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拾星 > 第三卷 剑仙风骨
第七十八章 亦氏双子
作者:采茶煮酒  |  字数:3335  |  更新时间:2019-07-09 20:47:46 全文阅读

北疆南边的格局在不知不觉中,一点点变化。亦南星这一股势力取代王嗔的位置后,虽然不算很弱,却完全算不上强大。

亦南星两边都没有放弃,一面修行,一面研读集兵法和政论之大成的兵书。文武兼修,文武根底全是来自刘崇喜。一本冰舞九天极其契合亦南星的极致属性,一本纵横之术则是前朝险些挽狂澜于既倒的篁泽王枫永江最后的心血之作。

亦南星本来并不十分了解篁泽王,实在是亦氏被王嗔封锁起来时间太长,消息闭塞。而且二十多年前的大战过于混乱,亦南星那时年纪还小。现在亦氏真正能够掌握自己的命运,亦南星才真正不断了解到这位被称作“前朝最后的辉煌”的兵法大家。

在王氏,也就是现在的东苍皇族南下过程中,以得到亦氏为节点,得到亦氏后东苍南下顺风顺水,势如破竹。但千夜皇朝最后还是出现了一段回光返照的时间,那段时间里,正是年轻的千夜王爷枫永江披挂作帅。

枫永江以铁血手腕镇压了南方诸王的叛乱,而后收缩防线,以退为进,止住了千夜不断战败的颓势,将东苍铁骑全部挡在了天启山脉以北。奈何当时千夜皇朝朝纲震荡,且诸王叛乱给千夜皇朝内部造成了巨大的损伤。

东苍铁骑本就善战,长期驻守北方边线的过程中多少了解了一些莽金皇朝的符箓阵法,令千夜军队防不胜防。

这两方面的原因,都导致枫永江没办法真正伤到东苍的主力,只能被动防御。也是在这个时期,北疆被东苍的镇北王直接舍弃变成战场,虽然陷落了大半成了莽金领土,但莽金铁骑也同样全部陷落在此。篁竹王最后的打算落空,夹击之势被镇北王一力破除。

当时千夜皇帝其实也已经做到足够好了,将三军权限全部交给枫永江,更是册封了一个“篁”字,只差最后直接将其封为皇太弟,继承皇位。

君臣齐心,只是无力回天。

僵持的局面并没有持续太久,最终千夜皇朝全军崩解的契机谁也没有想到。这个转折竟然是从千夜皇朝的大先锋,枫永江十五岁的独子枫北涯开始。据说那枫北涯是天纵之资,枫氏得天独厚的修行天赋在这个少年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十五岁神起境,一柄冰影剑是当之无愧的绝顶神器,亦氏打造,在枫北涯幼年时便寸步不离。枫北涯战力无匹,在自己父亲的运筹帷幄下,屡立战功,声望极高,几乎成为千夜皇朝全军的信仰和神话。

当然,现在大多数传言认为十五岁应该是杜撰,以现在的目光来看,十五岁神起境,怎么都是不可能的事。

但见过枫卿童的亦南星觉得,也不是没有可能……

虽然是上天宠幸的天纵少年,但很可惜,这个神话一样的人物从闪耀到陨落,时间短的让人唏嘘不已,是那片被战火染红的天空中,飞速划过的一颗流星……

枫北涯误入歧途,利用千夜皇帝对他的信任,亲自窃取了象征一国气运的凰印金玺和青龙玉玺,差人将双印送到了北方。枫永江知道后,亲自带兵围城,抓住了枫北涯,枫北涯供认不讳,枫永江含泪将自己的独子枭首示众,神器冰影剑之后也再也不曾现世,一说被东苍收入国库,一说神器通灵,自行损毁……

枫北涯一死,可怜千夜皇朝千年国力,在诸王混战之后,再无一个神起境宗师走上战场。千夜皇朝军心涣散,大半叛逃,东苍直取国都龙阙,枫永江战死龙阙以北。

亦南星手中的这本纵横之术,记录了篁泽王大大小小无数战役的心得,多是以少胜多,以弱胜强。但只记录到东苍与千夜对峙的后期,应该是枫北涯战死之后,千夜皇朝再无一点胜算,兵败如山倒,良将也难救了。

虽然从最后结果来看,枫永江败了;但真正看这本书时,亦南星才知道当时千夜皇朝的军队之中是怎样残破的景象,对枫永江只有敬佩。千夜皇帝太过仁慈,继位时皇位之争几乎没怎么见血,南方诸王尾大不掉;加上当年因为不顾社稷,保下孤煞星命皇子一事,被人大肆宣扬,落了个昏君名头。诸王之战打得就已经极其吃力,后来面对东苍铁骑还能短暂取得一些优势,已经是天大的本事了……

等等……孤煞星命……皇子……

亦南星一把将书握起,弹跳起身:“是你!”

旁边的林山雨吓了一跳,跟着一起猛地坐起。

看着亦南星满脸呆滞,林山雨又瘫软下去:“干嘛干嘛!看个书也一惊一乍的!”

亦南星稳了稳心神,重新坐下:“没事。”

将书收起,亦南星向手心哈了口气:“你觉得昨日投诚那人,真的可信?龙跃境巅峰,你都镇不住吧?感觉我们的庙小了些,不怎么容得下他。”

林山雨伸了个懒腰,毫不在意:

“我的龙跃境,是他那种根基稀烂的龙跃境能比的?”

“你不是跟我说你是龙跃中期?”

林山雨依旧无所谓的模样:“有区别?他那种根基稀烂的龙跃境,我一个能打十个!”

亦南星眯起眼睛。

“咳咳,哎,反正他我打得过,这句话绝对没说谎。”

亦南星喝口茶,淡淡道:

“我明白,我现在眼光依旧没宽到哪去。如今看到龙跃境巅峰的修士,已经是天大的人物了,连王嗔似乎都比不上昨日投诚那人。至于神起境的宗师,”亦南星抖了抖手中那本兵书:“目前只能从书上见一见。”

“现在北疆局势特殊,神起境肯定有,冒头的却不会多。”

“千夜当年诸王混战是惨烈到什么程度?一个神起境都寻不到……”亦南星摇摇头:“算了,不想这些了。既然你镇得住他,那不管心诚与否,都先吃下吧。刘崇喜,已经在对我们施压了,原来北方那么多土地都被他偷偷吃下了……不知道,他在顾忌什么?我们现在的实力,他正面强攻也可以拿下啊。”

林山雨眯起眼睛,不说话。

“不管怎样,南方各区势力,我们要不断慢慢吞下了,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林山雨点点头,也不否认。

“你说,”亦南星忽然开口,注视林山雨:“刘崇喜顾忌的,是我,还是你呢?”

“我?顾忌我做什么?”林山雨一脸诧异。

亦南星笑而不语:

“也好,我就当不知道吧。”只要亦氏安稳,很多东西,慢慢就看的淡了。连卿童都放下了,他亦南星有什么放不下的?

只是将来,如果枫卿童想要报仇了……亦氏,依旧会站在枫氏一边,弥补当年造成的恶果。亦南星这样想着,却没有在林山雨面前说出来。

“最近周边莫名其妙要归顺我们的势力不少,你多费心。”亦南星饮着茶,嘱咐林山雨。

“嗯,我知道。那我们慢慢蚕食的那些地方,筛选出的修道种子,需要我指导吗?”

“你能指导得更好?”

“看的杂书多,功法知道几种,相比较而言比小影姐更容易因材施教。”

“那也全都交给你了。”

亦南星这么果断,林山雨反而有些犹豫:

“这些力量很快都会成为我们对抗刘崇喜的核心力量,师父……你真的放心全交给我?”

“山雨,这么长时间相处,你也知道我这个人的风格,疑人不用,用人不疑。说实话,我对你知道得确实太少,卿童不知道从哪里把你扯出来就甩给了我,但我还是愿意相信,行了拜师礼,你内心中还是认我这个师父的。哪怕可能有自己的心思,会给我使绊子,却不会给我捅刀子。都能接受。”

亦南星站起身,长久的修行,他身上的寒气越来越盛,但并不会给人压迫,收敛得极好:

“说实话,以前误打误撞自己修行,对境界什么的了解不深,实在是没人给我讲这方面的东西。现在,多少知道你这个年纪迈进龙跃中期意味着什么,再来看你,自然会明白一些。”

“您看出来了?”林山雨没发现,他已经不自觉用了敬称。当然,并不是害怕。亦南星并不是第一个猜到他身份的人,那个能一把把藏在暗处的他揪出来的家伙,什么都清楚,不然也不会强行让他拜师,还做了约法三章。

“嗯。之前有芥蒂,现在我知道他也没意见,便都不算事了。”

“他?”

亦南星把林山雨抬起的头压下去:“你不用知道。”

“对了,卿童也知道你身份?”

林山雨满脸郁闷:“师伯逮住我的时候就知道了。”

“是师叔!”亦南星一把将林山雨的脑袋压得更下:“你这脑袋真是芋头做的?怎么就是记不住!”

林山雨把头偏出,从那魔爪下逃离:“记住啦记住啦!”

此时,门口守卫快步走进:

“家主,外面有一年轻男子造访!似乎,不是善茬。”

亦南星皱了眉头,刚要发问:“他……”

“说谁不是善茬?”一少年模样的年轻人声音嘹亮,周身纠缠着烈焰从天而降,落地之时竟是瞬间将院落中央的地面轰砸出一个深坑。

“出剑阵!”林山雨微微挡在亦南星身前,整个院落周边,瞬间升腾神剑无数,群剑飞舞,全都指向场中间那位身缠烈焰的红衣男子。

那少年模样的年轻人抬起头,咧了咧嘴,半点不惧。他的手边,杵着一柄赤色大锤。年轻人身高已经不低,那巨锤却还要比他再高出一个头,赤色大锤之上,各色纹路复杂无比,纹路上更好像流淌着炽热的岩浆一般,发出择人而噬的暗红色光芒。

亦南星望向院中年轻人手中的巨锤,心脏猛地收缩,那少年心有感应,也向这边看了过来。

那护卫此刻小心走到亦南星身边,低声道:

“他说,他为接引亦氏而来。”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