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拾星 > 第二卷 阡陌纵横
第六十三章 水玦略(终)
作者:采茶煮酒  |  字数:3080  |  更新时间:2019-06-25 21:09:03 全文阅读

那道士模样的年轻掌门回身便走,传音入耳道:

“可否莫要伤及无辜,我们山后一战!”

吴凌阙自然明白他的意思,年轻道士的门中还有许多不谙世事的孩童,若是惊醒了看到不该看的,他不确定自己是不是会斩草除根。

于是便也追着那道士去往后山,只是更加警惕了是否会有阵法一类的东西。

后山山顶,那道士遥遥站定,吴凌阙确定并无埋伏,再无耽搁,起手便是孙年功法之中的杀招,一拳轰来,如有龙鸣。

年轻掌门自然不会坐以待毙,此时也放开手脚,迎上那一拳,同样一拳挥出,竟是硬碰硬的法子。

吴凌阙尚不适应这种打法,犹豫了一下,但年轻掌门的拳头已经到了面门,再无法做悔,只得硬着头皮奋力挥拳。

拳拳相击,轰然一响,山林之中一时间落叶纷飞。两个龙跃巅峰的天之骄子各自对立一边,年轻掌门依旧面色从容,吴凌阙背在身后的右手有些发颤,窍穴之中更是灵气翻涌。

“想必今日,阁下还杀不了我?”

吴凌阙摇摇头,而后拉开架势,竟换成了出掌。

一时间,他的灵力又化作水波一般,浑身意蕴从至刚变作了至柔。

年轻掌门一皱眉,下一刻,吴凌阙已经缓步欺身而来,更惊人的是,他的身前灵力浓稠,如水波外漾,竟是形成一种令那年轻掌教都觉得有些压抑的“势”。

年轻掌门避其锋芒,至刚至柔之间,令他有些不适。

但谁知,吴凌阙看似身形缓慢,却仿佛在一息之间便近了年轻掌门的身。年轻掌门倒也没有彻底惊慌失措,脚下一蹬,摆出一个不动如山的立桩,如脚下生根,老僧入定。

吴凌阙携势而来,在年轻掌门面前气势攀升到顶点,一掌袭来,灵力从平静的湖面,骤然间变作滔天的巨浪,狠狠扑打在年轻掌门的身上。

如浪击礁石。

那年轻掌门早已双目紧闭,一拳横推,堪堪顶住这如同天灾一般的招式。

吴凌阙经脉之中有些疼痛,此时,他的右手臂上悄然浮现两根血红丝线,只是战况胶着,无人发现。

吴凌阙已经感受到,自己的灵力在大开大合后流逝速度又快了些,虽然不至于立马跌境,但在和面前此人过招的过程中,难免会失之分毫,谬以千里。

微闭双眼,一心二用,不远处一段枯枝竟然以御剑之姿升腾而起,盘旋一周后,一“剑”刺向年轻掌门后心口。

年轻掌门心中有感,猛地一惊:第三种功法!

修道怎么会有这种怪胎?修道之人,从来没有听说同时修行三种不同功法的。一是功法难寻;二是功法再多,在境界压制前都是没有用的,与其分心修行,不如专于一法;三是极容易功法相斥,走火入魔。

面前这家伙,还真是个怪胎。

年轻掌门轻念一声:“移花接木。”

而后只见他脚底用力,整个人竟然倒转一周,呈倒立姿势,一掌顶住后继乏力的吴凌阙,另一只手轻轻一挥,那枯枝利剑顿时摆脱吴凌阙的掌控,顺应那股冥冥之中的“势”反而向着吴凌阙刺来。

吴凌阙心中大震,收起听涛阁功法,慌忙躲闪。但那磅礴招式反而收招极难,灵力反噬令他境界不稳,动作一慢,那道枯枝狠狠地穿透了他的右肩。

吴凌阙笔直倒退,拉开距离。一时间脚下一软,只得单手撑地蹲匐下来,左手捂住肩头,满手鲜血。

那年轻掌门并未追来,道:“你走吧,今日你杀不了我。荒虬岭灭孙家旁支满门一事,其实是你们荒虬岭内部的自家事,我看过也就看过了,不会多嘴。”

吴凌阙怎么可能善罢甘休,第一次执行任务,绝对不会空手而归。身上杀意再起,但此时,一只宽阔的大手轻轻拍在他的肩上,吴凌阙体内躁动的灵力顿时销声匿迹。

“还不够狠,他说换地方,你便换了地方?”来人声音沉稳,仿佛一切这里的一切都不足以他放在眼里。

年轻掌门再无之前的闲适,双目睁大,满眼惊恐,下一刻,如一道利箭急速逃遁!

“移花接木,造化虔灵。今日,你不得不死了。”与他的反应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来人不急不缓的语调。这不急不缓的声音,如梦魇一般,如影随形的缠绕在年轻掌门耳边,仿佛那人已经遍布整个山林。

“停下吧。”戚敛仿佛出口成宪,年轻掌门如遭雷击,真的半点也动不了了。

戚敛缓步走到年轻掌门身边,身后跟着吴凌阙。

“今日,你输的不冤。”这句话自然是说给吴凌阙的,而后才道明年轻掌门的身份:“内门修道,道服万千;外门庞杂,同属一脉。你就是秋水派那个多年前便云游四海的,内门第一人?”

年轻掌门知道今日必死,反而坦然许多:“今日戚掌门亲自下山,陆远命当如此。只是陆远不明白,戚掌门为何一定要杀我?秋水荒虬两派地域不同,并没有深仇大恨,若是孙家灭门一事,我守口如瓶便是了。”

戚敛摇摇头:“你不会守口如瓶。若是任何别的大门派,今日你都不必死,我们的生意也都有的聊。偏偏你是与修者府一般无二的秋水派门下子弟,你知道了,便等同修者府知道了,麻烦得很。”

陆远见已无可挽回,干脆破罐子破摔:“戚掌门不怕陆远已经传信?”

戚敛还是摇头:“若你去传信了,便活不到今晚。让你自己回到这黄槐镇与祁连镇交界处,也是为我们杀你,提供些便利。”

陆远无奈,此时依旧动弹不得,只得叹息:“戚掌门好算计......”沉默片刻,诸多尝试,终归无用。自己面对的,可是化生境。

他倒也不怎么怕死,只是这里死了,实在冤得很啊......

“哎,只求戚掌门不要伤及无辜......动手吧。”

戚敛微笑望向吴凌阙:“不急,我家弟子,还有些事要找你。”

秋水派心法,最适合重续断路。就算没办法恢复吴凌阙的伤势,也是大有裨益。

正在陆远疑惑时,一只冰凉苍白的手已经贴在了他的身上。下一刻,那只手所在的位置如同被人啃噬,一种彻骨的疼痛让心志坚定的陆远在一瞬间心神失守,一声凄厉的惨叫打破了整个夜空的寂静。

戚敛微微摆手,隔绝声音,津津有味地旁观着。

那种疼痛,从身上的一处,开始慢慢向着全身蔓延,陆远仿佛就看着眼前的蒙面人化作恶兽,一点点吃掉自己各个部分的身体。更可怕的是,陆远发现,连同自己的记忆都在一点点消失……

陆远忽而间觉得分外凄凉……云游已近十年,还不曾回去给师傅看看自己这十年的成就,应当依旧担得起内门第一的名头;还没回去看看师祖,向她老人家问安;还没回去赴约,见见那个说等她十年的姑娘……

“好,好……”陆远满脸泪水,不知是哪里来的力气,重新开口说话:“好一个荒虬岭,连这些记忆你也要拿去?那便尽数拿去好了!”

已经显得有些干瘪的陆远浑身绽放华光,戚敛大惊:

“不好,松开他!”

可是已经晚了,在戚敛的重重禁制之下,陆远依旧运行了一式移花接木,下一刻,磅礴的记忆如洪涛一般,闯入吴凌阙的脑海。

走马灯一般,吴凌阙看遍了陆远的一生:

八岁入秋水派门下,为掌门徒孙,嫡传内门。十岁入品,十五岁窥星巅峰,为同辈内门第一。十七岁为寻破境机缘,外出游历各镇。十年间,沿途协助指引孩童开窍百余人,广施恩义,行侠仗义,不曾行违心事一件。二十五岁,龙跃巅峰。二十七岁,预备教完最后一批弟子,回门中赴十年之约,娶她归家……

“凌阙!”

戚敛一声大喝,将吴凌阙拉回现实。眼前,陆远已经变成一具尸体,还未散尽的灵气已有神起气息……

踏实修炼,境界稳固的二十七岁神起境……

“你怎么样?是伯父大意了……”戚敛有些自责,在眼皮子底下还没能禁锢住这陆远,真是白瞎了自己的境界。

吴凌阙彻底回过神,摸了摸脸上,自己竟然也是满脸泪水……他狠狠擦干净,想了想,咬牙道:

“乱七八糟的记忆灌了我一堆,秋水派心法只得到半部……那山门弟子,需要灭门吗?”

吴凌阙双目阴沉:我是奎山吴凌阙,不是听涛阁水玦!魔教后人,从来铁石心肠,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戚敛一怔,摇摇头:“灭了门,陆远就真的是死在祁连镇了。后面的事我自有布置,你不用再管了,倒是你的身体……”

“我没事。”吴凌阙摇摇头,吸取了陆远的部分灵力,他又暂时跻身神起境了。

只是没人注意到,他手上的红线,变作了三根。最新的一根,尤其血红怖人……

年轻掌门的门派院落中,一间小房子里,唯一无父无母,被陆远亲自带回的小姑娘缩在被子里。她望着后山一闪而过的华光,双目空洞。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