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蓬莱寻仙 > 江湖
第四十三章:生死关乎气,存亡只在心。
作者:酒不离食  |  字数:3218  |  更新时间:2020-02-18 11:33:45 全文阅读

那人熟悉的脸孔让白玉京双眉微凝,他抱着长刀孑然而立,一对长眉微微上扬,正是叶希鹏。

杨天正远远地看见白玉京停了下来,也看见了叶希鹏。脸上顿时露出了笑容,他认识叶希鹏。整个京都武功稍微过得去的都知道锦衣卫指挥使陆炳四年前收了一位关门弟子。

虽然没有见过叶希鹏出手,但作为陆炳的关门弟子,足以高看三分。

不过,他见叶希鹏只是拦下了二人,没有动手也不便立刻动手,只是和樱花姥姥围住了白玉京的后路,笑道:“跑得倒是挺快,这下看你还能往哪儿跑。”

说完,又朝叶希鹏施了一礼,说道:“还得多谢叶百户拦住这两个贼子。”

白玉京没有说话,他看着叶希鹏不知道该怎么说。若没有外人在场,他或许还会开口让叶希鹏放他们过去。但显然因为陆炳和素霓生一战,让叶希鹏和贾宝玉二人间有了不可解的深仇。

炎炎烈日下,白玉京突然有些口干舌燥。腹部的伤口早就麻木不疼了,但依然潺潺淌血。

叶希鹏没有搭理杨天正,他只是安静地看着白玉京和白玉京背着的贾宝玉。贾宝玉鲜血已经染红了衣衫,整个人似乎已经昏迷过去。

“当!——”

他突然拔刀而出,银白的刀身倒映着烈日,熠熠刺目。白玉京看着那刺眼的刀光,顿觉头晕眼花,似乎要昏迷过去。又觉遍体生寒,背后两道凛然气机笼罩周身,不由咬了咬舌头,让自己清醒过来。

原来杨天正二人见叶希鹏拔刀,便同时出手。

好在叶希鹏只是拔刀在手,没有攻上前来。白玉京借着清醒的瞬间起身躲过杨天正的千钧一棒,强提真气,以荡剑式击向樱花姥姥的双刀。

樱花姥姥的双刀顿时被弹开,但她整个人也如惊鸿一般跃到一旁。让白玉京奇怪地是,她竟然没有再攻上来而是突然转身就走,丝毫不敢停留。

一旁,叶希鹏的声音传来。

“白道兄,这一刀算我还你传易筋经之恩。”他的声音很平淡,似乎没有杂糅任何感情。“太白剑客在前面五里店。”

而他手中的刀正缓缓从杨天正胸口抽出,嘭地一声杨天正重重摔倒在地,他的双眼睁得浑圆,似乎不敢相信叶希鹏会突然朝他挥刀。

白玉京微微愣神,他看着叶希鹏从他身旁走过,决然而然。

等叶希鹏走远了,白玉京才回过神来,连忙从怀中取出一粒小还丹,也顾不上贾宝玉是内伤外伤,先给他强喂了一颗。他看了看地上的杨天正,突然连刺三剑,将他透胸而过的伤口刺得稀巴烂。

五里店不是店名,而是村庄。白玉京强撑着身子赶到的时候,远远就看见了那匹长毛瘦马不白。此时的不白浑身早无异象,看起来有些疲乏,但素霓生并没有在。

那不白见了白玉京似乎认出了他背上的贾宝玉,一路小跑过来撕咬着贾宝玉的衣角。

见贾宝玉没反应,又长嘶一声,用头碰了碰白玉京。白玉京心中一机灵,爬上了马背。不白便拔腿向西南林子里而去,大约跑了两里许地就远远看见一座破旧的祠庙。

不白载着二人直接踏入了祠庙当中。

白玉京不知道的是他进入祠庙的那一刻,暗中还有一双眼睛在那盯着,那人见白玉京二人骑马进了祠庙中连忙将讯息传给了另外一人。很快,就有人传回讯息:“继续等……”

这祠庙也不知荒废多久,四面透风,楼顶还破了个大窟窿,阳光照耀下倒也挺干燥。进入祠庙中,白玉京第一眼就看见了素霓生,还有他手中那把断剑。

尽管他依然盘膝而坐,但白玉京已经感觉不到他身上任何生机,怪不得叶希鹏会告诉他素霓生在此。他还想着上前看一看,只是等他下马时,浑身一阵无力不禁瘫倒在地。贾宝玉也随之在地上滚了一滚。

眼皮似乎越来越重,整个人昏昏沉沉的,耳畔隐隐有马嘶声。这般迷迷糊糊欲要昏迷过去时,似乎听到外面传来一阵沉重的脚步声。

下一刻,就彻底昏睡过去。

这时,门外跌跌撞撞也走进来三人,其中一人正是江西大侠何心隐。此时的何心隐看起来很是狼狈,或者说凄惨。整个人披头散发,衣衫染血,都凝结在一起,被两名老道士搀扶着走了进来。

“我来晚了。”

何心隐一脸愧疚地跌坐到素霓生面前,素霓生彷如泥塑一般已经没有任何呼吸。但何心隐脑海中满是一道伟岸的身影,那道身影的声音也在他脑海回响:“你未看此花时,此花与汝心同归于寂;你来看此花时,则此花颜色一时明白起来,便知此花不在你的心外……”

刹那,何心隐整个人的衣衫无风自起,突然一掌按在素霓生祖庭穴。此时此刻,他施展的正是阳明公传下的心真经。

——万事万物,存在与否,皆在乎心。

与此同时,和何心隐一起步入祠庙中的两名道人中一人也看见了白玉京,不由惊呼道:“白玉京……”

另外一人也跟着惊呼:“白玉京?”不同于第一人是惊讶,此人的声音除了惊讶更透露着惊喜。

而祠庙外,伴随着一阵冷笑声,急促而又杂乱的脚步声传来:“给我将这儿团团围住,不要放过任何一个人。”话毕,嗖嗖嗖无数只利箭如暴雨一般覆天而下!

不白发出一阵嘶鸣,不安地踏着前蹄。两名道人正欲舞动长剑,将一支支利箭挡下。但就在这时,一道身影突然站了起来。刹那,璀璨的剑光席卷着漫天箭影折射回去。

祠庙外的人见了那道身影,惊呼道:“怎么可能,你还活着!”

……

东风临大地,春草又发荣。

人身一岁岁,却似寄旅中。

莫道春草恁无情,秋去春来总常青。

哪堪人死如灯烬,年年肠断在清明。

呼不应,唤不醒,天地同悲几泪零。

至此相见梦不成,梦里杜鹃一声声。

声声呜咽如啼血,安知死后有来生?

嘉靖四十年春,时隔五年,白玉京终于回到了五指山。昔年高耸如天人五指的山峰如今已经成了一片荒丘,平坦的土地上杂草丛生。正值三月清明,极目望去,一片翠绿中夹杂着各种山花,生机昂然。

白玉京站在长满青草的坟冢前,述说着这五年来的点点滴滴。在他的身后,是一名身穿绯红道袍的老道士,正是葛皂山全清子。

全清子自收到白玉京让王友仁道长带的信后,立即下了葛皂山,赶到了武当。那王友仁也听闻了太白剑客将与锦衣卫指挥使陆炳一战的消息,两人便一起北上。

只是全清子误以为白玉京从少林寺出来后会先回华山,所以先去了关中,没有找到白玉京才赶到北京。而王友仁在北京时也撞上了何心隐,等全清子回到北京,三人也有一番密谋。若不是如此,何心隐暗中去刺杀严嵩父子怕根本没命出严府。

五里店一战后,白玉京养好伤才和全清子一起来了华山。一则祭奠师父陈遇仙,二则找华山派玉成子报仇。

这日,从早晨到黄昏,白玉京喋喋不休了一整天。直到夕阳西下,八苦和朝厄师太来了。

全清子看着还在喃喃自语的白玉京,不由先迎了上去。几人早就见过面,朝厄师太的第一句话就让全清子皱了皱眉,只听她说道:“玉成子一直没有返回华山。不过,宁道长已经发出江湖通告,将玉成子逐出华山派。”

她口中说的宁道长正是华山派现任掌门人宁飞鹤。

“这该如何是好?”全清子暗道,他和白玉京一起来华山,就是希望白玉京能为师父报了仇,了却心愿后,肯定会和他回葛皂山静心修行。眼下玉成子找不到,也不可能去华山派兴师问罪。

这般下来,难道还要整个江湖去寻找玉成子?不说江湖多大,玉成子这种老江湖肯定会找个藏身之地,一年半载都不可能现身。

朝厄师太见全清子皱眉,不由道:“宁道长也还说了,他已经吩咐派中执剑长老,率领一些弟子下山,全江湖缉拿玉成子。等抓到了玉成子,会通知道长你。”

全清子点了点头。

一旁的八苦看了看白玉京,略显担忧道:“道长,玉京哥哥他不会有什么事吧?”

全清子还没说话,白玉京回过头来,说道:“我没事。”说完又朝全清子道:“师父,明天我们就回葛皂山吧。”

……

附言:

一二卷正式结束,这两卷节奏稍显过快,本来按大纲这两卷是不存在的,其中人和事都是后面提及即可,但想想又不好,就草草写了两卷。接下来第三卷又得跨越一个时间段,进入嘉靖四十四年。锦衣卫没落,东厂崛起,日本白衣人东渡大明带来蓬莱岛消息,叶希鹏为光复锦衣卫如鲲鹏负天而行。

虽然作为读者十多年,但说起写小说也算一介新人。在此感谢收藏的书友,感谢投推荐票的书友,虽然都寥寥无几,但也是有各位书友存在,小酒才能每天坚持更新。千里之行,始于足下,小酒再次谢过诸君!

不常看新闻,看朋友圈才闻凉山大火,不禁令人扼腕心痛,只能说一声英雄们一路走好。同为九零后,相比于他们,小酒能安然坐在电脑面前码字确实幸运多了。清明将近,愿他们安息,若有来世,仍然是好男儿:大火无情人有情,犹携余烈照幽冥。遥闻多是九零后,争不心伤争忍听。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