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蓬莱寻仙 > 江湖
第九章:且擒人为质,望束手就擒。
作者:酒不离食  |  字数:4258  |  更新时间:2019-06-21 14:49:41 全文阅读

“乌力吉,你说什么?恰台吉带了许多人马来要捉拿我?还绑来了许多汉人,甚至将你们都围起来了?”老和尚眉头紧皱,他在塞外当然听说过恰台吉的名头。据说当年俺答逃亡期间就是被恰台吉的父母收留,后来俺答成了土默特首领俺答汗,为了报答他们,就将他们刚出生的恰台吉认作义子。但是他从来没有的罪过此人呀!

“除了恰台吉还有其他人吗?”白玉京问道。

乌力吉浑身都是冰雪,风一吹直打哆嗦,捂着手心在嘴边吹了吹气说道:“好像还有个黑黝黝的汉人……”他迟疑了下,突然想起来了:“对了,那人只有一只手。”

他这话一出,白玉京顿时想到了一个人。

“乌鳢他终于找来了!”

老和尚与白玉京对视一眼,两人都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你们赶紧逃吧,巴尔图为了掩护我出来通知你们都被抓了。”乌力吉说道。

老和尚看了看白玉京,笑道:“小道士,是走还是回去?”

白玉京没有回答,反而看向乌力吉,问道:“那恰台吉是不是要你们交出我两,如果我们不在,他就要杀了你们?”

乌力吉脸色难看地点了点头,他虽然不希望老和尚和白玉京回去,但想到自己的族人,又希望他们能回去。那恰台吉可不会和他们讲道理,若真没找到人,肯定会杀人的。

老和尚神色瞬间阴沉下来。

“老和尚,我们走吧。”

等老和尚和白玉京赶到部落的时候,雪已经停了。但那老远就能听到的惨叫声,让老和尚的神情比下雪时候还要冰冷。白玉京却是在想,解铃还须系铃人,或许他这眼睛还得靠那乌鳢来治。

三人刚到,那恰台吉的人就发现了他们,一队队人马将他们团团围住。

“哈哈……你们可让我一顿好找,再不出现这些人怕都要死在你的手中呀,老秃驴。”远处,十数丈外,乌鳢的声音一如既往般尖细,此时仅剩独臂的他似乎更多了一些阴沉。

在他旁边是一位穿着厚厚皮袄的粗壮年轻人,看起来不过二十几岁,光秃着囟门后搭了三根辫子。他轻笑一声:“乌师傅,那老和尚就是暗中偷袭了你的贼人?”

而老和尚的目光没有在他们身上多做停留,他看到的是在他们身后上百名汉人,有老女老少仿佛鸡鸭一般被催赶在一起。在他们身旁站着不少手持刀棒的蒙古武士。而另一边,则是这个部落的人,一张一张熟悉的面孔正惊恐地跪倒在地上。

老和尚向前走了一步,那些蒙古武士纷纷拔出长刃,一副戒备模样。

“阿弥陀佛,你们想怎么样?”

老和尚的声音不大,却异常清楚地落到在场数百人耳中。乌鳢见此不由暗道,这老和尚好精深的功力。不过,任你有三头六臂,今天也得栽在我的手里。想到那一剑,乌鳢眼中充满了恨意。

“我们想怎么样,当初你偷袭斩断我一只手臂,今天我只要你还我一只手臂。”乌鳢说道。

老和尚冷哼一声:“你要我的手臂尽可自己来拿,为什么还要牵扯这些外人。”他作出请的动作。

乌鳢见此,连忙道:“怎么,老秃驴你还想动手?佛说众生平等,不可杀生,你若动手,这些人都是因你而死。”他瞧了瞧恰台吉,恰台吉点了点头。

蓦然,一声惨叫响起,还有惊恐地哭泣声,赫然有一名蒙古武士一刀捅在了一名老者胸膛上。

“你……”老和尚原本想着诱骗乌鳢离开恰台吉,他好擒拿住恰台吉。但眼下看来,只要他敢有丝毫动作,那些汉人就会被瞬间屠戮。“阿弥陀佛。”

就在老和尚左右为难的时候,白玉京突然开口说道:“乌鳢,你找的是我,不是这些人,也不是老和尚。我和你去,你放了他们。”

“你这小道士也太看得起自己了吧!”乌鳢冷笑道。

“是吗,如果你不放了他们我就自尽。”白玉京说到这儿停顿了下,说道:“我就不知道你何时才能再找到我这般适合天地万化经的炉鼎。”

乌鳢神色微变,如白玉京所言,若没了这个炉鼎,他又只剩独臂,练不成天地万化经,那他不得永远躲在这塞外。虽然心中这般想着,但嘴上还是冷喝一声:“哼,你肯定逃不了,老和尚也得留下一只手臂。”

“老和尚,我们走吧,反正终究救不了他们。”白玉京却是不再搭理他。

乌鳢见白玉京这般说,又看老和尚似乎有些意动,连忙道:“好吧,让我放了他们也行,但老和尚你得向佛祖发誓待会不准动手。”

“那可不行,老和尚不准动手那不是坐以待毙。”白玉京反驳道。

“那你说如何?”乌鳢没好气地说道。

“你们也不得向老和尚动手,不然老和尚反击动手就不算违背誓言。”白玉京缓缓说道。

乌鳢想了想,暗道这里也就那老和尚厉害,若他不能动手,白玉京还不是手到擒来,只要练成了天地万化经,到时候想要报仇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便出声答应下来。

老和尚虽然不知道白玉京怎么考虑的,但这大半年来白玉京为人机灵,处事狡黠,从未出过大错,也自然同意。就在他正准备向佛祖发誓之时,白玉京突然说道:“老和尚,等等。”

乌鳢怒道:“你又想干什么?”

“我在想老和尚发誓过后你们不放人怎么办,所以还得加上一条。若你们不放人,老和尚自然可以动手。我想,到时候佛祖肯定是会饶恕他的。”白玉京笑道。

“你放心,本座一言既出驷马难追,只要老和尚发誓,我立马放人。”

“我相信你,就怕你身边那人不同意。”白玉京看了看恰台吉。乌鳢也看向恰台吉,恰台吉哈哈一笑:“乌师傅的话就是我的话。”

如此,白玉京才放下心来。老和尚也以佛祖的名义发下誓言,乌鳢倒是没有故意违约,让人将那些汉人和巴尔图族人都放了。

“小道士,和我走吧!”乌鳢笑道。

“我看不见,你们谁过来扶我一下。”白玉京叫道。“老和尚,我这就走了,你一定要保护好那些人。”

老和尚听了,连忙一跃而起,踏过几名蒙古武士的肩膀,拦在了那些汉人和巴图鲁前面,说道:“小道士,你放心,我会保护好他们。”

乌鳢吩咐一声,两名蒙古武士上前扶住白玉京,白玉京连忙说道:“乌鳢前辈,是你吗?”他说话间,双手各自扣住那两名蒙古武士的脉门,真气一动,那二人闷哼一声晕倒在地。

“前辈,你过来了吗?”

白玉京虽然看不见,但心思空明,又真气雄浑,这大半年来听声辩位的功夫可谓出神入化。这一番动作既快速又隐秘,在外人看来,那两个蒙古武士就好像自己突然晕倒一般。

“这小子有古怪。”一个蒙古武士叫道,拔出长刃就要杀上去。

乌鳢见了,连忙道:“休得要他性命。”说完,身如轻鸿,一掠而过,眨眼功夫就跨越十数丈来到白玉京不远处,笑道:“你这小道士看来不想和本座走呀。”

白玉京笑道:“我又看不见,我可不相信那些蒙古武士会不会暗中害我性命。我只知道乌鳢前辈肯定是不会害我的,所以一直等着前辈你呀。”

乌鳢哈哈大笑,笑声尖锐如那夜枭,刺得人耳膜生疼。周边蒙古武士只觉耳朵嗡嗡作响,哪还听得见其他东西。只看见乌鳢突然跃到白玉京一侧,独剩的右手如莲花般展开。

五指黝黑枯瘦,仿佛铁爪一般扣向白玉京右肩琵琶骨。

若是一般的瞎子因为乌鳢那刺耳的笑声肯定啥都发觉不了,但白玉京毕竟真气贯通十二正经,说起来功力并不比乌鳢差。乌鳢刚到他右侧,他便听到了。

右手格挡,左手挥拳,直捣黄龙。

看似极其简单的招数,但选择的时机却是极妙!

乌鳢显然没有意料到白玉京能察觉他的动作,双方右手碰撞,都觉得对方真气如绵里藏针一般。再下一刻,一只拳头打入乌鳢怀中,乌鳢猛地吸气,身子宛如弯弓一般,又疾步后退。

虽然没有中招,但他脸上满是惊讶。“这小道士功夫怎么如此突飞猛进?”不过,他倒没有想过白玉京的功力能比得上他,只道是刚才大意了。

“前辈,前辈,你怎么还没来呀。”

白玉京的笑声落入乌鳢耳中越发的刺耳,他不由说道:“小道士,我这就来了!”

话落,他纵身上前,依然是刚才那般抓向白玉京,但这次他抓的是白玉京的脉门。白玉京依旧右手挡了上去,乌鳢却是冷笑一声,手如缠丝一般绞住白玉京右臂。

白玉京不由闷哼一声,他的臂膀被一股大力牵引,瞬间脱臼,生不起半点力气。他未曾料到这点,不过他也不心慌。右手被扣,他左手顺势搭在了乌鳢肩膀上。

他早就想过,乌鳢作为魔道中人,功力应该没有贯通奇经八脉,最多也就和如今的他伯仲之间,但是应变招式肯定强过他,不说他看不见,就算看得见比斗起来肯定要输。好在乌鳢失了一臂,要想赢过他,只能在近身的时候与他比拼真气,所以他一直在引诱乌鳢靠近他。

左手真气喷吐,落入乌鳢肩井穴,连通其足少阳胆经。

乌鳢顿觉右半边身子一麻,一股真气从肩井穴不断涌入。最让他惊骇的是,那股真气好似河堤破裂,汹涌澎湃,瞬间将他的真气逼迫挤压到其他经脉。

“怎么可能,这小子的真气?难道短短一年之内,他就打通了十二正经?”

乌鳢顾不上惊讶,连忙提气。不远的蒙古武士耳畔仿佛听到一阵一阵浪潮声,不由纷纷暗惊:这茫茫大漠,何来的浪潮?他们却是怎么也想不到,人体内真气雄浑,气血流动竟然能似浪潮一般。

但让乌鳢更惊讶的是,尽管他全力凝神运气,纵然占着主场优势,也只能勉抵挡住白玉京的真气。白玉京的真气每一次冲击,就如那银河倒挂,轰隆隆势若万钧。让乌鳢体内气血震荡。

“再这般下去,怕是要载这小子手中。”乌鳢又怒又恐,心中也越发怨恨那老秃驴来。若不是那老秃驴斩断了他一条胳膊,导致他真气周天受阻,功力大减,现在怎么可能受制于这小子。

双方真气冲撞之下,他体内就如千刀万剐般难受,好像两只耗子在乱窜。五脏六腑都受到波及,怕不要半刻时间,就会因为气血紊乱而重创。

乌鳢想来想去都没有想到什么好办法,明明是处身冰天雪地之中,此刻额头却渗出一丝丝汗珠。被冷风一吹,逐渐化作冰晶,顿时黑的发亮的额头上白霜一片。

一位蒙古武士见此,拔出短刀跑上前去正准备给白玉京来上一刀时。突然又想到乌鳢的吩咐,又收回短刀,伸出大手抓向白玉京。

他的大手刚碰到白玉京的身子,就只觉一股巨力透过白玉京的身子传来,痛呼一声,整个人就被弹飞出去,足足跌落四五丈之远,落到地上七窍流血,眼看进气少出气多,活不成了。其余蒙古武士见了,纷纷向外退去,不敢再靠近白玉京二人。

虽说那蒙古武士受了重创,但乌鳢也趁此抓住了机会。因为那人碰到白玉京的时候,乌鳢明显感觉到白玉京的真气有那么一刹那的滞碍,眼中顿时闪过一丝厉色。

他并没有借此反攻,将白玉京的真气清除出去。因为这短暂的时机根本不足以让他有多大作为。而是借此松开了抓住白玉京的右手,贴向白玉京胸膛,轻轻一按。

“天地万化,盗万物之气!”

他想了又想,若想不被白玉京磨死,就只剩下这个办法。虽然可能导致白玉京这个炉鼎彻底报废,但在自己的性命和他人性命面前肯定是自己性命更为重要。更何况,他这般施为,也能盗得白玉京体内青木之气,虽说未能得全功,占尽五行,但青木之气入手,他日也能和教中那些老怪物一争高下。

毕竟,教中那位祝融神君不就是以天地万化经盗得火行之气才有了现在的成就。

再说白玉京原本以为乌鳢一掌必然重如泰山,正暗中运气抵挡时,却觉乌鳢手掌轻飘飘地。只是其掌心无形中喷吐出一股暗劲,白玉京浑身一颤,白皙的脸庞上顿时生出道道青气,彷如青筋暴露。

“啊……”白玉京不由闷哼一声。

乌鳢嘴角噙笑,目光如刀,闪烁着冰冷寒光。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