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蓬莱寻仙 > 江湖
第六十二章:谁歌青玉案,唤起白衣人。
作者:酒不离食  |  字数:3338  |  更新时间:2020-02-18 12:57:43 全文阅读

宁波府鄞县,金峨山下。

日暮黄昏,残云如璧。山中积雪未消,一片银妆中突然出现一道惨白的身影。这人一身白衣胜雪,步子凌乱,跌跌撞撞似乎醉酒一般。

看起来下一刻就会跌倒在地。

但紧跟在此人身后不远处的大梦尊主却丝毫不敢大意,他抱着黑色狸猫神色凝重。一双碧绿的眸子紧紧地盯着那人的手,五指修长,正死死地握着剑柄。

这时若有人在大梦尊主面前就会发现一个很诡异的事情,大梦尊主的双眸似乎与他怀中那只黑色狸猫的眸子互换了一般,变成了竖瞳。竖瞳中倒映着一道白影,而那只黑色狸猫碧绿如翡翠的眸子中却出现一幅幅画面。

那是一个浑身染血的孩子,似乎受了重伤,在一片田野间奔逃。

那孩子凌乱的步伐正好和前面那白衣人的步伐一致,只是那孩子是身负重伤,浑身染血,但眼前这人衣衫干净,周身没有一丝血迹,似乎并没有任何受伤之处。

大梦尊主抬头看了看日色,心道:“中了我的梦魇之术还能支撑这般久,果真是厉害。不过,算算时辰,也该倒下了。”

就在他等着那人倒下之时,远处传来一阵歌声:“遥遥独见双飞鹭,垄田上,人归去。绿水环村村已暮,两三疏雨,几家灯火,妻女门前伫……”

婉转崎岖的山道上远远走来一位樵夫,背着一捆柴火一边走一边高歌。

“今生有幸人间住,何必人间苦寻路!大道苍天应有数,百年名利,一抔黄土,莫让红尘误……”

大梦尊主刚开始还不觉,突然脸色一变,身子瞬间一闪,躲进了旁边山林之中。随之,一道剑光如长虹贯日一般直刺而来,剑气所经之处,摧枯拉朽,树折雪消。

只是,这一剑似乎后劲不足,中道而止,大梦尊主才险险避过。

他虽然明知那白衣人因为中了他的梦魇之术,此时心神耗费过多,使出这一剑后已经没有再动手之力。大梦尊主只要上前去就能将白衣人擒住,但他却只敢远远瞧了那樵夫一眼,不敢多留半刻,径直从山林中溜走。

再看那樵夫年约知天命,可能因为久在山野,肌肤黝黑。只是不似寻常樵夫那般粗糙,似乎如墨玉一般富有光泽。

那白衣人只来得及看他一眼,就觉眼前一黑,昏倒在地。樵夫摇了摇头,随手将白衣人提起。那白衣人身高近六尺,虽然略显稍瘦,但也有百五十斤,那樵夫一只右手提着竟如无物一般,步履稳健,又行了三五里路,来到一座绿水环绕的山村。

他家就在村口,老远就听到一道女声传来:“爹爹,你怎么还提着一个人?”

那女子正值二九年华,身材纤瘦,脸如瓜子,一双黑眼珠特别灵动。只是肌肤似那樵夫,略有些黑。又朝里面喊道:“娘,爹爹出去大半天没带回什么野味,反而带了一个人回来,你赶紧来瞧瞧。”

顿时,一名妇人拿着葫芦瓢跑了出来,看其虽然一身朴素装扮,但丝毫不减秀色。这般看来,那樵夫确实像樵夫,只是他这一对妻女却丝毫不似山野中人。

……

“那些人会来吗?”

张志和轻声说道,在他一旁张浮生“嘘”了一声,他的目光落到远处飞檐间。青瓦如鱼鳞,在月色凄清下似有淡淡轻烟,不由暗道:“秦真人这一手周身如芥子,大小如意果真是名不虚传。”

他的目光又转到一旁钟楼,白玉京和姚明月二人就在那儿。

如今万事俱备,余下的只有耐心等候了。

时间一点点过去,大致四更天左右,一片北来的乌云将明月遮住。那明月才被遮掩又露出半个身子,刚好照着一行黑衣人疾步而来。

张浮生看着这一幕不禁有些侥幸,这些人单看轻功就知道个个都是好手。若光明正大地厮杀,张浮生自问他们铸剑山庄不怕这些人,但这些人明显不会按武林规矩来。若一直躲在暗处,根本防不胜防。

好在今天晚上这一切都该结束了,张浮生眼中闪过一丝杀意。

一行人到了一座假山前,便止步不前。张志和正疑惑这些人在等什么的时候,一道身影蹒跚而来。

“二首领,那人就被关在里面。”

这声音有些熟悉,张志和听了,差点惊叫出声:“七伯,他怎么会在这儿。”那说话的正是张天赢,一名黑衣人点了点头:“还不把暗门打开。”

张天赢在假山旁边摸了摸,摸到一块略微光滑的圆石时,使劲一按。顿见那假山从中裂开,分别朝一旁移动,露出一道宽敞的地道。

“姚三,你们先进去。”

那二首领一发话,便有几名黑衣人身子一闪,掠进了地道之中。

张浮生见这些人竟然没有一起进地道,心道这些人还是够谨慎的。本来这些人如果都进了地道,那刚好可以来个瓮中捉鳖。眼下看来是不行了,那些进入地道的人很快就得发现不对劲,他不由从怀中掏出一个四川唐门秘制的窜天雷。

“嗖——”

在尖锐刺耳的雷鸣声中,一道白光冲天而起。

“志和,你去将人都唤来,今晚让他们以血还血。”

说完,张浮生瞬息间冲了上去,那二首领见此带着黑巾看不清神色,但眼神猛然紧缩,怒道:“张天赢,你好大的胆子,这些天得了解药,莫不是已经忘了身上的子午牵机毒吧!”

二首领看张天赢的眼神就像在看死人一般,他都懒得动手料理张天赢的性命。因为那样只会便宜了他。这世上凡是中了子午牵机毒的,若没有大首领的独门秘制解药,没有一人能活过七天,而这七天更是得承受常人难以忍受的剧痛,往往都会经受不住痛苦选择自杀。

据说当年南唐后主就是中了此毒,发作时疼痛难耐自尽而亡。因为凡中此毒者,不服用解药的话,每逢子时午时都会浑身抽搐,仿佛有无形的力量牵引周身经络纠结在一起,顿如千刀万剐般令人痛不欲生,直至七天七夜而亡。

“是你们不守承诺,你们说只为了蓬莱仙岛海图……”张天赢的声音中充满了愤怒。但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地道中突然传来一阵轰鸣声,那是唐门秘制的地火雷爆炸的声音。

剧烈的震荡让张天赢跌倒在地,与此同时,他看到了一道巨大的手掌。

“巨灵神掌。”

后人常言天下武功出少林,但事实上中华历史源远流长。远如三皇五帝时期,就有黄帝内经流传,其中多有提及经络真气之语。待至老子西出函关,黄老之学遍传天下。张道陵尊老子为圣,立天师道,武功方术不分彼此。

其天师道最为出名的一门绝学就是步罡踏斗,不仅是江湖四大轻功之一,而且能凝气成罡,端的是神妙无比。

就如眼前秦如意这一手巨灵神掌,正是以真气凝练成罡,原本看似常人大小的手掌瞬间变得巨大无比,宛如巨灵神一掌落下,狂风席卷。

那二首领见此,眼中寒芒一闪,腰间长刀出鞘,顺手一斩,正是“二郎劈山”。在他旁边的另外五人也纷纷拔出兵器,一人迎着张浮生而去。张浮生一剑刺向那人胸前,却见那人身子突兀一矮,躲过张浮生的长剑。于此同时,那人手中长剑又朝上一送,正如给神明上香一般。

张浮生一边急退一边惊道:“朝天一柱香,你是青城派的人?”

那人冷笑一声,也不答话,剑光一转,如折扇一般展开,正是青城剑法中的“风光霁月”。

两人功力剑法都相差无几,你来我往斗得正欢,突听一声惨叫声,一抹艳丽的红裙如鲜血一般映入眼帘。不远处,二首领又惊又怒:“好个小妮子,给我拿命来!”

刀如泼墨将秦如意逼开,转身一跃,一招“横断天门”直削姚明月腰身。此时,姚明月刚一剑击毙一人,又横剑挡住另外一人的长刀。

她和白玉京二人各自拦住了二人。

紧跟姚明月一旁的白玉京低呼一声小心,暗暗提气,长剑一抡,划出一道圆圈,卷住对手的长剑,致使那人空门大开。顿时一剑直刺,“当”得一声,另外一人手持双匕,如“燕尾剪柳”般夹住了白玉京的长剑。

“荡剑式。”

白玉京长剑一颤,那人双匕都被震荡开来,随手横挥长剑,正是六峰剑法中的“拨云见日”,嗤啦一声,衣衫破裂,鲜血四溅。那两人都倒飞出去,胸前一道口子潺潺流血。

再看姚明月见那二首领一刀削来,身如清风,如鸿飞冥冥,瞬间躲过了二首领和另一名黑衣人的刀。又一剑席卷而来,如怒龙出海,剑气之盛让二首领都为之心悸。

他不由急退,而那黑衣人却躲之不及,被一剑洞穿喉咙。

二首领这一退又觉背心一寒,不知何时那秦如意竟然来到他身后,长袖翩翩,如飞云出岫,一掌落在其后心,二首领闷哼一声,反手一刀,逼开秦如意。

“齐三思,还不投降!”秦如意大喝道,一番打斗,他却是认出了此人身份,赫然是湘山刀君齐三思。

“投降……哈哈……”二首领冷笑,他看向周围,已经有许多山庄的护卫持着火把围了上来,正是张志和在张浮生发射窜天雷后,就去将惊醒的人们聚拢在一起,赶来支援。

可就在此时,东南方向突然传出一声打雷般的巨响,隐隐有火光冲起。

原本已经占了上风的张浮生见此脸色大变,一惊之下空门大露,差点被那黑衣人一剑刺伤。所幸张志和掠身而来,一剑荡开了那人长剑。又有白玉京从身后偷袭,疾步上前点住了那人穴道。

“快……快,去祖祠……”张浮生大声叫道。

二首领笑声更大了,似乎很是得意,但秦如意和姚明月一前一后同时出手,他也瞬间被拿下。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