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拾星 > 第三卷 剑仙风骨
第七十六章 山水之间
作者:采茶煮酒  |  字数:3415  |  更新时间:2019-07-07 14:47:32 全文阅读

枫卿童轻轻打开房门,鱼幼薇睡颜安静。一晚上的折腾,应该是让她心力憔悴了,枫卿童又在门外喝了许久的酒,夜色深深,鱼幼薇睡得很沉。

枫卿童满脸温柔地打量了许久,最终还是轻手轻脚上了床,将鱼幼薇轻轻环抱。

心爱的女子就在怀里,她身上散发着淡淡的清香,一切安静美好,像一个让人不愿醒来的梦。

“幼薇,我不会让你放手,我们两个,谁都不准随便放手。”

枫卿童闭上眼睛,身上的灵力明暗交织,一点点沁入鱼幼薇身体之中,温养着她的五脏六腑……

第二天清晨,鱼幼薇早早醒过来,整个人精神了很多。枫卿童自然很早就起床,专门给鱼幼薇准备了早餐。

“卿童,今天我的身体好了很多的样子,整个人也精神了不少呢!”

“真的吗?”枫卿童佯装什么都不知道,将手贴在鱼幼薇额头上,鱼幼薇也乖乖地闭上眼睛,任枫卿童检查。

“看样子烧是退了,不过这样总是不太准。”枫卿童将鱼幼薇额前地头发撩起,将自己地额头和她地额头贴在了一起。

鱼幼薇眼睛睁得大大的,就那么盯着枫卿童。

枫卿童贴了许久,二人盯着对方得脸,全都没太多表情,其实心脏都跳得越来越快。感觉快要败下阵来,枫卿童这才将脸收回,装模作样道:

“嗯,恢复得不错。”

鱼幼薇嘴角勾起,偷偷拍了拍胸脯平复心情,继续小口喝粥。

……

三人不可能在九曲郡久留,在准备妥当之后,三人便驾着马车远去。西门隐宗门中的那艘大船,也已经得了消息,自行返还。西门隐曾特意嘱咐,事实真相董知礼一人知晓即可,其他女婢,大多为在镇北辖境聘用,便不必多透露消息。青衣剑仙的名头,已经彻底毁了,西门隐这个名头,也将从此销声匿迹于整个江湖。

如今的西门隐已经是化生境的境界,别管是大化生还是小化生,只要是个化生境,在整个东苍都已经排得上号了。一个境界差距,天壤之别,就像一个戚敛,便足以让荒虬岭跃居镇北辖境前三。

但境界提升后,西门隐也没想象中那么高兴,经过这次风波,他的内心对很多东西都平静了许多。以前在乎的东西,名气,境界,现在却都不是很在乎了。人生就是这样,求而不得与不求自来,总是充满上天开的玩笑。而且,西门隐心中还是有对雪谷的愧疚,对镇北辖境的愧疚,好在,这次问剑表面上就只是江湖性质的切磋,西门隐名声坏透,也不会影响镇北王府的声誉;至于雪谷,在镇北辖境之内,凭他与柳当家的一面之缘,也不会有人敢乱动。

马车之上,一个大宗门的谷主成了马夫,旁边坐着不会驾车的枫卿童。后面车厢内,是鱼幼薇。

“公子,我们接下来,再去往何处呢?”西门隐将车驾得极为稳当,几乎没什么颠簸。

“往南边,找个山清水秀的好地方吧,现在什么我都想放下了,陪着幼薇就是我要做的全部事情了。”

“南边一点有群山,灵气一般,便没什么江湖门派;多野兽,所以也没什么凡人。可以在那结庐,路途不远,半月即到。”

“我再无江湖心思,可你这刚刚晋升的化生境,足以名动东苍了,也舍得还跟在我身边?”

西门隐哈哈大笑:“论修为,我哪比得上卿童公子?这点修为,算个屁。”

枫卿童打量了两眼西门隐,这位昔日仅看外貌气量也算人中龙凤的一门宗主,如今半点不修边幅,新生的胡茬也没怎么修理,一身长袍松松垮垮,虽然算不得脏,但与往日相比,又是云泥之别。

“真是人不可貌相,你再去市井混一混,马上便要满口浑话了吧。”

西门隐因为手握缰绳,没办法伸懒腰,便只能挺一下身子,扭了扭脖子,又瘫软下去:“端着,想着,揣着,太累啦!不过公子不喜欢听市井脏话,我不说就是。”

“没关系的,西门前辈与卿童说话,不用考虑幼薇。”鱼幼薇从后面车厢探出头。

西门隐笑着回身点头致意:“那就谢谢幼薇姑娘的免死金牌了。不过姑娘放心,西门隐现在也开了些窍,到了我说的秀筠山脉,我结庐也只在山脚,不会扰了两位。”

鱼幼薇刚要开口,枫卿童已经抢先点点头:

“还好还好,境界没白升,不然要我开口说这话,总不太好。”

鱼幼薇白了一眼枫卿童:“你与西门前辈客气些,怎么也是长辈。”

枫卿童还要反驳,看着鱼幼薇吃人的眼神,叹口气,对西门隐拱了拱手:

“西门前辈?”

西门隐仰天大笑:“折煞老夫,折煞老夫啊!哈哈哈哈!”

……

半月过去,已是腊月,一行人到了秀筠山脉。此处确实是个人迹罕至的地方,不过因为确实山清水秀,常有一些文人雅士在外围踏青游玩。群山深处的山脉,就完全没外人打扰了,实在是此处野兽格外凶悍强壮,连猎人都觉得格外难以猎取。

但这些野兽,自然不可能对枫卿童一行三人产生什么威胁。因为格外有灵性,这些野兽反而会刻意避开一行三人。

秀筠山脉已经在东苍中部,再往南一个月行程,便是问剑大会所在的裂城山。而裂城山东边一些,便是国都龙阙。

三人在早上进了深山,以枫卿童和西门隐的本事,选一座山头弄出平地,山头山脚各建几座简陋木屋再简单不过。至于其他生活所用,西门隐自然不会缺钱,装了一马车到山脉之外,来回几趟便搬进了山中。如此这般,一天下来,三人住所也都有了着落。车留在了山外一隐蔽处,马则在山头上散养着,也很像神仙中人了。

“一个月时间下来,看你精神越来越差了?”晚饭之后,西门隐与枫卿童在以配剑削砍而成的石桌旁坐着饮酒。

“嗯,还好。”

“我现在姑且也进了化生境,初始时看不清,但半个月下来还能看不清楚?你分明伤了本源。”

“我根基深厚,不碍事。”枫卿童饮着酒,不是很在意。

“是为幼薇姑娘?”

枫卿童不作声,望着远处房屋的灯火中,正在安静读书的女子,笑意温柔:

“一点本源算什么?哪怕将要跌境又算什么?我战力不行了,不还有你西门隐护着这座山?只要这温养有效果就好了,如果可以,我宁可把一半的寿命都分给幼薇,两个人只求同一天死,谁也不能早谁一步。”

西门隐摇摇头:“可这样不是长久办法,你的灵力本源能有多少?半个月温养,顶多能增加幼薇姑娘半年时光,可这半个月,你已经明显将要跌境。化生到神起,这是多少损耗?你以后神起到龙跃又才能有多少本源,不及化生到神起的十分之一吧?这样根本撑不长久的,何况烧的不仅是你的本源,还烧了你那么多性命,不值当。”

枫卿童晃了晃酒杯,眼神有光,他一饮而下,豪气干云:“值当值当,哪有什么不值当。西门隐,你不懂,只要能同一天死,就是值当的,这一点我会控制得很好,只管放心!”

西门隐叹口气,不好多说什么。想了想,开口提了另外的事:

“这些日子我要去南边一趟,你们自己多加小心。”

“去南边?”

“没办法参加,还是想去看一眼。”

升了境界,剑术套路,功法根底却都是不变的,去看一眼明明没什么道理,但西门隐总觉得,还是应该去看这一眼。

枫卿童点了点头,想了想道:

“大不了,你可以用枫卿童的名头去比赛,我给你另一门千夜皇朝时期就失传了的偏门剑法,应该没人认得出。虽然肯定不是什么顶尖的剑法路数,但胜在速成,以你现在化生境的宗师实力,一个月便能掌握。这剑术威力自然也不强,但还是那句话,你的底子在这,打神起境应该全都没什么问题。”

西门隐摇摇头,直接拒绝了:

“我就去看看,而且我希望……”西门隐剩下的话没有说完。他希望枫卿童不要直接就抱必死之心了,一个人一旦连意义重大的名字都可以不要,那似乎就真的什么都放下了……

“先走一步。”西门隐消失在夜色之中,向南方而去。

枫卿童缓步走回山头房间,夜色温柔,酒意微醺,山风虽然格外寒冷,但修道之人,大多已经寒暑不侵,反而更觉得爽然。

房屋周遭,白天已经大致布下阵法,山脚之下还有一层。这座山头中野兽之类已经很少,房屋所在的一大块区域,枫卿童更是百分百确定了安全,半点没有大意。

房屋内,鱼幼薇眉眼含笑。她突然觉得,这样生活下去,短短两年,似乎也还可以接受。

“怎么,酒气不震散,刻意找骂?”鱼幼薇望着脚步飘飘然的枫卿童,自然是在说玩笑话。

“我的过错,下次还敢。”

“讨打。”鱼幼薇将手中书籍轻轻抛向枫卿童,枫卿童顺势接住,转而将另一本书抛向鱼幼薇。

鱼幼薇接过那本书,看着满书的鬼画符,有些疑惑:“这是什么?”

“你相公自己作的书,厉不厉害?”

“可这纸张,为何是红色的?”

枫卿童手上伤口早已愈合,此刻说谎话也硬气:“染料而已。”

为了防止露馅,枫卿童还是赶紧接着介绍这本书:

“这本书就是我原本准备记录各种奇怪阵法的教科书,但现在没什么作用了。我已经将它祭炼成法宝,给你防身。”

鱼幼薇眼眸低垂:“我又没有灵力,法宝有什么用?还是你拿着吧。”

“看我给你示范。”枫卿童神采奕奕,来到鱼幼薇身边,将鱼幼薇手上的书本随意翻开一页,介绍道:“这是剑气阵法,已经有了足够灵气,只要以以朱砂笔将断开的地方连起,便会……”

枫卿童轻轻一划,一道剑气从那书中划出,竟直接将房间大门击穿,那剑气去势不减,远远消失在夜空之中。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