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拾星 > 第三卷 剑仙风骨
第七十五章 不愿后悔
作者:采茶煮酒  |  字数:3153  |  更新时间:2019-07-06 18:28:07 全文阅读

“姑娘身体早有隐疾,之前应该是长期服食有害身体的药物,五脏六腑都受了不可逆转的损伤,加上身体底子薄,寿命本就会比常人短。而且姑娘早年似乎还受过大的劫难,在情绪上本就受到过很大的刺激,最近似乎又有大喜大悲,心神失守,气机全乱,一身病痛彻底掩藏不住,身体也就垮了……”

这位大夫不愧在九曲负有盛名,所有推断全应了鱼幼薇的情况。早年劫难关乎她为什么沦为青楼女子,药物则是青楼女子不能启齿的肮脏事。那大夫大概也都看出来了,只是说得比较委婉。

但这一切,似乎全都不太重要了……鱼幼薇此时只关心一件事:

“老先生,我还能活多久?”

她神色平静,或者说只是目光呆滞地望向窗外。窗外不远处,站着她此生第一次真正爱的男子。可惜,以她的角度看不到那人的背影。

那老大夫叹了口气,只叹自古红颜多薄命:“最多两年。”

鱼幼薇沉默不语,一时间大脑一片空白,她前半生遭了那么多罪都没有如何怨天尤人,此时真的感觉上天对她这样一个弱女子是不是太残忍了?那个一向聪慧坚强的女子突然觉得好委屈,明明她新的生活才刚刚开始……

鱼幼薇定下心神,哪怕脑海中已经变作剧烈的疼痛,还是想起了另外一事。强忍着泪水,鱼幼薇交代了那老大夫:

“先生,幼薇的情况,应该是瞒不下去了。但待会儿那位公子进来,只劳烦您换种说法。”

……

鱼幼薇昏沉睡去,汗水让她的头发贴在了额头上,眼角依旧还挂着泪水。枫卿童此时守在床边,面沉似水。

“大夫,我妻子,到底怎么了……”

那老大夫看了眼躺在床上的鱼幼薇,将情况基本属实地说了一遍,只是按照鱼幼薇的意思,将近期情况对鱼幼薇的影响全部略去了。最近的情绪波动确实只是诱因,老大夫避而不谈也不觉得有什么,神色便没有什么异常。

“两年……两年……”枫卿童喃喃着,头疼欲裂。

“公子,您……”

“我没事,今天麻烦您了,老先生早些回去休息吧。”

那老大夫也不知如何劝慰,叹了口气,嘱咐了些注意事项,便离开了。

枫卿童将老大夫送到门外,望着那身影消失在夜色中,却没有回房间。将房门掩上,枫卿童蹲坐在地上,双手抱头,将脸埋在膝盖之间。

旁边的西门隐跟着蹲下。

在面对黎慈时,冷静过后能将一切谋划全部看穿,更是能够直接定人生死的剑仙,在此刻显得那么无助。

“幼薇姑娘的情况是……”西门隐知道,能让面前这个白衣年轻人变成这副模样的,只有房内鱼幼薇的病情了。

“都怪我,都怪我……我就是灾星,怎么都逃不掉的灾星……”枫卿童把脸埋得更深,这种事情,修为再高都没有意义。

“灾星?可笑,哪有这种说法?”

枫卿童强行振作精神,抬起头抹了把脸:

“你怎么还不走?”

西门隐吧嗒吧嗒嘴巴,本是一等的风流人物,此时身上显出些颓废的气息:

“无家可归呗,跟着还账。”

枫卿童摇摇头:

“离我远点吧,少份风险。”

“此话怎讲?”西门隐捻了捻胡子,轻松得很。

“孤煞星命,听说过吗?”

西门隐直起身子,眼睛眯起:“孤煞星命不是二十多年前……等等,枫卿童?枫姓?”

“早点走,没错的。”枫卿童没有正面回答,眼神漠然。

“幼薇姑娘不知道?”

“与她讲过。”

西门隐浑身又放松下来,随便地往后靠在门上:

“那不就完了,一个弱女子都不怕,我西门隐会怕?”西门隐拍拍枫卿童的肩膀:

“卿童公子会不会觉得,我没办法再当雪谷谷主,朝夕之间什么都没剩下,甚至无法再光明正大活在世上,都是怪你?”

“我不来九曲,黎慈不会算计你。”

西门隐神态依旧没怎么变化:“那我就永远认不清这个人了。”

“我一点都不怪你,相反,很感激你。早点看清黎慈,我反而会伤得浅些。我不能说这么一段时间下来,与卿童公子就有多深的交情了。但和卿童公子在一起,慢慢从一开始的不自在变成自在,变成由衷的佩服。出镇北辖境之前,柳当家的问我,知不知道为什么这次问剑会选我。我明白,我神起境巅峰的虚架子在柳当家的眼里,再清楚不过了。论杀力,其实根本比不上很多普通的神起境。所以,我没说什么我剑术高,我名头大的屁话,只说不知道。柳当家的当时送了我九个字……”

“破而后立,归程即化生。”

枫卿童一直没说话,只是默默听着。

西门隐也不在意,继续解释道:

“本不明白我西门隐还要破些什么?现在想来,只是破虚名,破尘障;我缺了些洒脱自然,少了点处世明哲。所以,我很愿意待在卿童公子左右,现在看起来我丢了很多东西,被黎慈那混蛋把心境弄个稀烂,但实际上,我的境界是在攀升的。”

“可是给你选,你选雪谷还是境界?”

西门隐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破罐子破摔:“事既已成,哪那么多拖泥带水!你枫卿童,今日赶不走我!”

枫卿童抱起脑袋,也没心情纠缠,声音瓮瓮的:

“随你便吧。”

“公子,你自己在这里纠结,有什么益处?你何不像问我一样,问问幼薇姑娘,她是愿意回到你不曾出现前的生活,还是愿意宁肯多吃些苦头,也要一直跟你在一起?”

“可是……”枫卿童满脸泪水:“可是,我不甘心啊……”

门内传来声音,鱼幼薇轻轻打开房门,门外二人赶忙站起。

“因为他知道,根本不用问这个问题啊。”鱼幼薇神色憔悴,一头长发披散着:

“他根本就知道答案。那晚那个选择,我根本一辈子都不会后悔的。”

枫卿童已经上前扶住鱼幼薇,鱼幼薇理了理枫卿童额前的长发,转而顺势轻轻捏起枫卿童的脸颊:

“是不是应该知道答案?若你真傻乎乎来问这个问题,我可就真要气死了。”

“我知道的,我知道的……”枫卿童握着那只手,只觉得柔若无骨,多一分力气都不敢。

“你也不许后悔,无论是为你自己还是为我,我都不许你后悔一点半点,你明白吗?”

“我……”枫卿童面色犹豫。

西门隐见两人之间的气氛越来越凝重,他也不擅长此道,干脆趁机开溜:

“二位,我先去买些酒喝。”说完,西门隐便消失在夜色之中。

鱼幼薇眼神有些黯然:“你还是后悔了?觉得你的星命害了我?”

枫卿童知道,此时以现在自己无法控制的表情,撒谎也会被识破——而且他也不想在鱼幼薇面前撒谎,于是只能点点头。

“你这样,会让我觉得那天酒楼下的白衣,只是一时风流,一时兴起而已。那次对视,也没我想的那么美好,后面的一切跟着全都没了味道。”

此时,枫卿童已经将鱼幼薇慢慢扶回到床上。

“幼薇,我会治好你,你也一定不准放弃,昨晚我们明明都约好了。如果你不在了,我也……”

鱼幼薇将食指轻轻按在枫卿童嘴唇上:

“说什么混账话。未来还有那么多事要和你一起去做,我肯定会拼尽全力活下来的。倒是你,遇着大事没个定力,今晚的问题也全都回答得不好……罚你今晚在门外睡,不许进屋!”

鱼幼薇语气轻快,但刚刚分明伤心得在他怀里哭昏过去,也不知道是谁在装模作样。

枫卿童心疼得不行:

“我在房里照顾你。”

鱼幼薇摇摇头:“我自己也想冷静一下,好好想想。卿童,我不能没有一点自己的空间,你明白吗?”

“那……好吧,”枫卿童轻轻塞好鱼幼薇的被子:“有事叫我,我就在门外。”还是不放心,枫卿童将手放在鱼幼薇额头上,烧已经退了:“夜晚盖好被子,天气凉了,一个人别胡思乱想,知道吗?”

“嗯。”鱼幼薇乖乖地点点头。

……

门外,西门隐在院中的石桌上摆了不少酒水。枫卿童出门后,竟是直直走向那石桌。西门隐无奈道:

“知道你也要喝,就多拿一些了。”

“不少了,想醉死?”

“嗯,想醉死。”

“我也是,却不能。”

……

夜深了,西门隐彻底醉死在桌上,彻底不省人事。但隐隐的,他的身上的气势却在不断攀升。

“明早,大概就是小化生了。”枫卿童眯着眼,仰头又是一杯,也有些醉眼惺忪。

西门隐已经得了契机,能够破升到化生境。但资质所限,并不会是多强的化生境。

化生分大小,就像镇北王府三大供奉与戚敛之流相比,天壤之别。这也是为什么哪怕戚敛跻身了化生境,依旧得老老实实。而像白令君,则是天赋足够,契机没有,一旦白令君能够跻身化生境,必然是强化生境。这就是他在镇北辖境能有这种地位的原因,在神起境这一整个境界中的战力,白令君依旧是上乘。

但在绝对的境界差距下,神起境就只是神起境,化生境就是化生境。

不再想那么多,枫卿童震散全身酒气,眼神恢复清明,缓缓向房内走去。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