重创。

释厄法师和圆醒和尚都没有看清究竟怎么回事,而无嗔大师昏黄的眼中却是迸发出一丝精光。

“这是金刚不坏之身?”圆醒和尚第一次开口说道,他的声音洪亮,如天雷滚滚。释厄法师摇了摇头,纵然是金刚不坏之身,也不可能练到衣服上,此人受了赵师全数剑,连衣服都没有损伤一丝一毫,显然不是那些横练功法。

“施主好本事,贫僧释厄,不知施主高姓大名?”

叶希鹏笑道:“在下一介无名之辈,高姓不敢当,本姓树叶的叶。叶某也曾礼佛,诸位大师只要愿意交出琴心,我这就离去,不扰佛门清净。”

“施主姓叶?”无嗔大师突然想到一个人,那人名字几乎脱口而出,但他却咽了回去。既然此人不愿意透明全名,显然不想过多人知道他的身份。若他一口叫破此人身份,怕是多惹出些事来。

叶希鹏看了无嗔大师一眼,“叶某见过大师。”

这时,灵隐寺其他的和尚也听到动静都围了过来,“住持!”众僧人齐呼,声震云霄。

叶希鹏缓缓道:“释厄大师,你应该知道,这些人奈何不了我。若不想血染这片佛门净土,还是让他们退下吧。”

释厄法师看了一眼无嗔大师,无嗔大师点了点头。

“阿弥陀佛,你们都退下去吧,有少林无嗔大师在此,你们尽可放心。”释厄法师大声说道。

那些僧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却是谁也没动。释厄法师见此不由道:“空性,还不带他们下去,去千佛殿念诵金刚经三遍。”一名僧人听了高颂一声佛号,带着一些僧人朝千佛殿而去,其他僧人见此也只好紧随其后。

“常明,你也过去。”

常明正是那知客僧,见释厄法师发话,也只好跟着那些僧人去千佛殿。

等这些僧人都走后,“和尚我来瞧瞧你的手段。”圆醒和尚大喝一声,将腰间的戒刀拔出,真似那佛门护法韦陀一般,心生忿相。只是一个用的是降魔金刚杵,一个是戒刀。他手中戒刀朝着叶希鹏当头落下,竟燃起炽白烈焰。

叶希鹏淡笑一声:“少林寺的燃木刀法?”

面对这一刀,他并没有像刚才那般,而是伸出了右手。五指如莲花般绽开,手指间气流涌动,发出丝丝的声音。竟然无视那炙热的刀气,抓向刀身。

五指还未扣住长刀,圆醒和尚就觉刀身轻颤,不由心中大骇,这人好厉害的本事。所以他想也没想,变砍为削,如横扫千军一般,斩向叶希鹏腰间。

但叶希鹏似乎早就料到他会变招一般,手掌如刀,径直斩下。

“咔嚓”一声,戒刀断成两截。下一刻,叶希鹏踏前一步。

“小心!”

释厄法师早就关注二人比斗,此时见圆醒和尚遇险,不由惊呼一声,整个人也倏忽间窜了上去。宽大的袖子中双手舞动,顿见无数手影,打向叶希鹏。

正是释厄法师成名的绝技:千手如来印!

但叶希鹏似乎丝毫不惧他的掌风,不挡不避,依然一手按在了圆醒和尚的胸膛之上。圆醒顿觉胸口一闷,整个人云飘飘地横飞出去。

而释厄法师的千手如来印也落在了叶希鹏周身大穴之上。

但没有预料中那般印在肉身上的感觉,反而有三道决然不同的气劲挡在了叶希鹏身前,一道茫茫无垠,一道广袤厚重,还有一道变化万千,三重气劲交织,如天地人三才形成一方大千世界,无量无尽,绵绵不绝。

释厄法师的掌劲落到上面,不仅没有击散那三道气劲,反而被那三道不同的气力将他反弹开来。

他这才明白赵师全何故被一招重创。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