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拾星 > 第三卷 剑仙风骨
第七十二章 只是放心
作者:采茶煮酒  |  字数:3104  |  更新时间:2019-07-02 18:12:52 全文阅读

枫卿童没有再多嘴,只是在鱼幼薇施礼后就马上再次牵住了她的手,鱼幼薇脸色稍微好看了一些。

“西门谷主,不瞒您说,卿童此行是前来辞行的。这些日子多有叨扰,麻烦您了。”

西门隐还未开口,黎慈倒是先出了声:“公子,何必那么急着走呢?听西门说起这一路上公子的表现,不像是要赶路的。如果不嫌弃,不妨去寒舍坐坐,吃顿便饭就当多认识了个朋友。当然,是黎慈有些高攀剑仙,但还是希望剑仙公子能赏个脸啊!”

“与二位我也不隐瞒了。因为一些事,得罪了孙家,不太好在九曲郡久留。”

“孙家?”黎慈又打量了几眼鱼幼薇,毕竟他久在九曲郡,更少不了与孙家打交道,很快便琢磨出其中意味。黎慈皱了皱眉——此事可以从长计议。

“小薇姑娘,得罪了孙家,你在剑仙身边大可高枕无忧。只是,姑娘在九曲,没什么放不下的吗?”

“黎领事,小女并无亲眷,也无牵挂。”

“可若是与姑娘随便有些什么瓜葛的人被孙家报复,姑娘也半点不会愧疚吗?”

鱼幼薇皱了眉头,疑惑道:“愧疚固然会有,只是孙家……”

“觉得孙家不至于大动干戈?”黎慈摇摇头,作为孙家的死对头,他可是清楚知道当时孙家大少爷为了这个青楼女子背地里做出过多少丧心病狂的举动:“孙仁川心狠手辣的程度,远远超出你现在的估计。”

显然身份被看穿,但鱼幼薇也没有过多纠结。她有些拿不定主意,望向枫卿童。

“我欠考虑了,不能图省事,应该让你后顾无忧。黎领事,你家这顿饭,我是不得不去吃了。”

黎慈哈哈大笑,拱手道:“蓬荜生辉。”

西门隐虽然不太理解其中缘由,但基本上的局势还是明白的——孙家似乎要倒霉了。

他叹口气,有些哀伤:“是我火候不够啊……卿童公子在我船上这么久,还是不生不熟的关系,连船里的房间都不乐意去住。你黎慈一来就能请得动公子,人比人,气死人啊!”

枫卿童拍拍西门隐肩膀:“西门谷主,不生不熟是不是有点伤感情了啊?”

黎慈又是爽朗大笑——这明明十分英武的分盟领事大人偏偏一身江湖气,上来就搂住了西门隐的肩膀:“看,你我之间的差距出来了吧,说话欠考虑啊!”

两位身份高贵的中年人走在前面,枫卿童牵着鱼幼薇的手跟在后面,至于来时那几个扈从,还没搞清楚发生了什么,便又跟在四人身后开始返程。董知礼则又回了船上。

“会不会太麻烦你?”鱼幼薇有些过意不去,但她也真的不想有人因为她的缘故遭到报复。

枫卿童摇摇头:“不麻烦,找到你之后,我就很闲了。这件事,不会让你有半点留下心结的机会。”

二人在后面说着悄悄话,两个中年人在前面也在私底下嘀咕。

“老黎,你说我是不是该好好磨一磨人情世故了?雪谷自成一派习惯了,也不太好。”

“挺好的,不用改。其实我挺羡慕你这样的。”

“拉倒拉倒,一不小心就要得罪人,气量又小,剑术在卿童公子面前也是差劲,如此一看,一无是处。”

“我们西门谷主也会妄自菲薄?罕见罕见啊……”黎慈将西门隐拉到身边:“你说卿童公子戒心如何?”

西门隐眉头一皱:“你还想坑害卿童公子不成?公子看着大大咧咧,万事不考虑,其实只是不屑去细想,劝你别动歪脑筋。而且,他是个不错的江湖后辈,你可别……”西门隐话没说完自行停下,总觉得自己用这“后辈”二字,有些占便宜的嫌疑。

黎慈拍拍搂住的西门隐的肩膀:“看,这就是我羡慕你的地方,心思简单干脆,没那么多身不由己。

而且啊,你觉得戒心那么强的人,能这么快相信我这个只见了一次面的人,是看在谁的面子上?所以,你才是那个真的有可能与卿童剑仙做朋友的人,我这烂泥里摸爬滚打的家伙,才没得戏,懂了?”

西门隐转头望了眼,那白衣男子依旧在与牵着手的姑娘说些什么,还用了术法隔绝了声音,半点也听不到。

黎慈一把将西门隐的头拧回去:“人家年轻人的事,你个糟老头子,看什么看?”

青衣剑仙此生最恨有眼无珠者,冷冷道:“你全家都是糟老头子。”

不料黎慈笑眯眯的:“还真是,我父亲算一个,我算一个,全是糟老头子。”

这下西门隐不知如何言语了——官场险恶,黎慈一妻一女都早已被人害死。西门隐正想着如何补救安慰黎慈,黎慈已经换上一副笑脸:

“我没事,今天高兴。”

西门隐忽的有些明白黎慈之前那段话的意思了——身不由己,连情绪与神色都要时时管控。

……

一行人很快来到黎家。

一郡领事的住所,并不如枫卿童想象得那么宏伟华丽。

过了略有些模样的大门便是宽敞的院落,其中散落一些树木,有些亭亭如盖,有些只剩枯桩,夜色中周围显得静谧冷清。一行人穿过前院和前院中的议事厅也只有一个管事象征性带了带路,后院与前院光景相似,所植树木有些年头,但乱七八糟毫无规划,显然是许多年前随手所植。与其说是后院,其实更像是被新起的围墙围在里面的几个老宅子,虽然有些简单的翻新和维护,但依旧刻意保留了光阴的痕迹。

“寒舍是真的寒舍,黎某可没有半点客套。”

枫卿童微笑道:“我很喜欢这里。”

黎慈有些讶异,笑意更多:“性情中人。”

鱼幼薇的纤纤素手在那老宅门口的墙上轻轻划过,手上并没沾染什么灰尘,老宅看着老,其实干净得过分。她其实也曾听过一些黎家的旧事,那对母女最喜欢植树,现在看来,恐怕也最爱干净。

她轻轻捏了捏枫卿童的手,枫卿童便将耳朵凑过去,用了术法微微隔绝。

“黎慈是个有故事的人,应该不坏。”

二人这动作其实都在众人眼中了,这回西门隐没有多看,倒是黎慈直接说穿:“怎么,又在说悄悄话?这一路还说的少了?年轻人啊,真是让我们这些上了年岁的羡慕……”

“幼薇其实是在与我说黎领事呢。”

“哦?”黎慈望向鱼幼薇,笑道:“是觉得我这糟老头子怪得很?”

“幼薇说你不是坏人。”

“黎领事也不老的。”鱼幼薇补充了一句。

那本身极为俊朗的脸颊上确实蒙了不少沧桑,此刻黎慈还是一副笑脸:

“走吧走吧,进去喝酒。”

房屋之内,桌子已经摆好,众人一一落座。枫卿童没有去上座,执意与鱼幼薇坐在下手座。

桌面上有些冷清,西门隐缓解气氛道:

“卿童公子,不知这里事情做完,准备去往何处呢?”

“还没想好。”

“那不知是否有兴趣与我一同去看看裂城山问剑大会?”

“问剑大会?”

西门隐见枫卿童感兴趣,便打开了话匣子:“问剑大会是武盟主办的剑客排名大会,已经办了三次。这次据说是武盟的雷公子亲自主办,相应的,问剑大会上得到的名次也会格外有意义。我此次出镇北辖境就是为此而来的。”

“西门谷主还是喜欢这些……”

“不不不,这次就是公子冤枉我了。我这次来,已经不光是为了自己的名声了,其实也是为了镇北辖境的名声。以往几次都没有镇北辖境剑客参会,所以镇北辖境江湖颇受东苍江湖鄙夷,大家都憋了口气,不吐不快啊。”

在黎慈面前,有些东西西门隐不方便全部说出——其实西门隐此行也有镇北官府授意,镇北辖境江湖名声提升,对朝堂之上镇北辖境的地位也有影响。这些事哪怕黎慈不会说出去,更不会心生芥蒂,甚至已经心知肚明,但不提其实更省事。

“西门谷主邀我去,怕就不仅仅是观战吧?”

“同为……”

黎慈见枫卿童已经要摇头回绝,插嘴道:“好了,先别提你那八竿子打不着的事了,先把卿童公子的事处理好再说。”

西门隐只好住了嘴,知道黎慈在为他留余地。

“卿童公子,其实要解决幼薇姑娘的后顾之忧,你一个人就够了。”

“动静太大,也不好,容易成为众矢之的,再坏一些,画像被贴城头终归不好看。”

“那黎慈为公子搭个桥?”

“愿闻其详。”

“明天夜晚,公子与我一起,再去孙家吃顿饭?”

西门隐补充道:“我也去吧,虽然剑术在卿童公子面前不算什么,但好歹能壮声势。”

枫卿童不置可否,问道:“孙家家主什么境界?”

“龙跃境巅峰,比我先一步摸到了神起境的坎子,在孙家的话,结合他的布置和后手,可以看作神起境。”

枫卿童轻轻饮了口特意换来的清水:“好,准备明天赴宴吧。”

鱼幼薇拉了拉枫卿童的袖子:“我就不去了吧,只能拖后腿。”

“你一步都不能离开我,要是你出了差错,我做这一切就成笑话了。”枫卿童握住鱼幼薇的手:

“有我在,放心。”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