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蓬莱寻仙 > 江湖
第二章:红袖姚明月,黄冠白玉京。
作者:酒不离食  |  字数:2846  |  更新时间:2019-03-07 09:06:48 全文阅读

“你……”那锦衣卫首领气急。

红衣少女笑道:“你什么你,锦衣卫什么东西,能管得了我明月姑娘?”说完,人如飞燕,从马背上一跃而下,“吟”得一声,长剑出鞘。

“叮叮当当……”

另外那四名锦衣卫纷纷中剑,而伤口位置竟然和那锦衣卫首领一样都在右肩处。

那锦衣卫首领见了,脸色明显一白,“走……”竟然马也不要了,带着其他四人朝西安府而去。

“几位……没事吧?”红衣少女看着白玉京和那几个流民说道。

白玉京摇了摇头,那几个流民却是有些畏惧,一哄而散,纷纷跑得远远地,似乎红衣少女是什么妖怪一般。却是这些人认为红衣少女得罪了锦衣卫,那在大明就相当于获罪于天,他们怎么敢与这等目无王法的人搭话。

“哈哈哈……”

就在这时,一道猖狂肆意的笑声传来,“没想到关中之地竟然也有长得如此水灵的姑娘。”

这话端得轻佻,红衣少女秀眉紧蹙,右手已经紧握剑柄。

只见一道人影如风般窜上了路旁一颗大树上,他满头长发散披在脑后,仅有一根红绳系着。穿着宽大的衣袍,长相俊美,看起来颇有魏晋名士风骨。果不其然,一个小小的酒葫芦不知何时出现在他右手上,拧开葫芦盖,仰头就喝。

这一番动作自然而然,说不出的洒脱不羁。

若是等闲姑娘见了,怕会羞红了脸蛋,恨不得告知芳名,与之相交传情。

“鄙人花中棠在此得见姑娘,真是三生有幸!”

红衣少女本来紧皱的眉头,瞬间舒展开来,甚至微微上挑,一双明月般的眼睛更是睁得浑圆:“你就是花中棠?”

花中棠一挥衣袖,笑道:“怎么,姑娘也听闻过鄙人薄名?”他那鄙人薄名四字还未说出口,只觉一股冷厉的杀气袭来。双目望去,一道白练横空,正是红衣少女的长剑向他刺来!

“你这个臭淫贼,总算找到你了!”

红衣少女的话瞬间让他心中一冷,酒葫芦顺势一抛,“当”得一声。一把铁骨扇从衣袖中滑落,出现在他手中,与红衣少女的长剑相碰。

两人一来二去,在短短几个呼吸间就过了数招。

红衣少女的剑法明显胜过花中棠不止一筹,真是难以相信,这少女不过十五六岁模样,但剑法之轻灵,犹胜过大部分江湖剑客。若单以剑法而论,她的剑法足以名列一流。

她的剑仿佛一道道丝线,来回穿梭,最后织造出一道密密麻麻的网,让人无处可躲。花中棠的铁骨扇虽然使的密不透风,但宽大的衣袖已经被洞穿了数个剑孔,若不是他轻功卓绝,早已经受了伤。

这样看起来虽然好像红衣少女占了上风,但身处局外的白玉京却是感觉到不对。因为花中棠的轻功更绝,整个人如一团风般,无形无相,来回摆动。双方在树梢间比斗,花中棠占了好大便宜。甚至红衣少女毕竟年幼,真气不如花中棠深厚,此时白皙的脸颊上已经晶莹点点,显然真气损耗过大,流了一身香汗。

白玉京不由叫道:“小姐姐,那人轻功好,你赶紧从上面下来。”

红衣少女听了,也瞬间明白过来,虽然恨不得将花中棠一剑刺死,但是这般下去不仅杀不了花中棠,甚至自己还要搭进去。想到最后,如果落到花中棠手中,她还不如死了算了!手中长剑不由一阵猛攻,趁着将花中棠击退,人也一跃落到地上。

“你有本事就下来!”红衣少女朝花中棠叫道,暗地里却抓紧时间恢复体内真气。

花中棠站在树梢上,神色微微一变,暗道:“功亏一篑,这等美丽的少女差点就是本公子的了。”想到这里,他不由冷冷地看了白玉京一眼。

白玉京却是一点都不畏惧的样子,还朝他笑了笑。

花中棠顿时怒了,他斗不过红衣少女,难道还斗不过你这个小臭叫花子。若不是这臭叫花子,这般美丽的人儿哪能逃得过我花中棠的手掌心。

“小心!”

却是红衣少女看出了花中棠的心思,白玉京只觉一阵寒风袭来,花中棠的轻功确实不错,尽管红衣少女距离白玉京更近,但是花中棠却远比红衣少女更快地速度来到了白玉京面前。他随手向白玉京抓去,准备擒拿住白玉京,好来要挟红衣少女。

那白玉京却似乎吓傻一般,一动不动。就在花中棠的五指即将碰触到白玉京时,却见白玉京弯腰向前,伸出右手,一掌击出!

“轰!”

花中棠怎么也没有想到一个小臭叫花子竟然拥有真气,若唤作任何一个成年的江湖人士,他都不会大意,两者相互拼斗真气他也不会输。但是白玉京有意算无意,这一掌直接打在了花中棠双肋间。

巨力与剧痛让花中棠整张脸都纠结在一起,身后那冷冽的杀气更让他知道生死只在这一瞬间!

不过花中棠没有绝望,他一身柳絮随风身法独步江湖,更危险的时候他都遇见过,但他每一次都能绝地逢生,依仗的正是他这独步天下的轻功。可就在他准备施展轻功避过红衣少女致命一剑的刹那。

谁也没有注意到,一颗极其细小的石子从路旁一侧飞出,刚好打在花中棠右脚内踝尖上三寸处,而那正是三阴交穴。花中棠只觉右脚一麻,运气顿缓,冰冷的长剑瞬间从他后背直透前胸。

白玉京双目一怔,他原本听那红衣少女说此人是淫贼,便想帮红衣少女教训教训他,却不想先前还活生生的人就这样死了。

“总算把这人杀了,小叫花子,没想到你也挺厉害的嘛?”红衣少女对于能杀了花中棠显得很开心。白玉京却是有些神情恍惚,显然接受不了一个大活人就这样死在自己面前。

红衣少女独有的细心还是看出了白玉京的心思,想到她当初第一次出门杀死第一个人的时候,她就有些感同身受,不由说道:“小叫花子,你不用难过,这花中棠百死难以洗脱其罪。你能助我杀他是行侠仗义为民除害,你应该高兴才是。这花中棠乃是江湖最猖狂的淫贼,近两个月在四川作案数十起,祸害了不知多少良家少女,我一路从眉山寻他到此,总算是将其授首,也算对得起四川父老。”

“真的?”白玉京抬起头看着红衣少女。

红衣少女笑道:“本姑娘岂会骗你这个小叫花子。”又从马背上包裹里拿出几块烧饼,从怀中取出一块红手帕,包裹着递给白玉京。“给,看你也饿了好久了吧,这天灾下来,真是恐怖,怕是除了西安府,其他地方都没吃的了。”

白玉京也实在饿的不行,接过烧饼,只觉一股特别的幽香钻入鼻孔内,不由拿着烧饼闻了一闻,笑道:“真香。”也不只是说饼香还是那红手帕上粘着的体香。

那红衣少女脸色微微一红,连忙别过头去,暗道:“这臭小叫花子……”她一跃而起,落在枣红色大马上,朝白玉京淡淡一笑,道:“小叫花子,本姑娘要走了,到现在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师傅赐名白玉京。”白玉京说道。

“白玉京,好名字。小叫花子,记住了本姑娘我叫姚明月。”说完,她双脚一跨马肚,“驾……”

白玉京看着她离去的身影,心中生起一丝别样的情愫,姚明月?“烧饼……烧饼……”原先四散开来的流民们见那红衣少女走了,白玉京手上还拿着烧饼,不由又涌了上来。

白玉京见此,摇了摇头,说道:“烧饼可以给你们,但手帕不行。”

那些人也不知道能听清楚听不清楚,都冲上来想要抢他的烧饼。白玉京连忙将烧饼扔给其中几人,快步朝西安府而去。

在他走后,一道身影突然慢慢靠近了花中棠,他伸出手在花中棠身上胡乱一摸,掏出几个香囊盒子。一个一个解开,有银子有药瓶,当他解到最后一个铁盒子时,顿时愣住了。

那是一个浑圆的宝珠,大如龙眼,晶莹剔透,里面隐隐有三道白气上下沉浮。

那人惊讶过后,脸色又是变幻莫测,先是狂喜,又有些惶恐,最后变得冰冷无比。他双目扫过周边,发现还有些流民,突然屈指连弹。

“嘭” “嘭” ……

一个一个身影额头沾血,倒地身亡。那人做完这一切,匆匆朝一旁丛林而去。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