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拾星 > 第四卷 皇朝血海
第九十七章 清风解人意,只是散滩头
作者:采茶煮酒  |  字数:3040  |  更新时间:2019-09-12 08:45:29 全文阅读

红红火火过了新年,稚子山上的时间仿佛停了下来。当然不是真的停下——天气渐渐回暖,山腰一些光秃秃的老树冒出了嫩绿的新芽,偶尔空气中有花香的味道。出了山头去走走,各类走兽的痕迹多了起来,禽类的啼鸣也慢慢繁密。这些都在变化。停下的,只是鱼幼薇的心。

时间好快啊,一晃已经是三月天了。重复的每一天,却让人永远都不会腻。

二人牵着手,缓缓在山林里的小径上散步。晨光透过树隙,斑斑点点地洒在大地上,让鱼幼薇觉得有些温暖。当然,更温暖的,是那只宽大温和的手。

小径是去年年里开出来的,上面铺满了一层树叶。这个冬天落下的新叶自然在最上层,还没来得及腐烂,成了天然的铺路材料。树叶下,应该就是肥沃的黑土了。三月的时候,鱼幼薇在山头的小菜园种下了黄瓜,长势很好。

鱼幼薇脸色红润,已经没有了初来稚子山时的虚弱模样。枫卿童则没什么变化,依旧带点婴儿肥,看起来总有点稚嫩不可靠。但这些日子里,鱼幼薇觉得自己被伺候得不能再好了,这么多年没有长胖的她似乎都有些微微发福。

“西门抓的那只山鸡今早又飞出去了。”枫卿童一开口就把两人清晨散步的唯美意境全部打破,大剑仙脸上满是懊恼。

鱼幼薇跟着笑——这山里不怕这位山大王的,就只有那只山鸡了。那只山鸡也是不怕冷,出来得早,正好被在山里闲逛的西门隐抓住。西门隐本想抓了山鸡上山头,杀了之后下酒吃的,谁知枫卿童一眼看中了那个楞头的山鸡,想要把它留在院子里养着。

西门隐自然无所谓,鱼幼薇也觉得养点东西山头上多些生气,就应下了。谁知那被枫卿童取名叫“星哥”的山鸡还真不是枫卿童能镇住的,三天两头从院子里想着法逃跑。那“星哥”虽然逃不出这座山,每次被抓回来就要被枫卿童狠狠拔掉几根毛,但“星哥”似乎没在怕的,一有机会飞出去,照旧是那副德性。

拔毛现在也不怎么管用了,一开始抓住被拔掉两根毛,“星哥”都会叫得整片林子都听到。现在嘛,不痛不痒,习以为常,甚至被拔毛的时候还会偏过头好奇地盯着枫卿童。

有再高的剑术,也拿这憨货没办法了。都说万物有灵,刚刚进入这一片秀筠山脉的时候,枫卿童和西门隐自然放出身上的一点点气息,便是万兽蛰伏,默不作声。三人住在稚子山山头山脚后,各种猛兽连稚子山周围地界都会自觉避开。

偏偏这山鸡,对枫卿童的气息毫不在意,次日再被抓住,又是那副“你是谁啊”的好奇目光。

枫卿童常常感慨,自己真是个取名字的人才,这“星哥”果然和某个人一样,是个万事不怕的憨货。

“应该走不远的,或许傍晚就回来了。”鱼幼薇声音软糯,还是在憋着笑。

“它就惦记着那点吃的……”枫卿童神色郁闷,是真的在为这点鸡毛蒜皮的小事伤神了。

二人走走停停,聊了很多细碎的小事,但两个人都乐在其中。

看到了山脚西门隐的小木屋,两人早晨的散步也就到了终点。

鱼幼薇伸了个懒腰,感觉格外惬意。

“咱们到啦!”

她的眼睛变得亮晶晶的,又抓住枫卿童的手:“走吧,回山上去啦!”

枫卿童知道她在想什么,嘿嘿笑道:“求我啊。”

鱼幼薇立马乖乖听话,可怜兮兮地晃着枫卿童的大袖子,像个向大人讨要糖葫芦的小孩子:

“求你求你,求求你啦!我的大剑仙!”

枫卿童轻轻搂住软若无骨的鱼幼薇,面带微笑:“走啦!”

二人从山脚处冲天而起,在林梢之上急速向山顶掠去。山间的风吹起了两人的头发,脚下常绿的树林如绿色的浪涛,急速向后倒去,像是踩在了一片绿色的海洋上。这是鱼幼薇一天生活中,最开心的时刻之一!

其他最开心的时刻,是所有和枫卿童在一起的时间。

很快,二人便翩然降落在熟悉的院落中。

和往常不同,这一次,鱼幼薇将头埋在枫卿童胸膛前,久久没有抬起头来。

枫卿童轻轻拍着鱼幼薇的背,有些担心:

“怎么了?不舒服?”

“卿童,”鱼幼薇的声音闷闷的,依旧一如往常的温柔软糯,但却让枫卿童的心跳猛地一顿:

“我想走了。”

“这里过得不开心吗?我以为你很喜欢……”

怀中,鱼幼薇连连摇头:

“不是,不是……”她有些哽咽起来,想了好久好久的理由,坚定了好久好久的决心,明明将那番话在心底演练了无数遍,此刻在枫卿童的怀里,她就是说不出口。

她抬起头,换成了商量的语气:

“卿童,能不能让我自己去走一走,你把我保护得太好了,我想自己去追逐一些东西。”

枫卿童心里轻松了下来,捧起鱼幼薇的脸——似乎确实也有点胖了,多了点婴儿肥,不过这样才更有夫妻相嘛!

“怎么突然想起这个?你要追什么啊?我陪你啊。”

鱼幼薇咬紧嘴唇,终于,定了定神,试探道:

“卿童,如果我跟你说,我不爱你了,你会不会很伤心?”

枫卿童淡定地摇摇头:“不会啊。”

鱼幼薇已经知道了答案,有些泄气,转身向石桌走去。一言不发到了石桌,坐下后还叹了口气,给自己倒了杯茶。

枫卿童屁颠屁颠跟到石桌边,单手托腮,盯着鱼幼薇的脸。自己妻子的脸真好看,怎么看都看不够。

“你怎么不问为什么啊?”

鱼幼薇喝了口茶,正放了杯子,拿起茶壶给枫卿童也倒上一杯,漫不经心附和道:

“为什么啊?”

枫卿童嘿嘿笑道:

“你都猜到了啊?因为我不会相信你不爱我了!”

捧起茶杯喝了一口,枫卿童冲着鱼幼薇眨眨眼:“怎么样,我的答案标准嘛?”

鱼幼薇哭笑不得——明明自己真的想要以很严肃的态度去说这句话,也只有这样才有那么一点点可能让他真的相信。但自己在他面前就是严肃不起来,或者说,也舍不得真的伤害到他。

但是,他正在自己伤害自己啊!

鱼幼薇拿出那只蒙尘的金色小刃,上面满是裂纹,黯然无光,仿佛下一刻就要化为尘土。

“这把小剑……”

枫卿童面色微变:

“你,你怎么把它找回来了……”

“之前你一直带在身上,后来我发现它不见了……你扔了它?”

枫卿童有些艰难的点点头,他不想跟鱼幼薇撒谎。这座山,能帮她把这玩意儿从悬崖底下追回来的,只有西门隐了。今天西门隐正好出去买些东西了,不然枫卿童肯定要把这多事的家伙抓起来,像对星哥一样给他拔两根毛。

鱼幼薇将那把金色符剑放在石桌上,轻轻摩挲,眼神越来越黯然:

“这个,跟你的成仙路有关吧?”

成仙路的事,早在九曲郡的时候枫卿童就跟鱼幼薇说过了。鱼幼薇也是对这种天方夜谭的事最相信的一个,因为她相信枫卿童不会骗她,她也相信枫卿童那时的表情不是在开玩笑。

枫卿童点了点头,两人之间的气氛有点冷。

“你要放弃一切陪我死?”

枫卿童豁然抬起头,双拳不自然地微握:

“不会不会……只是这些年,我想先放下一切好好陪你,我不会寻短见……”

鱼幼薇神色平静,但眼底都是心疼:

“卿童,我不是傻子,每天早上起来,我体内都会有一股暖流护住我的身体,从早到晚慢慢衰减,然后第二天早上又是如此。”

“我问过西门前辈,修者修行后拥有灵力的感觉是什么……我一个无缘拥有灵力的人,体内却总有灵力护住体魄……”

鱼幼薇轻轻握住枫卿童的手:

“不要再这样了……我走了就走了,你还有更好的未来的……”

枫卿童双手合握住鱼幼薇温凉的手,笑意和煦,眼神坚定:

“没有你的未来,对我没什么意义啊……”

“我就知道……”鱼幼薇将手抽回来,站起身,背对枫卿童:

“所以我不得不走,离开你,不见你。”

枫卿童半点不退步:

“不可能,我不允许。”

鱼幼薇咬咬嘴唇,终于将那句薄情言语说了出来:

“枫卿童,你要用你的爱,决定我的决定,左右我的人生吗?”

“所以,我还是像在九曲郡一样,没有自由对吗?”

枫卿童站起身:

“你知道不是的。”

“可我的决定,你没有尊重。”

抛下最后一句话,鱼幼薇径直往房屋中走去。她已经彻底失了分寸,她不敢去看身后那个白衣年轻人的表情,更不知道后面会发生什么。

可她必须做点什么。

对枫卿童的身体情况她没办法了解,可她知道,已经过去了这么长时间,再这样下去,对枫卿童造成的伤害就真的有可能无法补救了。

房屋中,鱼幼薇心乱如麻。

石桌旁,枫卿童灵力翻涌。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