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拾星 > 第三卷 剑仙风骨
第八十五章 选择
作者:采茶煮酒  |  字数:3308  |  更新时间:2019-07-17 20:10:43 全文阅读

“出去转转?”

门外,装束整齐的风沫羽没戴幕篱,眉眼清秀。

风千陌有些纳闷,没什么动作:

“你今天这是?怎么突然有了兴致?”

“就说你去不去?!”

“不是,怎么突然又生气了?你是喜欢却山县?以前走镖去的几个地方也没见你有心情去转啊?我还问了你好几次来着,我还以为这次……”

风沫羽刚刚洗完了澡,本来神清气爽,此时一见这个句句话不合时宜的木头疙瘩,有些气不打一处来。她拳头紧握,嘴唇颤抖:

这家伙怎么总是在不该多说话的时候嘴巴决堤?你就没个把门的门牙?!我邀你出去转转,一定要什么理由吗?女孩子的心思,非要全跟你说个明明白白?

风千陌把手伸出,放在风沫羽额头上:

“怎么?今天身体不舒服?还是心情不好?是出去散心吗,往常你确实没这个习惯啊......”

风沫羽脸色有些泛红,不知为何就是有些火大。猛然间,风沫羽全力一拳挥出:“你是话痨吗?!”

这一拳,甚至牵引了体内剑气,有些生疼。

但是今天,某人就是该揍!

拳头生风,哪怕有禁制在身,那也是龙跃境的全力一拳!若真结结实实打在了风千陌身上,今天一天确实是没办法出门了。

风千陌瞳孔微缩——他完全搞不明白风沫羽今天是吃错了什么药?主动要出去转转就十分反常了,现在又是为什么生气了?真是让人摸不着头脑。

心思很多,脚下却半点不慢。风千陌晃了晃身形,如同一阵清风,看似没什么动作,但脚下已经横移出去一小步,避过了这一拳。

风沫羽白嫩的拳头停在风千陌耳边,风千陌是避过了这一拳,但那一拳带起的罡风则像是一个巴掌结结实实呼在了他脸上,此刻有点火辣辣的疼。

“额……”风千陌强装镇定,他能看出这一拳不是为了要他的命,但眼前比平时似乎还要更好看一点的风沫羽确实生气了也是真的。纵使心中有十万个为什么,冥冥中还是有种直觉阻止了风千陌继续问下去。

千万为何之问停在嘴边,空气如果再安静多一刻,风千陌就要脱口而出。

好在,一句冷冰冰的话从风沫羽嘴边掉了出来:

“你,去,不,去?”

风千陌莫名有些冒冷汗,可能被这股气势震住,满心疑问全部抛在脑后,连连陪笑:

“去去去,去的,去的,求之不得;今天天气正好,月光皎洁,适合外出,适合外出……”

风沫羽这才收回风千陌耳边的拳头,冷冰冰转身向外走去。

风千陌屁颠屁颠,点头哈腰跟在后面……

寒冬时节,却山县街上却处处红红火火,热热闹闹。这样的场景,总是会让深冬的寒意都消减许多。

临近年关,那些一年到头四处行走,为生计奔波的人们都会在这年末时分忙着将一年的生意收个尾。行人多了,各处商铺也就还有不小的生意要做,街上比平时更红火也就不足为奇。何况本县之内,同样有许多采购年货的人,街上各个商铺为了讨喜,也大都提前挂上了红灯笼。

人人面色喜气,比平时更和气些,街上的气氛确实让人舒服。

风千陌双手缩在袖子里,拢在身前,嘴里吐着白气,有些感慨:

“临近年关了啊……”

风沫羽一路都没有与风千陌多说话,自顾自在前面快步往前走,后面跟了个傻的,就永远吊在后面不知道跟上。哪怕她后来刻意放慢了步子,后面那团青色依旧是不急不躁跟在后面,始终与她保持一个几乎不变的距离……

原本是越走越气,但走得久了累了,气又慢慢有些消了。主要也是街上气氛,是风沫羽从未见过的。街边一些吃食的热气偶尔会混着香气扑到脸上,街边酒楼、茶楼上挂着大灯笼,红光映在脸上给人一种错觉,似乎这红光也带了温度,让人更暖和一些。

“年关啊……”修行之人听力极好,风沫羽又一直留意着后面,此时脚步更放缓了一些,目光有些痴了。

她的年关,向来是在一个黑色地穴,由国师和几个公子帮着冲击经脉,硬生生拔升境界。这些就是她过年关的礼物,因为作为一个刺客,境界越高,才越不容易死。

她明明感觉很苦,经脉撕裂很痛,但她从不拒绝这样冲破破境关隘。因为有另一个叫“刺”的姑娘,想要成为最优秀的刺客;因为国师承诺过,刺客最终会被解放,在坏人被杀光的那一刻。在那之前,所有人都需要为那个美好的未来付出代价,流出鲜血,包括那些妨碍这个未来的人,也包括刺客本身。

哦,对了,年关每次破境结束,她还会有一盘糕点,就放在血泊中她的身边。她醒来都会缩在那间黑色地牢把糕点吃掉,那糕点确实很好吃。吃糕点的那点时间,是她一年里很少的,能感受到甜意的日子。

良久,才感觉有人把手放在了自己头上。风沫羽第一次这样走神,清醒后眼神重新冰冷:

“手放下。”

“这是我从一个前辈那学来的,我觉得这像是一种守护,你不觉得吗?”

“不觉得。”风沫羽拍掉风千陌的手,继续向前走去。

只是走着走着,风沫羽突然停步。

风千陌不明所以,跟着停在她的身后。

少女望向路边那热气腾腾的铺子,里面卖着现煮的混沌。

“哥,”伫立良久,风沫羽才开口,她的声音有些喑哑:“我们能去吃碗混沌吗?”

风沫羽身上微微颤抖,情绪有些不对。

风千陌走上前,将风沫羽的手握住,这一次没有再去问那么多为什么,也没有问那么多为什么的想法。

他牵着妹妹的手,缓缓走向那个混沌铺子。青衫少年不知何时已经显得有些高大,将身后一身黑衣的小丫头完全挡在了身后:

“当然。”

风沫羽跟着那道身影,一步步向着铺子走去。她低头望着自己的脚尖,没有抬头。她知道,那个背影很好看很好看,看着那个背影就会让她很安心很安心。就像在秋水镇时,那个说出“我在一步,风沫羽就可以不退一步”的那道背影。

只是,他手心的温度已经将她冰冷许久的心温暖,如果再看那道背影,她怕,她怕她会说出真相。

“风沫羽,风沫羽,我好嫉妒你,有这样一个哥哥......可惜,我不是风沫羽,我是刺,手上早已沾满鲜血,无法回头的刺……”

两人落座,风千陌要了两大碗混沌,怕妹妹不够吃,还特意询问了老板收摊的时间,免得买不到第二碗。

风沫羽平时便对这些不是很在意,此时埋头就开始大口吞着混沌。

风千陌忙走到桌边:

“慢点吃,刚出锅的,烫!”

风沫羽不愿理会,一个接一个地吞着。

此时风千陌才发现,那个小丫头满脸泪水,泪水滴到碗里也不在意,混着脸上的泪水将滚烫的混沌一个个吞下。

风千陌一把攥住风沫羽的手,眉头紧皱:

“这是做什么?”

风沫羽泪水流得更快——混沌再烫,带来的苦痛都不及此时心里的万分之一。她难得的没有挣开风千陌的手一意孤行,被攥住的那只手松了筷子。两支筷子掉在桌上,一只跌到了地面。

风沫羽抽出手,擦了擦眼泪:

“他很喜欢吃混沌,喜欢把混沌摊凉了一个个往下吞,说是喜欢吞下混沌时喉咙里很滑的感觉……”

风千陌没有插嘴,默默听着。

“我告诉他,那样对身体不好,小孩子这样吃会伤到胃,而且容易噎到。”

“那个从不听自己父亲话的小男孩,很听我的话,后来吃混沌都会好好嚼。”

“为我改掉他作为乖孩子唯一的怪癖之后,他很喜欢缠着我,那段时间我经常和他一起去吃混沌。”

“那年我十三岁,他只有七岁。”

风沫羽弯腰捡起地上的那支筷子,放在了碗的另一边,与另一只筷子隔开。她眼睛中没有了任何光彩,脸上的泪水也干了。

“可是他不知道,我是去杀他的。”

风沫羽抬起头,眼中又有水光在打转:

“所以,这样的我,你要怎么办?”

风千陌盯着那两只筷子,他探出手,将风沫羽的碗端起,仰头饮酒一般将滚烫的混沌往嘴中倒去,一个个混沌全都没有嚼过,便滑入腹中。

将碗中混沌一饮而尽,风千陌将碗放在自己一边,将两只筷子重新并好,递向风沫羽。他用衣袖擦了擦嘴:

“这样做。”

风沫羽没有去接下那一双筷子,她抬头望向那身着青衫的年轻人,神色迷惘:

“因为我是你妹妹吗?”

风千陌眼神清亮,点点头:

“哥哥保护妹妹,天经地义。”

风沫羽起身,向店铺外走去。

她抬起头,看到的是撒着清冷光辉的残月,映着她的脸颊有些苍白。

“那如果,我不是你的妹妹呢?你还会原谅我,这样对我好吗?是因为我是我,还是因为,我是风沫羽?”

她终归没有勇气这样开口。自始至终,黑衣姑娘也没有去接下那双筷子。

……

返程的路上,两人都没有什么言语。风千陌只觉得妹妹还在为往事伤心,也不知如何开口。他能为风沫羽抗下所有的罪责,用自己的余下的全部光阴去偿还,但风沫羽自己的心关,还是需要她自己去过。而且他风千陌大话说得已经不少了,他帮风沫羽偿还过往,能还得了多少?不也只是聊以慰藉?只是他把妹妹看得太重,这是心路上唯一的一道出口了。

两人都有心思,没有发现阴暗处,几个商铺小贩频频瞟来的目光。

……

深夜,一道冷箭射向风沫羽的窗边。风沫羽取下那冷箭底部的密信,神色复杂。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