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蓬莱寻仙 > 江湖
第三十九章:齐聚白云观,正当平午时。
作者:酒不离食  |  字数:3011  |  更新时间:2020-02-18 11:33:05 全文阅读

在白玉京蹲守在玉成子院落外的时候,东华门内,明朝权力最盛的文渊阁还亮着灯。重阳临近,严嵩出了文渊阁,去面见圣上,本拟奏圣上重阳登高事宜,但只见到了司礼监大太监黄锦,才知道圣上和新入宫的蓝神仙在一起修行太上北斗二十八章经,至于何时出关,怕少则七日,多则半月。

严嵩心头不由咯噔一声,那蓝神仙他远远见过一面,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大本事,只是听说一手扶乩请仙出神入化。他倒是没有料到这人能如此快受圣上恩宠,心道哪天得拜访一二。

又想起陆炳后日就得与那江湖剑客决斗,若圣上没有闭关修行,或许还能指使禁军将那些江湖人士一网打尽。但圣上闭关,想要动用禁军也只有陆炳一人,想起那个深得圣上恩宠的陆炳,严嵩只好摇了摇头,这人终究不是自己人,只能以利益趋之。

这也是严嵩年事过高,脑袋没有以前好使,根本看不出最近这些发生的事和他有什么关系。回文渊阁后,徐阶已经奉上了好茶,严嵩看着一脸恭顺模样的徐阶,点了点头。

翌日,一队队圆领甲,腰跨雁翎刀的锦衣卫们涌进了白云观。白云观历史悠久,兴建于盛唐,但真正昌盛却是在全真七子之一长春子丘处机入主奉全真后,如今主观之人亦是全真门人。

面对锦衣卫这等朝廷势力,莫说白云观,就算是江湖正道魁首武当与少林加在一起也不敢与锦衣卫作对。好在这群锦衣卫没有大动干戈,只是将除了太白剑客和白云观道士以外的江湖中人驱赶出去。

一时间,整个京城江湖哗然一片。虽然大多数人早就料到,陆炳身为锦衣卫指挥使与人决斗怎么可能让所有人围着看戏呢。但谁也没有料到,锦衣卫会如此霸道,直接驱赶众人。

当天,又有不少人陆陆续续收到了请帖。大多数是江湖各地声名赫赫的人物,还有一些出自名门大派。白玉京一直守在玉成子的院落外,愕然发现也有锦衣卫的人上门送来了请帖。

华山派在江湖上也是名声远播。

他心中隐隐明白那老者为何会一直呆在院落之中,怕为的正是这张请帖。想到这,他中途不由回去了一趟。果然,叶希鹏早就给他准备好了请帖。

日落月升,明日就是双九重阳。

白云观中,素霓生盘坐在救苦殿中。救苦殿奉祀十方救苦天尊,天尊神像庄严肃穆,骑在栩栩如生的九头狮子上,左手执甘露宝瓶,右手执斩魔宝剑,神威如狱。

贾宝玉没有在一旁,反倒是一名留着长长白须的老道士手持拂尘与其对坐。

“当初见你也才少年模样,今日再见你的头发比老道都要白,素霓生呀素霓生,你们太白剑客从来不过问朝廷之事,又何苦来蹚这滩浑水。”老道士略微叹了口气。

素霓生没有回答,反而看着殿中供奉的救苦天尊,喃喃道:“天尊引渡受苦亡魂往生,但这世间苦难之人何人能救?”

老道士听了并没有赞同的意思,反而哈哈大笑。

“你们太白剑客何时也如那些寺庙里的和尚悲天悯人起来?素霓生,你蹚这滩浑水也罢,又为何将贫道这白云观也拉下水。”

素霓生也笑了。

门外一道声音响起:“不是他,是我将你这老道拉下水。”

老道脸色微变,他竟然没有发觉此人何时到来。反观素霓生似乎早有察觉,波澜不惊。只见那人头戴斗笠,衣着朴素,缓缓走进殿中。待他取下斗笠,露出的是一张满脸沧桑的脸。

“何心隐,你怎么来了?”老道士惊道。

来人正是江西大侠何心隐。

老道士心中惊讶过后,又想明白过来,喃喃道:“原来如此,原来如此。”说到这,他瞧了何心隐一眼,说道:“楚兄的人情素霓生来还,老道这条命当年也是蒙阳明公所救,明日就一并还了吧。”

何心隐摇摇头,说道:“钟叔子,你多虑了,我只希望明日一战后你拦下一人。”

“谁?”

“刀飞。”

何心隐说出来的名字让钟叔子微微一怔,刀飞这个名字他有多久没听到了。十年前,刀飞以一手飞刀绝技扬名江湖,却又如流星一般迅速消逝踪迹。世人都说他死在了太白剑客手中,但听何心隐这意思他根本没死。

何心隐能看出钟叔子的疑惑,他继续说道:“此人十年前入了严府,十年未出江湖,你当然不知晓。”

“他在严府?”钟叔子脸色微变,在京城谁不知道严嵩父子专权,叹了一口气,说道:“也罢,老道此行过后就去山东崂山,让尚师弟过来。”

何心隐听他应承下来,不由微微颔首。

“素少侠,何某在此代天下人谢过阁下!”他躬身施礼道。

“不敢,何大侠记得先前的承诺就是。”素霓生回礼道,“我前些日经过陆府,远隔三十丈,那陆炳周身气息混元,毫无破绽,明日一战素某也无半点把握,何大侠若有其他安排尽量早早为之。”

何心隐心头不由一凛。

素霓生的剑他虽然不曾真正见识,但每次见素霓生时,都能感到素霓生的剑一次一次发生蜕变。何心隐扪心自问,纵然他的心真经修炼圆满,也不是素霓生一剑之敌。

何心隐点了点头,再次谢过素霓生就飘然而去。

翌日,双九重阳,正是登高望远之时。

对于白云观来说,更是极为重大的节日。九月初九,不仅是斗姆元君圣诞,更是全真祖师王重阳之诞辰。

早早钟鸣二十七声,反复三次共计八十一下。

尽管太白剑客约战陆炳于此,白云观的道人依然按往年重阳一般大开山门,为王重阳庆贺诞辰。而在观门外,无数江湖人士如赶集一般,但清一色圆领甲,腰跨雁翎刀的锦衣卫们早早封锁了白云观,等闲江湖中人根本不敢靠近。

“那是武当派的闫松子真人。”

“庐州五华散人也来了。”

“……”

陆陆续续就好像召开武林大会一般,江湖正道九大门派除了少林寺没有派人来,其余无论是远在塞外的天山,昆仑,还是四川的青城峨眉,都有派人过来观战。

江湖上一些声名显赫的人物也有不少,就近一点保定府的铁冠银枪萧易空,青州府的十步铁拳马亮等等;远一点的,云南孟定府的司命娘娘,广西廉州府的渡江客应秋奎……

在众多江湖人目光中,各大名门正派,江湖声名赫赫之人一一持着请帖进入白云观中。

白玉京也远远跟随着华山派的玉成子一伙人进了白云观,这两日来,那老者竟然一直呆在玉成子院子里,让他无从下手。

等进了白云观他就知道要糟,虽然有请帖才能进入白云观。但往往手持请帖的多有门人弟子,此时的白云观中都是带刀佩剑的江湖看客,那玉成子转一圈突然就没了人影,反而那老者倒是和那些年轻的华山道人在一起。

白玉京不得不一边闲逛,一边寻找,还没等他发现玉成子踪迹,倒是看到了一位熟人刚走进观中,正是佘石明。

白玉京看见了佘石明,佘石明也第一眼就认出了白玉京。白玉京原本以为这下得大打出手,只是不知为何,佘石明只是淡淡看了他一眼,就径直朝玉皇殿而去。

白玉京不知道的是,佘石明一直记得那天救走白玉京的人施展的正是太白剑法。在他看来,白玉京显然与太白剑客关系匪浅。如今,太白剑客本人就在白云观中,若动起手来,惹怒了太白剑客,岂不是小命不保。

至于去通知严世蕃来抓人,抓到人还好,但抓不到人不仅还得受严世蕃叱喝,也肯定得恼了锦衣卫指挥使陆炳,岂不是两头不讨好。所以他想着现在不动手,等太白剑客与陆炳决战的时候,就没人能帮白玉京了。

东安门外的严府,一道人影倏忽而去。等这人走后,旁边的小巷中也显露出一道身影,他看着一片安静地严府,喃喃道:“这阳六龙总算是走了,佘石明第一个走的,那刀飞半个时辰前也出了严府,现在只剩下一个受重伤的阴九凤。”

他又抬头看了看日色,临近午时,心道:“陆炳现在也该出门了。”他眺望一眼白云观所在的西城,略微迟疑,却是没有朝西城而去。

此时,正如那人想的那般,陆炳已经乘坐着轿子,带着一大批锦衣卫朝白云观而去。

白云观中,众人一阵喧哗,因为素霓生出现了。就如山外一朵白云飘来,落到钟楼之上。他抱剑而立,神色淡然,双眼深邃地仰望云际。

“指挥使到!”

随着洪亮的声音遥遥传来,一道身影跃上了钟楼东边的鼓楼。陆炳身穿明黄色长袍,袍上绣有四爪飞鱼纹,腰挎长刀,与素霓生四目相视。

“素霓生见过陆指挥使。”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