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蓬莱寻仙 > 江湖
第四十四章:练剑深山里,修身道观中。
作者:酒不离食  |  字数:3062  |  更新时间:2020-02-18 12:54:42 全文阅读

岁月如梭,一晃五年过去了。正当嘉靖四十四年秋,江西葛皂山上,夕阳西下,枫叶如血。

一道风尘仆仆的身影匆匆上山,那是一名头戴斗笠的中年汉子,背负长刀,满脸都是风雨沧桑。

“全清子道长,这一次只能拜托您了!”

都说男儿膝下有黄金,平生只拜天地君亲师,但这样一位身高七尺的汉子扑通一声就跪倒在全清子面前,泪水纵横。

全清子已经年过古稀,满头白发,就连眉毛都如霜似雪。虽然看起来精神抖擞,脸色红嫩,但远离江湖已经将近五年。他看着中年汉子这般模样,连忙上前将他扶起,叹息一声,说道:“胡总督之事我也有所耳闻,但这等朝廷大事,贫道一介布衣奈之如何。”

那中年汉子看全清子惋惜的神色不似作伪,缓缓道:“京城已经派出锦衣卫来押送总督大人进京,章某的意思是半路截下总督大人,江南各路好汉都已经召集。只是,那锦衣卫千户叶希鹏武功过人,非道长不能敌。”

全清子神色微微一沉,说道:“自朝廷第一高手陆炳死后,锦衣卫受东厂辖制,势力江河日下。这叶希鹏虽作为其关门弟子,但五年来并无甚作为,枯巢道人所立江湖英雄榜中也无其名。仅仅一介千户,以章大人武功还不是手到擒来。”

“道长缪赞了,这叶希鹏虽然名不经传,但是西北黑煞岭的风老魔和祁连山十八尊者之一的恶通天却是折在他手上。”中年汉子说道,“那二人虽然恶名远播,但武功实力都稳稳步入一流。”

全清子听他这么一说,也微微颔首,不由朝门外的道童喊道:“常青,去把你白师叔叫来。”

常青自这位章大人来后,一直守在门外,听到全清子的吩咐,连忙朝南边山上跑去。

山上树木参差,深秋一过,落叶满地堆积。

常青的步伐很轻快,远远地听到狂风呼啸的声音。只见一道人影在那练拳,周身真气四溢,激荡得狂风呼啸,卷起满地落叶。这人年约弱冠,面白如玉,满头青丝用一根黄玉簪子束缚住,宽大的青色道袍随风猎猎作响。

他的拳法似快不快,似缓不缓,静如处子,动如脱兔,步伐稳健,气息悠柔。

又拔出长剑,练起剑法来,再看他这一门剑法与先前练的拳法大相径庭。刚才那拳法刚柔并济,阴阳相合,而这门剑法却如这葛皂山的青松,白云,自然而然,又缥缈出尘。

正是葛皂山的独门秘传六峰剑法。

据说昔年太极仙翁葛玄初到葛皂山,见葛皂山被骆驼、太极、玉女、凌云、丁仙五座山峰环绕,不由花费七七四十九天功夫,将六峰一一丈量,又亲自载种苍松,引动山势龙脉,使葛皂山形成一方洞天福地。

葛皂山后人感念于此,凡在葛皂山修行的人,多会徒步丈量六峰,直至唐朝年间一名叫周如传的道人以六峰之景化为剑术,名传天下。

“仙人指路”

“玉女穿梭”

“展翅凌云”

整个人都隐藏在剑光中,剑光闪动间,落叶纷纷被无形剑气聚拢,又被剑气搅动,化为齑粉。

“师叔,师叔,师祖叫你过去一趟。”

这练拳的人正是长大后的白玉京,五年来,练拳与练剑成为他日常必备的功课。无论是张松溪传下的龟蛇拳法还是全清子的六峰剑法,他都练得炉火纯青,颇有开一代宗师之风范。

白玉京听了常青的话,慢慢收功,那飘荡的树叶萧萧落下。

“常青,师父有说什么事吗?”白玉京开口问道。

常青摇了摇头,说道:“师傅并没有什么事,只是让你过去一趟。对了,先前山下来了一个人。”

两人一边说着一边就来到了道观中。

“多年前若不是胡总督赠药相助,贫道怕是已经驾鹤西去。今日胡总督有难,贫道虽然不能亲自前往,但是我那弟子天赋异禀,如今武功已经不在我之下,对付一个锦衣卫千户还是可以的。”

全清子看见白玉京走了进来,不由笑道:“来,玉京,这位是当年名震江南的风铃刀客章天辟大人。”

章天辟看了看白玉京,微微一怔。他原本以为李潮生的弟子怎么也得是年过半百的老道士,怎么可能这般年轻。不过弱冠之龄,怎么可能如全清所说的武功不在他之下,刚才那一番话怕是托词,心中不禁黯然。

胡总督两年前就闲居在家,此时又是朝廷重犯,昔日恩情再大,这些江湖中人岂会真心报答。

“道长,章某还得去联络其他英雄好汉,不如半月后在徐州府金城客栈汇合。”章天辟对请出全清子已经不报希望,也懒得在此多待,随口说出了告别之话。

全清子却是没有看出章天辟心中的意思,只当他联络其他人要紧,笑道:“也好,到时我弟子定会赶到徐州府。”

待章天辟走后,全清子将刚才的事情说了,白玉京不由微微一怔。他怎么也没有料到,在葛皂山上待了五年,下山第一件事就是要从叶希鹏手上救下一位囚犯。

一时间,思绪纷纷。

全清子还以为他不愿下山,不由道:“当年为师和何大侠他们相助胡总督对付那些日本浪人时曾中过一次剧毒,若不是胡总督令人加急送来解药,为师肯定早就命丧黄泉。此次胡总督有难,为师不得不救!”

“师父放心,徒儿明白。”白玉京点了点头。

……

翌日,白玉京便下了山。一路骑马醉酒高歌,朝徐州府而去。

几日后临近安庆府的时候,前面一阵喧哗声远远传来。“是太湖三十六水寨的人……”

人的名,树的影,听闻是太湖三十六水寨的人,行人纷纷折头返回。一个一个神色仓惶,甚至还有些好心人看见白玉京往前赶路,连忙提醒道:“小道长,前面有强匪拦道,赶紧躲一躲……”

此时的白玉京,长发盘起道髻,穿着青色道袍,腰间挂着酒葫芦,背负长剑,看起来倒是英俊不凡。只是一脸醉醺醺模样,在他人看来,怕是刚步入江湖,怎能明白江湖险恶!

所以,白玉京就像那些人常说的初生牛犊不怕虎,傻愣愣地不躲避反加快了速度往前而去。

“锵——”

隐隐一阵阵刀剑交鸣声入耳,还夹杂着一些痛骂声。

重阳已过,暑气尽消,天虽正午,但山道间寒气一丝不减。但白玉京看见的这一批人,却一个个身穿短袖褂子,贴身的紧裤,裸露的肌肤多黝黑发亮。面目狰狞,脸带杀气,十个人里面九个拿着柳叶刀。当然,这些人并不是官兵,虽然种刀是大明官兵常用佩刀,但在民间也十分多见。

唯有那领头的汉子手持九环大刀,舞动间,风声呼啸,如鬼哭狼嚎般骇人。

他们一群人围攻的是一名中年剑客,身材高挑,却有些瘦不经风,脸色焦黄,还隐隐有两道青气从脖颈延伸到左右太阳穴,似乎中了剧毒。他的剑法着实高超,每一剑几乎都能在不可思议间刺中对方。

只是不知什么情况,每一剑往往只能刺伤对手,却不能一剑通透,那些对手纵使中招也往往都是皮外伤。

这般情况自然加深了中年剑客的危机,但那剑客却丝毫不觉得身处险境,还随口调笑道:“王大麻子,你这大刀怎么还这般轻飘飘的,别说杀人了,我看杀鸡都成问题。”

众人中只有那领头的汉子脸上长了麻子,虽然只有左眼周边一部分,但也对得起大麻子这称呼。

“放你娘的狗屁,你个黄鼠狼,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似乎被那剑客一说,手上劲道更胜,“哐当”一声,竟然将那剑客的长剑崩飞出去。

眼看着其他人一翁而上将那剑客乱刀砍死的时候,那王大麻子一声大喝:“全都住手!”

“嘭”得一声,他一脚将那中年剑客踹飞出去。

“黄鼠狼,当初你把爷爷我的胡子眉毛都剃光可想过有今天?”王大麻子哈哈笑道,很是得意。他摸了摸下颚的胡须,继续说道:“胡子眉毛剃了还能长出来,今天我把你的头砍了看你还能不能长出来。”

中年剑客嘴角溢血,哈哈笑了笑,鲜血又从嘴中渗透而出。

“王大麻子,我当初是不是没杀你?”

王大麻子听了,哈哈一笑,得意道:“怎么,你想求饶?”他又朝大伙笑道:“你们都看见了吗,这就是名震江南的鬼手剑黄剑雄。”

中年剑客眼中闪过一丝黯然。

“若不是我中了千机婆婆的百花瘴,就凭你们……”

王大麻子哼了一声,一脚将他踹飞,打断了他的话,“看在你当初不杀我的份上,如果你跪下来向我求饶,或许我可以饶了你。”

中年剑客还没有说话,耳畔传来一阵马蹄声。

烈马长嘶!

——聿——

一道响亮的声音传来:“若是你们只会欺负一个中毒之人,也太对得起强匪二字了吧?”放眼望去,只见一名年轻道人半醉半醒,迷迷糊糊地坐在马背上。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