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蓬莱寻仙 > 江湖
第五十二章:佳人奏古曲,道士闻忘机。
作者:酒不离食  |  字数:3048  |  更新时间:2020-02-18 12:56:23 全文阅读

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

听琴轩在秦淮河畔相当有名,因为它是清泠大家会客的地方。

秦淮河畔杨柳夹道,值此季节,柳丝枯黄,随风摇摆。一直过了乌衣巷,才见到一株株腊梅树,看起来已有些年头,枝干粗壮,只是显得有些老态龙钟,一顶锦色花轿搁在在树下,轿旁还有一辆马车,白马正低头进食。一名灰衣老仆自顾自地照看着白马,见白玉京来了也不吱声。

“琴音静流水,诗梦到梅花”

门前一幅对联工整,字迹清秀整洁,不知道是不是清泠大家所题,白玉京见了,暗道:“这儿地处秦淮畔,琴声伴随流水,又种有梅花,这副对联倒是贴切。”

此时此刻,已经有不少公子书生聚在门前,却被一名头扎双髻的绿衣童子拦在门外。一些人虽面有愠色,却丝毫不敢发作。在此秦淮河畔,谁不知清泠大家之名,仿佛西湖之苏小小。更何况,清泠大家可不是柔弱的苏小小,据说来头不小,曾经不知道有多少不长眼的家伙被喂了秦淮河的鱼鳖。

白玉京一来,那绿衣童子明显眼神一亮,说道:“可是白玉京道长?”声音清脆悦耳。

白玉京点了点头。

“小姐已经恭候多时。”

其他人见童子将白玉京迎了进去,顿时喧哗起来,一些胆大的还要闯进去。却见一名身材高大的汉子走了出来,其身高八尺,虎背熊腰,值此寒冷时分,也仅仅穿着短袖薄裤,张口囔道:“今天小姐不见客,你们都可以回去了。”

知道这汉子厉害的,都垂头丧气地离开,不知道的还欲辩驳两句,就听一名身穿锦缎的书生说道:“清泠大家没让我们走,你凭什么让我们走。我们就算见不到清泠大家,能在此听上一两首曲子也是好的。”

其他人听了,也纷纷说是。

不料那汉子随手提起那书生,直接将他扔出数丈之远。远看那人要摔个头破血流之时,却见那人只是在地上打了几个滚,虽然有辱斯文,但好歹保住性命。

没眼力的道是那人厉害,有眼力的自然看出那人都快吓尿了,不过是那汉子用的劲道巧罢了。这汉子虽然没有伤人,但他这么一闹,自然没有人敢再质疑他的话,纷纷离去。

白玉京进了楼中,那童子招呼他在大堂坐下。在他面前是一张茶几,茶几对面是一扇屏风,屏风上没有题画,而是一首五言小诗:“自古咏寒梅,凌霜独盛开。岂如江岸柳,二月暖风裁。”

没有题名也么有署名,字迹一如门前对联那般清秀,应该是同一人所题。

若真是清泠大家所题,那白玉京就得高看她一眼。因为无论是前日夜晚在秦淮河畔,还是昨日莲园,他见那清泠大家都一副柔弱女子模样。这等柔弱女子能有如此心气傲骨,纵然是江湖女子也是罕见。

不过,白玉京没有多想,他只是为姚明月而来。正准备问那童子的时候,二楼走下来一位黄衫女子,正是清泠大家。她举步轻盈,如凌微波,此前白玉京见她都是坐着,此时一见更觉身材曼妙,一举一动都有一种牵动人心的魅力。

“清泠见过白道长。”

清泠大家应该是自小就生长在南京,虽然说着官话声音却带着江南吴语的娇软温柔,浑不似她本人那般清冷脱俗。

这临近了,白玉京看的真确,这女子确实美丽不可芳物。单论长相,姚明月与之相比差了怕不止一筹。但相对清泠的美貌,姚明月应该是多了一分灵气,满身的灵气。

白玉京回礼道:“大家客气了,姚姑娘还没有过来吗?”

清泠大家古怪地看了他一眼,这小道士在她面前还念着明月,莫非这小道士看上明月了,那就有意思了。不由道:“姚姑娘呀,她还没有来,不如先听我弹奏一曲。”她一举衣袖,白玉京发现她的手指亦是修长白净,纵然留有指甲扣弦,也都修剪得干净齐整。

若这是一双拿剑的手,这双手的主人肯定也是一位名剑客。

白玉京心中莫名生出这样一个念头,暗自摇了摇头,清泠大家这等文雅柔弱的姑娘怎么可能像江湖儿女一般打打杀杀,那也忒煞风景。

“绿绮,抱我的琴来。”

清泠大家吩咐一声,向白玉京施了一礼,退到屏风之后。那绿衣童子此时也抱来一张琴,这琴造型古朴,肥而浑圆,似乎是传承于唐朝的古琴。

“铮——”

琴声平缓空灵,白玉京只觉周边万物都消失不见,耳畔尽是浪涛声,鸟鸣声。若是寻常这般,闻得浪涛声,鸟鸣声,怕会觉得烦躁不堪。可白玉京是越听心越静,忘却所有。仿如古人所言:蝉噪林逾静,鸟鸣山更幽。

在白玉京沉醉在琴声中,一道火红身影走了进来。

若是往常,白玉京早就警觉过来,但此时此刻仿佛痴了一般,一心陶醉在那空旷的沙滩,海浪,海鸥。

“小道士……”

耳畔突然响起一道熟悉的声音,瞬间将白玉京惊醒过来。“姚姑娘,你来了。”

姚明月却是朝屏风后的清泠大家笑道:“师师,你这曲鸥鹭忘机对道士果然更有用。”

屏风后,琴声戛然而止,传来一阵盈盈笑声:“刚才这小道士只念着明月你,我当然不高兴了。”

白玉京听了,只觉脸颊有些发热,不由岔开话题道:“姚姑娘,那剑公子来了没有?我好将这块异铁交给他。”说到这儿,他不由四处看了看,对于那位剑公子,他还是比较好奇的。

姚明月见他将包袱取下,放在茶几上,便伸手去拿。

“有点沉……”白玉京连忙道。

但姚明月毕竟是习武之人,那异铁虽沉,但在她手上却轻如鸿羽。此时,清泠大家也靠近过来。

黑乎乎的石头毫不起眼,姚明月将它重新放到茶几上,突然白光一闪,白玉京只觉双目刺疼,“当”得一声。“好快的一剑。”白玉京暗道,这一剑虽然不是对他使出,但还是让他浑身生寒。

再看那块异铁,竟然没有丝毫痕迹,果真是宝贝。

白玉京想要靠近看一看,结果“哗”的一声,茶几四分五裂。白玉京眼疾手快,一手拿起茶几上的茶壶,一手拿起异铁。

“去换张茶几。”清泠大家吩咐道。

姚明月却是没有在意这些,朝白玉京说道:“那黄剑雄说他找到了桃花源?”

白玉京点了点头,说道:“当时他是这么说的,桃花源是什么地方?”

姚明月没有说话,清泠大家却是吟诵道:“嬴氏乱天纪,贤者避其世。黄绮之商山,伊人亦云逝。往迹浸复湮,来径遂芜废。相命肆农耕,日入从所憩……”

“五柳先生说的世外桃源?”白玉京说道,“那地方果真存在吗?”

姚明月笑道:“自然是存在的,小道士,剑公子你是见不着了,不过这块异铁我得拿走。”

“你拿走就是。”白玉京笑道。

姚明月和清泠大家一脸奇怪地看着白玉京,“小道士,你就这么轻易地把它给我了,也不问问我拿它去干嘛?会不会交给剑公子?你恐怕还不知道这块异铁有多珍贵吧?”

这异铁的珍贵白玉京虽然看不出来,但那剑客能以死相护定然是一件宝贝。不过,无论是关天盛说的,还是姚明月都亲口承认她认识剑公子,他受人所托交给剑公子,但是剑公子都见不着,那不如转交给姚明月。

“我相信你。”

白玉京平淡的语气让姚明月心中生起一种别样滋味。

“小道士,这下本姑娘倒是高看你一眼呀!”姚明月笑道,“这块异铁是铸剑的好材料,我准备拿去铸剑山庄用它打造一柄剑。”

铸剑,白玉京一愣,不过想想也是,这种异铁只能是用来打造兵器。

这时,那原本守在门口的大汉已经搬来一张新的茶几,白玉京将异铁和茶壶放在上面,心道:“这就要分别了吗?”

却听姚明月笑道:“小道士,看你也没把好剑,不如随我去铸剑山庄寻把好剑。”

白玉京一听,心中原本还隐隐有些作痛,此时顿如吃了蜜一般,甜腻腻的,“她邀请我去铸剑山庄……”

“怎么,小道士,你还有其他要事吗?若是这样,那就算了。”姚明月见白玉京不说话,还以为他不愿意去。

“没有,没有……”白玉京连忙道,这一刻,原本先前向章天辟说的去京城的事被他彻底遗忘了。

“那就这么说定了,我们明日就出发。”姚明月笑道。

白玉京重重的点了点头,说道:“那我回去和我师兄说一声。”说完,压抑着满心的喜悦,走了出去。

等白玉京走后,清泠大家笑道:“这小道士看上你了,我的明月妹妹。”

姚明月脸色一怔,看着清泠大家脸上玩味的笑容,不由道:“好你个师师,刚才干嘛弹那曲子,你不怕他看出什么来?”

“怕什么,他又不是武当山的牛鼻子。”清泠大家脸上笑意盈盈。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