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拾星 > 第三卷 剑仙风骨
第七十章 仙道
作者:采茶煮酒  |  字数:2517  |  更新时间:2019-07-01 14:10:33 全文阅读

鱼幼薇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一向沉稳冷静的她今天像是着了什么魔一样,就为了这样一个比她还要小些的年轻男子如此铤而走险。或者,更像是飞蛾扑火——她比谁都明白孙家在九曲郡是怎样的庞然大物,更明白孙家大少孙仁川是怎样睚眦必报的性格。

孙仁川望着眼前两人,脸色越来越铁青。他死死盯着那一身淡紫色轻纱的绝色女子,忽而间仰头大笑,只是面色越发狰狞恐怖:

“好,好!鱼幼薇,本少爷原以为你是个有脑子的,今日此时,才发现贱人始终是贱人!”

鱼幼薇对孙仁川撕破脸皮的破口大骂并不在意,她望着挡在她身前的那道修长身影,轻声道:

“公子想清楚了?为鱼幼薇这样一个不干净的女子,得罪九曲郡如日中天的孙家?”

枫卿童在众人虎视之中,淡然转身,轻轻把鱼幼薇的手再次抓进手里:

“从今日起,你我命运与共。”

鱼幼薇能感觉到,那只温暖的手握得有些紧,面前这男子在孙家这样的架势面前,似乎有些紧张。患难之中,更见真情,经历过风雨的鱼幼薇更知晓这一点确是人间至理。此刻情形颇像当年的虎狼环顾,可惜那时没有人挺身而出拉起她这样的弱女子。所幸今日遇到,也不算太晚……

鱼幼薇自嘲笑笑:“可惜了,在这里,不是有钱就能解决一切……也罢,本以为这辈子就这样行尸走肉过完了,这样闹一回,死也便死了。”鱼幼薇稍稍握紧那只手,内心也安稳了一些,喃喃道:“这样的年纪了,竟还是像小女孩一样热血上头……”

“幼薇,我不信天命,但愿意信一信缘分。”枫卿童双目之中似有星辰。

孙仁川怒目而视:“自以为郎才女貌?一个脑子拎不清,一个是只破鞋子!给我把他们拉开!”

见威逼之下二人靠得更近,孙仁川彻底爆发,他已经有一万种法子折磨这两个贱人!他孙仁川对鱼幼薇的付出何曾少了?要不是家中那个老顽固施加压力,嫌弃青楼女子进府会败坏孙家名声,他早就将鱼幼薇赎出去做妾了。孙家的一个妾啊!你鱼幼薇只要再努力一点,别总是那么冷清,这身份还不足以让你感恩戴德?!

内心深处,孙仁川更希望在鱼幼薇身边的那个白衣男子能换成他自己。相处这么久,原来鱼幼薇从未与他交心——一次也没有。那个白衣服的,凭什么?凭什么?

四周孙家门人修士一拥而上,身形极为矫健。鱼幼薇双眼一闭,依偎得更紧了些——莫名其妙就要遭劫了,也不知是那莽撞的家伙害了她,还是不干净的她害了这样好的男子。罢了,对的人,亡命鸳鸯也做得……

枫卿童望着不知不觉依偎进自己怀里的绝色女子,他能清楚地看到她长长的睫毛轻轻颤着,女子面颊微微泛红,额上一点朱砂画得极美。心跳加快,枫卿童不由自主缓缓低下头,在女子耳边轻声道:

“我在,不用怕的。”

言出法随,周遭一片宁静。

随着枫卿童轻轻开口,一股暖意弄得鱼幼薇的耳朵暖暖的。来自心上人的挑拨,尤其是无意之间极撩人的动作,总是格外动人心扉。像是上天听到了鱼幼薇的心声,这一刻便这样停住了。

良久,周遭都安静无声,鱼幼薇终于缓缓睁开眼睛,环视一圈,那些张牙舞爪的修士全部分毫不得进,生生停在了原地。

鱼幼薇有些发愣:“这……”

枫卿童轻轻微笑,不再有什么自得神色,只是纯粹的能够保护喜欢之人的欢喜:“能够放心了?”

孙仁川浑身动弹不得,脑中只剩一片空白……他见到那些修士全部停下来的时候,本想破口大骂,可他吃惊地发现,自己同样无法挪动身形。场中心那道白衣甚至根本没有任何动作,所有人却全部被禁锢在原地。

开什么玩笑……

“那他呢?”孙仁川依旧在震惊之中,枫卿童已经握着鱼幼薇的手,带着紫衣女子来到他面前。

孙仁川缓过了神,看着那两人好似神仙眷侣一般步步走来,眼神怨毒。只是他很快将这些情绪藏起,面无表情,声音冰冷:

“你赢了,孙某任凭处置。”

鱼幼薇轻轻拉了拉枫卿童,示意二人可以先到一边慢慢商议。

枫卿童其实半点都不惧所谓的孙家——刚出山时,他甚至敢硬闯镇北辖境第一关口。这里只是一郡之地,实在不太可能真藏有什么能放进他眼里的龙虎。但他还是顺从的与鱼幼薇走到一边。

来到一边,鱼幼薇只是盯着枫卿童的脸。

枫卿童被盯得有些不舒服:“我脸上有东西吗?”

“没有,刚刚没有仔细看,现在看着很好看。”

枫卿童也没什么不好意思的,“严肃”点点头。

鱼幼薇扑哧一笑,此刻她心情轻松了许多:“没想到,我一眼相中的男人,是个盖世英雄……说正事吧,虽然依旧不敢相信,但现在看你的神态,孙家你根本就没放在眼里。”

枫卿童点点头,也不避讳。

“孙家在九曲基本算得上只手遮天了。九曲郡修者府府主就是孙家家主,其中修士大部分为孙家爪牙,九曲郡内绝对没有我们的容身之处。孙仁川是城府深沉,极其记仇的性子,但真将孙仁川如何,就彻底得罪了孙家,说不定一不小心还会与整个官府对立,得不偿失。所以幼薇以为,今晚还是放了孙仁川。”

鱼幼薇顿了顿,眼中有光:“最后幼薇有个问题:幼薇跟公子走的话,该往何处去呢?”

枫卿童理了理鱼幼薇的头发:“一路向南,我还要做一些事。不过可能会让你和我一起吃很多苦。”

“都吃得的。”

枫卿童点点头,一挥手周围众人全部昏死过去,二人从那窗中一跃而出。月光之下,一袭白衣与一道紫衣在房顶之上起起落落,向着远处离去。

一个正在与卖糖葫芦的小贩讨价还价的稚童望着腾空远去的那对男女,双眼发直,举起肉乎乎的小手指着远方:

“傻大个!快看快看,是神仙!”

那卖糖葫芦的大汉无动于衷,一把按住上下窜动的小姑娘:

“得了得了,这招都用了多少次了。想吃糖葫芦就得付钱,知道吗?”

小女孩急得都快哭了:

“是真的是真的,一个紫色一个白色,快看不到了,傻大个,快看啊你!”

那汉子依旧不动:

“啧啧,与昨天相比,演技又精湛许多啊。只是再被你骗了,就真的是傻子了。”

“我如果趁你回头的时候拿糖葫芦,我就是小狗,大傻子,你看一眼,快啊!”

看着小姑娘泫然欲泣的可怜模样,那汉子无奈转头,咕哝道:

“哪有什么神仙。”

手下一滑,汉子意识到不妙,急忙转头,那古灵精怪的小姑娘已经手持一串糖葫芦狂奔而去。那小童边跑边大喊:

“谢谢神仙哥哥神仙姐姐送的糖葫芦!汪汪!”

那汉子长叹口气,有些无奈,不过倒也没怎么发怒——主要是习惯了。他挠挠头,轻声笑骂:

“小白眼狼,哪来的神仙送你糖葫芦……”

夜空之中,朗月清风,二人衣袂飘飘,似神仙眷侣。

鱼幼薇耳边长发飞舞,如笼中之鸟重回自由,满心欢欣,眼角带泪。

枫卿童稳稳扶着紫衣女子,以灵力屏去周遭寒意,再不用顾许多其他。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