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蓬莱寻仙 > 作品相关
太白剑宗之临路歌:楔子
作者:酒不离食  |  字数:2272  |  更新时间:2019-05-09 22:27:30 全文阅读

春深日暮,载酒天涯处。醉得诗名青史铸,谁见鬓霜凄楚。志在万里鸿途,此生何惜微躯。日夜乘舟无梦,中天折翼悲乎!——词寄《清平乐》

上元元年,江夏郡。

东风吹得酒旗招展,夕阳残照里,一名头戴斗笠的女子缓缓走来。在她的身旁,还紧跟着一位十来岁的少年。

少年背负着比他矮不了几寸的剑匣,才走到酒楼门口,便老气横秋地说道:“小二,小二……”一名青衣小厮小跑着从店内走出来,“两位客官,里面请,里面请……”

那少年却是拽住了他的一只长袖,青衣小厮微微一怔,就听那少年凑上前来,悄声问道:“今日酒楼可来了什么贵客?”

那青衣小厮看了少年一眼,又瞧了瞧那戴着斗笠的人。那人斗笠下挂着一层黑纱,遮住了长发和脸,只能从衣着上猜出这是位女子,而且是位年轻的女子。

青衣小厮不禁朝长街上看了看,见除了眼前二人外并没有其他值得注意的人,心中才微微松了口气。最近这一带可不太平,何况酒楼里还有一位贵客,容不得他不小心。只是这女子和一个小孩就算有天大的能耐也不可能闹出啥大事来。

不过,今天酒楼里来了位贵客,这小孩又是如何知晓的?他心中虽然疑惑,却没有流露出来,反而笑道:“这位小哥说笑了,二位能来本店就是本店贵客。这天色也不早了,不如进店歇息歇息。”

“你这小二倒是滑头,今天真没来贵客?”少年双眉一挑,显然信不过这青衣小厮。

青衣小厮见这少年似乎不打算进店,就只想知道店中有没有来贵客,心中暗暗恼怒。不由猛地甩了甩长袖,本以为顺势能将那少年拽倒,让他吃点苦头,却觉手腕一紧,那少年的五指已经松开袖口如铁箍辘一般将他的手腕扣住。

“疼……疼……”

那少年一用力,青衣小厮顿时痛呼出声来。

“又胡闹了。”

就在青衣小厮疼痛难耐之际,一道冷淡的女声响起。那头戴斗笠的女子一开口,少年咧嘴一笑,顺手一放,青衣小厮不禁踉踉跄跄向后倒退了几步,一脸骇然地看着那少年。

这小孩也忒大的力气。

“姊姊,我们进去坐坐吧,那人肯定在这儿。”

头戴斗笠的女子微微颔首,青衣小厮还在揉有些酸疼的手腕,就听那少年道:“还不去安排个好位置,给我把你们的招牌菜全上上来。”

青衣小厮听了,也不敢怨恨,说道:“好的,两位贵客,这边请。”

酒楼大堂人不多,一些美姬在轮流给客人劝酒。青衣小厮正准备安排他们在一旁空位,那少年却是提前道:“我们上二楼去。”青衣小厮不敢再惹这位小爷,连忙带着他们上了二楼。

二楼人更少,一旁胡床塌上只坐了一位老者和一位青年,两人都头戴高冠,颇有些古代儒士之风。不仅没有唤美姬倒酒,吃饭时,两人也一言不发,目不斜视,尽管青衣小厮带人上了二楼,他们都仿若未觉。

少年又道:“还是去三楼吧。”

青衣小厮都要哭了,连忙道:“这位小……哥”哥字还没说出口,又连忙改口道:“小爷,三楼都是预定好的雅座,暂不待客呀,还请小爷见谅。”

他话才说完,就听得三楼“嘭”地一声,应该是酒坛摔破在地上的声音,隐隐听到有人喊道:“拿酒来……”

只见一位身穿锦衣的中年男子匆匆从楼上下来,见了青衣小厮不由叫道:“三泉,还不下去把那仅剩的一坛新丰酒给搬上来。”青衣小厮见是自家掌柜,不由道了声是,急急忙忙下楼去了。

那中年男子又匆匆上楼,少年看了看头戴斗笠的女子一眼。那女子径直走到一旁胡床坐下,少年连忙凑了上去,缓缓道:“姊姊,你不上去瞧瞧?”

女子沉默不语。

“那人肯定在楼上。”少年继续道。

他见女子始终不说话,不由摇摇头,喃喃道:“你不上去,我可要上去了。”刚好见着那青衣小厮抱着一坛酒上楼来,他一个疾步就来到那青衣小厮面前。

“啊……”

青衣小厮惊呼一声,却见少年突然一摆身,背后的剑匣横斜起来将他手中酒坛给打落。

眼看那酒坛落地之际,一双柔嫩的小手轻轻地托住了那酒坛。“还是我给你送上去吧。”青衣小厮才听着这声音,那少年就如顽皮的猴子抱着酒坛轻快地上了三楼。

“不可。”青衣小厮还想着上去追赶,耳畔一道女声传来:“小二,请给我上桌好菜。”

冰冷的声音让青衣小厮如坠冰窟,不由自主地止住了脚步,看了看那头戴斗笠的女子,“客官,请稍等,我这就去安排。”不知为何,说完这句话,他才觉浑身轻松如意,刚才那一阵起自内心的寒意也瞬间消失。

他又听了听,三楼也没有传来什么异声,遂不再管它,下楼去安排那女子的饭菜。

少年抱着酒坛上了三楼,那锦衣男子虽然诧异怎么是一小孩抱着酒来了,但还是迎了过来,准备从那少年手中把酒坛拿走。才来到那少年面前,突觉眼前一花,少年已经从他身旁溜了过去。

“良宰兄,还能饮否?”

少年来到雅间门口,就见一道身影跌跌撞撞起身,朝他走来。

那人长袖宽大,醉眼迷糊,看着少年怀中的酒坛,似乎觉得袖口有些重,不由将袖口撸起,露出干瘦的手臂:“来来来……一起饮上几杯……”但走近了似乎发现这人身高不对,揉了揉醉眼:“咦,怎么是个童子,你叫什么名字?”

“太白兄,韦某在此呢。”一旁坐着的锦衣老者也站了起来。

少年仔细打量了那人几眼,只觉脸庞消瘦,看起来和那些穷酸先生没有多大区别,这人就是名传天下的谪仙人?

“小子白玉京。”

那人哈哈大笑:“白玉京?好名字,好名字。”在少年身后原本还想骂上几句的中年男子,见此也停下了脚步。

“昔日小仙翁称元都玉京,週迴九万里,在大罗之上。世人皆道我为谪仙人,今日见汝,莫不是唤我升仙入此玉京乎?”那人神情略有些落寞,旁边锦衣老者连忙道:“太白兄,说好了不醉不归,莫顾此言他。”

少年看着他那落寞的神情不知为何心中发酸,天下谁人不知此人当年豪情,天子坐前高歌,高力士脱靴,贵妃磨墨。

又手中一轻,酒坛被那人夺去,开了封盖,长喝一口,吟唱道:“天上白玉京,十二楼五城。仙人抚我顶,结发受长生……学剑翻自哂,为文竟何成。剑非万人敌,文窃四海声……”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