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蓬莱寻仙 > 江湖
第二十八章:无相能自在,有心送灵丹。
作者:酒不离食  |  字数:3033  |  更新时间:2020-02-18 11:30:57 全文阅读

“你是锦衣卫?”白玉京惊道,他怎么也没有想过,叶希鹏这个看起来仿佛世家子弟的人竟然会是锦衣卫。

“白道兄你如果不问起这事,叶某也不会多说,毕竟我们锦衣卫在你们看来就是朝廷鹰犬。”叶希鹏说到这儿停顿了会,加重了语气说道:“但现在你误会我乃是严贼的人,那我不得不为我自己正名。”

“叶某世袭锦衣卫一职,保家卫国,那严贼父子蒙蔽圣上,鱼肉百姓,叶某虽然无法将其二人刑之以法,但也不至于同流合污。这次长辈借严世蕃手书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若真有叨扰无空大师之处,叶某这就下山去。”

白玉京见他语言诚恳,神色不由缓和,他虽然对锦衣卫没有什么好感,但也不像大部分的江湖人士一般对锦衣卫都充满了仇恨。“叶兄,那你可知,你这病症只有修行少林寺易筋经才能治愈?”

“什么?”叶希鹏一脸惊讶的样子,“家师只是提起少林寺无空大师能治愈我这身病症。若知如此,叶某定不会上山来,更不会手持严世蕃的书信而来。”

说完,他转身离去,“我这就去和无空大师告辞。”

“等等。”白玉京连忙叫住了他,“是贫道误会你了。”

叶希鹏连忙道:“白道兄客气,是叶某孟浪了,我这就去把书信要回来。白道兄你放心,我和严世蕃绝对没有关系,就算我这般回去了,他也不会过问我这儿的情况。”

贾宝玉饶有兴趣地看着白玉京二人,一言未发。

“叶兄,你这病还是得治的。无空大师虽然无法传你易筋经,但我因为送剑的缘故,无空大师允许我抄录一份少林绝学。我待会就去和无空大师说,抄录一份易筋经,到时候叶兄你对天发个誓,不要将易筋经传与他人,我想无空大师也会同意的。”

“这如何使得!”叶希鹏感激道。

“叶兄修行了易筋经,日后切记莫为非作歹。”白玉京说到这,笑了起来,仿佛开玩笑似的说道:“不然,贫道怕得寻叶兄一较高下。”

叶希鹏抱拳行礼:“大恩不言谢!白道兄放心,叶某此生只为保家卫国,忠心于社稷,忠心于圣上!”

“那我这就去寻无空大师。”

白玉京来得快,去得也快。等白玉京走后,贾宝玉笑道:“叶兄未免有些欺负这小道士。”

“贾兄何出此言?”叶希鹏看着贾宝玉的眼神如鹰隼一般犀利,“贾兄这贾怕也不是商贾的贾?”

贾宝玉笑了。

“我这贾当然不是商贾的贾,商贾的贾念古,而我这贾念假。”

叶希鹏也笑了。

贾宝玉突然脸色一正,淡淡说道:“叶兄,小道士是个好人。”

叶希鹏长眉微挑,“贾兄,叶某绝不会害他。”

两人这才又笑了起来。

午饭后,白玉京抄录好易筋经,在叶希鹏对天发誓后,转交给他。他自己虽然记得一些易筋经经文,但并没有修行。

是夜,无空大师总觉得对不住白玉京,一人沉思间不知不觉走到达摩洞。达摩洞正是当年达摩祖师面壁九年成道之地,此时洞中还有七位老和尚坐禅。

无空大师走进来,那些人仿佛没看见他一般,低眉垂目,安心诵经。无空大师见此也不打扰他们,面对斑驳石壁,将今天的事情一一说了。

“当日本来无一物,今朝文字不离禅。”

突然一名老僧人开口说道:“世人皆谓能传道,文字岂非执相焉?无空师弟,你尘事蒙心,已经日渐着相。此时不清醒?更待何时!”

如狮子怒吼,又似金钟长鸣!

无空大师浑身一颤,突然高颂一声:“阿弥陀佛。”

第二天,白玉京再见无空时,顿时发现无空的僧袍已经换成了合身的衣衫,看起来别无异处,像个普普通通地僧人。“道友,这是三痴和尚当年的随身之物,如今他也用不到了,老衲做主赠送给你。”无空大师身后,一名小沙弥手捧一个巴掌大小的红木盒过来。

“这里面是什么?”白玉京微微惊讶。

“是本寺炼制的一瓶小还丹,道友在江湖上行走,难免有受伤的时候。本寺的小还丹对于身受内伤还是有一点疗效,道友你且拿着,日后或许有救急之时。”

白玉京听到小还丹时心中惊讶更甚,江湖中人,谁没有听说过小还丹的名头,在救治内伤的灵丹妙药中少林寺小还丹足以名列前茅。

“这等大礼小道实在是无功不敢受禄呀。”他虽然知道以后或许用得着,但却是不好意思接下这份礼。

无空大师笑了。

“道友,你甘愿放弃易筋经,又愿意承担叶施主的因果,已经让老衲为之惭愧。此时再不接下这瓶小还丹,老衲怕是为此得心思蒙尘,误了修行。”

白玉京听他这么说才从小沙弥手中接过红木盒。

他正准备说什么,就听远处贾宝玉的声音传来:“小道士,我们一起去山上赏雪。”无空大师闻此,先行告辞。原本白玉京以为贾宝玉一人,叶希鹏应该是在房中修行易筋经。

没想到叶希鹏也在,三人一齐往嵩山山顶而去。

嵩山山势雄伟,乃是五岳之中岳。值此,大雪漫山,白茫茫一片清净。三人走得不急不缓,花了大约三个时辰才走到山巅。

“当年杜甫在泰山怕是如此心情,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叶希鹏立足山巅,神采飞扬。“白道兄,贾兄,你们说人生不过百年,若不能鹰击长空,踏足巅峰,那真的就如芸芸过客一般,实是大憾!”

贾宝玉笑道:“叶兄此言有理,这山下风光哪有山上风光美妙!不过,人生最得意应该是快意恩仇,小道士,你可有仇恨之人。”

仇恨之人,白玉京想到那满头白发的太白剑客,摇了摇头。又想到那华山派的玉成子,眼中闪过一丝冷意。“恨不恨也罢,仇家倒是还有一两个,等去完京都,就去报仇。”

“小道士也要去京都?”贾宝玉笑道。

“听说太白剑客北上,明年重阳之日,与陆炳决战于白云观。这等大事若错过了,岂不抱憾终生!”白玉京说到这,看向叶希鹏:“叶兄乃是锦衣卫,肯定知道这事吧!”

“蚍蜉撼树,那太白剑客虽然了得,但绝不会是陆都督的对手。”叶希鹏似乎对太白剑客有些不屑。

“太白剑客一剑凌驾江湖八百年,陆炳虽然有着天下第一高手之名头,但也只是仗着锦衣卫名头。莫说太白剑客,这江湖上,能与之匹敌的至少也有五人。”贾宝玉似乎看不惯叶希鹏贬低太白剑客。

“哪五人?”白玉京来了兴趣。

叶希鹏冷笑一声:“贾兄所说的五人,莫不是魔门第一高手龙牙剑主白骨夫人,崂山尚道人,南海紫衣龙王,域外的金刚法王,大梦尊主。这五人虽然武功盖世,但他们还不是陆都督的对手。”

“叶兄,贾兄,你们二人也不用争,明年重阳登高之日,自见分晓。”白玉京笑道。

“不言也罢,小道士,你说你报仇后想干什么?”

“贫道有钱就自己建一座道观,每天喝酒睡觉。没钱就去江西葛皂山,那里有我的恩师。”白玉京说到这,看着远处雾霭沉沉,心道:“也不知让王道长转交的书信全清子恩师收到没有。”

他解下腰间的酒葫芦,喝了一口酒:“你们喝不喝?”

贾宝玉摇了摇头,叶希鹏笑道:“这绍兴烧酒不合我口味,等去了京都,我请你们喝最好的烧酒。”

“叶兄,每一个锦衣卫都像你这般财大气粗吗?”贾宝玉笑道。

“若每一个锦衣卫像我这般出色,那肯定每一个都财大气粗。”叶希鹏毫不谦虚地说道:“除了陆都督外,我是最出色的锦衣卫。”而他心中还有一句话没有讲出来:“等哪天陆都督退位后,肯定是由我来掌管锦衣卫,那些东厂太监永远也别想爬到我们锦衣卫头上。”

东厂和锦衣卫本是直接听命于皇帝,执掌“诏狱”的特务机构。但东厂厂公一般由皇帝身边的太监担任,远比锦衣卫都指挥使与皇帝关系密切。所以基本上锦衣卫都受制于东厂,直到陆炳出现,这个嘉靖皇帝的宠臣,身兼三公三孤,东厂才势力大减,被锦衣卫压过风头。

“好志气,未来的指挥使大人。”贾宝玉笑道。

“贾兄你呢,像贾兄这等能人叶某倒是未曾听过?”

“我生来体弱多病,和家母相伴为生,我只希望家母长命百岁。”

“……”

白玉京三人约好一齐北上京都,为此他在少林寺多待了一个多月,直到喝了腊八粥才向无空大师告辞。叶希鹏得了易筋经,解除了身上的病患,越发意气风发。

他让先前抬他上山的轿夫雇了一辆大马车,三人走陆路上京都。嵩山距离京都足有千里,三人一路走走停停,沿途看看风景,总算是赶在大年来临之前进了京都。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