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蓬莱寻仙 > 江湖
第六章:寒鸦月下去,乌鳢暗中游。
作者:酒不离食  |  字数:2860  |  更新时间:2019-02-25 22:21:41 全文阅读

白玉京看着已经一整天不吃不喝的小女孩,满脸无奈。齐师兄将那小女孩和他一起送到了另一个院落,特别安排了两名年轻道士看守。

“你这样不吃不喝会死的。”白玉京说了无数的话,小女孩都是不言不语,似乎整个人失了魂一般。不由想到刚出五指山的那几天,他也不正是如此,若不是为了以后寻机会报仇,他根本挨不过那冰天雪地。

“不如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从前有个楚国人坐船过河,船划到一半的时候,突然拿在手上的剑掉到了河里。于是他急忙用小刀在船上刻了起来,船夫很奇怪的问他:你这是干什么呀?那人回答道:剑是从这个地方掉下去打的,我做个记号,到了岸上以后好找啊。船夫又说到:你做个记号就是,至于凿那么大个洞吗,船都漏水啦?”

“……”

白玉京自己笑出声来,但是那小女孩还是不言不语。他实在没办法了,看了看那在院落外看守的两名年轻道士,将嘴巴凑到她耳边,悄悄道:“你这般饿死了,以后谁给你父母报仇。”

“报仇……”小女孩喃喃道,她的目光逐渐有了光彩。

白玉京见她这模样,连忙端来一碗面汤,虽然有些冷了,但总比没有强。

等小女孩喝了面汤,白玉京才问道:“我叫白玉京,你叫什么名字?”

“张翠屏。”

“张师叔……”白玉京说到这里顿了顿,改口道:“也就是你父亲教了我一套拳法,你今天好好睡一觉,明天和我练拳吧。”

张翠屏点了点头。

接下来的日子白玉京每天除了自己练拳就是教张翠屏练拳,两个年纪不大的小孩在院落中一板一眼的练拳也让看守的年轻道士笑话了好一阵子。那位掌教齐师兄一直没有来过,似乎将张翠屏彻底忘记了一般。

张翠屏虽然没有白玉京的天赋,但是练拳异常认真,几乎除了睡觉吃饭的时间,都在琢磨着拳法,这也让白玉京有些惭愧,也变得勤快起来。

……

沈乌逞兔,日子过得飞快,已近年关,全清子还没有回来。

“东海不知几亿万里远的地方本有五座神山,五座神山经常跟随潮水的波浪上下移动,没有一刻稳定。上面居住的仙都讨厌此事,便报告了天帝。天帝就派北海之神禹强驱使十五头巨鳌,分别背负神山。有一天龙伯之国有个巨人,在海边垂钓,一钩就钓上了六只巨鳌,致使岱舆、员峤失去了负山的巨鼇,各自飘流到北极,沉入了汪洋大海,从此神山也只剩蓬莱,方丈,瀛洲三座。”

白玉京每天除了教张翠屏拳法,晚上还得给这倔强的小女孩讲山海经中的故事,不然她还睡不好觉。

“三只大鳌就能背负起仙山,那大鳌究竟有多大。那龙伯国的巨人怎么可能将大鳌钓起来。”张翠屏睁大了眼睛,一副白玉京在骗她的样子。“还有那其他三座仙山呢?”

“肯定还在,我听师傅说十年前还有人在东海外见到过蓬莱仙岛。”白玉京说道。

“你骗人,这明明是山海经上写的,你上次还都说是假的,怎么可能有人见到仙山?”

白玉京还没想好怎么说时,一道有些尖细的声音响起:“小圣女,这小道士可没有骗你,十年前真有人见过蓬莱仙岛。”

“谁?”白玉京一惊,想要惊叫出声,又觉脑后一疼,顿时眼前一黑,昏迷了过去。惨白的月光透过窗户,映照着一道惨白的人影,他身材稍瘦,面白无须,整个人就如同幽灵一般伫立在张翠屏床头。

张翠屏见了此人不惊反喜,笑道:“寒鸦叔叔,你可算来了。只是娘亲她……”一想到娘亲她不由痛哭出声。

寒鸦神色一沉,缓缓道:“小圣女,不要哭了,此地不便久留,我们走吧。”说完,抱起了张翠屏,张翠屏突然想到什么,说道:“寒鸦叔叔,能不能将白哥哥也带上。”

寒鸦看了白玉京一眼,点了点头,便一手夹着一个,突然又让张翠屏换上了白玉京的道袍。张翠屏虽然不解,但还是照做了。她刚穿上道袍,寒鸦便点了她的穴道,让她口不能言,手脚不能动。又取了薄被将昏迷的白玉京裹住,这才朝窗外飞掠而去,寒鸦的轻功很俊,纵然是夜色浅薄,在陡峭险峻的山道上亦如履平地。

这一路风轻云淡,总算是平安地出了武当山。

寒鸦远离了武当山才微微松了一口气,但就在他微微放松警惕地时候。“嗖……”一道暗芒直取他脑后玉枕穴。若是在武当山,寒鸦心神紧绷时,凭借身后的功力,方圆数丈内声响他都能把握的一清二楚。

但此时此刻,他紧绷的心神一刹放松之际,自然就疏于防范。不过,尽管如此,在那道暗芒即将射中他之时,他突然仿佛鲤鱼翻身一般,带着白玉京和张翠屏二人在空中斜着翻转。

“桀桀……”

尖锐的笑声传来,笑声未落,一抹黑影闪过。寒鸦闷哼一声,右手持着的白玉京瞬间被那道黑影夺走。张翠屏见白玉京被人掠去,泪水不由自主在眼眶中打转。

“乌鳢,赶紧放下小圣女。”

那抹黑影就如夜里的暗枭,在树木丛林间飞纵,他的身形异常迅捷,往往刚看见他时,下一刻就窜到另一个位置。

“你就做你的春秋大梦吧,小圣女现在在我手上,我怎么可能还给你。”

说来也奇怪,这人的声音和寒鸦一般尖细,就如同那野生的鸭子一般。只是与寒鸦不同的是,寒鸦习惯性一身惨白装束,而他却是全身漆黑如墨。若没有那月色,他随便往那阴暗处一站,基本上就没人能发现的了。

寒鸦追了一阵子后嘴角露出一丝冷笑,迅速朝另一个方向而去。

那乌鳢飞奔一阵后,逐渐没有感觉到身后追来的声音,不由微微奇怪。按寒鸦的性子,小圣女被夺走,他就算拼死也得追上来呀。“糟了,上当了。”

他将薄被子一摊开,白玉京顿时被抖露出来。

“哎……”乌鳢抓住白玉京的手没让他摔出去,越想越气愤,随手一掌打在白玉京胸膛上。这一掌虽然没有使多大力气,但纵然是个成年人也会一击毙命。只是他的手掌落在白玉京胸膛时,虽然讲白玉京打飞出去,却也感觉到一股不弱的劲道将他的手反弹开来。

“啊……好疼……”白玉京顿时疼醒了,还没有注意到在哪儿,右手手腕又被一只大手抓住,那大手就如同铁钳子一般牢牢夹住了他的手腕,甚至让他全身上下都动弹不得。

下一瞬,一股热流沿着他的手三阴经进入他体内,顿时他体内那股早已经存在的真气就如同被猫追赶的耗子一般四处乱窜起来。白玉京只觉浑身上下说不出的疼痛,想要痛呼出声,却什么都说不出口。

“竟然是先天之体,五脏五气朝元,任督二脉自通,好!好!好!”

尖细的声音一响起,白玉京的疼痛立即消失地无影无踪。

“果真是天无绝人之路,上苍待我确实不薄。有了这个绝佳的鼎炉,我何必去抢夺什么小圣女。”

这时,白玉京趁着夜色才看清楚了此人。这人整个脑袋光溜溜的,除了七窍外别无他物。不仅头发胡须没有,甚至眉毛都没有一根,端的是异常怪异。又偏生长得面黑如碳,眼睛小而圆,活似那水中的乌鱼。

“前辈,你将我捉来又是何故?”白玉京看张翠屏不在,又连忙问道:“张妹妹人呢?”

乌鳢笑道:“小子,你就不要管什么张妹妹了,你小小年纪真气竟然不弱,想来天赋奇绝,不如从了本座,本座收你为徒,到时候江湖之大,你何处去不得。”

这人自说自话,白玉京虽然瞧着奇怪,但还是说道:“前辈,我可不是武当的人,你是不是抓错人了?”

“你不是武当的小道士,那寒鸦为什么带着你?”乌鳢疑道,“莫不是他和我一样见了这小子的根骨……”后面这句话他说到一半却是没有说下去,反而随口道:“管你是不是武当的小道士,如今在本座手里,就是本座的人。”

“天快亮了?”乌鳢看了下天色,心道:“武当山的那群牛鼻子可不是好对付的,虽然本座不怕他们,但也没必要惹这麻烦,还是赶紧走。”

想到这儿,他不由夹起了白玉京朝北方而去。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