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拾星 > 第三卷 剑仙风骨
第六十七章 起笔
作者:采茶煮酒  |  字数:2347  |  更新时间:2019-06-30 20:23:20 全文阅读

经过与西门隐请教,枫卿童大致了解了东苍江湖与镇北辖境江湖的不同格局。

镇北辖境的江湖,基本上全在修者府的管辖之下,在十分必要的时刻,修者府甚至有权限调用江湖势力。平时表面是井水不犯河水,修者府对江湖门派也没什么嚣张跋扈,刻意欺压的姿态,甚至说得上十分和气。但镇北辖境的江湖门派都清楚,真要触了王府底线,被灭往往是一眨眼的功夫。

奎山就是个例子。

枫卿童知道,好像还有几个门派,在王潄云出去“历练江湖”的时候触了霉头,应当都被高老头一巴掌拍散了……

拿今天枫卿童遇到的事来说,若是高老头在边上,任你西门隐在镇北辖境南边声名远播,得了个人人尊敬的“青衣剑仙”的名头,依旧逃不过一谷除名的下场。而且高老头做这件事,南边江湖绝对没一个敢出头的,西门隐本人也绝对没胆子提“报仇”二字。

听西门隐说,当年奎山魔教教主在半步化生后,自以为功法上乘,能够弥补境界差距,认为自己已经足以和王府三大供奉一战。于是奎山愈发横行,将镇北辖境中部的江湖越搅越混,让对江湖纷争一向宽松的镇北王本人都发声警告过一次。

可奎山教主会错了意,以为自己得了镇北王的警告,却不曾被处罚,更说明他的境界已经能与三供奉媲美。结果……

一天而已。

而且还是三供奉最末的高山袅出手。

后来荒虬岭崛起,传闻戚敛也进了化生境。于是江湖又开始有些风言风语,说戚敛是货真价实的化生境,应该是真的足够与三大供奉一战了。有些纯粹是好奇,但有奎山的事情在前,大部分持这种言辞的可就是不怀好意了。

戚敛也没慌张,默不做声,更不会傻到去向三供奉挑衅,熬了许久,这种论调才渐渐消失。

至于东苍的江湖,则要率性的多。江湖与官府并无瓜葛,各地有自己的武盟,武盟隶属于总盟,全部盟会只听盟主号令。

当今盟主为雷家家主,下一任盟主也基本板上钉钉,十有八九是归雷家公子的。

雷家穹光剑一出,天下无能出其右。

拿官方建制来说,东苍和镇北辖境的区划方式也截然不同。镇北辖境有三十二镇,八大主城,依旧是战备状态的区划方式;东苍则是州郡县三级分列,显得正常多了。

东苍已立国承平二十年了。

也不怪东苍朝廷始终忌惮镇北辖境,这都承平如此久长,为何还是战备状态?而且东苍和莾金之间还有一个作为缓冲的北疆地带,东苍莾金直接接壤的地方少得可怜,你的战备状态究竟是要与谁作战?

只是枫卿童知道,镇北辖境绝对没有反心。战备的区划,应当是因为镇北王府那位秦姓上师的预言——

二十年内,必有一战。

不再想这些离自己极远的东西,枫卿童开始慢慢欣赏沿途风景。

不知西门隐这大船要往何处而去,竟是一路南下,换江换水,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

西门隐带着枫卿童行了几日,也摸不清这少侠要何处下船。问了几次无果,便也由着他了。

这日,船只在一座巨大码头停靠,西门隐也罕见的一起下了船。船上物资乏了些,但远不至于这宗主亲自下船去采购。

虽然心中略微好奇,但枫卿童没有多问。西门隐虽然之前心胸狭隘了些,但一把子岁数也不能全活到狗身上去了不是?

平时自己进进出出,船尾处打坐的那位就没抬眼看过他,今日自己下船便一直瞧着,他再不知道怎么个意味就真是傻子了。

摆摆手,让几个女眷和平日一直在底仓干活的船上帮工先跟着董知礼下船去办些采购,西门隐则来到枫卿童身边。

“卿童公子要一起下船去看看吗?今日下船,我便是去拜会本郡武盟,恰巧这里的分盟盟主还是我一个旧相识,公子若一起去,也能看看东苍武盟的风貌。”熟悉些后,西门隐便改了口。当然,依旧没那个胆子照枫卿童说的,去直呼姓名,于后面加了个不那么生分的尊称。也能帮着遮掩点少年的剑仙身份,行走江湖嘛。

枫卿童虽然有些意动,但还是拒绝了。他近日在船尾可不是什么事都没有,自己的第二件事已经许诺出去了,可不得开始着手准备?

所以这些日子,除了打坐修炼,枫卿童又多出一份写书的工作。这书,自然是符箓阵法之学。

那书枫卿童不曾遮遮掩掩,于是西门隐也曾看过一两眼。他反正真是看不出名堂,在他眼里就是鬼画符,可这青衣剑仙依旧得硬着头皮连声叫好。

这片刻见枫卿童便又掏出了纸笔,西门隐关切问道:

“这书,这么重要?恕在下直言,符箓阵法在东苍本就势微,公子这画的,又太……太高深了些,怕是没几人能读得下去吧?”

西门隐说完便盯着那少年的脸,有些惴惴——这些日子看他将全部精力都投入这本书了,我这门外汉指指点点,别又捅了马蜂窝?

好在枫卿童虽然眉头紧锁,但片刻后便又展颜了。西门隐也松了口气,亡羊补牢道:

“书高深些,或许才厉害些,噱头大,读的人便多了,也说不定的。”

枫卿童摇摇头,笑道:

“后面的话听得舒坦些,前面的话说的有益些。我的脾性,谷主还没摸清楚?虽然有时急躁了,但不是个听不进去话的。”

西门隐哈哈大笑,深以为然——不然今天他也不会鬼使神差,不自觉便提了些刺耳的意见。

“那在下就先下船了,有什么事,卿童公子依旧吩咐便是,那满房丫鬟,平日间都闲得很的。”

枫卿童点点头:“自然。”

西门隐说着丫鬟闲得慌的话可不是什么令人宽心的场面话,真真切切的大实话——这位谷主带的丫鬟,委实太多了。没那么些活干,可不就一闲一片。

但这些日子下来,枫卿童也没注意着这谷主有什么霸王硬上弓的桥段,要么是因为枫卿童在船上让他收敛了本性,要么就真的是个喜欢撑场面的主……

枫卿童觉着,后者可能性更大。

西门隐远去,不少丫鬟跟着董知礼下船去玩了。这枫卿童之前没刻意探查的董知礼也是“深藏不露”,就这个落水便溺水的汉子,竟然是个半吊子窥星境修士。据他说,那天是被枫卿童吓着,运差了气。上船后更是境界“稀碎”,连站着的力气都没了。

这种在枫卿童眼中与凡人没太大区别的孱弱窥星境,虽然风千陌都能一根指头,额,不,两根吧,都能两根指头将其摁倒,但在俗世吓唬吓唬一些地痞流氓还是没问题的。采购时护着那些丫鬟,也出不了什么岔子。

船上安静下来,枫卿童静静写书。

他忽然想,这书,自己或许可以写不一样的两本。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