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蓬莱寻仙 > 江湖
第七十九章:一剑飞仙似,双刀接踵来。
作者:酒不离食  |  字数:2651  |  更新时间:2020-02-18 13:06:25 全文阅读

赵师全虽然知道太白剑客并非浪得虚名,但琴心之事容不得他不上前,所以就算敌不过也得试上一试。

“请。”姚明月淡淡说道。

赵师全一怔:“不如我们去殿外。”这殿中实在不宽敞,若真打坏了佛像也是一种罪过。

“道长尽管出剑。”

赵师全见他执意在此,不由道:“那赵某失礼了。”

其他人见此也都悄悄退到一旁,一声轻吟,赵师全腰间剑光一闪。似乎瞬间出现数道身影,密布姚明月前后左右。每一道身影都刺出一剑,剑指姚明月周身大穴。

正是武当众多剑法中最为绝顶的几门剑法之一九宫连环夺命剑。九宫之内,来回挪移,而剑法则迅疾如雷,一剑连环一剑。看赵师全这般出剑,就知他在这门剑法上造诣精深,已经达到九宫连环之最高境界。一人仿佛九人,一剑恰似九剑。

“——叮——当——”

谁也没有看见姚明月如何拔剑,待赵师全的剑临身时,一阵金属交鸣的声音传来。

任赵师全的剑来回穿刺,都被一抹银光挡住,甚至姚明月整个身子都没有移动半步。

“你也吃我一剑。”

姚明月的声音才响起,赵师全就闷哼一声,倒退到一旁。

“太白剑客果然名不虚传,贫道佩服。”赵师全施礼道,刚才姚明月在挡住他所有进攻时,还有余力刺中他的臑会穴,这不得不让他佩服。臑会穴被刺中,顿时少阳三焦经受阻,只好退了下来。

敬亭此时都看呆了,刚才赵师全的剑不可谓不快,他只能看到一片剑光。若换成是他,怕是根本不知道赵师全会刺向他的哪一处穴道。但姚明月不仅一一挡住,还寻隙进攻,一剑伤了赵师全,这在他看来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贾施主风采已不逊尊师当年,但琴心毕竟事关重大,老衲也不得不插手一番。”无嗔大师突然开口道。

正道两大领袖,南武当,北少林。若正魔开战的话,武当少林自然首当其冲。赵师全败了,无嗔大师也不得不出手。

“大师过奖,家师与少林素来有交情,贾某却是不愿意与大师过招。”姚明月缓缓道,“近日来对于剑法一道,我是了悟通明,亦偶得一招,还请大师赐教。”

她说到这儿,突然吟道:“飘然欲相近,来迟杳若仙。”

她的声音就如诗句一般缥缈,忽远忽近,而她的剑光更是飘然如仙。这一剑仿佛天地初开那一缕仙光,似由无至有,又从有变无。既不刺眼,也不暗淡,众人只觉剑光明明遥不可及,又似乎近在咫尺。

无声无息,弥勒佛像下一点烛火被卷起,如升仙般抬高了三尺有余。

又倏忽间落下,烛火重新点燃烛芯,光芒依然,未有熄灭。

当初西市长街,素霓生一招“白云见我去,亦为我飞翻”自然而然,仿佛天外飞仙。而姚明与今日这一剑似乎传承自那一剑,但又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无嗔大师目睹这一剑,沉思良久,才缓缓赞道:“神乎其神,往后三百年,江湖剑法当自此剑而终。”

说到此,无嗔大师朝释厄法师说道:“将那二人唤出来吧。”

……

灵隐寺剑声长鸣之际,西湖边已经血流成溪。

柳鸣生就如其手中之剑,凌霜胜雪,来回杀戮间,一身惨白衣袂竟然洁白如昔,未沾一丝鲜血。而众多江湖中人却已经胆寒,眼前这人似乎来自幽冥地府,专为收割性命而来。

常人剑法还有各种故弄玄虚,各种引诱花招,但此人的剑似乎不愿意浪费哪怕半点力气,都直来直去。剑一刺出,必然见血。

“看剑!”

就在众人胆寒,亦要退去之时,一道清冷的声音遥遥传来。

来人竟然与柳鸣生一般打扮,只是柳鸣生如同万古不化的冰峰一般,而此人却如出淤泥而不染的浊世佳公子。这人长剑一动,就如春风细雨,剑光点点,笼罩柳鸣生周身。

“是春风化雨柳无涯。”有人惊呼。

但显然,柳无涯虽然姓柳,柳鸣生并未对其手下留情。二人始一交手,柳无涯就险象丛生,落入下风。在柳无涯的目光中,柳鸣生的剑就如升腾而起的地中火。

“咻咻咻——”

他原本以为他的剑已经够快,江湖中少有人能及。但此时见到柳鸣生的剑,才知道天外有天。柳鸣生的剑直来直去,剑光之迅疾,无以言喻。

画舫中,锦衣男子身为东厂之人,当然认识柳无涯,不由低笑一声:“没想到还来了一位高手。”

刀飞却是缓缓道:“来了三位。”

那锦衣男子一怔,朝远处看去,又来了一行人,正是白玉京等人。

“这里也有两位高手?”他有些疑惑,貌似也只有那宫行看起来可能是位高手。

白玉京远远看见柳无涯已经身陷险地,毕竟也曾相识,不由高声道:“柳兄,贫道来助你。”青萍剑已然出鞘,人剑合一,直刺柳鸣生。

坂上樱子见此,怕白玉京伤了柳鸣生,不由惊呼道:“小心。”张翠屏还以为她是在让白玉京小心,不由暗暗多看了她几眼。

柳无涯正觉气力不继时,突然柳鸣生攻势一缓,只见一名年轻的青衣道人仗剑而来。那道人的剑如霓虹,清光漫天,柳鸣生不得不暂时放过了柳无涯。

常人遇见他人偷袭往往会先行躲避,但柳鸣生却是以攻代守。其剑气就如迸发的火焰,直接破开了白玉京的剑光。

“当”得一声,两剑交鸣。

交鸣的刹那,两人同时收剑,又同时出剑。

柳鸣生自悟得剑意之后,每一剑就如火山迸发一般,剑气炙热如熔焰,逼得白玉京只能剑走轻灵,来回穿梭。而柳鸣生一剑逼开白玉京,又反刺攻上来的柳无涯,一人独剑竟然让柳无涯和白玉京这两位江湖上超一流的剑客联手也只能屈居下风。

而且守不可久,这般下去,白玉京和柳无涯二人最终只有败走一途。

三人交手,剑气纵横交错,偶有其他江湖中人想要插手,还没靠近就被剑光逼退,甚至被误伤。一时间,众人只能远远围观。

“春风化雨柳无涯早就成名已久,这青衣道人什么来头,看起来这么年轻,剑法似乎不比柳无涯弱。”有人疑道。

白玉京在江湖上声名不响,这儿的人除了张翠屏几人竟无一人能识。张翠屏听众人议论纷纷,不由想为白玉京扬名,高声说道:“你们都记好了,那道人正是葛皂山全清子门下白玉京。”

她话才说完,白玉京闷哼一声,却是被伤了左肩。所幸他躲避及时,不然怕是被一剑刺中胸膛。他这一退,柳无涯也闷哼一声,转身就走,一身白衣染血。

“——嗖——”

眼看,柳鸣生一举击败白玉京和柳无涯,正回气凝息之际,一抹银光突如其来。

如柳叶纷飞,悄无声息。

数柄飞刀见时还在几丈开外,下一瞬,就已经封锁柳鸣生前后左右退路。

白玉京刹那间就认出这些飞刀,无论是在严府门前,还是白云观,那凛然的飞刀都让他惊悸不已。与此同时,他脑海中闪过一道身影,冷峻的紧身黑衣。

“叮当——”

快,快到极致的剑。十八年来,柳鸣生日夜苦练,不知道刺出多少剑才有今日的快剑。他一双明亮的眼神似乎看透了飞刀的轨迹,长剑一动,剑尖刹那间一一击中那些飞刀。

但出乎人意料的是,尽管他击落了面前的飞刀,但在飞刀之后还有一把飞刀。藏在后面的那些飞刀比他击落的飞刀要小上几分,而且通体黝黑,有亮白的飞刀在前,常人更本难以注意到这后面的飞刀。

更为致命的是,藏在后面的第二把飞刀往往只有临近的时候才能发现。往往你击落了前面那把银白飞刀,后面的飞刀依然会命中目标。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