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大唐高僧圆悟 > 正文
第一章 缘起缘灭
作者:竹壳儿  |  字数:4795  |  更新时间:2019-02-20 18:08:52 全文阅读

那一年,长安花似锦。

世人沉迷于酒色歌舞中,贪图味蕾和视听的快感,寻欢作乐的风气在太平盛世下浸染了每一个人。

除了,我。

我,法号圆悟。

自幼在灵通寺出家,面壁悟经八十一载。

晨钟暮鼓,声声木鱼,从心中诵读的经书,粗茶淡饭,这里是污浊的世间唯一的净土。

而我,是世间扭曲污浊的心灵中,唯一净白的心灵。

“圆悟,你从未受过世间污浊,八十一年间你只能听到佛祖的教诲,你已经得了听闻灵通,身在寺中,可听得天下苍生的声音。”主持对我说,“何不用这灵通去感化世人,教他们今生行善积德,勿贪图荣华享乐。”

我称是。即将,我要踏出这寺门,去普度众生,无论是善,是恶,是人,是兽,是妖,是魔,只要还有的救,我便不惜生命把它拉回正途。

“还有一事,”主持道,“灵通寺需要翻修,叶大官人愿意出一大笔钱。此乃我寺之福。”

叶家,是长安城的大户人家,叶大官人官至四品,虽不入前三,但也是位高权重。叶大官人有一子,从小生得漂亮,于是取名叫做“如花”。叶如花今年十八岁,生得相貌堂堂,身长八尺。长安城内谁人不知叶如花公子大名?叶家一直以来敬香礼佛,家中香火不断,有佛经藏书百卷,叶家人人吃素,确是虔诚。

前些日子,叶家来到我寺谈论捐修寺庙的事情。

“施主此举,自是功德无量。”住持施礼。

“能结此善缘,也是我们的福分。”叶大官人还礼。

“施主可有什么心愿?”住持问。

“如果可以,寺内新建藏书阁可否以贱内名字来命名?贱内名海萍,可否就叫海萍阁?”

“这。。。”住持略一沉思,“定如施主所愿。”

于是藏书阁便命名为“海萍阁”。

我与叶如花也很熟识。叶如花常来寺内与我等谈论经书,他口才极佳,众师兄弟都辩他不过。况且叶如花生得相貌堂堂,更令人敬佩。

长安城中倾慕他的女子也是不少,很多富贵人家想要把女儿嫁到叶家,但是都不太可能。

叶父与杨唤同朝为官,互为知己。

杨唤有一女,唤作梅娘。梅娘倾心佛法,常求书于叶家,一来二去,借书还书,跟叶如花便熟识了。一同探讨佛法,研读经书,感情甚笃。

叶父与杨唤有意成全,两家便约定为婚,叶如花与梅娘也甚欢喜。众人都道他二人是天作之合,郎才女貌。

一个月后,番僧鹭草清月来到我寺,一同带来的是佛身舍利。鹭草清月云游四方,修行极高。此番前来,愿意开坛讲经,长安市民有幸聆听其说法。番僧提议到时候,不如请各寺高僧一同前来,各讲《楞严经》,辩经说法。

开坛后,总僧各抒己见,各有玄妙。灵通寺自然以我为先,待我道出佛法精要,台下打坐聆听的市民和僧侣都连连点头称赞,鹭草清月也是点头赞许。

鹭草清月赞叹说:“佛家奥妙你已经悉数领会,果然是得道高僧。”

这时,台下打坐者站起一人,自是叶如花,道:“且慢,在下虽不才,是佛门俗家弟子。但自幼遍读佛法经书,日日诵经礼佛从不曾间断,酒肉荤腥从来不沾。愿以自己浅薄只见,博众人一笑。”

鹭草清月挥手道:“请。”

叶如花提议与我对辩《楞严经》。

开谈之后,我便知他果然阅历非凡,见解深奥,辩道关键处,只见天空中现五彩霞光,照耀其上。

我双手合十道:“佩服,佩服。”

风吹花瓣,沾满叶如花的身上,似乎是袈裟缠身。

鹭草清月惊叹,解下手上乌木佛珠递与叶如花:“佛法本在心,无所谓俗家,你年少便有此修为,实在难得,日后必能得到成佛。”

叶如花也不谦让,接过佛珠,双手合十还礼。

叶如花志得意满,意气风发地还家,谁料,到得家中,看得官差正在家中搜查。叶父叶母立于门口,道:“我家被奸邪小人柯然所弹劾。”

待官差走后,家中稍安,忽然有人来访,却是杨唤派人前来,通知叶家:“杨唤与叶家已断绝来往,之前的婚约作废。”

叶父叶母叹息:“现在人人自危,怕是以前的亲友都要跟我们断绝来往了。”

叶如花愤怒,使出火焰掌,瞬间击倒院子里的大树。

叶母海萍赶紧上前去拉,道:“你这又是作何?”

叶如花道:“我若法力再强一些,定要将那杨唤和柯然碎尸万段!”

叶母海萍赶紧阻止:“不可如此说话,佛祖可都听着呢。”

叶如花道:“佛祖若是听得到,为何我叶家日日吃在念佛要遭此劫难?那柯然只会献谄使诈,日日酒肉歌舞,却能平步青云?”

叶母道:“那怕就是我们做得还不够,若焚香跪拜再久些,心再诚些,就不会如此了。我们快去上香吧。”

叶如花道:“佛祖若不公,我便为佛。那杨唤与柯然,我必让他们碎尸万段,佛挡杀佛,魔挡杀魔。”

叶母哭泣。

及二日,叶如花来到灵通寺,见主持和番僧鹭草清月,道:“我想借阅贵寺镇寺之宝《大密如来心经》,待我研习之后,必然双手奉还。”

住持道:“《大密如来心经》乃本寺至宝,只有历代住持可以翻阅,其他弟子都不许。何况施主乃俗家弟子,并未真正出家,请见谅。”

叶如花怒道:“若心中有佛,又何必在意在何处修行?你可见论法时,有何人在我之上?既然我修行已高,为何不能让我借阅《大密如来心经》?”

番僧鹭草清月道:“《大密如来心经》乃佛门奇书,以我之修为,尚不敢轻易修炼。若修为不高,勉强研习,只怕反而会害了自己。”

叶如花道:“都道佛门之人不打诳语,你那日分明是认同我的修为,今日又以此推三阻四。什么高僧,我看也不过如此!”

叶如花摘下乌木佛珠,用尽内力,佛珠顿时化成一阵黑烟,四散而去。

叶如花拂袖而去,住持与番僧皆合十还礼。

当夜,叶如花以黑布蒙面,悄悄溜出家门,来到灵通寺。他潜入寺内,来到海萍阁。阁内有几个僧侣正在打扫,添灯油。叶如花悄悄绕到其身后,火焰掌使出,一人一掌,瞬间都丢了性命。

海萍阁此时已成无人之地,叶如花到处翻看,终于找到《大密如来心经》,欣喜不已,揣入怀中。

正欲返家,突然想起番僧手中的舍利,于是来到寺内正堂。

番僧鹭草清月正在闭目打坐,手中佛珠微微转动,嘴中念念有词。

叶如花飞身来到他面前,胸口猛击一掌,番僧仰面朝天倒下。

叶如花翻出舍利,露出快意笑容,立刻将舍利吞下,顿觉得浑身发热,似乎功力立刻在增长,浑身在燃烧。

叶如花狂笑,朝四下使出几掌火焰掌,果见火焰掌威力数增,寺庙立刻就淹没在火焰之中。

我本在禅房诵读经书,听得外面喧哗,“救火”之声四起。

立刻来到禅房外,见寺中燃气熊熊大火,火光冲天。僧侣正在泼水灭火,但见水泼下去,火非但不灭,反而更旺。“看来这火不是凡火,是业火无疑。”,住持道。住持就地打坐,诵起经文,火势果然见小。

“鹭草清月禅师还在殿里。”有人突然说。

我赶忙冒着业火冲进了殿中,火光烟雾中,我看到鹭草清月倒在血泊中,旁边有一蒙面人正在放声狂笑。

“你是谁!为何在此!”我厉声质问。

对方看到我,突然连发几掌,火焰漫天卷地冲着我扑面而来,措不及防。

我瞬间感觉双目失明,情急之下,我解下佛珠,念出法诀,佛珠自我手中飞出,束缚住了对方。

叶如花被佛珠所缚,挣扎着发出怒吼。邪恶之气,越来越盛,周围的物品摆设都被邪气所冲击。

我知道以对方的邪气,佛珠被挣脱是迟早的事情,于是摸索着扶起鹭草清月的尸体,摸出了大殿。

走出百步后,师兄弟上来搀扶,我感觉力量不支,终于眼前一黑。

叶如花爆出所有邪气,佛珠四散。然后他跳出窗户,回到家里。

天渐渐亮了,这一白天,叶如花如同往日一样,不动声色。只有叶父叶母在焚香祷告,偶尔叹息几声。

待到日落,天色渐暗。叶如花关紧房门,燃灯开始研习《大密如来心经》。

几招之后,叶如花笑,果然是绝世宝典!只觉得浑身顺畅,双手上的业火已经从以前的小火苗变成了几寸高的火焰。

越来越顺畅,浑身已被业火所包围。直到街上三更锣响。

叶如花突觉烦闷,杨唤和梅娘的事情在他脑子里转个不停。

叶如花头疼不已,但强行研习《大密如来心经》,几招之后,终于克制不住,就地打滚,脸色渐渐变成了青黑色,獠牙也长了出来。

待头疼稍定,叶如花又觉得似乎功力更进,于是稍一发力,居然如同一阵黑烟,直接蹿到了街上。

叶如花狂笑,“看来我家仇得报!”

又一发力,来到了杨唤府上。

叶如花绕到了梅娘窗外,看到梅娘正与侍女正在小声谈着话。

侍女道:“杨大人已经给你重新订了城南岳家的,听说岳家少爷岳蔡人威猛能干,真是有福气,人人都羡慕你呢。”

梅娘含泪道:“你懂什么,喜欢我的人多了,我也会感觉情伤的。我日夜为这等事情烦心不已。”

叶如花听到此处,立刻蹿进屋里,一把抓住梅娘脖子。

梅娘大呼救命。

叶如花恶狠狠地道:“自古一女不嫁二夫,你既然已经与我订了婚,那就是我的人了,怎可以再许配他人?若你父母强行把你许配他人,你自应该寻短见,以示贞操,又怎能活在这世上?”

梅娘大惊道:“莫非你是叶如花?怎么变成这副鬼样子?”

叶如花不听,只是嘟起厚嘴唇,喷着黑雾往梅娘脸上拱。

梅娘被呛了个半死,左躲右闪总是来不及了。

杨家的下人已经冲了进来,见到叶如花也都吓了一跳,但强作镇静道:“快放小姐下来。”

“嘿嘿,”叶如花阴险一笑,“把她放下来。”

叶如花抓着梅娘的脖子,往地下一摔,梅娘立刻气绝身亡了。

杨家下人吃了一惊,但赶紧抓着棍棒欲来打叶如花,叶如花一发力,已经在几条街之外了。

此时,天开始蒙蒙亮,长安城的鸡开始次第叫了起来。叶如花突觉不妙,赶忙回到家中。

阳光透过门窗开始晒了进来,叶如花开始浑身难受,抱头在地上打滚,浑身似乎百虫在咬,头痛欲裂。

叶父叶母听得叫唤,赶忙进来,却见地上有一物,青绿色,长有獠牙。

叶父拔剑,叶母阻拦,轻声问:“可是我叶儿?”

叶如花叫道:“母亲救我。”

叶父叶母相对无言只有泪千行,商议之后决定去灵通寺求救。

灵通寺火刚灭,硝烟犹在。

我被业火击中了眼睛,住持拿出了圣水,帮助我清洗眼睛。

待我睁开眼后,却能看到得道者背后的光环,和作恶者背后的黑影,我得了灵通,能观善恶。

番僧鹭草清月的胸前中了一掌,留有一个黑色手印,一圈业火一直在燃烧,无法熄灭。

海萍阁内被叶如花杀死的僧侣背上所中的掌印也皆如此。

叶父叶母哭诉求救,我挣扎着起来,住持欲阻挡,我坚持,住持默认。

我领师兄弟来到叶家,见到躲在角落已经入魔的叶如花。

我们把叶如花拖到庭院中,院中太阳正好,洗涤着一切罪孽。

我们十几个人围住叶如花,诵念经文,叶如花痛苦不已,在青面獠牙与本来面目之间挣扎着。

日上竿头时分,终于,叶如花昏了过去,恢复了以往面貌。

叶父叶母千恩万谢,我心中却留有不安,隐隐担心叶如花。

这天晚上,乌云密布,乌鸦在枝头叫个不停,叶如花在太阳收敛了最后一丝阳光后醒来。

他关了门,拿出了《大密如来心经》,开始修炼起来。

叶如花心里想着柯然对自己家的弹劾,想到唐安城的奢靡,火光从家中渐渐升起,映红了整个长安城的天空。叶如花功力渐长,直到听到街上三更锣响。

叶如花的脸开始变化,青绿色开始蔓延,獠牙开始生长。

此时的叶如花心静如水,甚至有些喜悦。

一转眼,他来到了柯然家里。

柯然正在家里数着财宝,珠宝,玉石和黄金堆了满满一桌子。

叶如花杀光了院里的侍卫,站在柯然背后。

柯然突然觉得不对,转身看看到叶如花,吓了一跳,大喊:“来人啊,鬼啊,鬼啊。”

叶如花笑:“不用叫了,他们都死了。”

柯然赶紧捧起财宝求饶道:“这些都给你,饶我性命。有了这些宝贝,你就能升官发财。升官发财以后,你就能有更多宝贝。”

叶如花一口咬住柯然脑袋,道:“你就是用这些东西,来害我们全家。”

柯然只余下半个脑袋,叶如花捧着一堆金银珠宝,返回家里。

天空一片血红。

叶母听到声响,推门来看,却见叶如花又变成魔状,捧着带血的财宝。

叶母哭喊:“我儿,你在造孽啊。”

叶如花赶忙解释:“这本该就是我家的。”

叶父赶了出来,见状,拔剑说:“我儿既已入魔,我们不得不及早除之,否则必为长安百姓祸患。”

叶如花听闻,魔性大发,吼声如雷。

叶母想要逃跑,叶如花冲上去咬住脖子,吸光了血。

叶父拔剑要刺,叶如花绕到背后,也咬住脖子。

一家上上下下13口皆被叶如花以獠牙咬死,吸光了血,外加五只鸡,和两只狗。

天空一片血红,闪电滚雷动。

住持看着天空道:“不祥,怕是大魔头要出世了,人间的太平就要到头了。”

我对住持说:“怕是大魔头已得了《大密如来真经》,明天一早我便四处云游,定要找到《大密如来真经》,铲除大魔头。”

住持对我点点头:“维护人间正道,除魔的重任就交给你了。对方十分强大,你一定小心。”

我双手合十,低头道:“谨遵住持教诲。”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