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蓬莱寻仙 > 作品相关
太白剑宗之长恨歌:五、叛乱
作者:酒不离食  |  字数:3105  |  更新时间:2019-05-09 22:22:57 全文阅读

五月初二。

宜:诸事不宜;星宿:五黄廉贞星,凶!

“宗主,我们该出发了。”

李道冲颔首,问道:“道一老和尚到哪了?”

“五方五老,三山老仙已经将他阻拦在南阳,若非慧中老和尚插手,他怕是早已经去见他的如来佛祖了。”

“法振上人呢?”

“老母娘娘已经赶去了大慈恩寺。”

“……”

李道冲见一切安排妥当,便淡笑道:“诸位随我一起入宫,至今日始,我道门将受命于天,既寿永昌!”

这八个字一出,众多道人无不露出狂热的神情。

是夜,天黑风高,兴庆宫。

“娘子,你来了?”李隆基还没奇怪她来的比往常要早,却发现来人不是让他魂牵梦绕的那人,正准备呼喊时,却见那人跪倒在地,恭声道:“民女明月奴叩见陛下!”

李隆基定睛一看,那人有着一张清秀俊丽的脸庞,唯一刺眼的是那满头苍苍如雪的长发,惹人生怜。

“你……你来寻朕,可有何事?”李隆基终究经历过大风大雨,并没有立刻大呼大喊。或许,也是那满头白发让他想起了自身,想起了高力士,想起了身边亲近的人,基本都是年华不在。

“家父李白因永王之故,被发配夜郎,民女恳求陛下能赦免家父之罪,民女无以为报,今日定当誓死保护陛下。”

李隆基听到她说家父李白的时候,思绪就飞到了那个年代,在那沉香亭,美人如花,那歌声似乎跨越了时光长河,一阵一阵遥遥传来:“名花倾国两相欢,长得君王带笑看。解释春风无限恨,沉香亭北倚阑干……”

“陛下……”

李隆基回了回神,长叹一口气,说道:“原来你是李翰林的女儿,他还好吗?”

明月奴有些奇怪地看了李隆基一眼,她不知道的是,李隆基一则已经年纪大了,二则因李道冲给他下了三尸虫中的二虫,导致他精神恍惚,总有些痴呆忘事,所以她前面刚说过的话他转眼就忘了。

“家父因永王殿下之故,受刑发配夜郎,所以民女特来恳求陛下,能否赦免家父。”

“永王呀。”李隆基想起了那个劣子,又想到自己已经是太上皇了,不再是那个权倾天下的帝王,不由苦笑一声。他正准备说话的时候,大门突然被撞开。

“陛下,您赶紧和老奴走……”话还没说完,高力士就发现了明月奴,不由尖声道:“你是何人。”

话音未落,他瘦削的五指猛然抓向明月奴的肩头。

这高力士虽然看起来年近花甲,但实际上已经年过古稀,明明是半只脚踏入棺材的老者,此时一动手却异常惊人。那苍白的五指就如利刃一般,还未碰到明月奴的身体,一股凛然气劲如刀子一般钻入明月奴衣衫之中。

换了任何一位武林名家在跪着的时候遭遇这等大高手的袭击,怕都是凶多吉少。但明月奴终究是明月奴,也不见她如何施为,身子如那草上蛇行,瞬间移出去一丈开外。

“力士,出什么事了?”

李隆基一开口,高力士连忙护身在前,紧盯着明月奴说道:“陛下,外面有叛党作乱,很快就杀进来了。”

“什么?”李隆基惊道,“太子呢……”

高力士知道他说的是现在的圣人李亨,心中暗道:“这叛党能冲杀进来怕就是太子阴谋呀!”但嘴上却说道:“陛下,现在顾不上那么多了,您放心,有老奴在,谁也伤不了您。”

“是吗?”一道沉闷的男声传来,又夹杂着一道女声:“三郎,臣妾来见您了。”

一抹长裙如片彩云般飘了过来,正是李道冲。

“大胆妖人,竟敢在陛下面前装神弄鬼。”高力士大吼一声,正要冲上前去,李隆基连忙道:“力士,退下,她是朕的爱妃呀!”

“陛下,贵妃娘娘已经死了,她已经死了,是老奴亲自派人埋葬的呀,您忘了吗?”高力士诚惶诚恐地说道。

“死了,她死了?”李隆基脸色一片苍白,“那她……”他使劲瞧了瞧李道冲。

“三郎,臣妾虽然死了,但蒙李道人相助,才能从黄泉之下上来见您。”说完,李道冲长裙一动,仿佛四川变脸术一般,衣裙都化作宽大的道袍,一名仙风道骨的中年道人出现在众人面前。

“江南西道李道冲见过陛下。”

“装神弄鬼。”高力士暗骂。

李隆基还没说话,明月奴开口道:“陛下,此人乃是道门妖人,切不可相信。”说完,她朝李道冲说道:“只要三尸虫不齐聚,你就无法实现你的阴谋。今日明月奴在此,且上来试剑。”

李道冲微微摇头,笑道:“既然如此,道人只好成全你。”

“你们……”高力士正要叱喝这两个目无皇权的家伙,耳畔响起一道剑吟。

下一刻,一道璀璨的白光充斥整个房间。

“轰!——”

坚硬的实木门窗都通通碎裂,两道身影宛如天人一般席卷长空。两把长剑就如两条怒龙交织在一起,光芒璀璨如日月,剑气纵横间,如龙吟虎啸,大地上青石板如犁田般鸿沟交错。

高力士目瞪口等地看这一幕,一股冰冷刺骨的凉意涌上心头。

但让他寒意更盛的是,远处一片火光冲天,还有烈马长嘶的声音,那是大唐守卫皇宫的禁军。

“——嗖——”

一根手臂粗的钢铁长箭从极远的地方飙射而来,虚空破碎,气浪发出尖锐的爆鸣声。明月奴和李道冲顿如两片浪花,被这激烈的气浪分别冲到一旁。

“咚——”

钢铁长箭洞穿了几层墙壁,最后深深没入大地上青石板中。

“绞车弩,这些人怎么敢……”高力士苍白的脸庞已经没有一丝血色,“陛下还在此地,这些人竟然敢用绞车弩。”

下一刻,让高力士更惊怖的是,漫天都是青黑色的长箭。“嗖嗖嗖……”箭如雨下,是禁军中的弓弩手出动了,高力士连忙大吼:“太上皇在此,尔等竟敢欺君犯上,还不速速来保护太上皇。”

声如雷霆,他大喊的同时,双袖舞动,真气激荡,将一根根长箭挡下。

“这是贼子阴谋,大家不要上当,全力射箭。温持恭,杀进去……”

高力士又气又惧,“李辅国,你个贼子!”这话还没说出口,一杆手臂粗的钢铁长箭对着他直射而来。“不好!”高力士正欲躲避,又想到身后的李隆基,顿时心生死志。

高力士绝望之际,一道明亮的剑光翛然而来。

“叮叮当当”

瞬息间,似乎有无数柄剑刺中了那杆长箭,将它硬生生偏离的路线,轰得一声,洞穿了一侧的墙壁,露出一个巨大的洞口。

“野竹分青霭,飞泉挂碧峰。”

剑光直刺,顿时分开无数利箭,又一个回旋,仿佛飞泉一般悬挂碧峰之上。

李道冲此时有些愣神,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些禁军竟然敢公然刺杀太上皇。原本在他想来,只要掌控太上皇,那病恹恹的李亨纵然当了帝王,还不是李隆基的儿子,儿子怎么敢违逆老子?更何况,这天下本就是李隆基让予李亨这个儿子的。

这愣神间,一名身披铁甲的大汉手持丈八马槊冲破围墙而来。

顿时,一股滔天煞气如黑云压城一般袭来,大汉神色刚毅,须发怒张,手中丈八马槊一个轮转,就如长风扫落叶一般,漫天箭影顿时一空。巨大的锋刃直削李道冲。

李道冲不敢硬碰,飞身躲过。但他这一躲,顿时让那大汉气势更胜,巨大的马槊猛然一刺。

“轰——”

院墙倒塌,灰尘四起。

李道冲不愧是高手中的高手,这次竟然稍微侧身躲过马槊,只差那么一寸之间就被洞穿身体。趁着那大汉未曾横扫之际,他挺身上前,长剑直接刺在了那大汉胸膛。

“当”得一声,火星四射,大汉整个人直接倒飞出去,却是一身厚实铁甲挡住了这致命一剑。

李道冲正准备趁胜追击之时,心头猛生一丝寒意,不由自主地往一旁掠去。顿见一点白光在眼前亮起,又逐渐如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一般,仿佛一道白练横绝苍穹。

“欻如飞电来,隐若白虹起。”

明月奴的长剑突兀而来,李道冲身上长袍一片片破碎,剑气纵横。蓦然,一道长鞭如龙似蛟一般盎然抬头,挡住了明月奴的剑光,赫然是李道冲的另一面那女子出手了。

“嗖——”

又一道巨大的钢铁长箭飞射而来。

“也罢,所谓太上皇不过笼中之鸟,道人去也!”李道冲突然长叹一声,身影一闪,已经到了院墙之外。顿时,喊杀声惨叫声不绝。

“放箭,快放箭,还有奸人在里面!”

明月奴看着满天升起的箭影,手中长剑飞舞,如绽开的莲花一般,将一支支利箭格挡开来。又翛忽间来到高力士和李隆基面前不远处,她缓缓说道:“陛下,若今日能侥幸保住一命,还请赦免家父。”

话毕,人如惊鸿,剑光顿如明月升起。

“海风吹不断,江月照海空。”

“杀……”一群身披铁甲的禁军冲杀进来,明月奴人随剑走,剑光如明月一般,时而隐匿乌云之间,悄无声息,又时而升腾而起,璀璨而又亮丽。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