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蓬莱寻仙 > 作品相关
太白剑宗之长恨歌:二、覆水难收
作者:酒不离食  |  字数:2160  |  更新时间:2019-05-09 22:22:23 全文阅读

明月奴的家本来在淮河畔,那是一个极其美丽的地方。俗话说:走千走万,不如淮河两岸。当初,李十二就是被这无边美景给吸引了,停下流浪的脚步,在宣城娶了她娘刘氏。

若没有那一纸诏书,或许,明月奴永远也不可能来这长安。

李十二一句“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篙人”,就甩脱了她娘俩,孤身入了翰林院,清酒高歌,一片风流。以致她娘受尽旁人冷眼,与汉时那覆水难收的村妇一样成为了他人笑柄。

“娘,我回来了。”

“十二郎回来了吗?”一名四十来岁风韵犹存的美妇人正刺着彩绣,头也不抬地问道。

明月奴咬了咬嘴唇,“娘,爹爹他马上就回来了。”

美妇人似乎没听到一般,依然是头也不抬,说道:“十二郎回来了吗?”

“快了,他很快就能回来了。”

美妇人突然似乎受到惊吓一般,将手中的彩绣随地一抛,“我的十二郎呢,你把我十二郎藏哪儿去了?”她抓住明月奴的双肩,一阵摇晃。明月奴还没说话,美妇人紧张的神色又平息下来,双手放开了明月奴,一双美目变得有些呆滞。

“十二郎回来了吗?”美妇人喃喃自语。

又看了看明月奴,“明月奴回来了?咦,你吃晚饭了吗?我给你去煮饭。”美妇人拍了拍脑袋,“最近脑壳越来越不好使了。”

说完就要起身去煮饭,明月奴连忙道:“娘,你在这歇着,我去换身衣服就煮饭。”

明月奴对于她娘亲这些症状已是见怪不怪,虽然偶尔一两个深夜,想起这一幕就会怨恨那人的无情。但今天听到那人被发配夜郎,她不由有些担心起来。走进后院,手中长剑发出一声轻吟。

宛如一泓清泉,在她手中晃动。

她身姿轻盈如燕,脚尖一点,便随风而起,喃喃道:“明月出天山,苍茫云海间。”

剑光顿如一轮明月起起伏伏,在云海中翻腾。

“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

忽的剑光一转,明耀如一道银练从天而降,似乎虚空都被分裂,气流涌动,将内院的房门哐当一声涌开。人还未落到地上,又一步一步踏上虚空,如步青云一般,手中长剑顿如莲花一般展开。

“素手把芙蓉,虚步蹑太清。”

此时此刻,恍如飞仙而去。

“苍穹浩茫茫,万劫太极长。”

剑光猛然铺展开来,漫天遍地都是剑影,这昏黄时分似乎一下就亮堂起来。

这一番舞剑,明月奴的心情才逐渐平息,缓步走入内院,坐在梳妆台前。看着满头苍苍的长发,明月奴轻叹一声:“这样也好,皇上若能把你重新召回来,总好过我用剑将你逼回来。”

为了让李十二回来陪伴她娘,她曾想过无数种办法,但最后想来想去怕只有以剑相逼。但整个大唐,谁不知道李十二的剑法就如他的诗歌一般出色,当年也只有剑圣裴旻和公孙大娘能稍微胜过他一筹。

所以,她拜了公孙大娘为师,苦练剑法,等她将那人的诗也融入进剑法之中,才青出于蓝。不仅继承了公孙大娘织女穿梭般精细到极致的剑技,也学会了那人大开大阖豪迈到极致的剑法。

但剑法练到极致终究是剑法,剑法再精妙,没有真气运使,就如小儿舞大刀,怎么也不可能斗得过成年人,她又苦苦哀求公孙大娘赐下太玄经。

太玄经据说乃是西汉扬子所传,原本只是一本普通经书,以老子玄之又玄为名,阐述阴阳,洞彻生死。后经上清宗陶弘景祖师演变成内功心法,可假人之生机化为真气。

何也?人之生,气之聚也。

只是此法大伤寿命,若能修炼大成,往往早年夭折,少年白首。所幸,此法极难修炼,据公孙大娘所言,数百年来能修炼大成的屈指可数。纵然才情如李十二,也未能修炼成功。

明月奴也是年初才修炼成功,半年光景,满头墨云悉数化为白雪。或许,她往后会后悔,但此时只要能让那人回来,一切都是值得。她换了衣衫,解下佩剑,去厨房弄了晚饭。

那美妇人刚才还记得煮饭,现在又在那刺着彩绣,喃喃自语。明月奴熟练地将她手中刺绣取下,轻声道:“娘,我们该吃饭了。”用汤勺给她喂起了饭。

“今天我遇见元世叔了,他没你讲的那么年轻,头发都斑白了。”明月奴轻声说道,“听他说,爹爹他因为永王的缘故犯了事,被发配流放到夜郎去了。”

“元世叔是来寻我师傅帮忙的,他想要对付一位名叫李道冲的道人……”

“我也不知道能不能胜过那道人,不过无论如何,我都要去……不过,您放心,我会活着回来的……”

“若我见了太上皇,我肯定会乞求他将爹爹召回来,到时候娘亲您就能见到爹爹了。”

“……”

夜深,明月奴穿好夜行衣,用黑巾将满头白发盘起,将长剑负在背上,轻巧地推开门向外面走去。太上皇在兴庆宫夜梦杨贵妃的事情早已传开,她今晚就想溜进去瞧上一瞧。

“十二郎回来了吗?”

经过娘亲房门的时候,明月奴又听得那不知听了多少遍的声音,美目不禁湿润,再也控制不住嘤咛哭出声来。

“是奴奴在门外吗?”

明月奴浑身一颤,有多久娘亲没叫过她的小名了。吱呀一声,门被推开了,美妇人走了出来。“奴奴,你要去寻那恶道人吗?”明月奴有些不敢相信地看着这一幕。

“娘……娘亲你……你记起来了……”她的声音有些颤抖。

“奴奴,娘担心你呀,娘不想见你爹爹了,你也不要去了。”美妇人将明月奴抱在怀里,哽咽道。

明月奴任她拥抱着自己,强忍着不舍,缓缓开口道:“娘,奴奴就出去一会,一会儿就回来。”说完,她挣脱了美妇人的怀抱,牵着她的手,将她带到房内。

“娘,您先睡吧,我会求得太上皇将爹爹召回来的。”

美妇人喃喃道:“我不想见你爹爹了,你不要去……”

明月奴狠心将她扶到床上,给她盖上被子,冲出房门去。耳畔时而响起美妇人“我不想见你爹爹了,你不要去……”又时而变成了“十二郎回来了吗?”

“娘,我对不起您,我一定要让太上皇将爹爹召回来,让他此生此世都陪伴在您身边。”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