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拾星 > 第四卷 皇朝血海
第九十八章 逃啊!
作者:采茶煮酒  |  字数:3149  |  更新时间:2019-09-09 23:09:02 全文阅读

两人在屋内屋外坐了很久。

鱼幼薇在房内背靠着门,静静等着。

枫卿童在石桌边云淡风轻,自斟自饮。

直到日落西沉,傍晚时分。一道身影从山下悄然而至,西门隐在若隐若现之间出现在山顶小院中。

提着个酒壶,昔日最讲排场的一门宗主越来越率性自在。随意地坐在枫卿童身边,西门隐自己端起茶壶给自己倒了杯茶:

“今天可把我累坏了,换了几家赌场零零散散赢点钱,买了不少好玩意儿回来。”

枫卿童默不作声,缓缓吐出口气。

西门隐心头一紧,手上的动作慢了几分,有些担忧地望向枫卿童,给了一个探询的眼神。

枫卿童摇了摇头,示意西门隐不要露馅,缓缓放下茶杯,好不容易平复的灵力又有些翻涌。

“与你说过的,”枫卿童脸色有些苍白:“我的跌境,大概就在今天。”

白衣年轻人神色还算从容,但声音沙哑。

西门隐以灵力将二人谈话隔绝,瞥了眼房屋那边,手上喝茶动作如常,语气却半点不轻松:

“现在送你去西陲山山头阵法?”

那里的阵法枫卿童已经准备多时,就是为了这迟早要来的一天。

修士跌境是修行大忌,越是境界高深的修士,跌境带来的损伤往往越大,尤其是像枫卿童这样直接跌下一个大境界。

利用阵法聚拢天地灵气,同时锁住自己跌境时逸散的本元灵力,在跌境稳定下来后快速将本元尽可能多地纳回体内,稳固元气。这样能极好地防止连续跌境的情况发生,同时也能将损耗降到最小。化生境跌下来,如果本元彻底残破,极有可能变成一个纸糊的神起境。

已经选择定居在山上的枫卿童当然已经不在乎什么杀力、境界,他在乎的只是依靠那种损耗境界的方式,能让鱼幼薇多活多久。这就意味着,他需要把跌境的损耗降到最低,留下更多的灵力提供给鱼幼薇。

这个专门用来保护跌境之人的阵法,世上知道的人应该不多,因为实在是太古老了。它是枫卿童在落云山上南柯一梦的那二十年里,在那本古老的阵图书籍上找到的。

说实话,这个阵法失传也情有可原。表面看起来有大用,真要研究下来实际上十分鸡肋。

首先,这个阵法过于繁琐,以枫卿童的天资和对这个阵法的钻研,布下这样一个阵法都要耗费十天的时间。枫卿童相信,就这个阵法而言,世上应该没有比他更快的了。

其次,这个阵法留存的时间不长,而且维护的过程极其耗费心力,更是极能吃银子,需要布下不少积蓄灵气的上等玉石。阵法用完或者过期之后,承受过阵纹的玉石都会焚毁。

而与之对应的是尴尬的现实情况。修士跌境,缘由自然是天灾人祸皆有可能,但无论哪种情况,跌境都不由人算,或许就在你完全无法预料的一瞬之间。重伤将要跌境,绝对来不及布下阵法;提前布下阵法,留存不长,修士也不能保证在跌境后能及时赶回到阵法。

所以这护灵阵,就是鸡肋中的鸡肋。

这样鸡肋的阵法,在鱼幼薇手上的那本已成法宝的血色大书上,占了接近一半。

可于枫卿童来说,没有真正鸡肋的阵法。就像这护灵阵,这种主动跌境的时候,不就是最合适用它的时候?当然,像他这种情况,可能确实也见不到几例了。

枫卿童调整了呼吸,明明一切都准备好了,内心却还是平静不下来。

情况似乎跟自己想的有些不同,但哪里不对,他又感觉不出来。

“西门,我……有种不好的预感。”枫卿童看到西门隐赶回来的那一刻,就有松了一口气的感觉,但他身上那股压迫感并没有减轻。这种感觉,就好像黑暗之中,有个野兽在直勾勾地盯着他。

西门隐将手轻轻搭在枫卿童身上,帮助他稳固身体情况。听到枫卿童的话,有些无语:

“废话,化生境剑仙跌境,能没点不详的感应吗?”

枫卿童没有说话,缓缓站起身——跌境已经无可避免,再不安也改变不了什么了。

“你要去给我压阵,留幼薇一个人在山上,我有些不放心。”

西门隐摘下酒壶晃了晃,小啜了一口,有滋有味哈出口气,不以为意:

“你这都里三层外三层包了多少阵法了?不会出事的。为你护阵也就一会儿的功夫,这边有什么动静我过来也就是眨眼之间,能出什么事啊。”

枫卿童依旧不放心,还是准备去房间多嘱咐一声。但走到门口,还是停下了脚步,要敲门的手悬在半空,有些进退两难的意味。

他望向西门隐,有些局促,聚音成线问道:

“我叫她不要踏出稚子山地界,会不会适得其反啊?”

西门隐眯起眼,一副老奸巨猾的模样:

“怎么?小两口闹矛盾了?”

枫卿童不作答,怔怔望着面前紧闭的门板。呼出口气,还是决定开口:

“幼薇,今天是我错了。待会儿我和西门前辈有些事情出去一下,会需要一点时间。有什么事,回来再商量。答应我别做什么任性的事,好吗?”

屋内,没有回音。

体内灵力躁动奔腾,枫卿童咬紧牙关,站在门口,大脑渐渐有些无法思考,依旧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西门隐放下了酒壶,欲言又止。

终于,房内传来一声轻轻的“嗯”。

西门隐别起酒壶,不想再多耽搁半刻,一把抓住枫卿童肩头,喝一声:“走!”。绿色灵光包裹二人冲天而起,急速掠向西陲山山头。山脚木屋中,蒙尘已久的上等宝剑化作一道青色流光,同样刺入高空,跟在主人的身后。

昏黄的暮色中,只见天地之间两道流光似夜间火萤,齐齐坠向那片空旷山头。

二人准确在满地阵纹中心处落脚,西门隐一脚重踏,喝一声:“起。”周围顿时宝光四起,西门隐御剑而出,护在阵边压住此地大势。场中只剩枫卿童一人,一身白衣胜雪,于宝光氤氲中盘腿而坐。

本源受损的枫卿童彻底约束不住浑身灵力,任由体内灵力四处逸散。本就灵力饱和的阵法被一股更加强大的灵力冲击,立马显得有些摇摇欲坠。西门隐面色严肃,以本命佩剑碧雪为辅,竭尽全力,暂时收纳部分天地灵气,同时护住关键阵纹。

只要他坚持到枫卿童稳稳当当跌境到神起境,就可以将暂时强行吸纳的灵气返还阵法,那时也就基本大功告成。

枫卿童为光属灵力,中正平和,本元灵力对阵法冲击还算小,西门隐承受着一定压力,但还不至于到极限。一边观察几处关键阵眼,西门隐犹有余力,时刻关注着场中枫卿童的情况。

枫卿童闭目端坐,眉头微皱,任由灵力逸散。他能感觉到,境界正顺其自然往神起境巅峰过度。一切都和预想的一样,任何问题都不会出现。

枫卿童额头满是汗水——可是为什么,自己第一次感受到这样的紧张感?真的仅仅是因为跌境吗?那种被人盯上的感觉,究竟来自哪里?为什么,心头的恐惧感越来越强烈?

不对,不对!究竟哪里除了问题!下山以来从未坏过的心境,为什么偏偏在这个时候……

枫卿童身上的灵力气象本来中正平和,但心境混乱之后,身上像是突然升腾起另一股力量。一股仿佛更加强大的黑色灵力如同黑雾,一点点从枫卿童身上溢出,很快将枫卿童整个人包裹其中。

天空忽然被乌云笼罩,一时间山顶狂风大起,一道妖艳红光自天空直射而下,打在了黑雾之中枫卿童的身上。

一片黑暗的天空,只有一颗赤红宛若染血的妖星大放光明,将周围的大片天空全部染成血色!

“枫卿童!”

阵场之外,西门隐大惊失色,一切变故发生得太快了!为什么在完全无人干扰的情况下,忽然生出截然不同的另一种灵力?

自古灵力有九大属性:光,暗,风,冰,雷,金,木,水,火,力。灵力向来无正邪之分,修行得善果还是造业障,只在乎修行之人本身内心的善恶。这是修行界修者的公知。

但此刻,西门隐能够感受到,枫卿童身上多出的那股灵力,本身就带着一股邪力!简直匪夷所思!

“给我定!”

西门隐身形跃起,天地之间,一袭老旧青色长袍迎风鼓起,这位在稚子山跻身化生境的大宗师第一次竭尽全力。碧雪剑光芒大作,只是法器,还无神性的长剑在这一刻仿佛与主人心有灵犀,如一道顶天立地的青色光柱,狠狠抵住了这一片将要坍塌的阵法。

但阵法之中,那股来历不明的邪性灵力的强度,却远远超出了西门隐的想象。黑雾翻涌,翻腾着在阵法之中四处横冲直撞。

西门隐怒极,一把抓住青色长剑,在阵法之上凌空而立,一面护住阵法,一面向着那妖力绽出最强的战意!不毁掉这股怪力,阵法根本留存不下来,枫卿童别说尽量保住境界,人都会死在里面!

西门隐与那邪力对峙之时,没有看到,黑雾之中,一双虚幻的猩红眼眸,缓缓睁开。

青衣剑仙隐约中,似乎听到了枫卿童开口。

一向从容的年轻人,此刻只吐出了两个字:

“逃,快!”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