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蓬莱寻仙 > 江湖
第六十三章:魔门和正道,剑胆与琴心。
作者:酒不离食  |  字数:3218  |  更新时间:2020-02-18 12:57:51 全文阅读

还未到祖祠,就听得一阵一阵刀剑声交鸣。

远远看去,一片火光中,张家祖祠已经崩塌了一大半,三名麻衣老者正被七名黑衣人团团围住。这三名老者虽然剑法精湛,奈何那些黑衣人也都是江湖好手,一时间竟然争执不下。

白玉京几人赶到的时候,只听一名老者叫道:“赶紧追,有人抢走了剑胆!”

张浮生面色一片惨白,“大伯,四叔,六叔,我爹呢?”

那几名黑衣人见白玉京几人到来,连忙分出几人迎了上去。这般下来,那三名老者压力顿减,其中一人说道:“浮生,你爹去追那贼子了。”

张浮生还欲再问去哪个方向了,一名黑衣人挥棒而来。两人才一交上手,张浮生就惊声道:“君山丐帮的人?”这让他不禁心生疑虑,这些人大多数是名门各派的人,又有谁能将他们聚拢在一起,谋划他们山庄的剑胆?

“啊——”

一声惨叫声传来,无论是秦如意还是张浮生都不禁惊讶。那姚明月看起来像个柔弱女子,却是他们当中最先杀敌的人。白玉京倒是不觉得奇怪,毕竟,真论起来,姚明月的剑法还要高过他一筹。

姚明月解决了一位黑衣人后,秦如意也不甘示弱,仗着“步罡踏斗”之罡气,浑身金刚不坏,趋身上前,一掌印在一位黑衣人胸膛上,顿时打得那人横飞三丈之遥。

这时,张志和也带着众多护卫赶到,“爹爹,爷爷他受了重伤。”

张浮生闻此,心中杀机更盛。那黑衣人一个横扫千军,张浮生突然要脱靴子一般,身子一矮,又如醉倒了一般,朝前一扑,长剑直削那黑衣人下盘,正是“醉脱金靴”。

他这般也算是兵行险招,若一击不中,怕得承受黑衣人“棒打狗头”之危。

好在他去势甚急,那黑衣人也没料到张浮生已占据上风时会出此险招,被他一剑削断右脚半截小腿。

此时,那些黑衣人都被一一制服。

“今晚承蒙几位相助,张某这边还得处理些杂事,若有怠慢的地方还请诸位海涵。”张浮生一边说着,一边朝张志和道:“志和,带几位贵客先去休息。”

“休息就罢了,张庄主,不如给我们准备几坛好酒。”秦如意笑道:“白小子,我们也有好久没在一起喝酒了吧?”

“三年多了。”白玉京笑道。

“秦真人,白道兄,这边请,别的不说,我们山庄中美酒还是有不少。”张志和说道,“姚姑娘,不如一起,我让人给你准备上好的银耳汤。”

姚明月没有说话,只是眉头微蹙。白玉京见了,笑道:“张兄尽管备好美酒,若掺水了贫道和师叔还不打紧,姚姑娘可不喜欢。到时候她一生气,你就要遭殃了。”

“白道兄真会说笑,不是我吹,只要江南一带有的美酒,庄中都有储藏。”

几人一边说着一边走到了一间大厅中,已经有人陆续上了酒菜,还有几人搬来了十几坛美酒,品种多有不同。一些酒坛还沾着黄泥,显然是刚从地里挖出来。

张志和一把抓起那坛带着黄泥的酒坛说道:“这还是我出生那会埋下去的状元红,秦道长,白道兄,姚姑娘,我给你们满上。”

轻启封盖,顿时满室生香。

状元红是黄酒,时间搁置地越久,香越浓而味越醇。

张志和正准备给秦如意的酒杯满上时,秦如意哈哈一笑,夺过酒坛,“贤侄不用客气”一边说着一边给自己倒了一大碗,却是嫌弃那杯子小了。随手将酒坛一抛,扔给白玉京:“白小子,今晚不醉不欢!”

白玉京原本还准备倒酒杯里,听他这么一说也倒进大碗中。“张兄,还得麻烦你再开一坛。”却是那酒放的时间长了,所剩不多,两大碗就倒了个干净。

“白道兄客气。”张志和再开了一坛酒给姚明月和自己满上。正准备说些话时,秦如意和白玉京已经各自咕噜喝了一碗。只见秦如意长吐一口酒气,说道:“白小子,这酒确实不错,比你上次藏的那坛老花青好喝多了。”

白玉京点了点头,见张志和要去开酒坛,长袖一挥,真气涌动,一坛美酒被他抓在手中。给秦如意和自己各倒了一碗,秦如意随口就一干而尽。这酒一入口,起初还不觉,但进入肚中顿有一股暖意生起,周身四肢无不暖洋洋。

“咦,这酒……”秦如意晃了晃脑袋:“好烈……天下烈酒怕无出其左右。”

张志和略显得意道:“那是,这金华府的艳阳烧可是皇宫贡酒,一年也才酿那么百来坛,等闲人根本尝不到。”

白玉京听他二人这般称赞,正准备尝一尝,却见一只白皙的手夺过他的酒碗,正是姚明月,她轻轻抿了一口,又扔还白玉京。白玉京连忙接住,生恐那酒被她打掉了。

又听姚明月淡淡说道:“这酒虽烈,怕是还比不上凤阳府的南国新丰酒。”

“南国新丰酒?”秦如意和张志和显然都没听说过,张志和不禁疑惑道:“这可是贡酒,那南国新丰酒能好过这艳阳烧?”

姚明月不置可否,显然懒得争辩。

白玉京却是偷眼瞧了瞧姚明月,见她神色无异,暗道:“姚姑娘从哪儿知道的南国新丰酒,那天听那老者说这酒从不对外买卖……”虽然疑惑,却也没有问出口。

喝了半碗艳阳烧,味道虽烈,确实比不上刚下山赶往徐州时路上喝得南国新丰酒。

“少庄主,庄主让你过去一趟。”

这时,一名护卫匆匆走来,张志和不由抱歉告辞。待他走后,秦如意原本醉了些的双眼似乎清醒了些,缓缓道:“白小子,这江湖怕是不太平了,你若无事早早归山。”

“师叔何出此言?”白玉京惊道。

秦如意随意扫了扫周边,又看了看姚明月,低声道:“你可知剑胆为何物?”

白玉京摇了摇头,不过想来这剑胆定然不凡。

那三名麻衣老者的武功每一个都在张浮生之上,放到江湖上也都是一流好手。但却甘愿守护在祖祠,纵然庄中起了祸事都不管不顾,可见那剑胆之重要。

“它是个信物,正魔大战的信物……”

铸剑山庄西南张家祖祠旁,一间屋子内,三名麻衣老者和张浮生正看着床上神色惨白,奄奄将息的麻衣老者。那老者正是张浮生的爹爹,前任铸剑山庄庄主张啸泉。

只听张浮生说道:“来犯的黑衣人共有十八人,除了带走剑胆的那位,其余都已经伏诛。他们的身份也基本查实,有少林,青城,君山丐帮,凉山青云派,洞庭神刀门,南京应龙帮等等,都是正道门派,没有魔教贼子……”

张啸泉眼中流露出一丝恼怒:“这些人都疯了吗?”他的声音虽然很轻,但在场所有人都能感觉到他心中的怒意。张浮生摇了摇头,略显得有些懊悔:“我早该想到的,那白衣人是假的,显然不是为了什么蓬莱仙岛海图而来。我们庄中除了剑胆外,怕也没有什么东西值得他们如此兴师动众。”

“剑胆已失,就差琴心了。”张啸泉说到这儿,缓了口气:“好在听琴阁这一代出了一位紫衣龙王,其行踪诡秘,常年在海外,他们要获得琴心怕是得花费些时日。浮生,你赶紧派人去通知少林武当,魔门欲重出江湖,会战摩云岭,不可不防。”

张浮生点了点头:“武当的人这几天就会到来,到时候当面告知就是。少林那边我让志和亲自去送信,快马加鞭,半月足矣!”

张啸泉听了,才露出一丝笑容,缓缓道:“那我就放心了。”这时,外面有人传话张志和到了。

白玉京干完碗中的酒,只听秦如意娓娓道来:“一百多年前,太宗皇帝拨乱反正,大力扶持武当派,与少林同为正道魁首。至此掀起了正魔纷争,整个江湖都乱成一锅粥,到处可见杀戮。”

“自古以来正魔不两立,当时这种情况更盛。正道中人四处围剿魔道中人,魔道中人也四处暗杀正道中人。可偏偏有一对年轻男女敢冒天下之大不韪,欲要平息正魔之争。”

“那男的出生铸剑山庄,拜师武当,名唤张云青。女的是听琴阁中人,名唤华霓裳。听琴阁最早本不是魔门,后来前朝年间,听琴阁阁主华星辰不愿受鞑子管制,毅然加入魔门,反抗官兵。”

“铸剑山庄与听琴阁世代交好,那张云青与华霓裳也是青梅竹马。后来,张云青成了武当掌教,而华霓裳也是当时魔门圣女,两人想要平息正魔纷争,便推动了摩云岭正魔之战。”

“正魔双方各出十人,胜者制定规矩。最终结果自然是正道胜利,将魔门全部流放到湘西及南疆一带,除非正魔之战再起,重新制定规矩,不然魔门不得大肆出入江湖。”

“而立约之物正是张云青的剑胆和华霓裳的琴心。剑胆归还铸剑山庄,琴心放置听琴阁。若有一日,剑胆琴心出现在摩云岭,即是正魔大战开启之时,再以胜败重议新规。”

“当然,最重要的一点是魔门不能自己去抢夺铸剑山庄的剑胆。而这一切都是由太宗皇帝派来的锦衣卫指挥使纪纲做见证,近一百多年来,魔门中人也只敢偷偷摸摸在江湖上出入,也是因此缘故。”

“看刚才那些人施展的武功也多是正道中人,你想他们抢这剑胆为何?怕是欲要重启摩云岭正魔之战!”秦如意说到这儿不禁长叹一口气。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