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蓬莱寻仙 > 江湖
第二十七章:忧因果缠寺,实执相在心。
作者:酒不离食  |  字数:3416  |  更新时间:2020-02-18 11:30:41 全文阅读

翌日,在一片诵经声中白玉京见到了无空大师。

无空大师身形矮小,远远看去宽大的僧衣穿在身上有些不伦不类。但靠近了时,才觉得佛本是如此。肉身枯寂,四大皆空。白玉京看着无空大师,偶尔一个瞬间会觉得他整个人都是模糊的,仿佛一片虚空支撑起宽大的僧袍。

这种感觉很奇怪,他自懂事以来,从未见过如此之人。

“福生无量天尊,小道白玉京见过大师。”白玉京施了一礼,他很少念诵道号,但此时面对这位无空大师,却不由自主地想喧宾夺主,阐明佛道有别。

无空大师只是淡然一笑:“道友,老衲那无功师弟他真不打算归山了?”他并没有如通慧一般直言施主,而是以道友相称,甚至没有加一介小字。

“大师说的可是三痴老和尚?”白玉京却是不知道三痴和尚的法名,原来唤作无功。他不由将如何遇见三痴和尚,又如何分别,受他之托来送剑的事情和无空大师一一讲了个明白。

无空大师一直安静地听白玉京讲完,才缓缓道:“原来如此。”心中念头一转,“无功师弟虽然久不入江湖,但他的眼光肯定不差。”想到这,又想起昨晚严世蕃的那封信,那叶希鹏也不知是严世蕃的什么人,竟然能求到他的亲笔信。

那信上所说,叶希鹏体内有三种真气错乱,希望无空大师施法医治,显然是冲着易筋经而来。易筋经在江湖上广为传知,但说起来在少林绝学中也算不上第一的功法。这门内功心法刚强不如少阳神功,阴柔不如菩提心经,但它最强的功效就是降龙伏虎,调理阴阳。所谓易筋经,即是移经易脉,以此治疗体内五行不调,真气不和。

只是那叶希鹏为人如何,他根本不清楚。但此人能和严世蕃搭上关系,纵然心善怕也有为非作歹之时。

若让叶希鹏学了易筋经,那叶希鹏日后犯下的罪孽他们少林寺也得为之承受恶果。可是,若不赐下易筋经,严世蕃肯定要翻脸。那偌大的少林寺,怕又得经一番战火,这佛门之地不得清净。

无空大师毕竟是少林方丈,纵然佛法高深,也不得不权衡利弊。当初有资格当方丈的师兄弟足有四人,但那三位师兄弟因为不愿过分涉足杂事尘俗,都纷纷请辞。只有无空大师一人有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之念,甘愿佛法蒙尘,当此方丈。

这二十年来,得无空大师一力操持,总算是未出什么大差错。只是,叶希鹏持严世蕃的书信而来,这事情若办不好,整个少林怕有覆灭之危。

他看着白玉京,“此子还真是与我佛有缘。”想到白玉京一开始就念诵的道号,不由暗暗长叹一声:“可惜非我佛门之人,只能暂时对不住道友。”

无空大师让小沙弥将白玉京献上的两把剑取走,又朝白玉京说道:“道友曾随无功师弟学了医术,那叶施主此行正是为治病而来,不如与老衲同去。”

白玉京自无不可。

路上,白玉京还将他昨日为叶希鹏把脉时遇见的情况说了。

无空大师暗道:“若只是真气封禁丹田,老衲随手可以清除。”所以只是淡淡一笑,未有答话。

两人跟着一位沙弥很快就来到叶希鹏的客房。

“贾兄也在呀?”白玉京一眼就看见了贾宝玉,贾宝玉笑道:“叶兄身体有疾,我这不是好奇过来看看,无空大师如何妙手回春。”他见了无空大师,也不行礼,无空大师反而朝他微微一笑。

而下一刻,无空大师的目光落在叶希鹏脸上,心中莫名地出现四个字:“相由心生!”这叶希鹏日后定不是池中之物,怕要如那鲲鹏负天而飞,这等人修行了易筋经,怕整个江湖都要掀起血雨腥风。

叶希鹏向无空大师行礼后,无空大师让他坐下,伸出枯瘦如柴的右手暗扣其手腕经脉。无空大师与白玉京一般,真气进入叶希鹏体内,就觉察到意外。

“此子竟然贯通了十二正经,奇经八脉!”

真气运至丹田时又碰到了那股混元一体的真气,无空大师心头大震:“先天混元功,这人不仅和严世蕃有关系,还认识陆炳?”瞬间,无空大师心中有了主意。

无论是严世蕃还是陆炳,都不是少林寺能惹得起的,这易筋经怕是不传也得传。

他松开叶希鹏的手,缓缓说道:“叶施主的病情老衲是了解了,只是有些棘手,老衲得回去思量思量。”说完,看向白玉京:“道友,叶施主的病还得你帮忙,你且随我来。”

白玉京微微一怔,向叶希鹏和贾宝玉告别。等二人走后,贾宝玉笑道:“这小道士何德何能,无空大师看起来很看重他呀。”

叶希鹏也是目光熠熠,淡笑道:“看来我这病若能治愈还得承白道兄的人情。”

白玉京满腹疑惑,跟着无空大师来到一间禅室。

“道友,你可知道无功师弟为何要你送这两把剑来?”无空大师说道。

“这还有特别原因?”白玉京奇道。

“无功师弟是怕那李时珍治不好你眼睛,所以想让老衲传你易筋经。”

白玉京不明白三痴和尚的用意,无空大师却是早已明白。这孤烟落日二剑本是三痴和尚最后舍不下的执念,三痴和尚明显没有舍弃执念,不然他肯定会回归寺庙来,而不是还一直困守塞外。

那他让白玉京将这两把剑送到寺中来的目的显而易见。

白玉京因为魔门的天地万化经而肝脏益盛伤了双目,虽然丁茂春认为李时珍能治愈。但若是李时珍治愈不了,这天下能治愈的怕只有少林寺。因为少林寺有一门传世绝学:易筋经。

三痴和尚这是为白玉京做了最坏的打算,若李时珍不能治愈他眼睛,等上少林时,求得无空大师传下易筋经,至少也有七成把握治愈双目。白玉京虽然知道少林寺绝学众多,也听过易筋经的名头,但不知道易筋经有这等功效。所以,他只以为三痴和尚是让他过来送剑。

此时听无空大师这么一说,不由恍然大悟,感激之余又对于三痴和尚的大恩大德感到难以为报。

“大师,小道双目已痊愈。易筋经乃是贵寺绝学,小道一介外人,岂敢窥觑,万望大师不要再提。”白玉京此时双目痊愈,本身就拥有胎息经这等玄妙的功法,还不至于想修行易筋经。

所以他的话大大方方,光明磊落,无半点想学易筋经的心思。

无空大师见了,也不得不说三痴和尚好眼光。易筋经这等绝学若流落江湖,恐怕十有九人会为此拼命抢夺。白玉京能不为其所动,足见其心思纯正。

既然如此,无空大师不由将叶希鹏的症状说了,此人手持严世蕃的书信来索求易筋经,他左右为难。

白玉京想到叶希鹏那彬彬有礼的风范,不由说道:“大师,虽则近朱者赤,但依小道看,叶兄乃是正人君子。此次上得山来,主要是为解除体内顽疾,老和尚常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若大师担心他与严世蕃的关系,不如亲自去询问就是。”

无空大师哈哈一笑:“还是道友看得宽,老衲着相了。不过,老衲还是有一事相求。”

“大师快快请说,莫言求字,只要小道能做到的,定然全力以赴。”

“道友持无功师弟双剑而来,无论你双目有无痊愈,这易筋经我都传与你。”无空大师说到这似乎有些难为情,缓了缓继续道:“若那叶希鹏与严世蕃没有瓜葛,这易筋经你抄录一份,就由你决定传不传他。”

白玉京正准备说何至于此,又突然想明白了。佛门讲究因果,若无空大师传易筋经给叶希鹏,叶希鹏日后犯下的罪孽定然波及少林寺。而若是白玉京传下易筋经,叶希鹏纵有作恶之事,这事就该由白玉京承担,牵扯不到少林寺。

他不由说道:“大师放心,叶希鹏日后若有为非作歹之事,小道定然会收回他身上所习易筋经。”说完,“我这就去找叶兄问个明白。”

白玉京来到叶希鹏客房时,却发现房中没人,问了小沙弥才知道他和贾宝玉去了碑林。等他赶到碑林时,便远远听到叶希鹏的声音传来:“皆知北宋有苏黄米蔡四大书法家,蔡明明指的是蔡京,后人竟以蔡京之品行不德而改为蔡襄,可谓是世上俗人多矣!”

“既然言书法家,何关乎品行?就如同江湖上,若有一天魔教贼子武功天下第一,难道就能因为其为魔教中人就不认可其武功高强?”

贾宝玉笑道:“叶兄高见,那蔡京虽然品行令人不耻,但观其书法,着实有大家风范。至于江湖上,从来都是以武功论高低,至于品行?魔教贼子人人得而诛之,但正道中亦不乏道貌岸然之辈。依我看,魔教贼子是真小人,真小人坏至少坏在明处,而那些正道有些伪君子则坏在暗处,更令人防不胜防。”

白玉京听了贾宝玉的话微微皱眉,此人莫不是魔教中人。

“贾兄此言差矣,伪君子为了维持道貌岸然做坏事也会顾忌重重,而魔教中人可无甚顾忌。”

贾宝玉见白玉京反驳他的话,只是冷笑一声,也不辩驳,笑道:“小道士你不是和无空大师商量叶兄的病症去了吗?怎么还有空来此。”

叶希鹏嘴角噙笑。

“白道兄,你来的正好。你且过来看看,这蔡京所书的面壁之塔是何等大家风范。”

“叶兄果然博学,贫道不通书法,此来倒是有一事相询。”白玉京神色一正,“叶兄手持严世蕃手书而来,莫非叶兄是严世蕃的人?严世蕃父子与蔡京并无区别,都是祸国殃民的奸臣,若叶兄为严世蕃做事,贫道只能割袍断义,替无空大师将你逐下山去。”

贾宝玉有些惊讶地看着叶希鹏,此人竟然和严世蕃有关联?又看了看神色凝重地白玉京,心道:“这小道士还颇有正义感呀。”

叶希鹏却是哈哈一笑:“白道兄多虑了。”说完,他手中多了一枚令牌。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