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蓬莱寻仙 > 江湖
第五十七章:铁牢会尊主,山庙见夫人。
作者:酒不离食  |  字数:3430  |  更新时间:2020-02-18 12:57:01 全文阅读

“大梦尊主,我都将你请来这么久了,怎么才见了老朋友就这般急着走?”

那人明明安静地站在铁牢中,但叶希鹏的话却让祁天雷神色微微一变。他猛地一咬牙,再看那牢中哪有人影。而叶希鹏的面前倒是多了一个人,首先入目的是满头金发,如波浪般散披在那人肩头。

再看那人年纪颇大,显得老态龙钟,只是肌肤异常的白净,长相依然俊朗,鹰钩鼻高挺,显然不是大明汉人。等祁天雷看着那人如翡翠一般碧绿的眸子,顿觉眼前风景大变,浪潮声阵阵,不知何时竟然来到了汪洋大海之上。

祁天雷放眼望去,除了脚下的一棵树干,四周淼淼茫茫,不禁大骇!

任他百般思索,也怎么想不到如何就来到了这大海之上,他刚才不是和公子在大牢中。想到大牢,他又想到那碧绿的眸子,再看天际那轮烈日竟然不似往日一般炽白,反而有些绿油油。

下一刻,就听得叶希鹏的声音响起:“大梦尊主,当初和你谈的那件事,你考虑的如何?”

祁天雷这才发现自己又回到了大牢之中,刚才那一幕恍如梦境。却见那人朝他微微一笑,祁天雷不禁瞳孔一紧,露出忌惮神色。心中之惊讶已经难以言喻,虽然早就听叶希鹏说过,此人大梦真经独步天下,擅长迷惑世人,蛊惑人心,但今日一见竟超乎其想象。

怪不得前日那送饭的弟兄竟然会以筷子从口中洞穿自己喉咙这般残忍手段自杀,显然受到此人之蛊惑。

祁天雷再也不敢小觑眼前这域外老头。

大梦尊主明明是域外人士,但大明官话讲的无比流利,而且发音相当标准。

“老头我可不想在这暗无天日的铁房子里待着了,叶千户,你再不来我就得想办法逃出去了。”

叶希鹏笑了。

他没有接大梦尊主的话,而是朝祁天雷说道:“去准备好上等的酒席,对了,酒要佛朗基贩卖过来的葡萄酒,酒杯要纯净无暇的夜光杯。”

祁天雷听了正准备离去,又听那大梦尊主笑道:“还是叶千户懂我,还有把司命带回来,老头我这些日子都想死她了。”

“司命?”祁天雷疑惑间便听见叶希鹏得声音:“那只黑狸猫。”

两个时辰后,大梦尊主酒足饭饱走出了镇抚司大门,他怀中抱着一只毛发俱黑的狸猫,迎着渐渐西下的烈日,朝南方而去。

而等大梦尊主走后,叶希鹏骑上了一匹大马,朝城南大兴县而去。一路奔驰,直到夕阳西下,漫天白云染血。叶希鹏来到一座山神庙,山神庙外停着一顶素白轿子,还有分别身穿青红白黑长裙的四名佩剑少女守候在一旁。

“可是叶千户当面,娘娘等候你多时了。”那青衣少女说道。

叶希鹏一跃下马,笑道:“我和你家娘娘约定的时日是酉时三刻,现在还不算迟。”

“哼!”青衣少女冷哼一声,“娘娘就在里面,你有本事就进去。”说完,“锵锵锵”数声,四名少女一齐拔剑,又纷纷跃起,占据叶希鹏东西南北四个方位。

顿时,四柄银晃晃的长剑围住了叶希鹏。

“一木逢春千里风。”

东边使剑的是青衣少女,她的剑始一展开,就如春回大地,万木葱茏。又似东风无形无迹,笼罩叶希鹏周身上下。她出剑的瞬间,其他三个方位也同时出剑。

“奈何星火势熊熊。”

青衣少女的剑如万木生风,而南边那红衣少女的剑则如星火燎原,霎时间如熊熊烈焰。

又听得西边那白衣少女喝道:“可怜天道好诛戮。”在她一侧占据北边的黑衣少女接着道:“冰雪袭来万象空。”

青衣少女的剑如风般缠绵,而她正对面的白衣少女的剑则赤-裸-裸充斥无尽杀机,真如死士一般一往直前,不顾自身无半点防御,空门大开。两人同时出剑,在叶希鹏一前一后,可谓相得益彰。

而叶希鹏的左右两侧一边是剑法如烈焰般炙热的红衣少女,一边则是冰冷如寒霜的黑衣少女,一齐攻来,顿让叶希鹏陷入冰火两重天。

这四人的剑法任意一人放到江湖上也能称得上一流,更别说四人一齐出手,还似乎暗合某种阵势,那可不是一加一等于二的效果。

换了祁天雷这位锦衣卫中声名赫赫的十三太保之一,面对这等情况怕也是凶多吉少。但叶希鹏仍然神色平静,整个人仿佛没有看见四人刺过来的长剑。

就在四人的长剑刺到他周身三寸之处,只觉一股绵绵不尽的无形力量凭空挡住了四柄长剑。任那四名少女如何运转真气,都无法再刺入半寸。

“早就听闻魔门北斗四时剑阵的厉害,没想到也不过如此!”

叶希鹏的话让那四名少女都愤恨不已,正欲变招让叶希鹏瞧瞧她们的厉害时,山神庙中一道淡淡的声音飘忽而来:“叶大人,既然来了就进来吧,何必戏弄这四位婢女。”

那四名少女听到这声音,脸色不由为之一变,纷纷退让下去。

叶希鹏一挥长袖,大步走进了山神庙中。

山神庙中,一名素衣女子端坐在蒲团之上,在她前面三丈处也放了一张蒲团,叶希鹏走进来时,只听她淡淡说道:“坐。”

叶希鹏定睛打量了这女子一眼,稳稳当当地坐在蒲团之上。

“不知萧左使何处开罪了叶大人,本宫代他向叶大人赔个礼。只是萧左使上有二老,近日一直挂念,还望叶大人能将他送出城来。”这女子说话很是客气,若不是外面那春夏秋冬四位美婢是这位的招牌,叶希鹏都不敢想象魔门第一夫人竟然这等好说话。

“既然娘娘开口,放了萧逸尘,叶某自无不可。”叶希鹏随口答道,又缓缓说道:“只是娘娘对于叶某先前书信中提到的交易如何看?”

那女子笑了。

她白纱笼面,叶希鹏虽然看不清其长相,但白骨夫人早就成名多时,显然年事已高。但此时这笑出声来,却如碰上了什么美事的少女一般。

“交易?”女子此时的声音有着一丝戏谑,“叶千户,你说一只绵羊能否和一只虎狼做交易?”萧左使的事一了,这女子对于叶希鹏的称呼也不经意间发生改变。

叶希鹏也笑了,他那对长眉正如大鹏展翅,高高扬起。

“娘娘,你不必妄自菲薄,魔门近百年来虽然没落,但在娘娘带领下,二十年蛰伏,显然不是一只绵羊。”

叶希鹏此话一出,女子笑声戛然而止。

“有意思,有意思,倒是本宫小觑了叶千户。既然叶千户自认为是虎狼,本宫倒想看看叶千户的爪牙是否如叶千户这般自信。”

话已至此,叶希鹏顿觉一股森森寒意。

本就是深冬,山神庙的温度就极低,但此时此刻,叶希鹏只觉整个山神庙中都被冰封住了一般。原本还有寒风从破漏的窗户间溜进来,眼下却仿佛时间静止一般,莫说风儿,就算是他呼吸间都感觉不畅快。

这才是魔门第一夫人的手段,身未动,其势已密布整个山神庙。

而那女子也发现了一件事,叶希鹏背负的刀鞘在抖,起初还是轻微颤动,但逐渐抖动的厉害。

下一刻,女子看见了一把漆黑的刀。

刹那,一道三丈犁沟出现在二人面前,从叶希鹏脚下一路延伸到女子蒲团边。

女子似乎微微一怔,突然开口笑道:“好一把刀,前锦衣卫指挥使陆炳果真是收了一位好徒弟。叶大人,你且请回,有任何事情尽管告知萧左使,本宫自会知晓。”

叶希鹏淡笑道:“那就谢过娘娘。”

说完,长刀入鞘,径直出了山神庙。等他走后,那四名婢女也走了进来,青衣女子正欲说话,却看见了庙堂中的那一道犁沟,不禁大骇。

“娘娘,那叶希鹏竟敢对你出手?我们这就出去将他捉拿回来。”

蒲团上的女子冷喝一声:“够了,以后有叶希鹏的地方,你们都退避三舍,我自有安排。”

说完,她起身离开。

而就在她起身的瞬间,蒲团突然一分为二。

四名婢女不禁色变,女子低喃道:“叶希鹏,本宫倒想看看这乱起来的江湖是何模样,希望你不要让本宫失望。”心中不免想起了刚才那一刀。

千里之外的江南。

杭州府城,白玉京和姚明月二人刚来到一家福临客栈,就听见一名说书先生在那高声说道:“那白衣人,一人一剑屠戮江湖好汉,这日上了国清寺。”

“按理说天印法师法师本该召集江湖同道与那白衣人决一死战,不想那天印法师竟然束手待毙。”

台下的人听说天印法师束手待毙,不禁又惊又骇。国清寺的天印法师之名,莫说杭州府,整个大明都多有人耳闻,其多年行善积德,救济世人,实在是一位难得的大德高僧。

就有人担忧道:“那怎么行,那天印法师不是死定了?”

那说书先生哈哈一笑:“所以说天印法师善有善报,就在那白衣人加害天印法师的那一刻,有人从他剑下救出了天印法师。”

这话一出,无不喧哗。

众人都听说书人说过,那白衣人如何了得,横行江南几无敌手,这江南还有谁能奈何得他?就算是春风化雨柳无涯怕也不行。

“莫不是东海紫衣龙王出手了?”

“错错错,紫衣龙王从不近陆地,怎么可能跑去天台山。”有人反驳道。

“乔先生就别卖关子了,赶紧得,说谁救了天印法师吧!”

那乔先生看大家兴趣都吊起来了,才笑道:“诸位可听说过尚道人?”

“崂山尚道人?”姚明月的神色蓦然一变,突然窜了上去扯住那乔先生:“你说的可是崂山尚道人,他去了天台山?”

“姑娘,姑娘,你轻点,是崂山尚道人。”那乔先生只觉肩头锁骨被一双铁钳子夹住一般,心中暗道这姑娘好大的手劲。

姚明月听他这般说,才喃喃道:“这都十多年了,你总算是下山了。”

白玉京还没反应过来,就听她说道:“小道士,铸剑山庄暂时不去了,我要去天台山。”白玉京看着姚明月阴晴不定的神色,点了点头。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