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蓬莱寻仙 > 江湖
第五十一章:浮云一别后,流水五年间。
作者:酒不离食  |  字数:3155  |  更新时间:2020-02-18 12:56:16 全文阅读

“什么剑公子?”徐邦宁这时也看出来沈长庚不是开玩笑。

而关天盛则是神色一动,昨日小师弟还曾问过他剑公子的,只是他着实不知南京有什么剑公子。看沈长庚意思,这剑公子似乎有莫大来头。

沈长庚没有回答徐邦宁的话,反而问道:“当今之世,诸位可知孰人剑法绝世?”

“尚道人,一手云龙十八式剑压江湖,自问鼎以来从无一败,纵然是魔教白骨夫人,也曾是其手下败将!”苗人英突然开口说道。

尚道人,在江湖,这个称呼只有崂山那一位,众人都暗暗点头,纵然是徐邦宁虽然不好武艺,但也听人说过尚道人的大名。自太白剑客大战陆炳之后,尚道人更是稳居天榜第一。

“塞外雪山万剑山庄剑神南宫一鸣,剑气纵横三丈三,举世无敌。”华秋白说道。

无论是尚道人还是南宫一鸣,都是江湖最有名的剑客,沈长庚都点了点头。但徐邦宁却看不下去了,他现在只想知道剑公子是谁,说道:“长庚兄,你不会想说剑公子就是尚道人,或者是南宫一鸣?”

沈长庚摇了摇头,道:“剑公子不是尚道人,也不是南宫一鸣,但他的剑法较之二位,丝毫不差。”

这话一出,苗人英和华秋白都露出不相信的神色。

沈长庚却是丝毫不见怪,缓缓道:“江南江北,七大名门,十三世家,包括太湖三十六水寨,燕子坞等强匪,都曾被人一剑折服。”

“不可能!”关天盛脱口道。

沈长庚笑道:“没有什么不可能,那人自称剑公子,剑法之高绝,无人比肩。”

“那红衣女子和剑公子什么关系?”徐邦宁虽然心性差了点,却不是笨蛋。沈长庚说了这么多关于剑公子的事,却唯独不提那贼婆娘,两者间肯定有关系。

“不知道,不过她有剑公子的剑令。”这话不是沈长庚说的,而是陆蒙生,他突然掀起袖子,臂膀上一道深深的剑痕,“这就是被她留下的。”他脸上流露出一丝阴狠,又闪过一丝惊惧,最后叹了一口气。

……

莲园外,是葱茏山林。

红裙似火,正值夕阳西下,仿佛一抹晚霞飞泄,时而出现在树梢,时而消失不见。这红衣女子的剑法不说如何厉害,但这一身轻功当真高超绝顶。

柳无涯有心追逐,奈何那女子彷如一阵风儿般,在树梢间来回腾起,步履落下间如绽放的莲花。行了大约十余里,纵然是柳无涯也感觉真气凝滞,有些回气不足。他没有料到的是,白玉京这个看起来比他年龄少了十来岁的小道士竟然没有一丝疲惫之感。

浑身气息平稳,甚至还赶超过他。心中纳闷之余,也起了好胜之心。

此时,风铃一般悦耳的盈盈笑声遥遥传来:“你们还不快一点,本姑娘就要逃走了。”

柳无涯神色微微一变,白玉京竟然加快了速度,瞬间超过他两三丈远,柳无涯只好凝神屏气,顾不得真气损耗,全力施展轻功。

便这样,红衣女子在前,白玉京居中,柳无涯在后,三人在山林树梢奔腾了足足一个时辰,来到一处幽静偏僻的山谷。那红衣美女子突然笑道:“来敌人了,来敌人了……”

白玉京心中一凛,停住身形,站在一颗大榕树树枝上。而柳无涯更是将云霜剑护在胸前,他行走江湖数年,心知在这江湖上不是你剑法好就能平安无事,很多江湖好手就是因为大意栽在一些见不得人的下三滥手段上。

但结果是一道人影都没有露出来,更没有什么暗箭之类。

“你们不追了?不追我就进去了。”那红衣女子一副瞧不起你们这些胆小鬼的样子。

白玉京并不担心姚明月斗不过柳无涯,只是那柳无涯手中利剑却是厉害,不由道:“姚姑娘,贫道白玉京……”他的话还没有说完,那红衣女子一脸惊讶得问道:“小道士,你别给我攀交情,当初是你不和我走的。”

白玉京不由苦笑,这都五年了,你还记得呀!

柳无涯则目露一丝精光,他看着白玉京的神色也多了一丝谨慎,甚至他有些怀疑,这红衣少女莫不是徐邦瑞派来的。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白玉京的剑法并不比他差,再加上眼前这个不知深浅的红衣女子,他今天怕是难以全身而退。

“小道士?你怎么不说话了?”红衣女子笑道,“你没在山上修行,怎么又跑这南京来了。”

白玉京听她问起,也没有注意她说的山上修行,笑道:“受人之托,来送一样东西给剑公子。”

“剑公子?”姚明月眉峰更紧,“有人托你送什么东西给他?”

“你认识剑公子?”白玉京喜道,那人只说在南京秦淮畔能找到剑公子,但是南京秦淮河畔那般长,人来人往,他实在想不到如何才能找到那位剑公子。若是姚明月认识剑公子,他不就省心许多。当然,让他更高兴的是他心中隐隐觉得这是一种缘分。

姚明月脸上闪过一丝犹豫,还未等她说话,一直静候一旁的柳无涯突然开口道:“白兄,这女子无端袭击徐三公子,你身为大公子的人与之交往恐有不便吧?”他这句话看似为白玉京着想,实质却是想逼迫白玉京与他联手对付姚明月,就算不能联手,也要白玉京袖手旁观。

为了赤焰剑和云霜剑,柳无涯说什么也得拼命一回,更何况趁着白玉京与姚明月搭话的时间,他也恢复了体内真气。

但他不知道的是白玉京根本不是徐邦瑞的人,他只是帮关天盛一回。更何况,在他看来,姚明月又没有伤到那徐邦宁,两者根本算不上什么仇怨。

“柳兄此言差矣,贫道与姚姑娘本是旧识,又有什么不便。”白玉京缓缓道。

姚明月听了,眼中闪过一丝狡黠,笑道:“江湖人都说春风化雨如何剑骨铮铮,怎么?你是要抓我回去见你那位胆小如鼠的主子?”

柳无涯脸色一黑,他堂堂一位名剑客,徐邦宁岂能做他的主子。但不说云霜剑是他师门之物,他必须要回来,那赤焰剑在他手上也能增添几分实力。若是在其他小门派手中,他尽可威逼利诱,但徐邦宁可不是一般人,他纵然剑法过人,也不敢强取豪夺。

白玉京此时也是一脸沉静地望着柳无涯。

柳无涯心中轻叹一声,转头就走,竟然没有丝毫再纠缠的意思,足见此人内心之果断!

待他走后,姚明月笑道:“什么人托付你送什么东西给剑公子?”

白玉京听她这语气,看来是真的认识剑公子,便将路上遇见三十六水寨的事一一道来,最后他才缓缓道:“只是那异铁暂时留在了魏国公府,不然让你先瞧瞧也无妨。”

“明日黄昏,你带着那块异铁去秦淮河畔听琴轩,本姑娘现在先去请示剑公子。”姚明月说完,朝来时的路飞掠而去,留下呆愣的白玉京,“不用那么急,都来这儿了怎么不请我进去坐坐?”

已经离去的姚明月听了他的话,一时还没有反应过来,突然想明白白玉京的意思。

而白玉京正为姚明月离去隐隐失落的时候,突然听到一阵笑声,抬头一看,姚明月已经折身回来,只见她满脸笑意,似乎都笑得快说不出话来,片刻后才说道:“你个傻道士,你还以为本姑娘住这里呀?”

“怎么,这里不是你住的地方?那是谁的?”白玉京惊道。

姚明月看白玉京不似说谎的样子,不由彻底乐了,“本姑娘又没有成仙,也不想和你学做道士,怎么可能住这荒山野岭,餐风饮露。刚才不过是真气不济,寻到这里逗一逗你们二人。”

“原来是这样呀!”

“走了,小道士你也赶紧回去吧,不然这荒山野岭可没有什么给你住宿的地方。”姚明月笑道,说完施展轻功飞腾而起,落在一根树枝上,脚尖借力一点,又飞跃出去。火红的身影如同飞翔的彩凤,翩翩妙舞。

在她身后,白玉京遥遥喊道:“等等我,我不认识路。”

等白玉京回到魏国公府的时候已经是戌时一刻,所幸此时城门未曾关闭,大明其他城市例行宵禁才会关闭城门,而南京作为陪都,纵然是倭寇都不敢轻易冒犯,再加上商业繁华,所以一直没有按规定例行宵禁,城门也一般都不关闭。让白玉京有些疑惑的是,姚明月似乎有意避开了他,半路上追着追着就跟丢了。

此刻没有关天盛带路,他想光明正大的进魏国公府可不容易,只好等人去通知关天盛。好在,关天盛一直在等着白玉京的消息,并没有早早休息。没多久就将白玉京迎了进去,他第一个说的就是关于剑公子的事情。

白玉京好歹也是他师弟,所以他还是很放在心上,更何况今天若不是白玉京出头,他怕只能低头做个鹌鹑。

白玉京听他说起红衣女子是剑公子的人,心中没来由的生起一丝不高兴。“那剑公子究竟是何等人,听师兄你说起来如此讳莫如深。”

此时,两人已经回到房间,灯火摇曳,四周一片寂静。

关天盛眉头微皱,将沈长庚的话说了,白玉京这才感觉这位剑公子好厉害的本事。不知为何,他隐隐感觉,这位剑公子是他所熟识之人。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