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拾星 > 第三卷 剑仙风骨
第九十五章 劫法场
作者:采茶煮酒  |  字数:3434  |  更新时间:2019-09-05 22:42:19 全文阅读

离行刑还有一段时间,吴凌阙稳定了自己心情,收拢了全部灵力波动,安静坐在那王府监斩官边上。

吴凌阙眯起眼睛,瞟了眼监斩的官府判官。长相周正刻板,一脸苦相,境界看起来也不算低,已经是龙跃二境的修士。但跟那天出面负责审问风沫羽的神起境判官苏忆之相比,就完全不够看了。

那天王府安排苏忆之来做判官的用意,根本就不是为了防止风沫羽逃跑——王府附近,谁能逃得掉?那苏忆之,其实是在防着他吴凌阙。

王府中的宗师,化生境大宗师除了三大供奉之外,肯定是没有了。但神起境的数量,却绝对不算少。至于具体是多少,谁也不清楚。

苏忆之早年在镇北辖境南方一个不知名字的小门派修行,后来被路过的王府高人带走。外界多传是柳山凌在多年教导,负责他的修行,所以他才能如此进步神速,以二十七岁的年纪扎扎实实迈进神起一境,将来甚至有希望摸到化生境。

苏忆之那天出手拦吴凌阙,用的武道路子吴凌阙看不出来深浅脉络,但事后旁观的戚敛专门聊起苏忆之,只说这人绝对不是出师自柳山凌。光看其形,似乎确实大开大合,有豪放之风;但内里却步步讲规矩,对出手轻重的把控力求纤毫不差。与一般追求杀力的宗师不同,苏忆之追求的境界更像是:我一出手,便成方圆。武道不在“杀敌”,而在“束敌”。

相信,常年隐藏在王府之中这类奇人怪人还多得是。光这种半公开的神起境就有好几位,武道路子各不相同,放在外面哪个不是一等一的天才?更何况,王府中绝对还藏有不出世,外界毫不知晓的神起境。

对于镇北王府,没有化生境大宗师的境界,进去了根本掀不出一丝风浪;哪怕是化生境,能掀起点风浪也是个死。风沫羽身上有约束灵力的困龙钉,上面那些符文阵法,当是谁创的?哪个修道之人看了不心惊胆战几分?

宗师齐聚,却也喜欢玩些下作手段。吴凌阙内心冷笑——审判的时候,叫了个苏忆之镇场子;临斩了,反而只有一个花架子的龙跃二境。究竟是多想出点事?

“我吴凌阙的神起一境,或许不是苏忆之神起一境的对手,但看个这样的场子,还不至于出什么差错!”

天气越来越热,人群又有些焦躁起来。

不知道是谁起了头,闲来无事的看客又开始讨论那场中静静候斩的女子。这一次,人群对于该不该杀意见格外统一。毕竟是镇北王府亲自派人审理的案子,肯定出不了错。

这样一来,先前的两大焦点也就只剩下一个,那就是被这样一个弱女子给灭了门的宗门,究竟是什么样的一个宗门。

平民们对这些江湖事没什么了解,也就唧唧歪歪说不出个所以然,只是胡乱地侃着消磨时间。起先的讨论还有不少同情的声音在里面,但逐渐,终归回到了宗门实力的讨论上。几个汉子兴许是想表现下自己,尤其争得面红耳赤。一方说那场中女子一看就不是凡人,肯定是因为她强大到过于惊世骇俗,王府亲自派人审判也是一种证明。一方则始终认为那女子年龄太小,肯定是那宗门实力太差,门主要么太弱,要么太傻,让国师府有机可乘。

正当两边争论不下的时候,旁边一直没有作声,戴着斗笠的抱剑汉子开了口:

“前些日子被国师府灭了宗门……江湖上倒是有一桩大事可以对得上号。”

旁边众人一听——这位似乎是个真正的江湖人!一时间,所有人都是眼睛一亮,视线全部聚焦于那个抱剑汉子身上。

抱剑汉子对这些普通百姓的注视无动于衷,只是他又想起了那个老家伙,一时间有些畅快的感觉。

当年他落魄山林,求学于听涛阁,那老道人却胡说什么心术不正,不愿收他于门下。他被逼无奈,在疾风镇落草当了两年土匪,结果那老家伙一点不念旧情,当年差点杀了他。幸好他学了一门旁门术法,才逃出生天。

这些日子在这边听到听涛阁的事情,那装模做样的老家伙最后不还是死在了别人手里?所以说嘛,行善积德有什么用处?老天爷看不到的,当然还是拳头越大越管用!

抱剑汉子已经开始庆幸:幸好当年那老家伙没收自己为徒,不然自己也得陪葬在听涛阁,哪能过上如今这逍遥生活?

挪了挪斗笠,汉子压不住自己的嘴角,只觉得太过可笑了:

“原来那老家伙就是死在这样一个后辈手里?当年花架子一堆还吓我个半死,哈哈哈哈……”

说出这么一句让旁边人都摸不着头脑的话后,抱剑汉子便不再多语,调整心情,闭目养神。没欣赏到老家伙死时的样子,能看一眼这小美人慷慨赴死也有些别样的滋味。

“喂。”

正在他沉思时,一个温和的清脆声音忽然在他面前响起,一种修士的直觉让他瞬间汗毛倒竖。

猛地睁开眼睛,汉子后退一步,望向来人。

一个黑衣少年正在汉子面前的台子上微微弯腰,刚好视线与他平齐。那年轻人微笑着看着他,双手背后,好似与熟人攀谈:

“老兄,怎么称呼?”

汉子又退一步,隐藏进人群。他微微低头,用斗笠遮住了脸,没有作答。

“鄙人听涛阁弟子。”

吴凌阙直起身,依旧双手负后,神态自若,一边往监斩台座椅回走,一边好似自言自语:

“这样啊……现在不说,待会儿我也会知道的嘛……”

抱剑汉子肝胆俱裂,因为监斩官身份,那少年的轻声言语自己明明刻意没有去听,此时那声音却偏偏在他耳边响起,更像是直接在脑海之中响起!

一个念头轰然炸碎在他的脑海之中——“宗师!”

抱剑汉子再没有先前好整以暇的姿态,如惊弓之鸟,仓皇逃窜。他在人群中撞出一条路来,一挤出人群,再顾不得那么多,只管往前冲!离此处越远越好,最好要一口气跑出这镇北镇!

自己被一个宗师盯上了!这是那抱剑汉子最直接的感受,多年刀口舔血的生活,让他提前嗅到了死亡的味道,除了逃,别无他法。

明明刚刚跻身了龙跃境,已经到了可以收徒,开宗立派的地步,绝不可以不明不白死在这里!

监斩台上,吴凌阙神态自若,望着那不知好歹的汉子远去,直到消失不见。他半点不急,身边的戚雪已经不在身边。

那撞上门送死的汉子只是小小的意外插曲,与他相比,吴凌阙更在意的,是另一个人。

“来了?”

刑台刽子手身边,不知何时站了一个蒙面的青衣男子。那刽子手还没反应过来,一记手刀已经扣在他脖子上,浑身肥膘的大块头便像一座小山头一样轰然倒在地上,扬起不少尘土。

吴凌阙一跃,同样跳上了刑台,与那青衣男子对峙。

“我以为你来不了,你来了;我以为你不会来,你来了。”

刑台下,守卫们已经全部围了过来,将圆形的刑台包围在内。

至于那面貌周正的监斩官,揉了揉眉头,也做做样子站了起来。

风千陌避开吴凌阙的逼视,拿出了那块权威极大的紫金令牌,高声喝道:

“紫金宣,镇北所属听令!嫌犯风沫羽暂时收押,择日再审!虑其特殊,特差人专门收监!”

那些围拢而来的刑场守卫一时间都有些摸不着头脑——紫金令权限是大,但还从没见过在刑场问斩之前用的啊?而且这次审案结果,是王府亲自派了急行判官苏忆之大人宣判的结果,按王府直属来说,级别比紫金令更高;按苏忆之大人个人的身份来说,也基本与紫金令同级,紫金令能否定这次问斩?

这时候,作为这次苏大人特意点名找的监斩官,李谑知道,自己背锅的时候来了。虽然临行苏大人只是暗示了几句,但如果不是聪明人,他李谑也不会被找上。

可这他娘的不是个好差事啊!

李谑真是哑巴吃黄连,却也只能心中暗暗咒骂这不知死活的小子,还真他娘的上头跑来劫法场!你劫就劫了,也不拿个级别再高些的牌子!

心里胡乱骂人的时候,可不管紫金令再上一级别是什么牌子!

李谑硬着头皮在监斩台单膝跪下:

“镇北镇修者府下属判官,监斩官李谑,听令!”

那将刑台团团围住的守卫正进退两难,一看监斩官大人都跪下了,于是一片跪倒,皆是“听令”二字。

风千陌一把将风沫羽搂紧怀里,高声喝道:

“都退下!”

于是瞬间,人潮退散,李谑赶忙下场,让刑场守卫们将一脸茫然的民众看客们全部向外驱散。一时间乱作一团,吵吵嚷嚷,不少没看着热闹的汉子半点不满足,磨磨唧唧不愿离开,护卫也不可能动手动脚多了,于是圆形刑台周围都是杂声。

但场中还站着的那三人之间,却格外安静。

“你不该来救我。”风沫羽轻声开口,但实际上满心欢喜,脸上全是泪水,将脸埋在风千陌怀中,再也不想抬起来。

风千陌将风沫羽搂得更紧了些:

“让你受苦了,我带你走!”

“走?”吴凌阙面带微笑——苏忆之,你跟我玩阴的!好,就算没有镇北王府,我吴凌阙一个人,会拦不住一个风千陌?!

“真是感人啊,化仇怨为姻缘,浪漫得我都要化掉了……”

吴凌阙瞬间目光凌厉,一身灵力流转,神起境境界再无半点遮掩,刹那间将两人全部锁定在自己的气机之中。

“所以,柳君行,这就是所谓的,一笑泯恩仇?!还是说,死的一个听涛阁满门,跟你一个外人,没有半点关系?!”

“哦,对了,你叫风千陌,不曾拜师,没入我门,本就是外人,当然也就没什么负担了。何必为了一个已经死绝的宗门,放弃怀中的美人呢?”

吴凌阙眼眶通红,双拳攥紧:

“三师兄就死在你面前!你他娘的还是个人?”

深呼一口气,吴凌阙双目骤然死寂,只剩杀机:

“我对你太失望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