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拾星 > 第三卷 剑仙风骨
第七十七章 稚子山上炊烟起
作者:采茶煮酒  |  字数:3079  |  更新时间:2019-07-08 16:07:14 全文阅读

鱼幼薇眼神中泛起光彩,轻轻将那本珍贵的书籍合上:

“谢谢你卿童。”

“以后我们就住在这秀筠群山里,虽然你的安全有我保护,但万一我有个疏漏,这本书也能好好护着你。至于各个阵法都是什么,有什么作用,我这几天会一点点慢慢教给你。”

本源受损,加上枫卿童有些贪心,为了鱼幼薇更加加倍努力地修行,这段时间几乎都没怎么好好休息,他已经感觉自己的精神一天不如一天。枫卿童对自己的修为拦不住地倒退现在已经无所谓,只怕自己一时疏忽,在鱼幼薇的安全问题上会出什么纰漏。

“不早了,我们休息吧。”鱼幼薇将那本底色为红色的书籍捧起,缓步走到床边,轻轻将那书籍压在了枕头下面。

“好,时间不早了,你先休息,我出去了。”

鱼幼薇坐在床边,抬起头,眼眸中满是疑惑:

“我说的是我们,你没听到吗?”

“啊?啊……我们啊……我又可以留在你房间了?”枫卿童脚步发飘,一阵风一样转到了鱼幼薇身边坐下,顺势抓起了那双玉手。

鱼幼薇也不挣脱:“说得就像这些天你不是在我房间睡似的。”

“啊?这是什么话?这一路住客栈我们都是单独的房间啊?”枫卿童装傻充楞,语气委屈,怪腔怪调道:“娘子在九曲罚了我之后,我可一直老实本分,娘子怎么可以凭空污人清白?”

鱼幼薇点了点枫卿童的鼻子,气笑道:“油腔滑调。”

“真当我夜夜都睡得跟死猪一样吗?刚出九曲的第一晚,也就是福林客栈那一晚,不知是哪个小毛贼偷偷摸摸钻进我房间,抱着我睡了一夜晚?”

“后面我留了个戒心,发现那个味道熟悉,头发上有个玉发箍的小毛贼做起采花大盗可是轻车熟路了,动作流利,还能在次日早上没有一点动静地早早离开……可惜了某人拍胸脯信誓旦旦保证能起作用的警示符咒,一次也没拦住那小毛贼哟……”

枫卿童脸色尴尬,连连干咳不知如何作答。

鱼幼薇轻轻捏起枫卿童有点婴儿肥的脸颊,眯起眼睛:“老实交代,是不是九曲郡罚你的那天夜晚就开始不老实了?”

枫卿童的脸被捏的微微变形,当然半点不痛:

“嘿嘿,娘子机敏,娘子机敏……”

鱼幼薇收回手,将额头贴在枫卿童的额上,闭上眼睛,喃喃道:

“那天夜晚吓我一跳,还好认出是你,不过心里还是七上八下的,一夜晚都没睡着。”

枫卿童正要挠头,鱼幼薇将他的手抓住:

“呐,其实你要进我的房间,一句话就好了啊。”

鱼幼薇抬起脸颊,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睁开,盯着枫卿童的眼眸:

“知道吗?我真的好喜欢好喜欢你,枫卿童。”

枫卿童整个人如遭电击,下一刻,一种温热的感觉从唇间传来,紧接着枫卿童脑中轰鸣,一时间空白一片。

良久,两人分开,鱼幼薇眼神朦胧,水雾弥漫。枫卿童目光呆滞,依旧在深深的震惊之中无法自拔。

“会觉得我是个下贱……唔……”

枫卿童身体前倾,二人唇齿相接,鱼幼薇嘴被牢牢封住。枫卿童轻轻咬了一下鱼幼薇的嘴唇,可能会让鱼幼薇感觉有点疼,却绝对不敢过分用力。

鱼幼薇微微挑了挑眉。

换成枫卿童捏起鱼幼薇的脸:“再敢说,不对,再敢想半点我娘子的不好,一定狠狠罚你!”

下一刻,枫卿童将鱼幼薇的手抓起,顺势将她推倒在床上。两人四目相对,枫卿童第二次将额头放在那莹白的额头上:

“我也好喜欢好喜欢鱼幼薇,比鱼幼薇喜欢枫卿童的那种喜欢,还要喜欢。”

鱼幼薇眉眼含笑,没像枫卿童那样非要争个高下。

枫卿童轻轻解开鱼幼薇的衣服,但还是有些不放心:“你的身体……”

“没关系的。”鱼幼薇闭上眼睛,任凭那男子缓缓解开她的衣裳……

那一晚,二人彻底交融,他们紧紧缠绵在一起,仿佛要把彼此揉进对方的身体,再也不分彼此。那一晚,他们沉迷在彻底错乱的世界,在梦境中格外绚烂瑰丽的星斗夜空下,他们的眼底只有彼此……

清晨,山间雾霭朦胧,水汽氤氲。群山之中,一座小山头上悄悄立着几座简单却又别致的小木屋。

木屋的男女主人经过一晚的奋战,依旧还没有起床。这座唯一拥有木屋的小小山头上,犹然有一些鸟鸣,清晨稀疏的鸟鸣声,总是格外清脆悦耳。

鱼幼薇醒得很早,她在枫卿童的怀中舍不得动弹,生怕吵醒了枫卿童,把这平静破坏掉。这样的生活,她再过一辈子,两辈子,都不会腻吧……

终于还是按捺不住心痒痒,鱼幼薇缓缓转身,与枫卿童面对着面,甚至能感受到他的呼吸。枫卿童年纪本就不算大,加上一点婴儿肥,就更显得年纪很小;此时还没睡醒的样貌看起来也是可爱要比英俊多一些。

鱼幼薇尤其喜欢枫卿童脸上那一点婴儿肥捏起来软软的感觉,此时更加肆无忌惮,直接上手捏起:

“我的小卿童,来,叫鱼姐姐……”

一只修长的手一把将那只在枫卿童脸上越来越肆无忌惮的手抓住,枫卿童睁开眼睛,满脸无奈:

“你怎么变得这么顽皮了?我实在忍不住了,都要笑出声了。”

鱼幼薇脸色一红:

“你早就醒了啊?”

枫卿童一把将怀中的女子抱得更紧,将她的头埋进自己的胸口,用下巴顶着那一头秀发,鱼幼薇那一瞬间甚至有些喘不过气:

“这不是舍不得醒嘛,赖在床上,不想下去了。”

“你啊……”鱼幼薇也不挣扎,任凭他抱着。

“卿童,我们能有一场婚礼吗?”

“还用你说,我枫卿童的妻子,一定要有世界上最好最好的婚礼。一切都在置办了,等西门隐回来就可以完婚了。”

鱼幼薇双手将枫卿童环起,眼泪又有些止不住了:“谢谢,谢谢你,卿童……”

枫卿童轻轻摸着鱼幼薇的脑袋:“我也很感激,我能遇到你。”

“西门隐前辈是做我们的证婚人和长辈吗?”

枫卿童一愣——他说西门隐回来就能完婚其实是因为他列了清单让西门隐顺带置办了,这证婚人……也好,反正此刻枫卿童和鱼幼薇身边都没有长辈,让西门隐做个证婚人,也更正式一点。

“嗯,对,等他上山,我们就可以成婚了——我的娘子。”

……

西门隐不在,便只能鱼幼薇亲自下手做饭。好在昨日的食材也都还有,多是西门隐猎的林中野兽和一些味道不是很好的野菜,调料和稻米则买了不少屯在家里。要靠枫卿童,怕是吃不上能吃的东西了。

“你好好管着火就是了,一直看着我干什么?”鱼幼薇其实也很少做饭,糕点、小吃做得多些,只能当作触类旁通,心里也不是很有底。加上又是做给某个大孩子做的,更怕做得不好,被盯着就有些紧张。

“心疼你啊......可惜我又不会,所以快些学一点。早知道西门隐下山前让他先教我做饭了。”

“你别报太大希望,我做饭,应该不会好吃到哪去。”

“怎么可能,先不谈厨艺,我娘子亲手下厨做菜,菜里藏的那份情意都已经是珍馐美味了。再说了,我娘子心灵手巧,怎么可能不好吃?”

“油腔滑调,去看着火。”

“好嘞!”

秀筠山间,那座被取名叫稚子山的小山上,炊烟袅袅,散在山林间的雾霭之中。

……

落云山上,两人对弈,白方已经是必死之局,那黑衣中年人却没怎么催促。不到彻底分出胜负,不必再多言。

那须发尽白的老道人也不着急,以棋子敲着棋盘,默不作声。

忽的,两人一同抬头,望向那云雾之间。云雾之间走进一个老道人,须发散乱,道袍老旧破烂,手里捧着的不是拂尘,却是一把桃木剑。

那黑衣中年人率先认出来人,点头致意。

破旧衣袍的老道人打了个稽首还礼,声音沙哑:“国主。”

“桃木道人,幸会。”落云道人也微微点头,他和那中年人都没办法离开棋盘附近这一方小天地。

“有幸得见世间唯二的两位半步仙人,贫道之幸。”

棋盘周围,或者说整个落云山,早已经自成天地,甚至连光阴流水都有不同,两位对弈的半步仙人,更是早已不必进食。

“你既然能走进这一方天地,便也差不多算是到这一境界了。”中年国主声音浑厚。

“贫道就不与两位争大道了,此时我跻身半步仙人,三人之中也还是只能有一人去与那些家伙较较劲。”桃木道人指指天空,而后不再在这些事上多语,他志不在此:“此行前来,只是向国主复命。镇压亦氏气运二十余年,我的使命已经完成,现在亦氏出了两个厉害的小子,我便不再管了。”

那中年国主点点头:“儿孙自有儿孙福,我早已都不在乎了。”

“如此最好,我这将朽之躯,也可以再无束缚,好好在这天下走走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