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拾星 > 第三卷 剑仙风骨
第九十章 再回家
作者:采茶煮酒  |  字数:3335  |  更新时间:2019-08-05 17:17:41 全文阅读

迷迷糊糊睁开双眼,眼前的场景熟悉得如同在梦里,或者说,这是死后的幻境?所以自己最喜欢的地方还是这个生活得最久的地方吗……

“镇北罪臣风千陌!”

风千陌双目猛地睁开,突然的强光照入眼中,眼睛猛然刺痛,但他依旧立马翻身撑起身子,只是身上一软,又坠了回去。

那个声音冷漠无情,机械一般再次重复:

“镇北罪臣风千陌,听令!”

这个浑厚的声音仿佛给风千陌注入了力量,床榻上的年轻人猛地翻转身体,单膝跪地,双手前捧作揖:

“风千陌,在!”

房门处,万军山三位当家的肃然而立。

正中,万军山山主,镇北王府首席供奉,东苍皇朝四大宗师之一,神器盘龙枪之主,化生境大宗师柳山凌。

柳山凌左手边,手执羽扇,温润君子,万军山二当家韩语立。

柳山凌右手边,万军山三当家,镇北王府急行判官,神器宕天刀之主,神起境宗师白令君。

柳山凌面色冷峻,声如寒冰:

“罪臣风千陌,包庇国师府刺客,擅自典当琉木令,败坏万军山名声,你可知罪?!”

门外,初升的朝阳光芒耀眼,更将门口的三位当家的衬托得高大威严。

风千陌咬了咬苍白的嘴唇,把头垂得更深:

“风千陌,知罪!”

“知罪而犯,罪加一等,奉镇北王府令,风千陌终生禁足万军山,不得踏出万军山边界一步!违令,斩!”

柳山凌负手而立,声如洪钟,另外两位当家的同样面色凝重,哪还有曾经的半点亲和。

昨日他们都是风千陌的亲长,今日,则只是镇北王府的判官。

风千陌抬起头:

“我……”

柳山凌怒目而视:

“住嘴!你可知道,你本是死罪?终生禁足,再无斡旋余地!”

风千陌摇摇头,满脸苦涩:

“若终身禁足镇北王府,两耳不闻窗外事,风千陌就只能是行尸走肉,与死何异?现在,死,又有何惧呢?”

柳山凌一巴掌将风千陌拍翻在地,有些恨铁不成钢:

“那你现在去死?!”

风千陌擦了擦嘴角,倔强地爬起,恢复原来的姿势,声音坚定:

“千陌想要知道,自己,为何会在万军山?大当家的,可是从秋水镇知道千陌的消息?她,还好吗?”

柳山凌怎么可能回答?黑着脸,直接转身拂袖而去,白令君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风千陌,没有多说,也跟着离去。

韩语立来到风千陌身边,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依旧是温和的嗓音,但没有太多感情:

“你以窥星境自断神阙脉,吊住了命,但大伤元气,近日注意调养,别想太多。”

风千陌抬起头,喊了一声二当家;韩语立没有停留,自顾自转身离去。

房门合上,屋内暗上了一些。

风千陌愣了愣,缓过神来,深吸一口气,强忍住内心各种复杂的情绪,撑起身子,原地盘腿坐下重新调息。

自断神阙脉,同样是从枫卿童那里学来的克毒窍门,正是这个窍门,将三当家从鬼门关拉了回来。

关于此法的弊端,也就是跌境一事,三当家当初从神起中期跌境到了神起初期,只跌了一境,也只是暂时跌境;而对于风千陌来说,情况似乎就没有那么乐观了。毕竟相比而言,风千陌境界太低,从窥星境一下连跌三境,直接掉到了入品初期。

现在风千陌体内气息剑意全是一片混乱,不提多久能恢复境界,他风千陌这辈子能不能恢复到窥星境都难说。自断神阙脉是个对经脉有不小伤害的秘法,风千陌则偏偏是个接近经脉尽断的主,灵气运行本就不畅,走的周天也与一般修行人有很大区别,伤害可能更大。

但说到底,这秘法,还是他敢于直接吞下那颗毒药,以解燃眉之急的关键所在。

入品境……如今风千陌,对境界看得很淡很淡了,高些固然好,但低些,也无妨。风千陌的路子,同境皆可斩,越境一剑分生死——必分生死,没有只分胜负的余地。

调理气息,风千陌逐渐沉下心神,慢慢梳理可能发生的事情……

“沫……刺,没有杀我。”面对对于风千陌来说并不算弱的对手,原本一切依旧全部在掌握之中,但当木剑真的悬在风沫羽额前,之前的一切盘算则又都失去了意义。或者说,何止没有了一点盘算,连赌的成分都没有,只是一片空白,随命而已。

终归,她也没有下手……

与风千陌先前打算的,两个人全部死在那里的结局相比,现在的情况似乎正好相反,两个人全都活着。

那自己是怎么回到万军山的?被却山县修者府发现的?他们根本不知道自己的身份,也不可能有权限直接到万军山啊......刺呢?之后去了哪里?自己一直与刺在一起四处流亡的事,镇北王府是怎么知道的?通过秋水派?还是自己什么地方没做好,被镇北王府在辖境内的暗哨发现了?

……

自己不能一直留在这里,还有太多事没有弄清楚,自己一定要出去!风千陌强提一口气,努力恢复自己的状态。不知为什么,他的内心深处,很不安,很不安。

……

一天的调息,风千陌终于彻底稳固住了自己入品境初期的境界。从境界上来说,比初出茅庐时的风千陌还要弱上不少,但实际上,哪怕现在没有那柄桃木剑在手,此时的风千陌依旧比当时超出太多太多。

只是成长了那么多,尤其是心境上,其中辛酸,只有自己知道吧。

门外,守卫的门哨境界不算低,时不时打着小盹。在他眯眼的一瞬间,一道黑影跟着夜空中忽起的寒风,在房檐上几个起落便拉出了几座大院的距离。

万军山各种宅院,阵法的构造,境界高低的人物各自住在哪些地方,那些人物万万不能惊动,风千陌绝对一清二楚。但他依旧摒住了呼吸,全身的毛孔似乎都收缩起来,在寒风中甚至能清晰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

家已不是家,他比谁都知道,这里藏了多少厉害的人和物。自己能够逃出去的希望,渺茫到几乎没有——但他必须出去,哪怕结局是死,他也必须尝试出去。心里越来越强烈的不安似乎在告诉他,如果今晚不逃出去,他会后悔一辈子。

“居住边界快到了!”

越过最外围的一道高墙,风千陌偷偷松了口气。但他的眼神很快重新凝重起来。他的面前,是暗哨密布的外部防护林。林中的阵法,半点不会少了;林中的暗哨,他本就不十分了解,加上暗哨灵动多变,机动性和警惕性极强,他要过这片树林,比出住宅区还要难得多。

风千陌还在高墙外的一个小土坡后继续调理着气息,他不知道的是,有两双眼睛其实正远远注视着他所有的动作。

月牙亮光暗淡,两道身影在寒风之中立在高楼的飞檐之上,身形挺拔,环胸而立,衣摆随风翻舞。

“小千陌倒是做得有模有样的。”温和的嗓音响起,寒夜的冷淡肃杀气氛便一下子被溶解。

“你倒是看得开。”身形更加高大一些的黑影语气并不好,心情也都放在了语气里。

“大哥是何必呢?这么辛苦演戏?”

“今晚我不可能再放他离开。”柳山凌不在意身边男子的打趣,声音依旧冷漠。

韩语立扇子罕见地随意插在腰间,却没有半点不伦不类的感觉,依旧是儒雅自然,还多了几分潇洒意态。他放弃了学柳山凌双臂环胸的动作,伸了伸腰,声音也冷淡下来:

“那现在?”

良久,柳山凌看到那道黑影结束了调息,已经起身。

他注视着那道身影的背影,语气淡漠:

“我在等他回头。”

柳山凌的腰间,是那把扣留下的木剑,木剑之中,剑气铿锵不得出。

……

“潜行不是我所长,以速度取胜!快!更快!最快!”

比飞鸟更快,比疾风更快,比光影更快!一道身影骤然扎入林间,风千陌避开自己知道的阵法和暗哨,急速向前!

身体像是要被撕裂,没有足够强大的灵力护住体魄,风千陌似乎随时会像在秋水镇一样,自己将自己撕成碎片。

但他咬着牙,只是不停告诉自己,要更快!要再快一些!他不知道这样前行他能坚持多久,但他知道,他只有这一次机会!他没办法回头了,这次不能成功,这辈子便真的要被困死在万军山了!他还有要去做的事,还有必须要重新见到的人!

“有情况!”

“敌袭!”

一道风一般穿过林间,刹那远去,但灵力波动无法全部掩藏,很快便有人被惊动。但那些声音全部被风千陌甩在身后,他已经听不到身后远处传来的声音,耳边只有风声。此刻,他就是林间最快的那道风,他是林间的风之王!

所过之处,风属灵力被短暂的抽取一空,它们听到了号令,要帮自己的皇飞离这山林!

“停下吧。”

那声音,如一道惊雷,刹那便将风千陌从物我两忘的境界中轰离出来。此时,也基本是风千陌能承受的最快的速度了,年轻人的身上,已经有了撕裂开的伤口。

哪怕是皇,此刻也再感受不到风元素的一丝躁动。入品境就只是入品境,在真正可称宗师的风属性强者面前,一切都是虚妄。

一把大刀拦在前方,映照着并不明亮的月光。一道魁梧身影手握巨刀,断绝了风千陌所有的希望。此刻,周围的所有风属灵力,都要听伫立在风千陌前方的那道身影的号令。

风千陌抬起头,苦涩地扯了扯嘴角——原来,都早有防备。自己拼尽全力做的一切,在他们眼中,依旧是孩子的小把戏。

吐出一口浊气,风千陌笑容灿烂,一语如平地惊雷:

“三当家,请指教!”

青衫年轻人指尖,剑气缭绕如龙蛇。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