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拾星 > 第三卷 剑仙风骨
第六十五章 一寸
作者:采茶煮酒  |  字数:2372  |  更新时间:2019-06-25 21:18:23 全文阅读

西门隐面色铁青,同为剑客,他更知道出剑与不出剑实力差距之大,无异于天壤之别。

既是江湖同道,今日他若是避而不战,岂不是颜面尽失?今日这少年人难道就是专门来此,想要踩他雪谷宗主上位?想到此处,他愈发觉得这少年人城府深沉,令人厌恶了。

当然,真正令他心神不宁的是,那少年如今才几岁?看样子也就二十出头吧?

剑心愈发不稳,再不出手,状态绝对要跌至谷底。西门隐知道今日避之不过,一跃便同样站立在江面之上,与枫卿童呈对峙之势。

“雪谷西门隐,前来问剑!”

江湖之中,往往剑客最重道义,如此才能有一颗澄澈剑心,登高剑客皆要明白这一点,才能走得远。也因为这一点,剑客武道大多光明正大,在枫卿童记下的兵器百谱内,前十重器,剑占半数。

枫卿童放了酒壶,正面直视那一袭青衣,平静道:“散修,枫卿童。”

西门隐右脚一蹬,那一脚之力竟让其身后如同升起一道巨大水瀑,他身后的巨船更是在水波之中退出几丈远。西门隐如天神下凡,周身剑气缭绕,似一颗绿色陨星,从天而降一剑刺向枫卿童面门。

半点没有保留,出剑那一瞬间,西门隐心无旁骛的全力一剑,竟是将状态重新拔升至顶点!这一剑,甚至还要超出西门隐原本的实力。

风浪大作,剑气压顶。旋涡之中,枫卿童静静站立,目光平静。

手指顶在落云长剑的剑柄之上,这一刻,仿佛天地寂静,周遭只剩枫卿童一人。

手指微动,一抹亮光轻轻在那一片绿色剑光之中闪了一下。

西门隐本来已经接近人剑合一,心中无我的境界,但在那一抹亮光闪烁时,他竟然如同朝圣一般,不由自主望向那抹本该毫不显眼的亮光。

下一刻,若天地置换,刚刚周身一派宁静的枫卿童忽然间衣袖翻舞,剑气从无到有,竟是瞬间千千万万道一般,从那旋涡之中轰然炸开!

西门隐半步不退,此生巅峰一剑,怎么能一招败北?!

“开!”西门隐浑身灵气翻涌,长剑之上光芒大盛,他就是要生生劈开这已交织成网的白色剑气!

枫卿童依旧面色平静,仰头看了一眼那衣衫已被划破不少,脸上见了血迹却还在拼命的一门宗主,又将剑柄轻轻往上推了些许。

他轻声道:

“开。”

以那江中白衣少年为中心,剑气大盛,本来声势浩大的青色剑光如易碎琉璃,被全部撞散,一道青衣更是被击退上船。

西门隐在船上吐出一口鲜血,只觉头脑昏沉。但他此刻顾不得其他,推开围上前来的众人,几步跨到船尾处望向那少年。

少年凭江,长发飞舞,一柄绝世宝剑,出鞘寸余……

西门隐双目呆滞,竟是直接颓坐在原地,连长剑都抛在了一边。

自己巅峰一剑,竟然只够他出鞘一寸?!

枫卿童舍了木桩,一步一步踏浪而行,在众人的注视之下登上大船。这一路,再无一人敢出一声,那虬髯汉子更是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今天得罪了这位,他是不是就要交代在这江上了?刚刚为何要多事?早知这样,一直跟在这大剑仙的木桩子后面他也不出半点声音了。今天出门该好好看看黄历啊!

果然,枫卿童上船,首先便望向那虬髯汉子。

虬髯汉子肝胆俱裂,直接哐当便跪下了,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竟是半点不臊地哭了起来:

“剑仙老爷,小的有眼不识泰山,您饶了我这一次吧!我家里还上有老下有小,家里老娘瘫痪在床等着我去照顾,两个孩子和家里婆娘还等着我寄钱回去,小的死不得啊……”而后便是鸡毛蒜皮抖落一堆,竟是说得停不下来。

枫卿童觉得很有意思,便一直听着。虬髯汉子偷瞄一眼剑仙,见其并不说话,似乎还在摸着下巴考虑怎么处理自己,于是虬髯汉子嘴上更是半点不敢停下。

但再鸡毛蒜皮,话也有个完的时候啊。可怜他最后连老家隔壁村还有他家没收回来的三头猪都说到了,那白衣剑仙依旧没有表态。

船上侍立一边的丫鬟们本来战战兢兢,此时其中几个已经憋不住想要笑出声了,只得用手轻轻掩着。既怕被迁怒,又觉得这副场景确实好笑,憋得有些辛苦。

枫卿童见那虬髯汉子已经没了词,脸都憋绿了,终于开了口:

“你叫什么?”

虬髯汉子松了口气,低声下气道:“回剑仙老爷,我叫董知礼。”

枫卿童眉头一皱,刚刚被允许站起来的董知礼此刻只觉腿下一软,又要跪下。

“你叫知礼?知道的知,礼仪的礼?”

董知礼也知道剑仙皱眉的原因,有些尴尬,挠挠头:“啊。”

枫卿童已经轻轻将西门隐扶起,再转头望向又跪在地上的董知礼,突然有些生气,一甩手,直接将董知礼甩落进江水之中。

董知礼刚刚觉得还是跪着舒服些,见剑仙去扶了自家老爷,暗中松了口气。谁知猝不及防,一番天旋地转自己竟然就掉进了一片冰冷的江水之中,连惨叫都没来的及喊上一声。

噗通一声,船边激起不小的水花,董知礼来回扑腾,竟挣扎的喊起了救命。

西门隐顺着枫卿童的意思重新站起来,此刻虽然依旧感觉剑心稀碎,但已经回过了神。他有些担忧,叹气道:

“西门隐技不如人,少侠胜我之事,我不会刻意隐瞒。来日名剑大会上,会报上少侠的名字。可否,不要为难我船上众人?”

枫卿童满眼疑惑,不知这雪谷谷主在说些什么,一时没有作声。

西门隐又会错了意,以为这是嘲讽他不自量力,无奈道:“若少侠还有别的要求,雪谷都会尽力满足;但西门隐自问仇家不多,少侠难道恰恰是来寻仇?”

“你有这样一个‘知礼’管事,还能没什么仇家?”枫卿童惊讶不已,更没什么忌讳。

西门隐无奈摇头,心中苦涩:董知礼啊董知礼,平日还算个有眼力劲的,今日是撞了哪门子邪?自己也是……被捧得久了,都快以为自己天下第一了……还差得远呐!

枫卿童不管这谷主在那唉声叹气些什么,只是看到那董知礼竟然真的慢慢沉下去了,江面冒出一个个泡泡,惊奇道:

“那‘知礼’先生真不会水啊?”

西门隐赶忙跑到船边,见董知礼真没了影,有些心急了:

“小兄弟,人命关天,我与我家管事虽然喜欢摆阔装成江湖高人,但终归没伤过人命,罪不至死啊!”

枫卿童无辜的耸耸肩:“我从头到尾都没主动惹你们啊,也没说要你们谁的命。我以为他会水的,跟他开个玩笑嘛,是你们从头到尾把我当恶人啊。”

枫卿童蹲下身,舒舒服服瘫坐在船舷边,仰头嘬了口酒,含糊不清道:“冤死我了嘞。”

西门隐一呆,而后欲哭无泪——今天这都什么事?

得,先救下我这“知礼”先生吧。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