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拾星 > 第三卷 剑仙风骨
第八十六章 蝶魅
作者:采茶煮酒  |  字数:3114  |  更新时间:2019-07-18 22:22:45 全文阅读

一家近日忽然被人重金购下的茶楼中,两位姿色动人的女子在二楼一个雅致的小间见面。但两人是两种截然不同的美,一个穿着得体雅致,淡妆轻抹,全身却不断透露出一种难以阻挡的诱惑力。一颦一笑之间,似乎便可以令无数男子倾倒。一个一身利落黑衣,与男子装扮一般无二,虽然长了一张精致的脸,但脸上的冷峻神色始终让人望而却步。

“国师府,蝶魅直属,绮仙,见过刺大人。”那长着精致容颜的淡妆女子刚刚从门外走进,稍稍欠身,算是见礼。

风沫羽早已被人领到此处,没有起身,皱起眉头:

“你是蝶魅?”

蝶魅与刺客分属不同体系,两人并没有什么上下级关系,绮仙也不在意风沫羽毫不还礼——国师府刺客,从来是这样的风格。

她缓缓坐在风沫羽对面,始终带着和煦微笑,言语轻缓:

“怎么?刺大人对蝶魅,有芥蒂?”

“你们蝶魅行事,我没资格评头论足;只是国师府让你一个蝶魅来却山县,怎么帮我?”

蝶魅全部是女子,一旦是蝶魅身份,便意味着只是凡人。也只有凡人,最能让那些自以为惊才艳艳的猎物生不出戒备。

“刺大人这话说得有些欠妥啊?策反劝降一类事,向来我们蝶魅最拿手。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铁骨豪侠最易肝肠断。”

绮仙端起茶杯,小饮了一口,笑容依旧,眉眼动人。

“可是上封密信不是让我自己想办法劝他吗?”风沫羽神色不变,声音还是带着冷意,但桌下的手微微握起。

“哦?”绮仙将手中茶杯放下:

“刺大人已经有法子了?那绮仙也不在意白跑一趟,早些回去复命也好的。”

蝶魅在国师府勾勒的棋盘之上,一生只会被使用一次。她们从小只习魅术,往往百变,可端庄大气,也可腼腆内敛;可浓妆艳抹,也可小家碧玉。当然,琴棋书画一类事,也都不会少学,因为一旦国师府决定对某个人使用蝶魅,那个人一定不是简单人物了。蝶魅所属女子,往往极其聪慧,所知所学极广且精。可以说,培养一个优秀的蝶魅,比培养一个优秀的刺客还要更难千倍百倍,整个国师府真正能够出府派上用处的蝶魅数量从来稀少。而且蝶魅只能是处子之身,执行过一次任务之后便不会再对国师府有什么裨益。

国师府蝶魅看似辛苦,只是工具,其实结局大多很好。

因为蝶魅很少失手。

成功让那些无论在何处都前途似锦的人才衷心归顺国师府后,蝶魅往往会由红颜知己变成原配夫人,与那人共度余生,享尽荣华富贵。本就惊才艳艳的人,一旦身后再有国师府支持,最终能走到的位置都不会低。

哪怕蝶魅失手了,也只是会被召回国师府,由国师府赡养余生,吃穿不愁。

当然,终归是棋子,还是有些下场凄惨的蝶魅的。这类蝶魅,往往是真的与目标之人互相喜欢,而目标之人又确实不愿归顺国师府,且又足以为患。这时,蝶魅的最后任务就是凄惨死去,以一个“情”字坏男子道心。

国师府历史上并不缺这样的蝶魅。那个姑娘的行动目标,那个天资不凡,志在神起的城主之子,因为红颜之死,为情所困,终身滞留在了龙跃初境。最后郁结于心,始终难解心结,英年早逝。

这也是蝶魅很少失手的一个原因——她们很多时候,其实可能是真的动情。当然,国师府愿意看到蝶魅动真情,也自有办法让她们无法背叛国师府。

风沫羽向来不喜欢这些玩弄情感的手段,更觉得那些蝶魅可怜到了尘土里,哪怕最后风风光光当上了原配夫人,依旧可怜可憎。

此时面前的绮仙,尤其让她厌恶,哪怕绮仙的一举一动都合礼节,待人接物行云流水,更有着一股并不张扬的聪慧,也依旧无法阻挡风沫羽这种发自心底的厌恶。都是雕琢而已,再像真实的虚假,终归也只是虚假。

但绮仙抛出的问题,风沫羽没办法回答。任务就是任务,她现在确实没有任何进展。如果不是临行时国师给的那块玉石,让她有了这个妹妹的身份,她或许早就死了。

绮仙心思玲珑,眯起眼睛,掩嘴轻笑,百媚顿生:

“刺大人似乎有些心事啊?”

蝶魅常常动真情,刺客向来最无情。

“没有。”

“嗯,刚刚看刺大人的神色,还以为是想做我们蝶魅做的事,又有些不自信呢。若是这样,绮仙倒可以给些俘获人心的意见。”

“你想死吗?”风沫羽眯起眼睛,身上杀气勃发。

“咯咯,只是玩笑,刺大人不要往心里去。不算这次,刺大人执行任务从未失手,自然不会稀罕我们这些处处计较心思的麻烦手段。”

“绮仙这次来却山,行程匆匆,这条小命,还得要刺大人照拂呢。”

“风千陌不是个容易动情的,你不会有机会,蝶魅那套,对他没用。”

绮仙给自己的精巧茶杯续上茶水,风沫羽的茶水并未动过,绮仙也起身象征性地添了一点。

“刺大人没试过,怎么知道不行呢?”

“蝶魅的手段,刺大人应该是不曾见识过;多少铁石心肠,豪情万丈的少年郎,最终不还是一个个困在了一个情字里,再也走不出来?英雄美人,自古被人放在一起,不是没有道理。”

“你有几成把握?”风沫羽捏住桌面的茶杯,却没有拿起。

绮仙笑着摇头:“绮仙又不是神仙,不曾见过风千陌,那里能开口说什么几成把握。”

风沫羽暗戳戳松了口气,将茶杯拿起,喝了一口。忽的想起一事,风沫羽心中又紧张三分:

“你是哪一府的蝶魅?”

绮仙摇摇头:“刺大人,问这个,不合规矩吧?”

“我现在相当于你在却山的护蝶者,如果是这个身份,就合规矩。”、

蝶魅全为凡人,护蝶者则专门为保护蝶魅安全而存在。

绮仙放下茶杯,一只手臂撑在桌面上,食指点在自己的酒窝上。思忖稍许,点点头,脸上露出笑颜:

“这样,倒也说得通。”

“魂生府。”

风沫羽心跳仿佛漏了半拍。

入品,窥星,龙跃,神起,化生。

涯畔府,散星府,鸾凤府,堕神府

——魂生府。

……

出茶楼时,已经是黎明时分,天色微亮,街上无行人,天上无星光。

风沫羽昏昏沉沉,甚至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住的客栈之中。躺回床上,呆呆地盯着天花板,风沫羽瞳孔有些涣散。

……

“出去转转吗?”

天色刚亮,风沫羽便敲开了风千陌地门。她一夜未睡,修道之人其实接连几夜不睡问题也不大,但此时风沫羽地脸色并不好。

本来又有满口的疑问,幸好风千陌及时反应过来,全都吞了下去。

“嗯,去哪?”

“我想跟你说点事情。”

“说事情?说事情的话,房间里就行啊?”

“很多事情……”

风沫羽没有再多解释,已经转身向外走去。

风千陌只好赶忙拉了件衣服披在身上,跟在风沫羽身后。

“很重要的事吗?要去哪谈?茶楼吗?”

“嗯。”

“我们兄妹之间,还要这么正经啊?”

风沫羽没有理会,只是不断向前走着。风千陌也逐渐习惯了风沫羽的怪脾气。妹妹脾气坏一点,他脾气就要好一些;妹妹不爱说话,他就要多说一些。所以路上都是风千陌在不断和风沫羽讲些从其他镖师那里听来的却山县趣事和有趣风俗。

风沫羽越是感觉到风千陌对“妹妹”的关心,越是心烦气躁,心中压着更加难受,始终没有说话。

终于,二人走到了一家茶楼之下,茶楼高大古朴,是个有年头的老店了。

二人登上二楼,进了一个雅致的小隔间。

风沫羽率先落座,要了两壶茶水。风千陌感受到这座小茶楼竟然有修士藏身,生了些戒备,不动声色的以灵力试了试茶水,水并无问题。

二人相对而坐,良久无声。

风千陌盯着始终低着头看着茶水发呆的风沫羽,总不见她开口,只得打破沉默:“沫羽,到底有什么事,这么神神叨叨的?”

“也没什么大事……”

“没什么大事你非要来茶楼说,这雅间似乎不便宜吧?哥哥虽然还有些钱,但也不是这么花的啊。”

风沫羽难得没有犟嘴,轻轻嗯了一声。

风千陌有些浑身不自在:

“沫羽,你没事吧?这两天一直情绪不对。”

风沫羽捏紧了茶杯:

“我如果告诉你,我其实一直还在与国师府联系,透露你的行踪来对付你,你会不会很生气?”

风千陌松了口气:

“我还以为多大事,对付我?我这不是好好的嘛。”风千陌小啜一口浓茶:

“不瞒你说,其实那只死鸽子我看到了。破境的瞬间修士的感知会提升很多,那鸽子正好在我破境的时候飞进你窗户,我看到了……你今天能这样跟我说开,我反而很高兴。”

“那如果我不是你妹妹呢?会不会已经死了?”

风千陌整个人瞬间凝固,雅间里一片沉默,格外压抑。良久,他才将茶杯轻轻放回茶桌,直直盯着风沫羽:

“你说什么?”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